首页 > 仙侠 > 东盟记 (书号238568)

第1章 :杂役工

“来,下一个,速度快点,别磨蹭,老子还要下班回家吃饭呢!”
  陈言收回目光,赶忙向前走去。
  “你,拿着这个,进去。”只见刚才说话的男子塞了一个类似令牌的东西到了陈言的手中,然后直接往陈言后背一呼,把陈言推进一个门口。
  陈言进了门后,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一片悠长的隧道,上面有着许多的图腾,符文之类的,陈言往上认真的瞧了瞧,瞬间没了兴趣,于是拿起了手上的令牌,上面写着:特!令牌的背面则有着一串数字:64684。
  “这啥意思啊?不知道孙小山那家伙跑哪去了,说好带我回家来着,怎么跑这奇奇怪怪的地方来了。”陈言抱怨了两声,便往前走去。
  “太不靠谱了,就不该相信他的!”陈言边走边抱怨,不久之后,就到了隧道的尽头,陈言从出口走了出去,然后彻底呆在原地。
  因为在他面前,赫然有一张巨大的桌子,如同一座山峰矗立在其面前,桌子后坐着一位身材体胖的中年男子,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状元帽,丹凤眼,大耳,耳垂上有两只圆形银色饰品,额头上存在着明显的抬头纹,一瞥小胡须配上一套古人长衫使他看上去略显喜感,但当他把眼神从桌子上移向陈言的时候,一股不可言喻的威严深深的烙印在了陈言的心中,仿佛只要这个男子愿意,自己便会飞灰湮灭。
  在桌子的两边是两座类兵马俑似的士兵雕像,手握长枪在胸前,身披金色盔甲,一副万夫不可阻挡之势!
  “看啥看,上前来,小伙子!”中年男子的声音把陈言从震惊中拉了回来,说完后中年男子便拿起桌上的一只黑色毛笔在一本书上写了起来。
  陈言向前走,直到中年男子说停。
  “特64684,原名陈言,阳寿99,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报道了,什么情况?”中年男子说完也不理会陈言,而是继续说着。
  “看你的样子也就20出头才对,你不应该这么早死啊,不应该啊!”边说还边摇着头,头上的帽子也跟着一起摇晃了起来,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是怎么死的呢?让我想想,这没道理啊,是不是?”
  陈言就看着中年男子在那自言自语,从始自终都没敢出声,因为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如此巨大的人,有点没反映过来,可是听了中年男子的话,陈言貌似清楚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哪了,这不会是阴曹地府吧?
  不过也不像哪,因为在这个地方,没有陈言印象中的阴森,反而有种在仙境的感觉,周围除了眼前的事物以及身后的隧道出口外,一览无遗的全是白色,地面上也飘着许多类似舞台上的干冰化的白色气体。
  “难道我是在梦里?”陈言呆在原地嘀咕了一声。
  “不对,不对,我记得我好像是死了,怎么死的呢?妈蛋,想不起来了!”陈言捂着脑袋,想着或许能记起些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呢?让我来看看,你死前经历了什么。”说着,中年男子伸起他的右手,在虚空画了个圈,往前这么一点,瞬间在空气中出现了一幅画面,画面里有一个背影,陈言认得,那是他!
  他走在路上,然后。。倒地。。没了!
  “原来如此,难怪,难怪,你的运气也太差了点吧!小伙子!”中年男子露出一副焕然大悟的表情。
  陈言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因为他看完之后,还是没搞懂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那个,请问,这位大哥,我到底是怎么死的啊?是心脏病吗?还是什么突发的病症?”陈言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向中年男子询问道。
  “大哥也是你能叫的啊?本司为这原还之地的灵台大人,知道吗?本大人姓钟,你得称呼我为钟灵台!不懂规矩的家伙!至于你怎么死的,我只能告诉你不是死于病症就是了,其他无可奉告,天机不可泄露!”说着,钟灵台板起一副严肃的面孔对着陈言,把陈言吓了一跳。
  “那我现在是要去投胎吗?钟灵台。”陈言继续询问道,顺便把称谓也给改了过来,他看出来了,这个钟灵台貌似脾气不是很好。
  “是不是去投胎,就不是你说的能算的了,那是我的工作,知道了吗?”说完,他便摆出一副难以抉择的神态来。
  “死了之后不是去投胎,那还能去哪啊?”陈言只敢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来的勇气。
  “让我看看,现在哪里还有适合你的身体。。咦,还真有,找到了,你就去六廓五木北的育林院吧,你的新生就从那开始吧!好了,跟你说了够多了,去吧!”
  “等等,那个地方在哪啊?我要不要喝孟婆汤之类的东西,再过个桥啊?。。”陈言没想到这个钟灵台办事这么快,一下就搞定了,抓紧时间问道。
  “啥孟婆汤,还过个桥,别那么多废话,现在就去吧,我送你一程!”不等陈言问完,钟灵台就挥动他的右手,明明离得挺远,但是陈言却感觉近在眼前,瞬间眼前的一切事物都消逝了,陈言陷入昏迷。。
  “醒醒,快醒醒,陈言!”
  有人叫我?是谁?听这个声音,感觉是个小男孩。难道是我的哥哥?不知道我这一生会如何度过?不知道我的父母是怎样的人?不知道。。
  哎呀,现在不是想这些奇怪的事情的时候,我得先把眼睛睁开再说。
  “你终于醒了,我摇了你半天了,还以为你睡死过去了,还好,院指没来,快起来,干活去,陈言!”
  陈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个看上去只有10岁左右的小男孩,不过对于他刚才所说,陈言只能以一脸困惑的表情来回应。
  不过让陈言更加困惑的不是这个,而是自己居然不是个婴儿,居然是跟眼前小男孩一样年岁的身体,并且自己居然睡在了一间原始的厨房的柴火堆里,穿的一身古人的粗布麻衣,还是破的!破的!
  “你还呆在那干嘛,你不想活啦?院指的怒火可不是开玩笑的,快起来!”小男孩急切的对陈言说道。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行,得想办法先把现在的处境给搞清楚才行。
  干活?自己才这么小,就要干活,我的爸妈呢?
  “那个,我刚才睡得不够,现在脑子还有点迷糊,我们为什么要去干活啊?”陈言自己问出来,都感觉到不好意思,这哪是脑子有点迷糊,简直是。。记性太差了吧!
  果然不出陈言所想,小男孩听了之后,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矗立在那约两秒后,然后给了陈言一个晴天霹雳。
  “还为什么,你是真睡傻了啊!就因为我们是杂役工啊!”
  。。
  我投胎成了。。
  杂役工!
上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