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 白色史诗 (书号238014)

第50章 兵家大忌

南自由界,傲剑山庄。
  “少庄主,宇天庄主的尸体是帝国城西北部的平民发现的,抬来的时候样子实在惨不忍睹,我们没敢等你回来就先行下葬了。”宇泉刚回到傲剑山庄便听说自己的父亲遭人刺杀,便马不停蹄地带着左右护法前往宇天的墓地。
  宇泉跪在父亲墓碑前紧握着双拳,双眼直视着冰冷石碑上的碑文,怒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仅仅只是自己去了魔界一趟便与父亲阴阳两隔……
  “是北方忍者?”宇泉缓缓起身将剑插在了墓碑前的地面上。
  “按照颈部的刀口和手臂的伤口来看,应该是落叶五杀星狩猎星·修和暗杀星·殇所为。”左护法宇文回答。
  “父亲的尸骨少了什么?”宇泉了解忍着部落的行事风格,执行任务成功必定要带回死者身体的一部分以证明任务完成,想到这里宇泉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心里祈祷着父亲尸骨能基本保持完整。
  “呃…呃…和威尔克鲁特老公爵一样,宇天庄主的头颅被带走了……”宇文低下头支支吾吾道,等待着宇泉情绪的爆发。
  “父亲教我遇事冷静,傲剑山庄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宇泉对着宇天的墓碑深深鞠了一躬,拔起剑带着左右护法走向议事大厅。
  “等待少庄主回来,向忍者部落宣战。”宇文回答。
  “宣战?北方人的宣战就是进攻,我们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传傲剑山庄三垣四象各大堂主和二十八宿各香主来议事大厅,放下手头所有事务,庄主紧急召见。”宇泉匆匆下达命令。
  中华城,北境营地。
  慕容王穿着金色铠甲身披红色披风骑马在中华城北部边境凯旋大道西侧的丘陵上俯瞰驻扎在凯旋大道附近的中华城军队,无数军帐和士兵密密麻麻,慕容王从未见到过如此壮观的场景,即使自己儿时看到中华城军队出兵北方支援帝国城时的景象也没有现在这样让人震撼,一想到自己指挥的这千军万马将决定着中华城乃至南自由界的命运,慕容王心里不由得慌了起来。
  顺着营地向东方望去就是那片古老茂密养育着周边不少平民而如今却被当作抵御北方侵略天然屏障的安东森林,安东森林南部便是南自由界的心脏,南联邦的中心地带南帝都威尔克鲁特。顺着安东森林南部边缘望去,一支军队军队像蛇一样缓慢地朝这边开进过来,让慕容王着实吓出一身冷汗。
  “那边是谁的部队?”慕容王指着那支军队问身边的卫士。卫士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会不敢相信又反复确认之后回答道:“禀告慕容王,那边军队旗帜上的印着的是自由城的标志,是友军。”
  “西陵回来了?”慕容王心中大喜,毕竟多一支军队就多一丝希望,能抵抗并反攻北方军队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快带着我的王旗去迎接他们!”慕容王喜形于色,赶忙命令卫兵下山丘去迎接援军。
  许久之后,慕容西陵和来自自由城的巴伦将军骑快马赶到山丘。“父王!”慕容西陵面带微笑神采奕奕,完全没有任何疲倦的意思。
  “慕容王!”跟在西陵身后的巴伦将军低头向慕容王致意“我是庞贝亲王亲命自由城支援中华城将军巴伦。”
  “父王,巴伦将军曾参与过十二年前的自由城保卫战,近几年也介入过汉顿王国的内战,有丰富的实战经验。”慕容西陵向慕容王介绍道,此时的巴伦将军对慕容西陵看似介绍自己的背景其实是在传达者对自己的尊重并取悦自己。
  “啊,巴伦将军,请带我向自由城庞贝亲王问好,中华城目前正缺少精兵良将,郭老将军已经年迈不适合上战场了,你能来协助中华城抵抗北方侵略真的是雪中送炭!”此时慕容王心里的所有顾虑和不安早已烟消云散,无论这支军队究竟成色如何,至少让慕容王心里感觉到不是只有中华城在抵抗北方。
  “多谢慕容王!”巴伦将军心里感到有些厌恶慕容王这些表面上的套话,作为一名职业军人,巴伦将军对于这些政治家冠冕堂皇的屁话感到愤怒,但迫于此时的状况不禁皱了皱眉继续说道,“我想知道慕容王的战略部署。”
  慕容王略显得意地指了指东边凯旋大道说道:“我和几位将军讨论过,北方的军队最佳的进攻路线必然是凯旋大道,特别是敌军的辎重,如果守住凯旋大道并且能够集中优势兵力破坏敌军补给,那么敌方阵脚必然大乱。”
  “敌军是谁在指挥?”巴伦将军初到中华城,并不了解这里的地形地貌等详细状况,似乎觉得慕容王说的挺有道理,便随口问道。
  慕容王顿了一下,对于占领帝国城的军队除了一些广为流传的新型战术,慕容王包括各个将军都没有将敌军名不见经传的统帅放在眼里。
  看慕容王一时没有说话,巴伦将军略带嘲讽意味地看了看慕容王又看了看慕容西陵之后慢慢地说道:“听说中洲人一直把不明敌我看作兵家大忌,连敌将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能打胜仗?”
  “叫…叫麦克·苏尔,太阳王国二王子麦克·苏尔。”卫兵见慕容王一时尴尬便赶忙说道。
  “我听说过他,军人的名气总能在军队之中口耳相传,”巴伦将军向北看着远方不知是在看什么,“太阳王凯萨·苏尔的二子,北方人说他是新一代年轻将军中最有天赋的战术家,三年前曾在太阳王国和中洲王国的双王会战中指挥大军生擒中洲王国国王,名震凯色兰顿帝国。”
  “我们在这里生活的太过安逸,太过依赖帝国城而失去了对北方的戒备,还希望巴伦将军能协助我们。”西陵发现情况不对,慕容王脸色铁青而巴伦将军又咄咄逼人,便赶忙说道。
  “那巴伦将军认为我军该如何部署?”慕容王强忍着巴伦将军对自己的冒犯问道,想看看这个来自自由城的小将军究竟有何能耐。
  “等我熟悉了这边的情况再来回答慕容城主。”巴伦将军说完便骑马朝西面的丘陵深处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