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 白色史诗 (书号238014)

第26章 落叶五杀星

洛尔的生活依然与往常一样,往来路过疲倦的人们依旧在香茶旅店歇脚然后再匆匆离开,村民们仍然过着与世无争祥和安逸的生活,并没有因为两个孩子的突然离去而发生什么改变,只是认识他们的朋友在谈起这两个孩子时都几乎一致性地表现出对他们的喜爱。
  “他们是两个很聪明善良的孩子,很懂礼貌。”
  “艾伦经常会在我外出的时候照顾我年迈的母亲,我很喜欢她,愿天空之城保佑他们。”
  “朱诺很聪明,教我孩子读书,帮我干一些木匠活,他的马场生意很火,但是给我们借马匹从来不收钱。”
  “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房子被烧了,希望他们还能回来。”
  ……
  宇天从湖兰寺返程路过洛尔的街道时,试探性地打听一些关于艾伦和朱诺这十二年来的生活,并没有刻意想去知道些什么,就像自己曾与荆宇情同手足的关系一样,宇天对两个孩子的感情并不亚于对自己的孩子。
  两人曾经住过的房子已经被大火完全摧毁,宇天站在废墟旁试图想象着两个孩子曾在这里生活的样子,当年救出他们后的一别至今已有十二载,宇天对生死兄弟荆宇的回忆全都寄托在了他们身上。
  “宇天,带他们走,离开帝国城,远离战争。”荆宇最后对自己说的话依旧在宇天脑海中回响着,如果那天自己坚持留下来与荆宇并肩作战又会怎样?
  与此同时,朱诺和克鲁夫等人正在魔界经历着宇天从未经历过的危险,有时宇天会暗自憎恶自己力量有限而不能帮助荆宇抵抗十二死骑,而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独子宇泉能够代替自己助朱诺和艾伦一臂之力,希望他们能建立生死之交,也希望帝国城与傲剑山庄的友谊长久不衰。
  “祝愿他们好运,但愿还能见到他们。”宇天默默在心里祈祷着,一丝不安在宇天心底蔓延。。
  在南自由界东北部岩壁陡峭的埃德蒙山谷中,有一座中心树木丛生鸟语花香如世外桃源而四周环水岸边山峰耸立而极度易守难攻的孤岛,岛内居住着一群来自南自由界充满信仰潜心修炼剑道的人们,这里的建筑格调与中华城一样是中洲人特有优雅舒缓的园林式风格建筑群,与兰德尔人华丽庄严厚重的风格截然不同,给人一种清新自如的感觉。傲剑山庄,这里的人和他们的信仰一样骄傲不羁,数年如一日般为了自己心中的剑道而修炼着。
  顺着划分南北自由界的界河乘船向下游行驶到达埃德蒙山谷隘口时,将会看到一座巨型石雕威严庄重地耸立在进入山谷的唯一的通道上方,像一位永不疲倦的卫士守卫着山谷内那些怀揣信念和梦想的剑士。顺着水路进入山谷后不久便会发现一座不大不小的石碑上这样写道:“为心中最神圣的剑术,为保卫南自由界。——剑圣宇道”
  没错,这便是许多年前于昆山学成归来的优秀剑士,剑尊四位徒弟之一宇道建立起的一座以气魄和胆识为剑道的山庄。数千年以来这里曾出现过许多优秀强大的剑士,他们曾为保卫南自由界而洒下鲜血,也出现过曾使整个圣域都陷入恐惧和战争的人物,曾自称奥古斯都挑起诸神之战开启圣域第三纪元的战神神裔帝国城主奥古斯特·杰斯便在这里做过短暂的修行。
  宇天在洛尔做了短暂停留后继续踏上返回傲剑山庄的同时,傲剑山庄内部也开始紧张地做着战前准备,在宇天看来战争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从得知克鲁夫带领着圣殿骑士团离开格林阿柏斯的消息后,自己便开始做应对战争的打算,以免重演十二年前的悲剧。
  深夜时分的皎洁明月仿佛是被染上了些许的淡红色而显得异常诡异,安东森林及其北部的帝国城境内还蝉鸣声声四季如春,或许不敢想象帝国城西部接壤的月光王国早已大雪纷飞。宇天策马向界河渡口狂奔而去,马蹄扬起的尘土不安地飞扬,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浑浊而又虚幻。
  就在宇天匆忙赶路时,一个身背武士双刀的黑衣人突然出现双臂环抱挡在宇天行进的道路上,面对疾速行进的宇天并没有要躲开的意思,为避免与黑衣人相撞,宇天不得不拉住缰绳让马停了下来。
  “你是谁?”宇天骤紧眉头盯着黑衣人。
  “同道中人。”黑衣人话毕从背后抽出一把武士刀直冲过来跃起刺向宇天,速度之快让宇天第一时间没有反应,直到刀锋即将触到自己胸口时宇天才急忙侧身躲避的同时用剑鞘将武士刀弹开,而黑衣人也在同一时刻另一只手抽出武士刀劈砍向宇天的脖颈。
  一时间宇天似乎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拔剑回击将黑衣人击退。
  “落叶森林五杀星之一,狩猎星·修?”宇天有些疑惑。
  “不错,还有什么临终遗言要说的,傲剑山庄庄主宇天?”修收起武士刀抱着双臂问道。
  “北方(这里自由界中北方的广义是南自由界对北自由界的统称,反之亦然)又要趁人之危?”宇天嘲笑道。
  “只是与魔界各取所需而已,落叶森林的军队在几天前就已经宣战,现在应该开始攻打傲剑山庄了吧,怎么可以说是趁人之危呢?”修反问道。
  “哼,沦为太阳王走狗的剑道,还妄想攻下傲剑山庄?”宇天不屑地嘲讽,曾对忍者部落剑道有过大致了解,以速度和暗器杀招见长的的剑道是很难找到弱点,只有试图激怒修以找到其破绽并一次击破。
  “成王败寇,我正在想象一会你跪在我面前做走狗的样子。”修说着抽出双刀冲向宇天,紧接着两人便缠斗在了一起。
  就在两人刀光剑影相持不下之时,东北方向不远处埃德蒙山谷岛屿外围,傲剑山庄正用箭矢集中火力攻击乘船试图冲击岛屿的侵略者。傲剑山庄的易守难攻可以说是整个圣域都无出其右,整个岛屿边缘都山峰林立没有任何破绽,只有一个由石头砌成的大门可以乘船进入。
  这场攻坚战对忍者部落来说可以算得上是绝对的伤亡惨重,虽然历史上有过侵入傲剑山庄内部的战例,但那是傲剑山庄力量最为薄弱的时期,如今本就准备充足的傲剑山庄在面对北方的侵略,在很短的时间内便零伤亡击溃侵略者。
  正当宇天和修打得不可开交之时,一个轮刃迅速从黑暗中飞来划伤宇天持剑的手臂然后又迅速飞走。
  “啊!”宇天痛叫一声丢下武器,后退几步停了下来。这时一个手持轮刃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原来傲剑山庄庄主也有大意的时候,哈哈。”手持轮刃的忍者嘲笑道。
  “暗杀星·殇?卑鄙小人!”宇天愤怒地瞪着这个偷袭自己的人。
  “不不不,这不是卑鄙,这是谋略,用什么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成者为王。”修的身影从不远处消失,几乎同时又出现在了宇天的面前。
  “杀了我,让死亡笼罩我,让我也将你们拉入死亡的深渊。”宇天心里非常明白面对这两个忍者部落最心狠手辣的角色,自己受伤的手臂已无力战斗,只有死路一条。
  月光依旧皎洁纯白,淡红色渲染的空气中随着刀起刀落的声音,一注鲜血将淡红色的空气染成猩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