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 白色史诗 (书号238014)

第17章 降临之子

阿玛拉荒原的清晨格外阴冷,一片萧瑟荒凉的景象,克鲁夫骑着马走在最前面,泰勒走在最后面断后,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一群黑鸦从西方飞了过来,掠过克鲁夫一行人的头顶想东方飞去。
  “我想,这场远征才刚刚开始。”克鲁夫看着天空面无表情地说道。
  离开约凡古堡之后只有不多一点路程便可以到达魔界边境,应该说离开这个荒无人烟满是尸骨的地方会让人内心有意思欣慰,然而骑马行走的一行人却安安静静,各自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昨晚朱诺的表现让克鲁夫心里忐忑不安,冥炎从朱诺体内迸发而出的那一刻使克鲁夫感到了深深的恐惧,这不像是面对失去理智的杰斯时所感受到的恐惧,克鲁夫潜意识感觉到那个所谓的冥界大战幸存的另一个神,不,是双神,有一种让人无法估量的力量存在于朱诺的体内。然而让克鲁夫更加捉摸不透的是邪神萨亚为何对阿波菲斯恨之入骨?仅仅是因为阿波菲斯将战火引入冥界?从邪神萨亚的气场中克鲁夫感觉不到任何邪恶的气息,而是充斥着愤怒、怨恨和死亡……
  “朱诺,你好点了吗?”艾伦骑着马走在朱诺身边,关心地问道。
  自从昨晚失去意识而被萨亚控制之后,醒过来的朱诺就感觉到体内有相当强烈的两股力量在凶猛地冲击着自己的身体,令人奇怪的是这两股力量之间却显得相当平静,似乎是和平共处的样子。“我没事,就是感觉没有力气。”朱诺趴在马背上说道。
  宇泉作为朱诺的发小,虽然已经有十二年没有与朱诺相见,但是见到朱诺现在的样子,心里也似乎有一些暗暗的担忧,在离开傲剑山庄时父亲所说过的话也时时刻刻在宇泉脑海中盘旋:“当年我救下朱诺和艾伦,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我结拜兄弟荆宇的子女,朱诺和艾伦有着非同一般的力量,他们各自散发着不同的气息,你加入克鲁夫的队伍不仅仅是要兑现傲剑山庄的诺言,同样也要兑现傲剑山庄与帝国城的契约,最为重要的便是协助朱诺和艾伦,他们需要你的帮助。”
  一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向前行进,终于在天黑前离开了阿玛拉荒原,踏上了魔界的土地。枯木林,这是一片充斥着未知邪恶的森林,枯木林的北方是魔界冰封营地,那里驻扎着大量魔界军队,西边是危险高峻的洛伊魔山和恐怖的巨龙巢穴,枯木林就像是一个唯一能容人栖身的场所,寂静而又危险。
  从一踏上魔界的土地开始,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整个大地就像熟睡的婴儿般缓慢轻微地起伏着,这是一种属于神的气场,是魔尊阿波菲斯的气息,魔界的地面随着熟睡的阿波菲斯的呼吸而起伏着,克鲁夫一行人牵着的来自自由界的马早已被魔尊的气息所惊吓而逃进了阿玛拉荒原。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暗紫色的天空上月亮和紫色的星球升到了空中,竞相发光发亮。
  “我们就地休息,大家不要随意走动,围着中间的火光,枯木林有黑鸦和狼人,我会在附近施放防御魔法,泰勒,过来帮我。”克鲁夫说着便右手扶着法杖,左手向前张开默念咒语。泰勒也走了上去,站在克鲁夫身边念起了咒语。
  “这里看起来比阿玛拉荒原更让人汗毛直竖。”慕容北风环顾已经看不太清楚的四周,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真可笑,自诩比我强的中华城少主站在这没有任何敌人的地方吓得发抖。”自从进入阿玛拉荒原之后便一言不发的罗曼·乔恩突然嘲笑道。
  慕容北风听到乔恩的嘲笑后突然恼羞成怒,拔出十字长剑便劈砍向乔恩,乔恩也顺势拔剑相向,两人似乎都认真起来,十字长剑激烈的碰撞声将不远处的克鲁夫引了过来。
  “住手!”克鲁夫的怒吼中带着强烈的愤怒。
  然而乔恩和慕容北风借着着火光还在激烈地厮杀着。
  “你们俩给我住手!”愤怒的克鲁夫用法杖的水晶球指着厮杀的两人放出一道光波,将两人狠狠地弹了出去。
  “枯木林是蛊惑之地,克鲁夫。”泰勒释放完魔法之后走了过来。
  “心存异念的人才会被蛊惑,他们不忠于圣殿骑士团。”克鲁夫简单明了地说完便走向两人弹开的地方。
  “充满恐惧的枯木林,邪恶的枯木林,黑暗的枯木林,蛊惑之林,幽冥之林,怨恨之林,心存背叛和侥幸的人都将在这里现出原形,让恐惧包围这里吧,邪神萨亚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让死亡缠绕你的身躯,冥炎的怒火将会守护你,当黑暗降临,唯有我们无论何时何地才能够战胜阿波菲斯,奥古斯都的后裔,你也将是萨亚的后裔,不死萨亚的冥炎可以灼烧一切,来吧,孩子,我的力量将属于你,复仇吧,枯木林的恶灵将臣服于你,天空之城的王冠将属于你。”嘶哑的声音再一次在朱诺脑海中盘旋。
  清醒过来之后,朱诺迷迷糊糊看见艾伦站在自己面前,而其他人却围在克鲁夫身边焦急地说着什么。
  “怎么了?”朱诺有气无力地问道,却没想到自己发出的声音却雄浑有力。
  “朱诺,你没事吧?”艾伦转过身蹲了下来关切地看着朱诺“刚才慕容北风和乔恩打了起来,克鲁夫用法术阻止他们,然后,罗曼·乔恩不见了。”艾伦说完后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克鲁夫看到朱诺醒来便径直走了过来坐在朱诺身边,其他人也围了过来。
  “孩子,罗曼·乔恩便是预言中那个背离我们而去的神裔,我很庆幸不是你。”克鲁夫的眼神中透出一种欣慰。
  “可是,谁离开不是命中注定的吗?”宇泉没搞懂克鲁夫的话。
  “不,宇泉,命运并不是唯一,它至少会给你两条路来选择,乔恩选择了背离,而朱诺选择了坚持,就这么简单,朱诺的选择受到他的命运的影响,这是一段很复杂的过程”克鲁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道“看来战争已经蓄势待发了,我们接下来的道路会更加危险,朱诺,请你好好利用萨亚的力量。”克鲁夫笑着看向朱诺。其他人却莫名其妙地盯着克鲁夫看。
  “在约凡古堡我就猜到了朱诺的身世”克鲁夫解释道“萨亚是不会附身在一个实体上的,古老的传说终于可以得到证实,你和艾伦的母亲艾玛·Ktr便是凯瑟琳家族的最后一个成员,而你们继承了艾玛的血统。”
  “那神裔为什么不会在艾伦的体内?”泰勒也被克鲁夫搞得有点晕头转向。
  “命运就是这样巧合”克鲁夫神秘地笑了笑“好吧,孩子们,枯木林现在对我们没有任何威胁了,好好休息,明天还要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