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94章 出使荆州

刘表自来荆州后,用蒯良、蒯越兄弟,又有蔡瑁,黄祖,文聘,伊籍,刘先,张允等文武辅佐内外。荆州虽然偶有小叛乱,但大多数时候,还是显得一片兴旺。这其中,不得不说刘表还是很有本事的。他在荆州剿抚并用,招诱有方,肃清匪患,又开经立学,爱民养士,于是境内万民悦服。
  如今荆州据地数千里,带甲十余万,文武济济,雄据南方。可惜刘表这人,好于坐谈,立意自守,而无称雄天下之意。麾下群臣也曾经或明或暗的劝过,然而刘表自从前几年趁刘焉病亡时对益州搞过一次策反失败之后,再也没有过其他的想法了。或许,刘表觉得,外有凉州诸侯和袁绍这两个盟友,暂时来说不需要考虑太多了。于是对群臣的劝谏只是不听。
  却说贾诩来见刘表,刘表使人迎了进来。贾诩进来后,拜见了这位镇南将军、荆州牧、成武侯,拿眼一瞟,只觉得刘表这姿貎和气势,还是能够对得起他这八俊名士的名头的。
  刘表待贾诩落座后,便笑问道:“贵使因何来而?”
  贾诩欠身对道:“我家将军遣我来见刘使君,乃因弘农大饥,无粮以济军民,故来南阳,如今我家将军已据新野,还请使君划宛城予我家将军以养士卒。”
  刘表还没说话,旁边蔡中便怒道:“贾诩,枉你也是凉州名士,想不到今天你竟然说出如此可笑之语,你以为我荆州可欺焉?”
  蔡氏,襄阳大族。刘表入荆州,因势孤,乃纳蔡氏女为后妻,蔡夫人又以侄女配刘表幼子刘琮。于是蔡氏皆出仕刘表。蔡中乃蔡瑁之弟,刘表之妻弟。
  殿中诸文武看着贾诩也是双眼冒火。刚才还正在讨论要派谁去打张绣呢,现在你竟然恬不知耻的跑来说还要划宛县给你们养兵?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把宛城给你们养兵,养得肥了好来打我们么?
  刘表止住诸臣,对贾诩笑道:“文和语出惊人,其必有因。还请速速与我道来。”刘表虽然没啥大野心,又好疑神疑鬼。但他为人宽厚那是出了名的。不然历史上也不会先纳张绣,后纳刘备了。
  此时,贾诩心中也微微的佩服了下刘表。心想刘景升为世人所推举,非是无因。于是便对刘表拱手一礼,肃容道:“刘使君,我家将军有言,若刘使君愿划宛城,则我家将军,愿与刘使君结盟,为刘使君北面屏藩。”
  殿中诸人想了下,若是让个宛城给张绣,换取张绣的效忠,似乎也不是不能考虑。毕竟南阳正当豫州,经常受孙坚的袭扰。有了张绣在那儿,北面无论来了谁,首先就得要和张绣打上一场。至于宛县的那点税收,远远抵不上自家在南阳的军费投入啊。
  蔡中冷笑一声,道:“以张绣之孤军,有何资格与我家主公结盟?我荆州带甲十万,上将无数,你们有什么?结盟?投降还差不多!”
  贾诩一脸淡然,道:“刘使君乃镇南将军,成武侯。我家将军乃宣威侯,不日将袭其叔镇东将军之职。岂有镇东将军投降镇南将军之理焉?我家将军与刘使君结盟,以刘使君为主,我家将军为次,全军上下,唯刘使君之令是从。且我军根基在凉州,此番不过缺粮方来南阳。刘使君若救我军于穷济,他日我军重返凉州,必广宣使君之恩德,劝凉州与荆州互相为援。”
  殿中再次沉默。贾诩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别看咱现在势弱,但咱们在爵位上差不了多少,对吧?而且咱们也不是要在南阳永远的待下去,今年是天灾,指不定明年陕县情况好转了咱就回去了。你这次帮我一回,我必定感激你的恩德,到时回长安替你宣传宣传,让大伙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到时你有点什么难处,也可以找咱凉州人不是?
  这个时候,蒯良开口说话了:“主公,张将军无故而侵我境土,杀我吏民,若我荆州纳之,还以宛县,岂不为天下所笑?荆州兵甲无数,保境安民绰绰有余。张将军若真有结盟之意,不如先退出南阳,凉州有马,荆州有粮。张将军若缺粮,可与我荆州互市。如此,方为两全之策。”
  贾诩目光一扫,问道:“不知足下是?”
  蒯良回道:“鄙人襄阳蒯良。”
  贾诩道:“原来是蒯氏二贤之蒯子柔当面。”
  蒯良回礼道:“区区薄名不敢当文和之赞。”
  贾诩便道:“蒯兄,你方才之言,若放在平日,那是再好不过。只是如今凉州大乱,韩遂、马腾又据西方要道。想要用马匹来交易足够我军所用之军粮,已经是再无可能了。我凉州男儿一身本领全在马上,我家将军是万万不会将军中所骑用来换取粮食的。若如此,一军尽废矣,还要粮何用?我军自来南阳,虽有杀戮,然战阵相攻,刀剑无眼也。南阳虽有损伤,我军前任将主亦殁于南阳。刘使君若纳我家将军,天下人必知使君为人有德,必定扶老携幼而至。又岂会笑焉?还请刘使君三思。”
  刘表究竟是文人性子,心软。被贾诩这样一说,便心动了。历史上的他也是这样的,听闻张济死后,群臣来贺。他却替张济感到惋惜:“济以穷来,主人无礼,至于交锋,此非牧意,牧受吊,不受贺也。”
  刘表见贾诩把张绣说得如此凄惨,心想子柔也是,说什么侵我南阳杀我吏民,人家堂堂的镇东将军、平阳侯不也惨死在咱南阳了吗?不是形势所迫,人家在弘农待得好好的,怎么又会突然到我南阳来?张绣死了叔父,全军又大饥,唉,算了算了。就成全他吧。让他在宛县驻兵休养,然后好好的给我守好北面,不要让孙坚之流踏足我荆州一步。
  至于说张绣将来盘踞南阳不肯离开的可能,刘表也想到了。不过袁术和孙坚都被他打跑了,他还会怕一个张绣?举荆州之力还打不过一支孤军?
  刘表计较已定,便对贾诩道:“结盟之事,可也。余事可与子柔,德珪商讨。”
  刘表发了话,众臣也没啥好说的,只能从之。只有黄祖、文聘和刘磐等几个武将,面犹愤愤,心犹不平。不过他们的发言权不大,刘表又已经做了决定。也没什么好再争的了。
  让张绣兵屯宛县,并不代表着整个南阳郡会全部交给张绣。具体的活动范围,税收划定,粮草供应等等,还有很多细节要谈。所以刘表让蒯良和蔡瑁去与贾诩商讨。
  蒯良立身公正,蔡氏把持淯水物资转运,其中有大利益。用这两人去谈判,最好不过。所以说,刘表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只看他愿意不愿意用罢了。
  贾诩和荆州方面很快就谈妥了,毕竟张绣的要求也不高,有个存身之地就行了。从此,张绣就兵屯宛县,开始依托刘表。
  转眼间,这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兴平四年,建安七年初。孙策与吴郡太守陈瑀的连番大战也有了结果。陈瑀被小霸王孙策打败了。陈瑀连失数县,大军尽散,其自己也是负创而逃。
  孙策在打败陈瑀后,又把严白虎给掘地三尺挖了出来,斩首示众。并宣告百姓,再有为乱乡县者,严白虎便是其下场。孙策既破陈瑀,又斩严白虎,百姓皆服其威。莫不从之。
  孙策在吴郡后方一通乱打,把吴郡太守陈瑀都打跑了。这时,在吴郡曲阿前线的刘繇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自己正与袁术对持,后路却被孙策给抄了。这要是两下一夹攻,自己岂不是没活路了?
  事实也是如此,袁术闻孙策攻入吴郡,击破严白虎和吴郡太守陈瑀,不由大喜。于是遣大将纪灵等率兵渡江,与刘繇部将樊能、张英大战于当利口。袁术又命孙策于后方攻打刘繇。孙策正要从命,虞翻却劝他说:“刘正礼,汉之刺史也,不可举兵正面相攻。以坏将军名声。”
  孙策便听虞翻之言,只是在后面诸县袭扰地方,破坏刘繇粮道。刘繇前面被袁术紧紧相逼,后方被孙策搞得乌烟瘴气。不禁为之焦头烂额。
  未几,樊能、张英为纪灵所破,大军十不存一。两将收拢残兵,还归曲阿,往见刘繇,拜道:“末将无能,败阵而归。今袁术已渡江矣,还请主公早作筹划。”
  刘繇细细一想,扬州哪里还有他的立足之地。于是长叹道:“天亡我也。”
  旁边宾客许劭听了,劝道:“使君,何出此言哉。今虽败,然豫章仍在。不如弃曲阿,走豫章。到时收拢士卒,再与袁术战之。”
  许劭,字子将,名士许靖之从弟,汝南人,曾在洛阳和兄弟们搞月旦评的就是他。说曹操是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的也是他。他们一家都有做大官的习惯,到了许劭这里,因为天下大乱,于是他辟举不就征,跑到广陵郡好朋友这里来避难。结果广陵太守赵昱被杀,他只好又跑过江,来到刘繇这里。因见刘繇势窘,是以出言劝之。
  刘繇从其言,在樊能、张英的护送下,带了家小、宾客,弃曲阿,一路往豫章而去。方行到富春,忽然一彪军出现,于前方拦路。亲兵来报,是孙策旗号。
  刘繇面带悲色,道:“今死此矣。”左右皆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