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89章 游说郭嘉(二)

戏志才从曹操那儿出来,又去了郭嘉那儿。两人少时订交,后来天下大乱,各奔东西。已经多年未见。今夜得秉烛夜谈,然后再抵足而眠。
  两人在郭嘉房间置了酒菜,这一说,就天南地北,事无巨细,打开了话闸子就有点收不住了。最后戏志才有点撑不住了,又犹觉未尽兴,于是自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来,对郭嘉说:“奉孝,来给你点好东西。”
  戏志才拿着瓶子一倒,倒出两颗药丸。郭嘉大感兴趣,问此是何物。戏志才一脸得意洋洋,道:“此物乃我翻遍道家典籍,又请教道家高人,炼制而出。体力不足或睡意渐浓时服之,则神明开朗,体力转强。我随曹公东征西讨,四处奔波,此药有大功。”
  郭嘉也是个弱鸡,听了眼睛一亮,喜道:“竟有此药,志才,给我尝尝。”于是,两人便分而服食之。
  把这药吃了,不一会儿,果然是身体发热,心潮涌动,郭嘉闭眼细细感受了一番,只觉得此时自己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双手一捏拳,恨不得要一个打十个。于是郭嘉便叹道:“真神仙方也!”
  曹操要是知道这两个家伙偷着乱服丹药,只怕是要气死。
  这一晚,两人直聊到金鸡报晓,东方隐白,这才相视一笑,抵足而眠。接下来几日,戏志才带着郭嘉,四处乱窜,观山川之险峻,看流霞之奇妍,听松涛之阵阵,思往昔之流年。
  这日,戏志才和郭嘉游雷泽后兴尽而返。归途中,戏志才对郭嘉道:“奉孝,曹公与青州刘使君,皆非常之人,超世之杰也。然若奉孝欲择其二者而辅之,吾劝奉孝佐曹公。”
  郭嘉诚恳的道:“还请兄为我试言之。嘉敢不洗耳恭听。”
  戏志才便道:“且不论曹公与刘使君如何。青州已有卢敏、崔琰、国渊等诸多英才,又有文若为长史,总揽诸曹事。奉孝肯居于诸人之下乎?岂不闻宁为鸡首,勿为凤尾之语乎?”
  “且刘使君负海内盛名,又有书院一班大儒。持正方重,于礼最为讲究。文若也是这般。你这性子,能受得了这等约束?”
  颖川集团也是分等级的。像陈、荀等大族,传承久远,累世出高官,所以讲规矩,讲礼仪。而像戏志才,郭嘉,徐庶等,都是小门小户,平日的管得人少,行为也大多不是很检点。至于寒门,哦,这个时候的士族已经不屑于与寒门交往了。郭嘉和戏志才,还有荀彧,陈群等人虽然少时订交,但说起来,还是郭嘉和戏志才关系好点。郭嘉的行为,陈群就很看不上眼。历史上他曾经数次向曹操告状,举报郭嘉行为不检,没规矩。陈群就是那个九品中正制的创始人。
  要是这会就有九品中正制,让陈群来给郭嘉定品的话。按照家世和行状还有才能来评,像郭嘉这样的,搞不好陈群会给他评个中下出来。
  “至于曹公,少时便以侠闻,其行径,我辈中人也。且受费亭侯声名之累,为州郡士人所讥。是以府中才俊,亚于袁、刘。而每有归附,必欣喜若狂。曹公闻奉孝大名久矣,今若来归,曹公必降阶以迎也。还请奉孝熟虑之。”
  戏志才一边说,郭嘉一边听。还别说,戏志才那是真的了解郭嘉。字字句句,都说到了郭嘉的心里去了。他本就是个不大受礼教束缚的人,想到青州那边儒士云集,心中就有些打鼓。再听戏志才一具体分析,想想也对啊。刘备那里已经有那么多人才了。自己这个时候跑去抱大腿,虽然也充分相信自己的能力。但无论什么时候,论资排辈都是存在的。那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啊。
  而曹操这里就不一样了,谋士只有两三个,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小伙伴。再想想刘备和曹操的性格。一对比,嗯,还是曹操比较符合自己的性子啊。看看曹操少年时,哦,任性好侠,放荡不羁,不修品行……这,这简直就是自己最好的带头大哥啊。
  在刘备那儿,规矩多约束多,出头难。在曹操这,规矩少约束少,出头容易,与老板性格对脾气合。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那就选曹操吧。
  郭嘉做了决定,和戏志才一说,戏志才就笑了:“奉孝,文若少时便力压颖川男儿,号称王佐之才。你我便好生辅佐曹公,让天下人看一看,谁才是真正的王佐之才。”
  郭嘉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志才此言,正合我意。”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要说郭嘉和戏志才对荀彧服气,那也只怕是不可能的。就算口服心也不服。既然如此,那大家各选主公,比划比划罢。看看这天下,究竟是谁最后能更胜一筹。
  这晚,戏志才便带郭嘉去见曹操。曹操在房内正在洗脚,听得戏志才带了郭嘉来见,忙请入内。心想,这肯定是戏志才把郭嘉给说服了。激动之下,不能自己,竟然一脚把洗脚盆给踢翻了,赤着脚便跑了出去。
  戏志才和郭嘉方入内院,便见曹操衣衫散乱,赤足立于门前。不由大惊。曹操见了二人,喜而前迎,道:“吾得奉孝,如鱼得水,如虎添双翼,如桓公遇管子也。”曹操大喜过望之下,一不小心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你想当齐桓公,这是想干嘛呀?
  戏志才和郭嘉互望一眼,戏志才眼神传讯,怎么样,奉孝,曹公礼贤下士,没错吧?郭嘉眼神回讯,曹公如此对我,哥们我太感动了。一定要倾心辅佐啊。
  于是郭嘉便拜道:“阳翟郭嘉,拜见主公。嘉卑鄙之士,薄有微名,不敢当主公之赞。”
  曹操握住郭嘉双手,笑得脸上核桃纹都散了:“当得起,当得起。”没跑到青州去,怎么样夸赞你都没错。
  曹操更衣后,出来与郭嘉相见,讨论时局。曹操为目前的困境深感苦恼。先是北面与袁绍交恶翻脸。然后为了徐州这块肥肉,又与玄德起了隔阂。这下好了,四面皆敌,他就是想搞下大动作,一鼓作气拿下徐州。他也不敢倾巢而出了。于是便问计于郭嘉。
  郭嘉也毫不客气,一上来就指责曹操的战略错误。
  “自先帝崩殂以来,天下纷扰,汉室倾颓。是以诸侯各割州郡以自守。然袁绍已得司隶与冀、并之土,此天下之菁华也。北地豪雄,袁绍第一。暂不可与之为敌。南方荆、益,西北凉州,关山远阻不足为眼前之虑。吾观天下诸侯,有雄霸之才,能匡济天下者,唯主公与刘备尔。主公与刘备近在咫尺,可提防但暂时不宜交恶。否则,受益者,袁绍也。
  主公受笮融之惑,南下徐州,既无朝廷之名份,又恶了青州刘备。虽得二郡,却又与袁术孙坚兵戎相见。此可谓得不偿失也。以吾之见,不如尽弃徐州之土。”
  曹操听到这里,大惊失色:“奉孝,我兖州拓地不易,徐州二郡,岂可轻弃。”
  郭嘉笑道:“主公,袁术狂悖,无视朝廷之命,引兵攻占扬州,又乱命孙坚逐豫州刺史周喁。此等无君无父之人,主公不如请旨洛阳,举兵而攻之。此天下之大义也。如此,既合袁绍之意,又可缓和青州。且豫州中原之地,丰沃不下冀州。若得豫州为根本,而后屯田抚民,训练甲士,招募豪杰,待天下有变,主公挥师向北可击袁绍,向南可击刘表。如此,大业可成也。”
  曹操听着听着就心动了。豫州是个好地方啊,如今却被袁术势力孙坚给占据了。袁术偷袭兖州,自己早就和他翻脸了。而且袁绍与袁术两兄弟也是一肚皮子账。要是自己请旨洛阳去打豫州,袁绍肯定乐意在旁边看热闹。得了朝廷的许可,自己就有理由出兵。到时若是把豫州给打下来了,就是把徐州二郡让与玄德又如何。
  占着朝廷大义名份打豫州,既得实利又能给自己出气。早该这么干呀。怎么就听了笮融的去徐州呢。糊涂啊。想想也是,跑那么远去徐州,也是和袁术孙坚打,那还不如就在自己家门口打孙坚呢。多方便。
  曹操一想明白,再看郭嘉,眼睛里满满全是欣赏。果然是大才啊。历史终于回到了它的轨道,曹操还是决定要和历史上记载的一样,得了兖州,先打豫州了。于是曹操就问郭嘉:“那徐州?”
  郭嘉便笑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主公可与青州刘使君慢慢谈。”
  八月,天降大雨数日。旱情解。九月,曹操尽收屯田军粮。于是上表洛阳。言袁术藐视朝廷,无故而夺扬、豫。曹操不才,愿为朝廷分忧,请兵击豫州。以逐伪官,定名份,抚百姓。袁绍录尚书事,总揽朝政。洛阳方面看了一眼,便把曹操的奏章转发给冀州。袁绍看了一眼,冷冷一笑,曹操你不就是想找个借口打豫州吗。反正豫州也不是我的,你们打去吧。最好都把脑浆子打出来,然后同归于尽。
  于是袁绍大笔一挥。准了。
  曹操又去信刘备诉苦,说当时笮融说徐州有变,我心忧杀父仇人之未获,于是便急急忙忙南下徐州。结果到了那,才知道,徐州牧陶谦早就有意让玄德你兼领徐州,只是当时骑虎难下,将士们立功心切,不能随意违拂之。现在我已经抓住了那几个贼酋,血仇已报,将士们也打算返回兖州了。既然徐州百姓翘首以望玄德,那便把琅琊和广陵让给玄德吧。希望我们能够重修旧好,不要为一点小事情影响到我们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