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85章 兴平二年

到手的地盘就这样飞了,搁谁都不会甘心,曹操自然也一样。一面让曹洪攻打下邳的良成,一面自己也准备厉兵秣马,进讨下邳。
  刘备在青州闻得消息,微微一笑,心想孟德啊孟德,让你跟我耍心眼去占琅琊。徐州是那么好争的吗。于是传令平原相关羽,令其兵退安德县。袁绍在冀州,闻得刘备自高唐退兵,闻弦歌而知雅意。于是派大将淳于琼兵出甘陵,越过渎水而围博平城。
  袁绍围了博平,心道,玄德啊玄德,咱们还是有默契的,要不要考虑下一起把孟德的兖州给分了?
  博平被围,而上级东郡太守臧洪这会又在徐州前线,守将一面派人往其他城池告急,一面死守县城。曹操如此放心北边,甚至为了说降徐州还把臧洪给调到徐州来当说客,那是因为他走之前袁绍和公孙瓒正在互相伤害,而且刘备麾下大将关羽一直兵屯高唐,摆出一幅随时要进攻冀州的样子,让袁绍压力巨大而不敢轻动。曹操想着这阵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于是欲速战速决,解决徐州之后再还师兖州。结果忙活半天徐州自己只得了两郡,三郡被自己的仇家袁术给拿下了。曹操如何肯甘心,正欲动兵,兖州急报便到了。
  曹操一看,哪里还不明白,袁绍和刘备这两人是合伙起来给自己扯后腿呢。袁绍也就罢了,反正已经撕破脸了。玄德那里,曹操有心想写封信去指责几句,后来一想,自己都把徐州给占了一半,要知道,陶谦老儿可是有遗命让徐州文武奉刘备为主的。自己理亏在先,再去指责玄德,有些不好吧。于是便熄了此念。
  这几日晚上,曹操都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臧洪已经星夜赶往了东郡主持大局,兖州还有夏侯惇诸将在,但曹操仍然忧心忡忡。本初和公孙瓒积怨已深,主力都在幽州边上防止公孙瓒,所以他必定是出偏师牵制自己,兵力定然不多,不用太过担心。曹操忧心的是刘备态度的转变。
  在青州需要发展,兖州也需要发展时,两人选择了抱团取暖。现在自己在兖州站稳了脚跟,玄德也新得辽东。这名义上的攻守同盟便维持不下去了么,哪怕仅仅只是名义上的?
  曹操自负雄志,胸怀气概,魄力豪情冠于当世,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他遍数天下诸侯,也惟有刘备能让他钦佩一二。是以两人惺惺相惜,这些年来交情还不错。如今自己兵进徐州,玄德却在平原退兵,使袁绍南下兖州再无顾虑。曹操就知道,两人的蜜月期至此便结束了。唯一的区别是,两家还没有彻底撕破脸,举兵相向而已。
  曹操内心也很遗憾,可是笮融请自己进徐州,有这么好的机会,天下有谁会放过?自己志欲匡正海内,拨乱反正,手中没地盘怎么行。玄德我知道你也想要徐州,但到了我嘴里的肉,我是不会吐出来的。真想要地盘,各凭本事吧。只是以后对青州的警备级别,又要大大提升了。唉。
  淳于琼在东郡与东郡太守臧洪两军对阵,曹操则兵进下邳,与孙坚相抗。与此同时,曹操与袁术各派官吏去自己已经占领的地盘,统计丁户,田地,然后完成消化。
  冬天已经来了,天气逐渐寒冷,第一场雪落下时,天下突然便变得平静下来了。为这乱世带来一份难得的祥和。
  青州牧府。刘备的后院闹成一团,自家的几个孩子和十一郎刘恪家的两个,兄弟姐妹在一起玩耍,结果不知怎的就打起来了。两个女儿打得四个弟弟哇哇大哭。刘备看了也是哭笑不得。罗耶珂去教训女儿,卢珻就在旁边责怪刘备:“夫君你看看,你往日里把她们惯成什么模样了?”
  两个女儿乖巧可人,聪明伶俐,在刘备这里,自然要比儿子多几分宠爱。罗耶珂训得她们眼泪巴巴的,忽地一转头,就看见刘备了,于是带着哭腔齐齐喊了一声阿父。然后小金豆就哗啦啦的往下掉了。
  刘备一见宝贝女儿掉眼泪,慌忙撇开卢敏,上前去抱住两个小脑袋,哄了半天才止住她们的眼泪。刘备见卢珻和罗耶珂两个站在一旁,樱唇微翘,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不禁脸色一板,又摆出严父的架式来,问道:“琳儿,瑶儿,你们两个最大,是姐姐,阿父不是教过你们吗,姐姐要照顾保护弟弟。怎么今天还打弟弟了?”
  刘琳和刘瑶垂着小脑袋,一声不吭。估计也有点儿不好意思。刘备也没多说,孩子们的世界,单纯又简单。今天打完架,过会说不定就忘了。只是把几个小的喊在一起,训了几句老调重弹的话,姐姐要照顾弟弟,弟弟要听姐姐的话。然后便不管了。
  兴平二年的年底,转瞬即至。这一年,老臣如太傅马日磾、名将朱儁、徐州牧陶谦,纷纷病故。先帝时的重臣,逐渐凋零。而在这个时代焕发出独特光辉的,也不再是朝中的大臣,而是连州跨郡的诸侯们。
  这一年,公孙瓒与袁绍大战于界桥。这一年,刘备东征高句丽,灭其国。这一年,曹操南下徐州,袁术刘繇争夺扬州。这一年,吕布与於夫罗攻打并州,带着部众流浪了好些年的南匈奴单于,战死在了界山。按照匈奴旧欲,葬其于界山之野,而后立於夫罗之弟呼厨泉为单于。并州乃匈奴故土,又是南匈奴牧马之地,於夫罗死在这,也算是回家了。
  於夫罗这一生,虽然干了很多不靠谱的事。但对汉朝的忠心,还是值得肯定的。汉朝的强大与威严,一直深刻在他的脑海里,甚至血脉里。以至于历史上的晋朝八王之乱时,他的孙子甚至去掉匈奴名改用自己的汉名刘渊,在并州自立并建立汉国,追谥汉献帝,立汉高祖以下诸帝神庙祭祀。
  於夫罗既死,呼厨泉单于就不愿意给吕布卖命了。并州、幽州、凉州,他哪里不可以去?为什么非得陪着吕布一起把并州的城池打下来。咱匈奴人只要有马儿有牧场,天下哪里都可以安家,只有大兄在汉人中待久了,脑袋糊涂了,才非得跟吕布搅和在一起。
  呼厨泉要和吕布分手,吕布也没法子。只是把荀攸给留了下来,又在荀攸的劝说下,让呼厨泉把汉人无论老少都留给了自己。呼厨泉也不在乎,他要率部归国,中途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他没时间也没耐性让这些汉人跟在自己身后慢慢耗,留给吕布也好。没了这些累赘自己就可以轻骑出发了。
  吕布本来就兵少,呼厨泉单于一走,更加是势单力薄。之前心心念念想着打下并州当土皇帝。结果拼了死力也只拿下了半个上党郡,壶关天下险要,守军不出城,自己便攻不进去。想着从羊头山出兵,袭扰太,原郡。结果於夫罗又战死在界休城外的界山。因为自己打并州,袁绍的增援也是源源不断。自己的部队得不到补充,却是打一个死一个。吕布现在是后悔死了。
  想再战吧,盟友跑了。想退吧,四面皆敌,不知道往哪退。呼厨泉走的时候,按照吕布的脾气,是想来个黑吃黑的。后来一想匈奴人的部落特性,便放弃了这个想法。自己真要把呼厨泉给杀了,匈奴人分分钟再立一个单于,然后要么和自己火拼,要么远遁千里。反正自己落不着好。
  于是吕布就问计于荀攸。荀攸想了想,道:“吕将军,再打是不能打了,如今我军粮草不足,连番大战,军士厌之,不如和高干和谈,两边各自罢兵。”
  吕布就叹道:“此一时彼一时,就怕高干见我势弱而不肯。”
  荀攸道:“不然,袁本初在冀州,与公孙瓒交恶,若并州有事,其必首尾不能顾。若我等弃辎重而走小路奔西河,则五原,上郡,云中等地无险可守。并州必乱。是以高元才必然会允将军罢兵之议。”
  吕布听而从之,于是任命荀攸为使者,往说高干。临行,吕布很诚挚的拉着荀攸的双手,道:“公达,我与诸将士之性命,便全托付给你了。”
  荀攸严肃的回礼,道:“攸定不使命。”
  吕布虽然轻狡短视,唯利是图,但对身边人还是真的好。像荀攸一家子就被他照顾得很好。荀攸心想,吕布除了满身的缺点,也还是有其可取之处的。这次去当说客,也算是自己还他的恩情了。
  荀攸自信满满的去见高干了。他对这次和谈充满了信心。不仅仅是因为高干是陈留人,他是颖川人,能称得上半个乡党。更因为他是荀氏子弟,荀攸荀公达,更何况,他还有个叔父荀谌(荀彧的兄弟)在冀州为袁绍卖命呢。
  高干在壶关,听说荀攸来访,大为惊讶。多年没有消息,他还以为荀攸死在乱军之中了呢。于是亲自出迎,两人叙过礼后,高干便问起荀攸这些年的经历。听说荀攸弃官出逃,结果被於夫罗给劫在山中经年,后来又遇见吕布,目前在吕布帐下效力之后,不禁笑道:“公达经历之奇,闻所未闻也。”
  荀攸叹道:“命中注定我有此劫难,此天数也。”
  于是又说明来意。高干听了,似笑非笑,道:“前番於夫罗与吕布攻我甚急,不见公达来。今於夫罗新亡,公达便来。定是吕布势弱,自度其军不能久,故遣公达来说我。是也不是?”
  高干又笑道:“吕布,豺狼也,自负其勇而施虐四方。今吾必擒之。”
  荀攸一脸淡然,道:“元才,我身陷吕布营中,不欲为其所用,故多年未献一策。今为报其多年护我家眷之恩,亦全我与元才相交之义。故来说和两家罢兵。不然,我说其弃弱小,轻骑走隙道,往奔西河,上党。元才如何必擒之,还请以教我?”
  高干听得冷汗涔涔而下,于是从荀攸之议,双方歃血盟誓,就此罢兵,各不相斗。高干又以数县予吕布养兵。
  高干稳住了吕布,可以放手去收拾并州境内其他的刺头,也不用拖冀州方面的后腿。吕布也得到了喘息休养的机会。双方皆大欢喜。
  至于盟约算不算数,有效期能有多长,那就得看具体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