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84章 形势突变

清醒过来之后,笮融想的不再是徐州了,而是如何活命。既然曹操撕破了脸皮,又收了臧霸等人。想来和郯城中的诸文武也达成了协议。笮融痛恨不已,悔不当初。自己怎么就瞎了眼,把曹操这豺狼给引到徐州来了。现在可好了,时移势易,敌强己弱,人家就摆明了要对自己动手了。这要命的时候,后院偏生也失火了。
  笮融深度怀疑,这曹操和袁术是不是勾结好了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巧?他哪里知道,袁术只是纯粹的不想让曹操捡便宜罢了。
  笮融在大营中,跳起双脚把曹操和袁术大骂一顿,这二人的祖宗十八代都被笮融问候了个遍。笮融恨哪。白送了个琅琊郡给曹操,白送了三万斛粮给袁术,结果这两个白眼狼,翻脸不认人了。
  恨恨发泄了一通的笮融,收拾心情,想了想,又强行派了个使者去曹操营中,曹操很奇怪,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刚砍了个脑袋,笮融还敢派人来,到底想干什么?于是便接见了使者。
  结果一见,曹操便笑了,原来使者说笮融想投降。是的,笮融想投降。他不想再玩下去了。他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和声望,觉得再强行扛下去,迟早会死无葬身之地。还是选个大腿抱住,早早保住性命的好。
  笮融以为,自己这么多部曲,又还有其他数郡地盘,虽然可能打不过曹操,但要是选择投降,曹操一定会欢天喜地的接纳自己吧。事实证明,笮融又想多了。曹操经历过袁术、袁绍两兄弟打他的兖州后,最是痛恨背信弃义之人。而且,收了笮融,怎么安抚臧霸、麋竺诸人。要知道,徐州旧部可是对笮融恨之入骨,容忍他曹操介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借曹操之手把笮融给灭了。要是这边刚和徐州方面谈好,自己又把笮融给收了。谁知道麋竺等人是什么反应,没有这些本地派的辅佐,自己就是强行得到徐州也坐不稳。收降笮融,风险巨大啊。要不还是先问下诸人意见再考虑考虑好了。
  于是,曹操这回他没有把使者杀了,而是把使者留了下来,让他先等一等。这一犹豫,曹操可就吃大亏了。
  笮融在营中,听到使者派人的回报,嘴巴张得大大的,惊呆了。这,这怎么可能?反复确认了曹操没有表现出热烈欢迎的姿态,而是还要咨询各方面的意见之后做决定。然后笮融就怒了,郯城里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恨不得生吞了自己,还会在曹操跟前说自己的好话吗?想也别想。笮融咬牙切齿,怒道:“曹操,这可是你逼我的。”
  于是,笮融尽弃辎重,率军星夜火速逃回下邳。曹操见笮融兵退,也没当回事,只遣了曹洪率军去跟着。别让笮融跑了就行。然后自己便带着臧霸、孙观等人,入郯城去安抚麋竺等人去了。
  笮融一路狂奔到了下邳,镇守下邳的部将来报,说孙坚已经夺取了夏丘、徐县,正在向楼亭进军。自己拼命了,但是孙坚所部来得太凶猛,而且也来得太突然,自己实在是挡不住。还请主公赎罪。
  笮融看着一脸不安的部将,心想,孙文台征黄巾,讨董卓,纵横天下。你挡不住才正常,挡住了才叫奇怪。于是好言抚慰了几句便把部将打发下去了。
  却说孙坚带了部曲,从沛国击下邳。他本意是从小沛出兵,直接先打下彭城,然后从彭城直下,再打下邳。但想到彭城挨着东海,自己一进彭城,只怕笮融和曹操就会都知道了。到时笮融和曹操联合起来打自己,那就遭了。又想着下邳是笮融老巢,经营多年,府库肯定要比彭城丰盈,最近有点儿穷的孙坚,于是坚决的执行了袁术的命令。直奔下邳来了。进了下邳,又乔装打扮,诈作笮融军,昼伏夜行。到了夏丘境内,下邳官吏竟然还无人知晓境内来了支不怀好意的敌军。
  虽然笮融在东海打仗,但下邳却是一片平和气象。孙坚派了几十个兵卒,扮作商旅,竟然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进了夏丘城。兵卒们传来消息说,只要你交城门税,就不会被盘查。那还说什么,孙坚于是反复这般,竟然向城里运送了数百兵。夜间,一声鼓响,城中四处火起,措不及防的守军正忙着救火,城门便这样失守了。孙坚差不多是兵不血刃就占了夏丘。
  孙坚占了夏丘,打开府库一看,哇哈,发大财了。于是分兵守住夏丘之北的楼亭,然后星夜出兵徐县。依葫芦画瓢又得了徐县。孙坚正打算沿淮水而下,打下睢陵后兵进广陵,与袁术会师。这会儿,探子来报,说笮融已经回师。
  孙坚眉头一皱,心道怎么回来这么快,笮融把东海丢了?若是曹操得了东海,那自己得加快速度和袁公路汇合了。
  陈纪兵进广陵,一路上也是所向披靡。广陵人恨笮融之杀太守赵昱,虽然袁术名不正言不顺,强占扬州。但汝南袁氏的名头,还是要比笮融强数个级别的。于是纷纷行动起来,杀了笮融任命的官员,献城以迎陈纪。
  笮融到了下邳,稍稍喘息了下,也不敢多歇,立马就派使者去见孙坚。孙坚见了来人,心想,要是笮融敢派人来指责老子,老子就一刀把这使者给砍了。
  使者见到孙坚锐利如刀的目光只在自己脖颈处来回扫动,额上不禁冷汗涔涔,生怕孙坚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便把自己拖出去,于是便立马扯着嗓子大叫道:“孙将军,大喜,大喜啊!”
  孙坚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心想这人是不是有病?面上却是轻露疑惑,哦了一声,开口问道:“喜从何来?”
  使者心中狂喜,就怕你不问,于是便道:“我家主公闻将军率义兵前来,愿率众归附将军,以彭城、下邳、广陵三郡国相托将军,鞍前马后,追随将军救徐州百姓于水火。”
  孙坚彻底懵了,这笮融是不是脑子坏了?精神不正常了?使者见孙坚一脸不可置信,生怕孙坚以为是自家主公戏弄他,然后迁怒于自己。于是不等孙坚发问,便一鼓脑的把他所了解的前因后果,全部竹筒子倒豆般给孙坚说了。
  孙坚听完,犹自感觉如在梦中。这么说来,笮融是怕曹操要把他干掉,然后又恨曹操之贪心不足。于是一气之下,选择向自己投降?
  想了想,孙坚觉得笮融可信。原因无他,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要是换了自己,夹在兖州和扬州中间,肯定也得选择一方抱大腿。既然兖州方面希望不大,保命困难,那么投向扬州方面那就成了必然。这才是安家保命之道。否则真要顽抗,到时候死的,第一个就是笮融。
  既然笮融做了选择,那还等什么。于是孙坚一面派人向袁术、陈纪报信。一面回军,往下邳去见笮融。
  笮融见了孙坚,一脸感激零涕的模样:“久闻将军大名,今得一见,余生无恨矣。某为曹贼所迫,幸有将军来救。将军仁义,徐州幸甚,百姓幸甚。”
  孙坚再不待见笮融,也不得假惺惺的陪着他说几句话,用心抚慰。比如保证他的生命财产安全诸如之类的。至于具体官职安排,还要等扬州方面的消息。
  笮融也很光棍,谈妥了条件,便第二次充当带路党,带着孙坚的部队,到一个县接收一个县,到一个城接收一个城。没多久,彭城,下邳,广陵,尽为扬州所有。
  曹操接到消息,目瞪口呆。之前他在东海和笮融相拒,两军对阵。下邳和广陵都是后方,消息传递困难,又被笮融这个地头蛇刻意隐瞒,是以他竟然不知道孙坚和袁术进了徐州。曹操也不是没想过袁术和他争徐州的可能。但是袁术扬州都还没有坐稳,九江对岸的刘繇还在虎视眈眈呢。而自己又占了琅琊这个先手,等袁术反应过来想和自己抢徐州时,那时尘埃已定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于是便没把袁术放在心上。想不到笮融这个狗贼竟然胆大包天,自己稍一犹豫,他转身便投了袁术,把袁术给勾引了进来。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先允了笮融,等尽收其军,众人若有异议,再随便找个借口一刀砍了便是。也好过如今心痛莫名。
  曹操心想,仁义道德害死人,以后还是不要学玄德,太过于讲究脸面,这次损失的可不止是一星半点。心痛死我了。
  后来果然曹操便彻底走向了功利主义的道路。在用人方面唯才是举,在用兵和行政方面,第一便是先想着于己方有没有好处。有利便行,无利便止。
  袁术得了孙坚的汇报,大喜过望。他还以为,这次不知道要和笮融或者是曹操要打多久呢。他还想着,能抢一郡就算一郡,能抢一城便算一城,实在不行,把人口和财产给掠夺回扬州就行了。只要能让曹操伤元气损根本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谁曾想,天大的一个馅饼就这样砸在他头上了。袁术这几日晚上做梦都能笑醒。
  无他,广陵、下邳、彭城三地得手,极大的补充了扬州和豫州的战略纵深。就拿孙坚来说吧,他在豫州,沛县必然就要屯重兵。不然孤悬在兖州包围之中的鲁国便随时有丢失的风险,而且自彭城涉水而上,分分钟就可以打进沛国。所以沛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支撑点。当年历史上陶谦表刘备为豫州刺史的时候,刘备就选择了兵屯沛县。
  但是孙坚一方面要在汝南郡保持兵力对付荆州刘表,一方面要在豫州北边沛县防备兖州和徐州,压力就非常大。如今彭城,下邳,广陵三郡一到手,形势立马就不一样了。淮水和泗水发达的水系,把沛国、彭城国、下邳国和广陵郡全部连接在一起。到时候防守也好,进攻也好,豫州和徐州、扬州这边,立马便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