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73章 关中诸事

青州将目光转向了辽东。曹操得知后,也暗中松了口气。玄德既然北上,那么自己也可以慢慢吞并徐州了。
  笮融和臧霸继续相持,做着待臧霸等人坚持不下去之后向他请降的美梦。压根就不知道臧霸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要屈居于他之下。
  兴平二年夏,关东诸州纷乱的时候,凉州诸将也差不多打累了,又坐下来和谈。之前李傕于席中使人醉杀樊稠,诸将不自安,郭汜李傕这凉州军的两股最大势力打成一团。张济远远站在一边看热闹,当然,也不忘派人假模假样的来劝上一劝。
  李、郭两帮人打得砰砰碰碰的,可把长安天子给吓坏了。有一次两家交兵,箭矢竟然飞到了御驾之前。天子因此大惊,于是使杨彪说和李傕和郭汜。不过两人打出了真火,哪里肯听。
  安西将军杨定,负责长安城防。其部曲人少,见李傕和郭汜在长安交战,恐被两人连累。于是密使人见郭汜,说你们这样打下去不行,搞不好两败俱伤,到时张济还有更远的韩遂马腾他们就会捡便宜。郭汜说你讲得对,不过想要我先退兵,等于是让我向李傕服软。这个面子我丢不起。然后杨定就给郭汜支招,不用你退兵,你只需要把天子请到你营中,难道李傕还敢来攻你吗?攻打你就是攻打天子。
  郭汜大喜,决定就这么干,让杨定好生配合。可惜还没来得及行动,事便泄。李傕知道后,先下手为强,使从子李暹率数千人,把未央宫给围了。然后用车去迎天子、皇后。杨彪得知后,急匆匆跑来,劝止李暹:“古今帝王,无在人臣家者。”
  李暹大老粗,只听他叔父的,哪管你杨彪是哪个,便道:“李将军已经决定了。你不要再说了。”
  天子听了,怕李暹对杨彪不利,于是只好上了车驾,前往李傕军营。杨彪等大臣见了,长叹一声,徒步跟在后面。李暹逼迫天子上了车乘,心想难得来皇宫一次,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纵兵入宫殿中大肆抢掠,抢完了怕人责备,干脆又放了一把火,来个毁尸灭迹。
  天子和皇后以及诸大臣到了李傕营中。李傕是个粗人,哪里会干侍候人的活计。天子与诸臣在营中一日都不愿意待,只想着回长安城。于是天子又想做和事佬,想说和李、郭。李催打了这么久也伤元气,也不想折腾了。于是便默认了。
  天子见李傕有和意,心中欣喜,于是遣重臣杨彪、张喜等十余人往见郭汜。说如此。郭汜正恨李傕先于自己劫了天子,见杨彪等前来说和,哪里肯听,一言不合便把杨彪、张喜等十余人全部扣押。杨彪气得发抖,说岂有此理。郭汜心想,李傕你敢劫天子,老子就扣大臣。谁怕谁呀。于是便不搭理杨彪,对诸臣也很是怠慢。
  杨彪是什么人?弘农杨家累世公卿,他杨彪清直之名远播海内。什么时候受过这等气。于是开口大骂。郭汜大怒,把剑一抽,便要动手。杨彪往前一步,面无惧色,大声道:“卿尚不奉国家,吾岂求生耶?”
  左右诸将很敬畏杨彪的声名,劝了又劝。郭汜乃止。李傕在营中,闻郭汜擅扣公卿,大怒,遂又引兵攻郭汜。天子在李傕营中,此时身边只有伏后和宋贵人,李催出兵,使亲信校尉监视天子门外,隔绝内外。天子感时局之难,于内与伏后、宋贵人对泣。有谒者仆射皇甫郦在外闻得天子营中悲声不绝,愤恨填胸。于是自请出营,相和李、郭。
  皇甫郦,前凉州名将皇甫嵩的侄子。当初见董卓胡来,劝说叔父皇甫嵩举兵讨伐董卓的就是他。可惜皇甫嵩不听,否则也没这么多事了。
  皇甫郦和李傕等人是同乡。又是名将之后,素来关系尚可。到了李傕营中,说明来意。李傕不听,道:“郭阿多,盗马虏耳,何敢欲与我同耶?必诛之!君观吾方略士众,足办郭多否?郭多又劫公卿,所为如是,而君苟欲左右之耶?”
  皇甫郦向来性直,说起话来一点儿也不客气:“董卓之强,将军所知也,吕布受恩而反图之,须臾之间,身首异处,此有勇而无谋也。今汜质公卿,而将军胁主,谁轻重乎?”你兵强马壮又如何,董卓更强,还不是说死就死了。你说郭汜劫公卿,你忘了是你先威胁天子的吗?还有脸说别人!
  这脸啪啪打得,真疼。李傕当下就掀翻了桌案。只因念着旧情,才没当面拨刀子。皇甫郦也知道说过火了,立马溜之大吉。李傕反应过来,立马派兵去追杀皇甫郦,皇甫郦便躲了起来。天子闻听,感皇甫郦忠节,于是派人去安抚李傕。李傕见皇甫郦找不到了,便提条件,要给他加官。
  你都开府了还想加官?天子无可奈何之下,于是遣左中郎将李国持节拜李傕为大司马,位在三公之上。李傕得了这般好处,大喜,乃止兵。
  李傕与郭汜正两军相持不下,谁也不肯退步的时候,杨奉与宋果反了。杨奉是黄巾军余部,后来郭太战死,杨奉便率白波军投降了朝廷,这个时候他被划归李傕管。他见李、郭两人打来打去,把本来就残破的长安城弄得乱七八糟。又恐李傕派他上阵去当炮灰。于是与李傕军吏宋果合谋,打算干掉李傕然后营救天子。
  凉州军中果然是没有秘密。这边刚谈好,还没动手就事发了。于是杨奉与宋果率本部叛逃出李傕大营,自立门户。
  李傕军中大乱,李傕一见不好。于是便去见天子,说愿和谈。为了表示诚意,先奉天子入长安宫室。郭汜见李傕服了软,也见好就收,放诸公卿出己营。
  天子与诸臣到了未央宫。只见宫殿残***处都是被火烧的痕迹,还有的宫殿更是被烧成了白地。放眼放去,尽是焦土。天子见长安宫城如此凄凉,不由放声大哭。诸臣也是心有戚戚,默然垂泪。
  长安宫城被乱兵一把火烧得不成样子,宫中侍者不是死难于乱兵之中便是逃匿得不得所踪。这样子哪里还能住。于是天子又遣臣往见李、郭。说如此。
  李傕知道这事是谁干的,狠瞪李暹一眼后,派人去见天子,说既然长安残破不能居,便请天子暂驻池阳。等我们发民夫修好了宫殿,再派人往迎天子。
  天子无奈,只好带着诸臣,一路委委屈屈,凄凄惨惨的前往池阳。是夜,天子召杨彪等问对,道:“李傕、郭汜等无所不为,朕实难安。朕欲东归,还请诸卿救我。”
  天子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皇帝之位他也早就不想要了。李傕郭汜都是残暴武夫,看看他们现在干的事,威胁天子,扣押大臣,火烧皇宫。这跟董卓有什么区别?当初董卓还有个吕布把他给杀了。如今若是李傕、郭汜等人失去理智了,谁人能制?
  杨彪等人也不想在这待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些武夫,一言不合就要动刀子,平日里活得都小心翼翼的,这日子太提心吊胆了。至于东归后会如何,杨彪等人也不去想了,还是逃离这个虎狼窝为妙。
  可是上次密谋,让韩遂和马腾来救驾,结果失败了不说,还陪上无数忠直之臣的性命。听说益州牧刘焉也是因为自家两个儿子丧命于乱军之中,活生生给气病死了。如今这局面,想要东归,能依靠谁呢?
  诸臣商议了半天,还是觉得,东归一事可以慢慢协商,但天子与自家的性命,首先要得到保障才行。这身边没兵,实在是太没安全感了。诸臣拿着诸将的名单,一个个的仔细商量,然后跟天子道:“陛下,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吾等皆在险地。欲东归,须先自保其身方可。今有将军杨奉、杨定,董承者,皆存忠义。望陛下召而抚之。”
  天子仔细一问,杨奉因为反叛了李傕,正孤苦无依,杨定是董卓旧部,也是两头不靠的独立势力。董承是董贵人之父,外戚。嗯,这三人可用。于是拜杨定为征西将军,杨奉为兴义将军,董承为卫将军,使其各率军护卫天子左右。
  其实上次密谋,还有个刘和。刘和被天子派往山东,向诸侯求救。结果刘和好不容易装扮成流民逃出武关,到了荆州地界,然后恢复身份,去见荆州牧刘表。刘表闻关中有使者至,连忙派人出来迎接。
  刘和见了刘表,把事情。然后刘表就纠结了。
  当初刘表能来荆州,还是董卓使的力。当初袁术使孙坚杀荆州刺史,又占南阳,董卓随即出招,表刘表为荆州刺史。堵死袁术想图荆州之心。不然他现在也不能为荆州之主。所以后来诸侯讨董,他也不吭声,只是在荆州埋头搞发展的同时顺便铲除异己。
  后来董卓败亡,旋即李傕、郭汜又占长安。于是刘表又遣使者往长安朝贡。李傕见了刘表的使者大喜,于是遣黄门侍郎钟繇拜刘表为镇南将军、荆州牧,封成武侯,开府仪同三司。可以说刘表和李傕等凉州军阀的关系,还算不错。
  可是如今长安天子派使者来,让我助天子逃出长安。听说天子逃出长安之后,还想自去帝号,让洛阳天子为天下之共主?
  这可不行!刘表的权势名位,乃是长安天子赋予的。要知道,袁绍立洛阳天子时,他刘表可没派人去朝贺。要是长安天子东逃,然后自削帝号。那他这个荆州牧还有效吗?这头上一连串的头衔,还不得让洛阳天子还有袁绍等全部剥夺啊。到时自己的下场得有多惨?
  心思电转间,刘表就决定了。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便把刘和留在了荆州,每日里好酒好肉的招待。至于其他事情,一概推诿不谈。又派人前往长安,想把这事告诉李傕,让他早做防备。结果连续数批使者,莫名在途中便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路途遥远刘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想自己已经尽力了,于是便不再遣使西行。
  刘和也不是傻子,待了没多久就觉得刘表态度暧昧。于是便提出告辞,说在外久了,思念家中老父。要回幽州见刘虞。
  刘表哪里肯让刘和去见刘虞。于是竟然把刘和给幽禁在荆州。可怜长安方面还在苦苦等候刘和的消息。哪知道刘和已经做了阶下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