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72章 徐州之乱(三)

笮融是想自领徐州。他引曹操入琅琊不过是想绝了徐州文武迎刘备入主徐州的心思,顺便断了臧霸诸将的后路。好让他轻松控制徐州余下四郡。至于曹操得了琅琊会不会贪心不足,觊觎整个徐州。笮融没想这么远。或者说,不敢去深想。他目前就一个目的,阻止刘备来徐州,保住他之前拥有的权与钱。徐州乱不乱,百姓死不死,关他什么事。
  笮融这么乱来,也让麋竺等人摸不着头脑。不过能确定的是,宁死都不降笮融这个无耻之徒。这一点,徐州诸文武的意见空前的达成了一致。
  臧霸挥军与笮融又斗了一场。笮融又败退三十里。然后,就高挂免战牌避战不出了。笮融在营中,与诸将得意的道:“臧霸后路已失,方欲速战,我避之不出,待其粮尽,我将兵而出,一战可擒也。”
  臧霸面对缩成一团的乌龟壳,也确实没什么好办法。琅琊已失,囤积在那里的辎重粮草全部丢失。仅靠东海,军队是撑不了多久的。且军中流言渐起,言琅琊,彭城,广陵俱失。军无战心,士气低落。若不是军中基本都是徐州子弟,又有自己等人弹压,只怕早就哗变了。
  就在曹操消化琅琊,笮融和臧霸等相拒的时候。刘备也收到了徐州的最新消息。说实话,刘备也没想到,徐州局势会变成这样。
  看来还真是不能小瞧天下人物啊。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笮融,突然就搅动了徐州风云。
  面对这样的情况,青州上下保持了沉默。琅琊已被曹操占了,走海路去徐州,海船又大多在东莱和辽东之间往返运送移民和物质,很难再抽调出来一支船队。这样的情况下,再想得到徐州,几乎是已经没有了希望。
  刘备总不能去和曹操说,孟德,徐州牧陶公遗言让我领徐州,你让条路,让我带兵去徐州可好?曹操和你关系再好他也不能这么干。让你去徐州,那这琅琊怎么算?算我的,你不高兴。算你的,我更不高兴。所以说,笮融这步棋,还是很高的,有点神来之笔的意思。只是还是损人不利己罢了。阻了刘备,肥了曹操,自己没落得一点儿好。
  事已至此,刘备也只能仰天长叹一声,道徐州暂时与我无缘了。
  辽东,乌桓诸部陆续前来,卢植也兑现了他的诺言,又分田地又分牧场。乌桓各部大喜,头人纷纷去见卢植表达自己的忠心,说以后愿为太守效死。辽东人口的增加,彻底开启了辽东这块沃土的建设热潮。到处都在开荒,深山老林里的穴居人都被赶了出来。而商队,也开始络绎不绝的前来辽东交易,为辽东带来物质的同时也带走辽东的出产。
  辽东各地一派热火朝天的时候,高句丽也开始蠢蠢欲动。之前刘备打公孙度的时候,公孙度的儿子公孙康与公孙恭逃亡,于番汗遇高句丽王次子高建,两人说动高建,约定共击青州军,结果到了高句丽王跟前,这盟约没通过。然后没多久,公孙度就覆灭了。
  高句丽和公孙度经常互相伤害,彼此还是了解很深的。原以为公孙度再不济也能支撑一段时间,结果纵横辽东,看谁不顺眼就打谁的公孙度,三下五除二就被青州军给打趴下了。得知公孙度的下场。高句丽君臣都沉默了很久。
  然后,沉默了很久的高句丽开始做准备了。有个太强大的还不怎么友好的邻居,实在是让人难以心安。毕竟谁也不想像公孙度一样,下场凄惨。
  于是这段时间在高句丽无人搭理日子凄凉的公孙兄弟,忽然间就成了高句丽国王公大臣的座上宾。今天这个请去问辽东的情况,明天那个请去问汉朝中原和青州的情况。
  看着这些人惶惶不安,公孙兄弟心中快活得很。早听我言,何至于此?愤恨于父死族灭而高句丽之不救。于是每逢宴请便胡言乱语。说中原自先帝崩后已经乱成一团,诸侯自相残杀,青州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他能占辽东不过是趁我父亲不备而偷袭得手罢了。真排兵布阵一对一认真的打,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而且刘备擅自出兵辽东,已经引起很多人的不满了。比如幽州牧,比如洛阳的天子。
  公孙兄弟两个说的话,真真假假,高句丽上下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于是便暗中派人去辽东和中原刺探情报。未几,消息传来,中原确实是乱成一锅粥,各地烽烟处处,征伐四起。又传辽东兵马不足,是以青州牧刘备布令天下,招募移民迁徙辽东。
  不能怪高句丽消息闭塞,它本来就在边远之地,因与公孙度之前关系也不好,一直打架,所以商旅往来也不多,基本上境内所需都是和辽东的商人私下交易的。辽东的人知道的消息再辗转传给高句丽,其时效性和真实性,都得打一个天大的折扣。
  高句丽王得了消息,喜不自胜。中原混乱,幽州公孙瓒对外要面对鲜卑乌桓,对内要面对刘虞和袁绍。而对青州而言,辽东孤悬海外,救援困难。这么说来,以高句丽举国之力,打一打辽东,甚至是青州,应该也是没问题的吧?毕竟自己还是很强大的,公孙度这个土著不也是要拉拢扶余野人才能和自己比划下么?
  高句丽这个国家,向来自大不可一世。从它立国起,就开始了它的血腥征途。在征服不少野蛮人部落之后,自以为够强大了的高句丽便开始对汉朝的辽东开始下手。史载是屡启边衅,骚扰辽东,略我子民。然后被高句丽弄得烦不胜烦的大汉帝国便好生教育了高句丽一番,打得它连自己的都城都丢了。
  但是高句丽是死性不改。前高句丽王伯固,在位期间数次率兵抢掠辽东,甚至杀死大汉的官吏。带方县令便死于他手,又抢乐浪太守的家属。大汉忍无可忍,便派兵一阵猛揍,打服了,老实了一阵。公孙度在辽东自立,又和公孙度较劲,吃了亏,于是在名义上臣服公孙度。心里估计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爽。前几年伯固死了,老大空欢喜了一场,弟弟得了王位。就是现在的高句丽王。
  现在。高句丽王又要作死了。一心想着光复祖宗的基业,夺回故都城高句丽城。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欠揍的民族。历史上曹操,司马懿,后来的隋炀帝杨广,唐太宗李世民等都要去打它,不是这些光耀古今的猛人要去欺负弱小。而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真的很烦人。从汉到唐,高句丽便一直在作死的路上,期间还弄垮了一个强大的中原王朝,把一个明君种子弄成了和始皇帝并称的暴君。也算是能折腾了。幸好最后,它还是被我大唐给灭了。
  不过它现在要作死,刘备自然也不会让它再活几百年去祸害后世子孙。闻得高句丽有异动,刘备把张飞,太史慈等一股脑都塞到了辽东。反正现在徐州没份了,青州左右也没什么大事。那就去辽东,和黄忠一起,灭了高句丽,给辽东开疆拓土,给大汉打出一个太平来。
  关羽,严颜和刘恪纷纷表示,自己也想去。他们可不傻,一看这阵容,妥妥的是灭国之战。自先帝熹平六年,乌桓校尉夏育,破鲜卑中郎将田晏,匈奴中郎将臧旻等三路大军出塞远征鲜卑以来,大汉何时有过这样的大阵仗?
  以青州的军威,灭高句丽,那是手拿把掐,十拿九稳。这可是对外战争,青史留名的那种。谁不想去。一个两个的都急眼了。
  刘备表示我也很无奈啊。总不能你们都去辽东,青州不设防吧。那打完高句丽,这青州还是我刘玄德的吗?
  好吧好吧,别这样看着我了,我这人就是心软。行了,等打完高句丽,辽东还有三韩,还有扶余人,土地多得很,到时候轮战,让他们回来休整,你们去。不过要是打得不好,你们知道的?
  安抚了麾下诸将,刘备总算耳边清静了。
  对于即将来临的战争,青州上下兴奋得很。这个时候的汉人,既武勇又自信,都是十足十的好男儿。听说是打高句丽,崇尚军功的汉家子一个个的踊跃报名。青州诸军大营外排起了长龙。
  打仗么,算什么。如今这世道,天下哪处不打仗。但我青州,是去打高句丽,刘使君说了,这是为我大汉解除边患,开疆拓土。这几年在青州,受刘使君恩德,过上了前所未有的好日子。现在为刘使君效死的机会来了。还不抓紧从军干什么。到时候说不定也能博个封妻荫子呢。以刘使君的仁德,到时只要立了功劳,肯定不吝名位之封赏。
  什么?要打赢才能有封赏。打赢高句丽这还需要怀疑吗?青州必胜!
  这个时候,就看出来这几年刘备治理青州的本事来了。在他州,军民多怨战。而在青州,士民却踊跃参战,愿为刘使君效命捐躯。
  青州人的心气,也让自刘备以下的青州文武欢喜欣慰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