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68章 孙策周瑜

孙策见了周瑜,把信给递了过去,道:“公瑾,家父来信,命我往寿春,于袁公路帐中听用。汝意如何?”
  周瑜看完了信,英眉一蹙,道:“伯符,袁氏四世三公,名望垂范海内。然袁公路此人,坐拥南阳雄郡,如此基业,不好生经略,却不修法度,纵兵钞掠地方,又骄奢无度,以失百姓之心。于是形式急转直下,南阳重归刘荆州。失保南阳之后,袁公路据有豫州仍不知足,先攻兖,不下,又袭扬州。其人虽有豫、扬之众,然我观之,非成事之主也。”
  孙策叹道:“吾如何不知,袁公路本性骄豪,素爱以气高人,此非治乱之主。吾尝言与家父,袁公路不足以为主。父亲大人言曾受袁氏恩,不忍背也。为之奈何。”
  周瑜笑道:“伯符,不用着急,伯父心中自有计较。否则,定然是他亲率大军入扬州,哪有让你去寿春的道理。”
  孙策喜道:“如此最好,公瑾,我往寿春,还请你多看顾我家。”孙权等兄弟几个都还小,最大的孙权也不过十余岁。寿春是非之地,他可不愿再把家搬到那儿去。
  周瑜道:“伯符,我岂能放你独往寿春,你我二人一起去寿春。至于家中,你尽可放心,我家将众多,定能护得你我两家周全。”
  孙策一想也是,周家世代为官,做得还是大官。奴仆众多,比他孙家要强多了。自家和周家住一块也没什么不放心的。想到周瑜要陪自己去寿春,心中又感激又欢喜。
  这俩人都是性情中人,意气相投不说,后来还同纳一对姐妹花大小乔。真是一对好哥们。
  兴平二年,孙策与友周瑜同往寿春见袁术。袁术见二人皆是勃勃英资,精神抖擞,喜谓左右道:“吾方来寿春,便闻孙郎与周郎之名。今二人来此,吾如虎添双翼也!”于是大摆宴席,以会群臣。
  周瑜,前洛阳令周异之子,其家中累世高官,从祖父周景,前太尉;从叔父周忠,目前在长安,官拜九卿。周忠有个儿子叫周晖,之前与刘备曾在洛阳论蝗,后从扬州返洛,遇董卓兵,为刘备所救。孙策与周瑜,俱被袁术任命为骑都尉,各统一部兵马。
  袁术这人,也不知道是他太过于自信,还是真的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明知孙坚不听令,还用其子。原来的历史也是如此,孙策的亲戚都去帮刘繇了,结果刘繇不敢用,把他们都赶走,结果又被袁术所纳。然后孙策起事的时候,太守们纷纷倒戈,就这样孙策带着袁术的人马,占用着袁术的钱粮地盘,结果把袁术给灭了。
  却说孙策到了军营,开始治军。时孙策麾下有骑士不服孙策之令,自诩为袁术旧部,乃弃孙策而逃归袁术之营,隐于内厩,孙策率人入营,搜而立斩之。然后往见袁术拜谢,袁术道:“兵人好叛,当共疾之,何为谢也?”于是军中益畏惮之。一个是勇猛如虎,号称江东小霸王;一个是有王佐之姿,被后人誉为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两人联手,把本部治理得井井有条,无人不服。
  袁术无事,率部下诸将来巡,见孙策周瑜之能如此,大喜,叹道:“使术有子如孙郎,死复何恨!”当然,做你儿子自然是不可能,便做个亲戚好了。史载后来袁术败亡,女儿做了孙权的嫔妃。袁术感叹,麾下大将张勋,乔蕤也是倾心敬焉。
  袁术见孙策整军已毕,不日便令孙策出兵曲阿,进攻刘繇。一时间,扬州风起云动。
  兴平二年,不只是扬州,天下也是各自骚动。凉州与关中最近无事,李傕却有些坐不住了。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想着侄儿李利对他说的樊稠与韩遂骈马交臂,笑语良久的事来。这些年,别看李傕开府封侯,号令一下,关中莫敢不从。但他实在是没有安全感。当天下的规则被破坏之后,谁都会没有安全感,尤其是李傕这种厮杀出来的武夫。像李傕这种,更渴望规则和秩序。不然当初董卓死了他们也不会投降,不然到了现在,他们简直是无所不为,已经凌驾天子与朝廷之上了,但还要在名义上奉天子为主,奉养天子与群臣。后世一句话很好的概括了凉州系,凉州兵甲虽盛,无雄天下意。
  李傕既疑樊稠,自然便想自保。武夫想自保,那就是要动刀子喽。办法很简单,也很粗暴。李傕等诸将,好宴饮。关中目前又无战事,于是闲下来,便天天喝酒,今天你请我,明天我请你。于是这天,李傕又请樊稠等人喝酒。李傕怀疑樊稠,樊稠不怀疑李傕啊,还是把李傕当自己的带头大哥。见李傕相邀,便来了。都挺高兴,一边喝酒一边瞎扯。喝着喝着李傕就醉了,被从人扶下去更衣。樊稠也没在意,拉着坐中诸将继续喝。结果坐中有一个李傕的部将,叫胡封的,不动声色的喝了一杯酒,突然就掀桌子了。众人一愣,心想干什么,发什么酒疯呢。众人愣神间,胡封自怀中摸出短剑,往樊稠前一窜,抓住樊稠胸口,一剑便捅了进去。樊稠全身发冷,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顿时把头一歪,便死了个彻底。此时帐中大乱,樊稠部将冷汗乍出,酒就醒了一半,正欲出帐,忽闻帐外一声鼓响,甲士便冲了进来,一顿乱剑,纷纷砍成肉泥。
  李傕杀了樊稠,自然不会放过樊稠所部人马。那可都是凉州精壮,于是便整军出营,攻打樊稠所部,樊稠头颅出现在大营外时,所了少部分亲信越营而走,余部皆降李傕。
  郭汜闻信,又惊又怒,道:“竖子安敢如此?”于是率部来攻李傕。两人互有胜败却不罢兵。而后长安乱成一团。
  简雍既归辽东,见卢植,云与胡部所议。卢植喜道:“宪和此行,有大功于我辽东。”
  简雍有些不好意思,就跑了趟腿罢了:“小事耳,岂敢当太守之赞。”
  又道:“我料诸胡必大部远涉而来,到时胡汉杂处,若胡多汉少,必生事端。”
  卢植道:“无妨,玄德已遣人远赴诸州,招募流民。又有我青州军在,何愁之有?”
  青州边上,袁术先犯兖州,袁绍也在暗中摩拳擦掌,冀州又被公孙瓒虎视眈眈,徐州更别说了,有杀父大仇在,曹操绝对是不会放过徐州的。只有青州境内,盗匪绝迹,百姓安居乐业。这么个好地方,谁会错过。最近又听闻刘使君攻灭了辽东自立的逆贼公孙度,得了好大一块地,那儿地广人稀,土地多得不得了。要是愿意前往辽东,刘使君一人发放十亩地,还免二年田租。消息到了诸州,在本州有田有地的就不说了。日子再艰难,只要有一口饭吃,人们也不愿意背井离乡。但对失去了田地的破产者,以及靠诸州郡救济的流民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
  当然,诸州的各郡太守们,也愿意把这锅甩给刘备。流民不救济不行,不然他们就要去造反。救济吧,府库中的钱粮一日比一日少,想想心肝脾肺肾都疼。都走吧都走吧,走了眼不见心不烦,境内治安也要好点。于是,对于刘备派来的人,一个个的态度好得不得了。至于袁绍等州牧,再不愿意人口流失却也没有法子。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强行留住你又养不活,还不让别人养,这是哪里的道理嘛。
  于是,诸州的流民,在青州官吏的组织下,成群结队的往青州迁涉。到了青州,他们将会在修养几日身体后,被编营,然后坐船直往辽东。
  青州,齐王府,齐王刘承过寿,大摆宴席。刘备也率了诸文武前往祝贺。自刘备来了青州,齐王刘承很是配合。于政务上不多一言不说,平日里也是在家修身养性,无事不出王府。这样的宗室,刘备还是很喜欢的。不像是平原王刘硕,仗着与天子血缘近,辈份高,有事没事喜欢摆个谱。
  说起来青州六郡国,除了东莱郡外,其他都是王国。齐国,平原国,北海国,济南国,乐安国。幸好乐安王被诬告谋反,身死国绝,在先帝时已经除国为郡了。不然的话,刘备就要应付五个诸侯王了。
  这个时候的诸侯王,都不是好对付的。虽然大汉乱成了一团粥,但毕竟还是大汉的天下,改朝换代的事,大家都只是想想,还没有人敢干呢。而且诸侯王世代受封,早就是尾大不掉的地头蛇了。他就是啥都不干,只要表露出个意思来,都可以让你的政令在郡国执行不下去。刘备初来乍到的时候,也吃过亏,不过后来青州整军,诸侯王见识了青州军的军威,已经老实多了。
  刘备这人也好相处,你不为难我,我自然也不会为难你。该给的面子都给,还有俸禄什么的也从不短缺。甚至是你举荐的人,只要确实是有过人之处的,那也用。
  相比起曹操的手段,刘备真的是很温和了。历史上,十来年后,曹操一口气,干掉了八个郡国,废八郡国为郡。像青州的齐王,北海王,平原王,通通给废了。什么念想都没给他们留下。不像后来的一些王,改朝换代的时候还能弄个崇德侯当当。
  刘备对于这些诸侯王,说有多大好感还真没有。但说要有赶尽杀绝的想法,那也没有。不过,在宴席上,听到平原王刘硕那刺耳的笑声后,刘备决定,像这样的,以后若自己能成事,还是要慎重考虑下了。
  感谢书友流浪狗0,书友yr81113,书友silverslink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