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54章 和解关东(三)

  刘备看到赵歧老泪纵横,内心深受震憾。他见过太多的人骂朝廷、骂先帝;也见过无数意气风发的士子指点江山,恨不能化身为台阁重臣,执掌朝政……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一个老臣,在他面前为了帝国的前程而落泪。这种冲击,让刘备在以后的岁月中,亦时常想起。
  经历过永元之隆这种盛世的赵歧,他的心情是刘备等“年轻人”无法理解的。在赵歧心中,帝国的荣光与威严一直让他为之骄傲、自豪。可谁曾想,六七十年后,局势竟然危急如斯?他为之心酸、失望,甚至是恨……文人本来就感性,更别说赵歧还是个艺术家了(画家),之前从袁绍那受了点冷遇,赵歧身负君命,也只好忍着。但心里还真有点不舒服,要知道,他今年八十六了,就是袁绍他爹他伯父见了赵歧,也得乖乖的喊上一声邠卿兄。袁绍倒好,虽然表面上没啥失礼的地方,但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是个傻子都能感觉得出来。赵歧到了青州,见刘备把青州治理得井井有条,百姓还念念不忘朝廷,心中欢喜。再一受刘备礼遇,便顿时感觉出青州与冀州的不同来了。又想到此时的青州,和他年幼时所经历的盛世气象多么的相似……这情绪一激动,可爱的老头儿眼泪就盈眶了。
  好在老头儿也在政坛上打滚几十年了,自然能够收放自如。刘备正尴尬着呢,便见赵歧迅速恢复了情绪,笑道:“老了老了,倒是让使君笑话了。”
  “老朽此番奉旨离京,正是欲请诸侯们施以援手。不知刘使君可愿相助?”
  刘备慨然道:“为君王分忧,理所当然,备岂敢不从?”当下便唤人请来荀彧、简雍。
  长史、主簿都到齐了。刘备便道:“文若、宪和,而今青州府库所藏能供给洛阳多少?”
  两人商量了下,荀彧道:“主公,以青州库藏,最多能供给洛阳粮五千石、绢帛千匹,钱百万。再想多要,青州便运转不开了。”
  刘备还没说话,赵歧在旁边喜滋滋的捊着白须道:“够了,够了。”比起袁绍随口敷衍的一千石粮食,青州这里简直太够了。再看刘备,赵歧更加顺眼了。真是个好小伙啊。又有能力又忠心。这大汉的天下,看来还是得靠宗室哟。之前在朝堂还听到流言,说刘备自请引兵西征,是想挟长安天子以自立。简直是胡说八道,一派胡言嘛。刘备真有这个心,为何舍近而求远,千里迢迢跑到长安去。洛阳那不就有个天子在么。还没长安那么费事……回去了得和天子多说道说道,让他别被小人给蒙蔽了。
  赵歧正在打腹稿,想着回京后如何劝谏天子。便见刘备开口道:“赵公,既然洛阳残破,地多凋败,无以奉养天子与朝廷。不如我请旨天子,迎朝廷来青州暂驻如何?”
  既然天下诸侯自相征伐,那么我便不如主动把天子与朝廷抓在手里。然后奉国家以讨天下。反正自己不如此,迟早也会有人这么做。到时自己就被动了。看看自己打下了辽东,想占着却又名不正言不顺,多尴尬。要是天子在青州,还有这事吗?到时以青州与辽东为基业,休养生息,广积钱粮。然后辽东与青州,两路大军齐出,还怕天下诸侯不臣服?到时扫平了天下,自己是取而代之,还是做个权臣。便可从容的根据形势来选择了。历史上是老曹救驾迎住了长安出奔的天子,然后把整个朝廷都绑架了。有了大义名分在手里后,他可以主动打人,别人却只能被动挨揍。这多爽!现在历史被自己搅乱,长安与洛阳,一西一东,二帝并立。以后的事如何发展,只有天知道。所以刘备知道,要抓紧了,要去主动了。不然到时两个香饽饽都归了别人,自己就只能哭了。
  赵歧听了,捻须沉思。对呀,老夫怎么没想到呢?天子困居在洛阳,也没个人管。洛阳被董贼这个匹夫祸乱得完成不成模样了,官员与富户不是被杀就是被劫持到了长安。仅有的漏网之鱼也是逃得不知所踪了。百姓这阵子是回来了点,可全靠这些百姓种点田,完全是入不敷出啊。最最关键的是,全天下都知道洛阳残破,于是以往络绎不绝的商队,全都失去了踪影。洛阳市井也是一片冷冷清清。这个天下第一繁华之地,早已没了往年的风采……待在洛阳也是窝囊,还不如直接来青州呢。这儿被刘备治理得井井有条,一片太平气象。更加关键的是,刘备乃是大汉宗室,对天子和朝廷忠心耿耿。让刘备和青州来奉养天子与朝廷,这实在是妙得不能再妙的主意了。当然,赵歧老成持重之人,对于这么重要的事情,不可能一口答应。便道:“此事大善,不过老夫君命在身,不日将赴兖、徐、荆、扬。不如刘使君先写好奏书上报与洛阳。到时天子召臣众议时,老夫自当鼎力支持。”
  刘备便不准备再说什么了。反正该努力的他去努力,至于能不能达成他想要的结果,他也不知道。洛阳天子对他应该没有太大意见。不过从洛阳那边反馈过来的消息看,太后似乎看他有点不爽。按理来说不应该啊。自己部将昔年从密道把太后与皇帝都给救了出来,让他们免遭了董卓的毒手,这救驾之功暂且不说。怎么当年一到酸枣,太后便带了皇帝跑到袁绍那去了?把自己这个汉家宗室,救驾之臣抛之于脑后?难道是害怕功高震主?
  刘备永远也想不到。何太后不喜他的原因。只是因为数次奏对之时,刘备看何太后的眼神,欣赏、炙热远远多过于敬畏、服从。何太后内心深处又羞又怒,天下之间只有先帝可以如此看她,小子安敢如此?于是何太后便觉得刘备表面恭顺实则内心桀骜,不是纯臣。所以便弃刘备而去了袁绍大营。
  要是刘备能知道何太后内心的想法,一定会大呼冤枉。何太后本来就姿容出众,然后在深宫中贵为皇后,母仪天下,养尊处优,不但保养得好,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贵气逼人。又刚好是三十出头的年岁。像这种在后世也难得一见的美貌成熟的御姐,刘备岂有不多看几眼的道理?再说了他灵魂不同此时人,自然不会见了皇后或太后就得多温顺恭敬,当年他上朝,见了先帝,眼神也不曾躲闪过,也是直接直视过去的好不好。
  数日后,赵歧车驾离开青州,刘备率了众文武出城郊送。
  时间进入了夏天。雨季来临了。连续十了十来天的大雨。刘备看了看阴沉沉的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放晴。看把这屋子潮湿得。大雨三天之后,刘备便召集了诸臣,让他们传令各处守令,让他们注意随时可能发生的洪涝灾害。城中多加派人手巡视。当然,这个年代的城市排水系统,还是让刘备小小的惊叹了一下。以前老是听说古代排水系统很先进,如今自己总算是见识了。临淄城暴雨十来天,城中除了少数低洼地外,街道上面竟然干干净净。雨水全部都有条不紊的排出城,随着护城河注入到别的河流去了。刘备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城中各处民居。砖木结构的房子甚至是泥坯房,年久失修了的,自然是扛不住这暴雨的冲刷。然后就是青州境内各处河流。他来青州后,还没来得及把各处河道给视察一下。这雨下个不停,河水暴涨,可别哪个地方给决堤了。幸好撒出去的使者还都没有什么坏消息传来。而城中因为组织得力,房屋虽然坍塌了好几处,却也没人受伤。房主人早早就被转移了。
  在衙中又坐了一阵,见没什么事。刘备便把一书奏书扔给了荀彧,这是向朝廷表奏黄忠为辽东太守的奏章。毕竟青州支援了洛阳那么多物资,换个辽东太守,想来天子应该没什么意见。至于幽州那里,刘伯安想反对只怕也是有心无力。自己多番表示让他派人前去辽东接收,他自己不去,怪得谁来?是时候把云长召回来了。刘备心中转着这个念头,却是对荀彧等人笑道:“文若,左右无事,俱散了罢。吾亦回后院了。”
  回到后院,看着娘亲和九娘,珂儿,还有两儿两女,刘备心中温情脉脉。两个女儿正在叽叽喳喳,看到刘备了便欢呼着奔了过来:“阿父!阿父!”
  刘备一手牵了一个,走到卢珻和摩耶珂跟前,看着她们怀里的两个儿子,脸上笑得乐开了花,伸出食指在两个娃娃脸上拨弄了下,笑道:“乖儿子,快喊阿父!”刘瑾和刘琛两个小娃娃,睁着乌黑发亮的眼睛,看着刘备,咦咦呀呀的不知道在哼什么。小手也在空中无意义的胡乱划着。
  旁边一脸笑容的刘氏夫人笑骂道:“才六、七个月的娃娃,怎么会喊你阿父?要知道,你也得到一岁多,才会喊你阿父的。”如今儿子出息,媳妇孝顺,又有了两个孙儿两个孙女,刘夫人心结尽去,再说起亡夫刘弘,也能平淡相对,不再哀痛了。
  没多久,两条消息传来。袁绍趁雨攻于毒老巢,大战数日,最后于毒战死,余众降的降,散的散。袁术乘扬州刺史陈温病危,悍然入侵扬州,陈温惊怖而死。袁术不费吹灰之力,占领扬州全境,自领扬州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