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47章 袁术攻兖

  吕布与於夫罗面临诸侯压力,不得不回缩兵力,挥师转向,北上并州。洛阳天子松了一口气,总算能睡个好觉了。于是便召见张飞与夏侯惇,见两人威猛雄壮,气势凛凛,不由心下喜欢。暗道,若禁军中有如此大将,朕复何愁?天子和言悦色,勉励了数番后,便开口想留两人在京任职。结果张飞与夏侯惇不约而同婉拒之。
  朕的朝廷,留不住人材了。这一夜,天子独坐了许久。
  不说张飞与夏侯惇各引兵还本州。却说荆州刘表与袁术相峙,因袁术骄奢,贯于享乐,疏于军事。结果就被刘表抓住机会爆发了下,着从子刘磐引荆州精兵,断了袁术粮道。袁术军无粮军心大哗,不战而散。便是孙坚再英雄了得,却也无法镇住这漫山遍野疯了般似的士卒。毕竟,他的部队,与青州军这种纪律严明的部队无法比。
  袁术大败,刘表见机,趁势夺了南阳,一路撵着袁术穷追猛打,一直把袁术赶入豫州境内,这才罢休。此战之后,刘表从此便是货真价实的荆州之主,千里沃土的实际至尊。
  豫州,孙坚虽为豫州刺史,然则却从袁术在外征战多年,这块名义上属于他的地盘,一直却顾不上。如今踏上了豫州的土地,一股莫名的情绪便忽然从孙坚心头涌起。这才是属于他的土地啊。放眼天下,哪个风.流人物,不是拥有一州之地做为根本?刘虞、袁绍、曹操、刘备、刘表、陶谦、刘焉……可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行使自己豫州刺史的权利?袁术本事平平,却凭着好家世,驱使自己为他南征北讨,对自己如下人般颐指气使,简直是受够了!
  丢了南阳的袁术正在狂怒中。南阳大郡,天下精华之地。更为可惜的是,自己投了巨资,在南阳兴建亭台馆阁,如今一撤,却便宜了刘表。袁术一想到这里,心就在滴血。不行,得想法子从其他地方弥补回来。
  袁术扯过地图一看,河南便算了,皇帝的自留地,吕布和於夫罗想去沾点便宜,不也灰溜溜的跑了么。南边儿刚吃了个败仗,军心不稳,先不去了。豫州周边,北边是兖州、东边是徐州、东南边是扬州……这些都是好地方啊,地盘够大,人口众多。要是自己连下三州,加上豫州,天下近半在自己手中,便是一步登天,也未尝不可吧?
  袁术想象着自己征战天下,莫敢不从,兄长袁本初跪在他面前,诚惶诚恐的模样,不禁得意的大笑起来。
  原本的历史上,他也是这么疯狂的做的,先是去挑衅曹操,结果被曹操一顿饱拳,打得找不着北,然后又引军南下,杀了扬州刺史,据了扬州,接着又马不停蹄,去攻打徐州……然后这家伙野心膨胀,就在寿春称帝了。当然,结果也很不好。
  刘备为什么不敢过早暴露他的野心,老曹为什么终其一生不称帝?就是因为在这个时候,天下虽然诸侯并起,但大汉延绵近四百载,皇族刘氏有德于天下,百姓人心思汉。所以谁也不敢拿两位弱小的天子怎么样,最起码在明面上,还是很尊敬的。便是攻破长安的凉州诸将,亦是如此。当然,已经死去的董卓不在此列。这家伙,可是真有胆子弑君的。
  经过刘备慎重的考虑,觉得此时还是埋头发展比较好。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这条策略不但适合朱元璋朱和尚,同样也适合此时的他。毕竟先帝尸骨未寒,而天子又无失德之举。此时的天下,谁敢乱来?最最重要的是,刘备有声望有地盘有军队,但却缺乏底蕴。底蕴是什么?这东西很缥缈,但却很重要。
  底蕴便是如袁绍、袁术兄弟一般,润无细无声,无孔不入的影响力。天下近半的诸侯与实力派,不是袁氏的门生故吏,便是袁氏的姻亲。天下绝大多数的郡县守令,都能够弯弯绕绕的和袁氏搭上关系。是以袁绍能说动韩馥心甘情愿的让冀州,占据并州;是以袁术胆敢明目张胆的占据南阳……这,就是底蕴。这,就是袁氏兄弟得以立足的根基。所以刘备不止一次的想,或许是袁氏实力太强大,所以才遭天妒,让袁绍与袁术两兄弟争得你死我活,导致袁氏分裂,最后落得个先后败亡的结局吧?不然,袁绍袁术两兄弟联起手来,这天下只怕便真的要改姓袁了。
  袁术看着地图想了半天。理智告诉他,应该先率军南下,攻占扬州才是。但看到兖州,便不觉心头火起。
  曹操曹孟德!袁术牙缝里挤出这个名字来。老曹打小和他们关系就好。可是,却在二袁之争中,旗帜鲜明、义无返顾的站在了兄长袁绍那边。这让袁术如何不怒?
  人一生气,便失去了理智。袁术便总觉得,自己要是南下扬州,便宜兄长的铁杆小弟曹操,铁定会听从兄长袁绍的建议,来攻豫州,从背后给自己捅刀子拖自己的后腿。
  既然这样,那么便先下手为强,先把老曹给打服帖了再说。袁术咬牙切齿的想道。可惜,许多年没见,音讯隔绝,他压根就不知道曹操如今早就不是当初反董时的模样了,如今曹操麾下,文武济济,兖州兵又在扫平兖州各路黄巾、盗匪中得到了血与火的锻炼。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喽。
  北上兖州,袁术没打算带上孙坚。因为孙坚向他汇报,说豫州境内乱匪多如牛毛,想借此休整的机会梳理一番。袁术想了想,便同意了。觉得他亲自北上,已经很重视曹操了。他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有孙坚坐镇豫州,筹备粮草,安定地方,他一万个放心。当然,为了避免孙坚闲下来想法太多,袁术临走的时候,把孙坚麾下四大将程、韩、黄、祖给带上了,说既然文台在后方无战事,那么他便把诸将带上,好让他们多一点立功的机会。
  孙坚对此,表示无可奈何。不过,他麾下也不是无人可用,妻弟吴景,从子孙贲,随他多年,已经渐渐在军中崭露头角。既然程普等人被带走,那自己便顺势把吴景、孙贲给提拔起来吧。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
  刚开始,袁术很顺利,率大军横扫陈留,如入无人之境。兖州境内各路贼军,见袁术势大,纷纷来投,黑山贼、黄巾余孽,闻袁氏之名,一个个络绎不绝,前来佐之。这个时候,曹操去哪了?
  曹操正在济北、泰山、东平等地清扫兖州贼军残部,顺便到泰山征兵。泰山兵以精悍闻名于天下,前阵子战死的曹操好友鲍信,就是泰山人,他曾受何进之令,多次来泰山征兵,他的的嫡系部队,便是泰山兵。等曹操接到消息时,袁术已经横扫了陈留,兵锋直指济阴了。
  曹操得到袁术入侵的消息,差点就炸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不怒自笑道:“袁公路安敢犯我境耶?”
  于是留下夏侯渊在此镇守,打扫残局,自己急匆匆的便率军南下,迎战袁术去了。途中,曹操还给袁术去了封信,大意是大家都是多年故交,不知此次为何袁公路无故犯我兖州是何意?为了多年交情,可速速退兵,不然,到时大家脸面上不好看。又去信袁绍,请他看在大家相交一场的份上,调解下。
  说实话,曹操此时还是比较重感情的,此举绝对不是怕了袁术,只是想着大家向来交情好,为什么要突然之间就翻脸?
  可惜袁氏兄弟让曹操失望了。袁术是春风得意,所以对曹操来信压根就不屑一顾。老子现在人多势众,兵强马壮,吃到嘴里的肥肉为什么要让出来给你?再说了,你不一直站袁本初那边吗?现在想着来套交情,晚啦!
  袁绍这边又不同,他观望许久,见高干成功阻吕布与於夫罗于壶关外,一颗心便放了下来。准备全心全意备战公孙瓒。此时弟弟袁术失了南阳,却来攻打兖州,虽然令人意外,却也是他想看到的。曹操虽然表面上和以前一样,似乎和他同进退,但袁绍知道,曹操渐渐开始变了。不再如以前那般,对他马首是瞻了。或许,是兖州、还有与刘备的交情,给孟德的底气吧?那么,便让你们打上一场好了。至于调解,呵呵,袁公路还会认我这个兄长么?
  二袁的不置可否,让曹操很是气愤。他心思灵活,稍微一想便猜了个七七八八。曹操机变灵活,权谋自然是不缺的,但更不缺的,是一腔热血。曾几何时,他也是个满怀抱负,对这世间一切的不公看不习惯的理想青年,他有过很多梦想,游侠儿、提兵西征,扫平西凉的征西大将军等等等等……有的破灭了,有的正在努力中。可是这几年发生的许多事情,让曹操满腔热血渐冷,逐渐从冲动回归到理智。锐气渐敛,而变得开始成熟稳重起来。然后袁氏兄弟的表现,仍然让曹操心中一寒。
  这世间,还有什么是我把你当推心置腹的兄弟,而你却把我当随时可以抛弃出卖的路人来得让人更伤心?
  打小到如今的交情,都抵不过利益。还有谁可以相信?或许就是这时,多疑,才成了曹操的性格标志之一。
  PS:对不起书友们,上周四我爸出车祸了,幸好不是很严重。在这多嘴提醒大家一句,多注意交通问题。祝大家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