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24章 反攻长安

  感谢书友天外猫王的打赏。
  初平三年(建安二年)夏,李傕、郭汜、樊稠、张济等四将,大战徐荣于新丰,讨虏校尉贾诩献哀兵之计,使凉州军阵前哗变。中郎将徐荣率一枝残军不知所踪,副将率余众阵前降之。
  等吕布提着牛辅的人头返还长安时,李傕等人的兵锋已经距长安不足百里了。叛军临近,长安官民俱惊。可惜三辅乱,天下亦乱,众富户与吏民想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能逃到何处去,颓然放弃携带家小出奔的想法,只能祈祷朝廷能抵住来势汹汹的叛军,其余,听天由天罢。
  李郭等人沿途收拢凉州众,一路抄掠而来。到得长安,便欲攻城,乃谓众将士曰:“城破,许尔等大掠三日!”
  众军欢呼雀跃,口称万岁。朝堂之上,百官已经乱成一锅粥:“王公,凉州贼此前救赦,汝请旨大赦天下,偏不赦此辈,如今大军兵临城下,王公可有何策?”
  “王公,若长安城破,惊了御驾,汝即为天下罪臣!”
  “陛下,闻贼兵为王司徒来,陛下可下诏,罢王子师职,以退贼兵!”
  …………
  吕布冷眼旁观,心中不屑一顾,这都什么时候了,不赶紧动员青壮,安排粮饷,准备抵御叛军,还在这推卸责任,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这朝廷真是没救了。
  王允任由别人的唾沫星子溅到自己脸上,却是眼睛眨也不眨,老神在在的站在旁边一动也不动。天子慌了神,忙问策道:“王公,可有退敌之策?”
  王允这才看了一眼那些跳来跳去的官员,向天子施了一礼,道:“陛下,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世间万事不过如此尔,有何慌哉?”
  转而又厉声道:“倘若城破,大不了便舍了老臣这一腔热血,大好头颅,也要护得陛下周全!”
  王允威势一发,双目精光闪闪,看得诸臣不敢对视。便是吕布也是心中暗叹,王老头虽然有种种不是,但还是热血得很呐!
  王允又看向吕布道:“吕将军,老夫不通兵事,皇甫将军又在病中,这长安城防便托付于你了。天子与诸臣安危,皆系将军一身,有劳将军了!”说完,深深往吕布一礼长揖到底。
  吕布也被王允行为所感染,不由起身相扶,大声道:“司徒,吕布必不负你所托!”
  长安城,就算是废弃了近二百年,那也是曾经的国都,天下有数的雄城。李郭等将兵急攻八日,死伤无数。结果长安城依然屹立不倒。
  到了第九日,李傕与郭汜等都已经快绝望了。就算是部曲都是凉州众,攻城这么久都攻不下,己方还伤亡惨重,此时也已经军心动摇,士气低落了。
  众将问计于贾诩,道:“文和,长安城峻,急切难下,今粮草无继,健士疲惫,为之奈何?”
  贾诩捋须笑道:“此有何难哉?长安城隔绝内外,城中守军可不知我军粮草短缺,士气低落。他等只知我凉州众裹十万大军而来,威不可挡,誓破长安!既如此,破城易尔。”
  贾诩胸有成竹,侃侃而谈:“长安兵少,我军兵多。自攻城以来,城头将士轮换渐少。料想吕布手中兵力必然捉襟见肘。城中之兵,除吕布麾下并州骑外,另有禁军、蜀军及临时招募之兵。我等可继续强攻长安城,并散布流言,若城破,将血洗长安守军,以为太师、董氏复仇。想来生死关头,除了并州骑,其他军队必然有想法。到时有变,便趁机夺城,控制朝廷,大事定矣!”
  众将闻之大喜,齐拜道:“若破长安城,文和当为首功!”
  于是便各散去,依贾诩之计,强攻长安城。又是一连数日。直至天降大雨乃止。这日傍晚,天色阴沉,细雨仍然下个不停。长安城中,吕布率了众将到处巡视。每到一处,便嘱咐所在校尉将士,定要小心贼军偷城。转了一圈,回到营中,吕布翻身下马,抖落一身水珠,叹道:“想不到贼势如此之盛,若不是突降大雨,长安危矣。”
  高顺道:“将军,趁此良机,要不要末将率陷阵营出城袭杀一番?”
  吕布道:“还是算了,儿郎们难得有个歇口气的时候。你们两个多加巡守,然后着人速速催粮草还有雨具。这连饥带凉的,别到时将士们淋多了雨水生了病,那就麻烦了。”
  吩咐完毕,吕布便自回府去了,见过妻女,便来貂蝉之处。貂蝉此时已入吕布府中,董卓伏诛,吕布封侯晋爵之后,便选了个良辰吉日,两人成就了好事。古人纳妾,便是再重视,也是万万比不上娶妻之仪礼的。吕布也只是罢了几桌,请了些军中故旧与相熟的官员前来相聚。至于当时还在蜜月期的王允,吕布本来想请他,后来一想,王允为人刚正,若知自己私纳董府使女,只怕又要好一通说教。于是便罢了此念。
  貂蝉正在房中,见吕布进来,欣喜的起身相迎:“将军回来了!”
  吕布笑道:“回来了。”
  深夜,吕布沉沉睡得正香,忽然院内咚的一声。吕布习武之人,六识敏感,立即压低嗓声问道:“谁?”
  出声的同时,手却紧紧抓住了榻旁的长剑。此时貂蝉也已醒来,朦胧着双眼正欲相问,却被吕布一把按住。这时,便见屋外有亲卫的声音传来:“禀将军,院内不知何人掷有一物,以帛裹之。”
  吕布不敢怠慢,披衣而起,持剑而到屋外,道:“拿过来。”
  亲卫将那一大坨东西双手奉给吕布,吕布挥退亲卫,径自返内,把东西拆开,里面却是半截地砖,上面缠有一布条。吕布取灯视之,上书数字曰:“谨防守军反,内外勾结。”短短九个字,让吕布后背上猛的炸出一层冷汗。
  “是谁?”
  吕布的心乱了。
  貂蝉亦起,娇声唤道:“将军,出了何事?”
  吕布蹙眉,便把布条一递,貂蝉看完,轻掩小嘴,一脸讶然。吕布还在念叨这是谁干的,他怎么会知道这等隐秘之事的时候。貂蝉便轻声说道:“妾以为,不管是谁人为所,此人还是心向朝廷,心向将军的,否则也不会冒险提示将军。将军无需为此人身份烦扰,只需加固城防,着亲信巡视城门,然后暗中搜查排除出可疑之军便可。”
  吕布欣以为然。于是也不多歇,着貂蝉为自己更衣着甲,便在一群亲卫的拥簇下翻身上马,复往军营驰去。
  到了军营,传来心腹诸将议事,道有人示警,城内诸军可能有一枝会反。让大家合计合计,究竟谁比较有可能?
  众将若有所思了半天,然后七嘴八舌的一说,说得吕布头更大了。按他们所说,貌似都有可能。没办法,长安城中的守军太复杂了。有随天子西来的关东禁军,有外地客军,有临时征募的本土军队……而且这年月,谁也不能保证这些军队便对朝廷、对天子忠诚无二。吕布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向天子效死,他又如何能够要求别人……
  商讨了半天,没商讨出个所以然。吕布只好忽忽结束此次讨论,在嘱咐诸将暗中密查不可走漏一丝风声后,吕布便压下此事,带领诸将巡城去了。
  巡视完长安城,天也快亮了。若不是吕布自己麾下兵少,他恨不得把长安所有城门都由自己的部曲控制住。现在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把贼军重点攻打的所有城门,由自己并州骑掌控。如此一来,内外勾结破城的机率便要降低不少了。
  黑暗中,去而复返的管亥,看着吕布骑马渐渐远离的身影,喃喃道:“吕布啊吕布,老子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管亥亲自把蔡邕一家子送出了函谷关,便又独自返还长安城。城中还有他留下的一伙兄弟和秘密据点。他在未接到新的指示之前,不得擅离关中。
  这次提醒吕布,就是刘备亲自作出的指示。刘备在接到秘报,知道蔡邕一家老小安然无恙,正在前来青州的途中,不由大喜。于是又思及不久之后长安城破,无数公卿血溅长安,吏民死伤无数。便想着汉家气运便是在这屡次的杀戮中渐渐消耗,实在是可惜。虽然自己远在青州,鞭长莫及,但是关键时刻提醒下吕布,让他机警点,少死一点人便尽量少死一点人,那也是好的。于是便着令管亥看准时机,提醒吕布。
  于是管亥率领诸人散布开来,到处打探消息,最后得出最近可能有守军要反的结论,于是管亥便深夜投物至吕布宅院以示警。
  管亥麾下这伙人,让他们领堂堂之军,纵横沙场,可能不太行。但要说到偷鸡摸狗,翻墙走壁,刺探消息,那却是如鱼得水,趁手得紧。毕竟都曾经是纵横一地的大盗,干这种活,再熟悉不过。这才是刘备着令管亥率人入长安,成为密谍的真正原因。而管亥,也是未来帝国的第一任情报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