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22章 凉州风云(还没完)

  刘备试图说服管宁和邴原,谁知道这哥俩平时都不是那么顽固的人,这次倒和刘备杠上了。把那套桌椅都还了回来……至于学院里的议论,刘备一时半会倒顾不上了。
  就在刘备在青州折腾的时候。凉州那边,又出了新状况。吕布在杀了董卓,又灭了董卓宗族之后。心忧凉州诸将,于是便劝王允赦董卓部曲,王允当初也打算这么干,到后来,却又不肯干了,理由竟然是“此辈无罪,从其主耳。今若名为恶逆而特赦之,适足使其自疑,非所以安之之道也。”这够扯的了吧,说他们本来无罪,只是跟着董卓罢了,现在给他们扣上个恶逆的帽子来赦免他们,反而会使他们起疑心。于是便用这个理由,对凉州诸将竟不下诏书特赦。
  这也罢了,董卓一除,王允的本来性格就暴露出来了。他性格刚强,嫉恶如仇,当初与董卓虚与委蛇,那是权宜之计。如今董卓既除,他便觉得无复患难,于是不管什么事,态度都变得强硬起来了。史载是杖正持重,每乏温**色,不循权宜之计,是以群下不甚附之。换句话说,就是董卓一除,百官们没了这个共同的敌人后,反而人心渐散,队伍不太好带了。
  而王允素恨武人乱国,于是把吕布用完之后,就不太爱待见吕布了。一是吕布反复,名声不好。二是自己亲手把吕布推到仪同三司、假节的这个高位,心里面不太舒服。王允觉得吕布之徒,不过一剑客而已,如今骤登高位,简直就是走了狗屎运。吕布见王允态度改变,心中也是狂怒,若不是老子出生入死,你们这班鸟官,都还一个个的在跪舔董卓!现在董卓死了,就鼻孔朝天,看不上老子了?于是,两人搞起意见起来了。
  在一次朝会上,王允提出来,因为董卓余部,大多数都是凉州人,要把凉州将校都免职。吕布就站起来大声反对了:“凉州人素惮袁氏而畏关东。今若一旦解兵,则必人人自危。可以皇甫义真为将军,就领其众,因使留陕以安抚之。”
  王允则道:“不然,关东举义兵者,皆吾徒耳,今若距险屯陕,虽安凉州,而疑关东之心,甚不可也。”于是竟拒吕布之议。
  吕布气得浑身发抖,大哥,现在两帝并立,关东诸侯都已经奉了洛阳天子了,你还在操心怕疑关东之心。不说关东诸侯现在自相征伐,各为己谋,没空搭理凉州。就是他们疑心你王允打算做董卓第二,他们又能如何?还能再次起兵来攻打三辅不成?绝无可能了!你作为三公,录尚书事,总朝政的大臣之首,不解决眼前难题,反而去想遥不可及的关东,何其之蠢?
  说实在的,吕布的建议从军事角度来看,极为可行。凉州诸将此时正在观望,你王允不以诏书宣抚就罢了,还要罢其军。人家不聚军自保才怪。若使皇甫嵩出面,总领大军,凉州诸军必定自安。皇甫嵩凉州武将世家出身,在黄巾之乱中统军扫平黄巾,挽救了大半个帝国,威震天下。董卓之乱前,皇甫嵩亦在凉州领军抗击羌乱,威望素著。这等名将一出马,可以说包括吕布在内,没一个敢吭声的,一等一的服气。有了皇甫嵩镇住场面,到时你想罢免谁,那还不是随便你?结果王允硬是不听。于是,恶果开始出现了。
  五月末,天子有旨,大赦天下。当然,这旨意,也只能覆盖三辅与凉州、西域等地。然后董卓余部,派了李傕、郭汜几个来试探,到长安来乞赦免。王允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不肯。李、郭又在长安听到坊间传言,说要悉诛凉州人。于是大惊,慌忙出逃。
  牛辅等闻,纷纷起兵造反,号称要为太师报仇。时董越在黾池,引军前来相助牛辅,董越兵多,威望素超牛辅。牛辅这时便犯了疑心病,这两军合作一处,到时听谁的啊?董越兵多望隆,但我是太师女婿啊。行军途中,两人因事数有争执,各不相让。结果牛辅大怒,竟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言不合之下,牛辅竟袭杀董越于营中,尽并其众。
  牛辅起兵时,段煨、徐荣这二个人却很诡异的没有附和牛辅,一同起兵,而是不约而同的和率军到了郿县的马腾一样,选择了观望。
  李傕和郭汜在长安乞赦被拒,又闻朝廷要杀尽凉州人,心中冰凉的逃出长安城,回到自己部队后,大怒。因王允、吕布皆是并州人,于是忿怒并州人,把自己军队中的并州儿郎一个个的拖出来,尽数斩之。然后起兵响应牛辅,欲为太师报仇。
  李、郭又传信与张济、樊稠,向二人说明自己在长安之所见所闻。张济、樊稠闻之亦惧,于是亦起兵响应。顿时,整个凉州和三辅地区乱成一团。
  关键时刻,王允也顾不上嫌弃吕布了,飞速派人相请吕布过府议事。没办法,皇甫嵩年纪大了,前阵子引军攻郿坞,来回一折腾,现在正在府中养病。如今王允手头,靠谱的战将,也就只有吕布了。
  于是,说了点软话,让吕布率众出征,迎击牛辅。吕布也知道此时情况危急,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于是也不矫情。便于数日后,整理粮饷,率军出征。
  先锋将李肃于弘农与牛辅相逢,两军摆开阵势,大战,李肃不敌牛辅,战十数合,竟被牛辅斩于马下。吕布军溃退三十里安营。
  吕布闻李肃死,大怒,是夜,亲率张辽、高顺等劫牛辅营。夜尽三更,吕布等潜至牛辅营外,突然举火为号,万枝火箭齐发,牛辅营中大乱。
  吕布趁机,翻身上马,一骑绝尘,飞往牛辅营寨驰去。身后,数将紧随于后。牛辅杀了董越,吞并其军。却又对董越余部不放心。于是扎营时,分为前营和后营。前营为董越军,后营为自己部曲。往日牛辅也是居于后营之中。因牛辅如此,后营将士不免就有些歧视前营董越军。是以董越余部心中暗暗不满。
  此时吕布偷营,前营将校醒来一合计,得,和朝廷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更何况是吕布亲至。那姓牛的对咱们也不好,趁此机会,跑了算了罢。就是回家去种田去,也比替牛辅卖命的好。
  于是这群没节操的家伙,压根就没动一根手指头反抗,呼朋唤友,带着相熟的袍泽和乡党抢了前营一部分钱粮,一溜烟似的跑了。临走之前,还在前营好心的帮吕布放了一把火。
  前营没跑掉的,也没反抗,反而是一窝蜂似的直奔后营,结果牛辅好不容易聚兵布阵,又被前营这帮家伙冲散。吕布见状大喜,率了并州铁骑,轰隆隆的便往后营碾压过来了。吕布跟随董卓日久,勇武之名传遍凉州,后营将士见吕布亲至,一身狮甲,胯下赤兔疾如风,掌中长戟闪寒光,长长的披风在火光下翻飞舞动,有如天神。不禁阵脚稍动。牛辅一见,心道不好。哪还有白天的一丝战意。于是便命左右亲卫,收拾了金银财宝,悄悄越营而走。
  主将一逃,凉州军士气全无,吕布大获其胜。
  天明又复使人领军搜捕牛辅。牛辅率众一路狂奔,到得一处山丘,环顾左右,还能相随者,竟止十数人。牛辅想起昨日自己还统率大军,威风凛凛,如今却仓皇如败家之犬。不禁长叹道:“想不到我牛某人竟有今日之耻!”
  左右便问道:“将军,我等将往何处?”
  牛辅不禁茫然,自己赖以存身的军队都没了,还能去啊?段煨、徐荣这几个家伙态度暧昧,李傕、郭汜等职位向居己下,自己曾经也没少在他们面前摆谱,真去投他们,看他们的脸色,自己能受得了这个气?
  也是牛辅倒霉,他在这里沉思到底去谁那里比较好。而身边亲卫却只以为自家将军已经穷途末路,无路可走了。凉州人素来是不缺胆大心黑之辈。见牛辅随身金银颇丰,不禁见财起意。于是对视一眼,把心一横。便把刀一抽,照头照脸的就往牛辅身上砍。
  牛辅不愧是战将,听得脑后风声不好,一个懒驴打滚,滚出丈远,见自己素来忠心耿耿的亲卫此时都红着眼睛,不由心胆俱裂,疾呼道:“你们这群混蛋,竟敢弑主?”
  不这样说还好点,这句话方出口,十数人疾奔而来,刀如匹练,牛辅左躲右闪,惨呼道:“乞活命,家资全予尔等!”
  诸人一声狞笑,手下却是更快。数道刀光响起,牛辅哼也未哼一声,竟被自家亲卫分尸。有亲卫持牛辅头笑道:“将军既已穷途,不如借头颅一用,好作我等进身之阶。”众人闻言,皆哈哈怪笑起来。
  牛辅先杀董越,后又为自己亲卫所杀。正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吕布得报牛辅亲卫杀牛辅,持首来献,不由莫名大怒。使左右推诸亲卫而斩之。诸人大呼:“我等有功,吕将军不教而诛,我等不服!”
  吕布狞笑道:“身为亲卫,竟反害其主,尔等不忠不义之徒,诛之何错?”
  有人怒呼:“吕布你先害丁原、后害董卓,一如我等,尔有何脸面……”
  话没说完,头已落地。
  吕布闻此言,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心中暴怒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