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14章 凉州风云(四)

  吕布既已许诺貂蝉,又对董卓心生怨怼,心中不由暗生去意。
  这日董卓午睡,吕布借机又至貂蝉处。两人相处日久,情愫暗生。正是情浓之时,恨不得时时相处才好。董卓醒来,环顾左右,未见吕布,问道:“奉先何在?”
  左右侍者皆垂首不语。董卓见状,右手握拳,捶击榻沿,怒道:“贱奴亦敢瞒我耶?”
  董卓自还长安,日夜笙歌,如今心宽体胖,早已不复当年凉州骁勇模样,这一拳击下,身上肥肉都要抖三抖,甚是吓人。侍者见状大惊,生怕董卓暴起杀人,不禁连忙跪下,磕头如捣蒜:“主上息怒!主上息怒!奴婢实不知吕将军何往,只是听闻近来吕将军往后宅走得频繁……”
  话未说完,便见董卓脸色一变,怒哼一声,一跃而起,一脚踢出,正中左边侍者胸口。只听喀嚓一声,侍者口吐鲜血,倒地不起。却是含怒一脚把胸骨也踢断了。董卓看也不看右边那面如土色的侍者,于榻边取了剑,一剑将右边侍者斩为两段。董卓怒火稍泄,出了门,唤来侍卫道:“屋里两人,拖出去剁碎了喂狗!”
  董卓披衣提剑,便往后院寻吕布。也怪不得董卓怒火烧天。他身份之尊崇,数百年来仅有。在享尽了人间富贵的时候,后宅的绝色妾侍也越来越多。可惜,他虽然权倾天下,却终究抵挡不住时光的侵蚀。这一年来,在男女之事上,他是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了。毕竟年事渐高,又毫无节制。便纵然是虎老雄心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作为一个把天子和朝廷都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枭雄,又岂能容忍假子流连于后宅?便是亲子也不行!
  更何况,吕布英武雄壮,正值盛年……董卓越想越怒,不由骂道:“奉先若敢与后宅私通,吾必斩之!”
  等董卓寻到吕布时,却见吕布与貂蝉于亭中隔案相对而坐,董卓四下打量,未见此两人有丝毫违礼之处,不禁心下稍安。便不着痕迹的还剑入鞘,责道:“吾醒来不见奉先,奉先缘何至此?”
  吕布起身,垂手对曰:“某见大人小歇,便来此处寻貂蝉。不知大人相唤有何事?”
  董卓又把眼光放在貂蝉身上,一见之下,却是想不起来这是谁了。不过,既然记忆中此女未曾被自己宠幸过,董卓心中怒气又去三分。此时倒是暗暗赞叹起貂蝉之清丽脱俗来,暗道,府中何时有此美人,待过些时日,少不得要召其侍寝了。便问道:“汝是何人?”
  貂蝉见了董卓,又想起洛阳宫中之事来,不由脸色惨败,拜伏于地,回道:“贱婢貂蝉,乃主上府中使女。”
  董卓又把目光回转到吕布身上,吕布见董卓望来,知董卓之意,忙道:“那日在前院得见貂蝉说话,听其言语,颇似乡音。一问之下,此女果我五原人也。布少小离家,至今不觉数十年矣,每思及桑梓之地,不觉泪垂。此番得遇乡人,难抑心中喜悦之情,于是每来府中,便寻此女谈论家乡旧事。还望大人勿怪。”
  至此,董卓疑心尽去,大笑道:“奉先当世英雄,竟也有此小儿女之态耶?奉先若不忘故乡,老夫准尔假期,返乡一趟如何?”
  吕布拜道:“谢大人之恩,返乡之事不急在一时,吕布心中,还是大人安危来得要紧!”
  董卓闻言大喜,大袖一挥,笑道:“既如此,老夫就不打扰你们叙桑梓之情了。老夫去也。”说完,径自出院去了。
  吕布与貂蝉看着董卓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而后对视一眼,这才放下心来。吕布自持武力,倒是不惧。貂蝉却是惊得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了。方才小手死死攥住衣裾倒不觉得,现在一摊手,掌心都是冷汗。
  貂蝉暗喘几口气,而后道:“太师已起疑心,将军以后不可再来了。”
  吕布若无其事,道:“你我未曾失礼,怕甚?若自此不来,倒真是要被人看出问题了。勿要惊慌,我自有主意。”安抚好貂蝉,两人又说了会话,这才散去。
  吕布回府后,却不复之前在董府时的镇定自若。转而愁眉不展,忧心忡忡。他一身是胆,麾下也有三千并州腹心。自然不惧董卓对他如何。只是想要安然无恙的把貂蝉给弄出董府,只怕是难了。
  以董卓的性子,未见貂蝉时还好,说不定哪天心情一好,吕布顺口一说,就把貂蝉赏给吕布了。这事董卓不是没干过。但董卓既见貂蝉,必动淫.心,哪里还会肯放。只怕不久就要对貂蝉下手。
  一想到貂蝉这颗白灵灵水嫩嫩的小白菜,就要被董卓这头老野猪给拱了,吕布便不由心中一疼,仿佛这种痛苦,许久许久未曾出现过了……
  却说袁绍在冀州,既退公孙瓒,不觉志得意满。此时冀州文武济济,比起洛阳那死气沉沉的朝堂来不知道要好多少。这日,袁绍召集众人议事,道:“冀州今日,多赖诸君之力。今次吾观常山等地,为黑山贼所据,吾欲讨平之,诸君可有良策?”
  袁绍盯上张燕了。
  张燕不得不说是个极聪明的人物。黄巾之乱时,便纠集了一伙强盗打家劫舍,趁机作乱。黄巾被扫平了,他见势不妙,便又向朝廷请降。结果当时的汉灵帝也实在是懒得再耗费军力了,于是就封他为平难中郎将,让他管理黄河以北一带的山区,还让他拥有每年举荐孝廉的资格。
  前两年诸侯讨董时,他也站了出来喊了几嗓子。不过诸侯自持身份,对这个强盗出身的家伙甚是看不上眼。便没有搭理他。张燕见如此,也没主动凑上去自讨没趣。于是他便在河北一带游荡。虽然挂了个平难中郎将的职衔,不过他也没把这当一回事,该抢的还是得抢,该掠的还是该掠。去年袁绍与公孙瓒大战的时候,他便在四周趁火打劫。所以现在袁绍回过神来,打算出手收拾张燕这个冀州地面上的不安定因素了。
  见袁绍发问,田丰把眉头一皱,道:“主公,张燕此人,贼匪出身,行踪难定。抚易剿难,不若遣使安抚之。”
  田丰说得也是大实话。张燕所部,都是草寇出身,毫无正规军队之规矩,也从不会和你列阵堂堂而战。向来都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一哄而散。这些人,打仗不行,逃跑却是一等一的快。又仗着对地形熟悉得很,让你想追也追不上。等你退兵,他们又聚拢起来……韩馥主政冀州时,也不是没出兵剿过张燕,结果自然是对张燕无可奈何。人少了打不过,人多了人家就隐入山中。张燕是大盗,所抢物资,可供其众在山中安然无恙的待上一二年,所以就算你派大军封山也不行……
  郭图就说道:“主公此言有理,主公既掌冀州,若不能扫除张燕,号令冀州岂不是名不副实?”
  诸将倒是没什么话说,反正有仗打就行了,至于打谁,那不是他们操心的事。
  就这样,袁绍开始厉兵秣马,打算对付黑山军张燕了……
  青州牧府,刘备手捏着一份密报,脸色平静,心中却是有些讶然。看来历史洪流依然滚滚而来,大势不可逆啊。密报上,寥寥数字:兖州刺史刘岱击黄巾贼,殁于阵。
  真说起来,刘岱之死,与刘备还有些关系。当初刘备入青州,以雷霆万钧之手段,横扫青州境内大大小小黄巾贼众。结果许多贼子见势不妙,撒腿就跑,大多数入了兖州,与兖州本地贼寇勾结起来。于是声势复涨。当时刘备也知道这一情况,不过兖州不是他所辖,他也不好派兵越境剿匪。
  黄巾在兖州越闹越大,先杀任城相,后又祸乱东平,渐有死灰复燃之势,刘岱便坐不住了。于是便想出兵剿贼。鲍信知道刘岱的水平,于是谏道:“今贼众百万,百姓皆震恐,士卒无斗志,不可敌也。观贼众群辈相随,军无辎重,唯以钞略为资,今不若畜士众之力,先为固守。彼欲战不得,攻又不能,其势必离散,后选精锐,据其要害,击之可破也。”坚壁清野的战术,在一千多年之后依然有效。结果刘岱不从,贸然出击,于是为黄巾所杀。
  刘岱这个人,刘备见过,虽然同为汉室宗亲,可是刘岱却不怎么待见刘备。是以,刘备觉得,死了就死了罢,也没啥。反正刘岱作为袁绍的姻亲,是牢牢的站在袁绍这一边的。若其不死,将来自己和袁绍争冀州,搞不好刘岱就要出兵相助袁绍。
  不过,刘岱死了,却又来了一个新麻烦。鲍信见刘岱出兵,心知不好,便来好基友曹操这里借兵。于是曹操尽起精锐,前往援之。不过,仍然晚来一步,待曹操到时,刘岱已死。
  刘岱既死,鲍信等人一合计,得,兖州无主,朝廷暗弱。真等洛阳王命下来,搞不好黄巾已经把兖州给祸害完了。不如寻个强壮点的为兖州之主,来保护大家的安全。
  大家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在兖州境内一扫,就曹操了。孟德大家都熟,是个有本事的,更何况如今兵强马壮,有了他,兖州无忧矣。
  于是,鲍信率州吏陈宫、万潜等人迎曹操至昌邑,使领兖州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