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202章 两虎相争

  随着授田令与除赋令的推行,青州案比也逐渐接近尾声。到目前为止,青州重新入籍在册的人口,已经达到二百二十八万有余。虽然这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但在灵帝初年,青州丁口可是已经突破了四百万关口。而经过灵帝年间的数次大疫、战乱,如今却只剩半数。另外那一半人,不是在流亡的道路上倒毙,化作了孤魂野鬼。便是从贼作乱,首级成为了官兵们夸功的工具。只有极少数幸运儿,逃过了此劫,流散在各州。
  想到这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逝去。刘备也不禁为之心潮起伏,感慨万千。他更是坚定了扫平天下,重现太平盛世的决心。不然等到了三国分裂鼎立数十年、最后一统时,人口将会更少,汉人实力将会更加孱弱。想想漫长的边境外,那些蠢蠢欲动的异族,刘备就不由有种紧迫的使命感。因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便是放在后世,也是依然有效的。
  冀州那边,消息不断传来。刘备得知袁绍怒不可遏,正在调集大军,打算与公孙瓒决一死战。便立即修书一封,让公孙瓒见好就收。毕竟冀州袁绍已经图谋多时,被他视为禁脔。现在公孙瓒想要河间、渤海、中山三地,简直就是拿刀子在袁绍身上割肉,袁绍岂能同意?两家打起来,刘备估计了下,公孙瓒若是不能速胜,最后获得胜利的,一定是袁绍。毕竟两军对峙,打到最后,就是拼粮草后勤了。公孙瓒劳师远征,粮草本来就不济,再一拖,搞不好就要在冀州马失前蹄了。
  冀州,公孙瓒大营,公孙瓒一身戎装,坐在主位上,气势迫人。他一目数行,览完刘备发来的书信,朗笑道:“玄德飞信于我,欲劝我就此罢手。诸位意下如何?”
  大将严纲抱拳道:“将军,刘君侯韬略过人,有此言论,必有原故。还请主公三思。”
  田楷出列道:“主公,可是袁绍处有了新变数?”
  公孙瓒看了一眼田楷和严纲,目露赞许,笑道:“不错,玄德打探得仔细,言袁本初在冀州收拢人心,士族大多归附。如今正在集结军队,打算与我一较高低。”
  公孙瓒鼻子里冷哼一声,又道:“不愧是四世三公之家,天下望族之首,袁绍竟然如此得冀州士民之心,却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不过,我亲率大军前来,若是不与袁本初较量一番,就如此退回幽州,却也不甘。”
  公孙瓒长身而起,大声道:“我幽州儿郎纵横北地,又怕过谁来?诸位,可敢与我同战袁绍?”
  严纲等齐齐拱手而拜,大声道:“愿随将军死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意气风发的长笑声,不绝于耳。
  得到公孙瓒的回复,刘备摇了摇头。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公孙瓒如今也是身居高位,又久执权柄。这等有身份又爱惜脸面的人,必定是极为自傲的。岂会因为刘备一言而定进退。真若如此,这军中到底是刘备说了算,还是他公孙瓒说了算?他的麾下众将士们会如何想?
  看来公孙瓒必定要与袁绍做过一场了。只希望不要败才好。刘备暗暗想道。于是便不再多想,心思却是转移到了青州政务上面来。
  如今的青州,渐趋稳定,到城外一看,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场景。无数的军民们,在有序的组织下,开垦田地,修葺沟渠,只待来年春雷一震,便选好时日进行春耕。这次案比,刘备没有刻意去针对青州本地大户们。自家的佃户、奴仆,你们自己看着报数。那些数字,刘备了然于胸。此时的青州,稳定最重要,今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刘备在没有找到比较好的理由时,暂时不会下手。而他也需要时间来思考,未来地主官僚们的定位。毕竟,这一个阶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存在,最起码在农业经济为主体的帝国,暂时不会消亡。那么,他就只能一边拉拢一边打压。当然,没有站在自己队伍里的,就只能对不起他们了。
  青州政务在荀彧等人的打理下,显得井井有条。刘备每日里也没太多事干,除了在荀彧等人呈上来的文册上回复下意见,便是待在内宅中,与娘亲还有两位爱妻、两个可爱的女儿闲聊。
  刘夫人如今完全不复当年模样。对亡夫的思念,已经完全转化为对子媳、孙女的疼爱。刘备的正妻卢珻性格温婉、知书达礼;而蛮族王女罗耶珂天性烂漫,青春活泼。两个孙女儿都粉嫩嫩的乖巧极了。而自家儿子更不用多说,如今已经是执掌一州、位高权重。整个楼桑刘氏,都是与有荣焉。若说还有什么不满意,那就是儿子已经是三十有一,膝下却只有二女,而没有个继承香火的。为此,刘夫人明里暗里的,在两位儿媳跟前,不知道念叨多少次了。说得卢珻和罗耶珂是俏脸羞红,想避又不敢避。
  倒是刘备,晚间就寝时,忽然发现一向保守的卢珻变得大胆热情得许多。往日里不肯尝试的姿势,也强忍羞涩,主动配合刘备。弄得刘备是大为欣喜,兴致勃勃,榻间颠鸾倒凤,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
  后来刘备细细一问,才知道是母亲的功劳。刘备在心中,不禁暗暗的感谢了娘亲百来遍,为了儿子的性.福,你老真是大汉好娘亲。
  只是可惜,三人大被同眠的想法,还是未能够实现,别说羞涩的卢珻了,就是向来胆大热情的罗耶珂,也是死也不肯。对此,刘备只能束手无策,暗自感慨自己没这个命。
  闲来无事,刘备就带了孙乾、简雍、管宁和邴原在城中瞎转。简雍向来是个爱热闹的。不然小时候就不会死活缠着他娘亲带他上街玩耍了。每到一处,简雍就会向刘备等人介绍,说的人头头是道,听的人也是滋滋有味。
  转来转去,转到了北市,简雍到了此处,更是如鱼得水,带着刘备这里一钻,那里一窜。刘备等人倒是没什么,却是把乔装跟在后面护卫的亲兵们累得够呛。到了一处茶店,简雍才停了下来,转身笑道:“主公,暂且歇息下罢。”
  刘备欣然允之,众人便进了店,茶博士倒也是个有眼色的,见众人衣着虽然朴素简单,但一个个相貌清奇,为首那人更是气度不凡。于是便连忙上前来招呼。简雍待刘备坐下后,便道:“店家,上好的清茶,速速呈上来。”
  走了大半天,刘备却也是有些乏了。昨晚折腾了大半夜,今天有些精力不济。坐在干净的草席上,啜着温热的茶水,感受着四面习习的微风,刘备不由精神一振。放眼望去,外面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人们脸上,也不再是漠然,而是带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和热情。刘备见了,心中也很是得意,毕竟,是他给青州带来了希望和光明的前途。如今天下行商,哪个不愿意来青州做生意?这里井然有序,不会有那种规则破坏者的存在……
  简雍见刘备一副颇有兴致的样子,便笑道:“主公,这里一条街,基本上都是粮铺、药铺、绸缎庄和杂货铺,人们大多在这里交易买卖,是以此处之兴旺,非他处可比。”
  管宁在旁边倒是插了句嘴,道:“听闻此条街,有王家街之称谓?”
  简雍笑道:“幼安说的不错,此街大半产业,皆是青州王家所有,是以百姓又呼之为王家街。”
  刘备目中精光一闪,王家街么。他心中倒是浮起一些印象起来。那个王家,似乎,对他这个青州牧,不太友好啊。当初传谣的有他,案比隐匿丁户,不合作的也是他。刘备嘴角微微翘起,王家么。
  九月,公孙瓒与袁绍,大战于安平郡。袁绍遣大将淳于琼、副将高干率耿武、李历、程涣等将校士卒五万,迎击公孙瓒。公孙瓒亦遣大将严纲、田楷等拒之。
  两军初逢,淳于琼布下大阵,严阵以待。严纲亲率幽州儿郎,跃马摇枪,直击敌阵。冀州兵将,平日里除了剿匪时以多欺少外,何曾经历过战阵。此时见幽州兵马如潮水般涌来,杀喊声直震耳膜,那凌厉的气势,压得心脏怦怦直跳。一时之间,不禁手足皆软。
  淳于琼不愧是当年西园八校之一,目光如炬,立马就看出不对来。知道若是自己不做出反应,搞不好士气就会一泄到底,到时再想抵御幽州虎狼,那是想也休想。
  于是厉喝一声:“举盾、挽弓!”
  待得敌军进入射程,淳于琼把剑用力往下一挥:“放!”一朵箭矢组成的乌云,便向幽州军头顶上飘去。
  只见乌云猛的往下一落,便见无数惨叫声响起,一个个幽州甲士中箭倒地。淳于琼也在呼喝声中,摘下得胜钩上的大刀,一拍马股,往严纲迎了过去。
  一场大战,就此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