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汉皇刘备 (书号210175)

第1章 楼桑伤逝

  幽州,涿郡涿县,楼桑里。
  巍巍青山环绕左右,源自深山的小河弯弯曲曲从此经过,滋润着这方土地。小河对岸,山谷中,有一村寨。青瓦白墙,茅草竹屋,星星点点,参错分布。青烟袅袅,阡陌纵横,时有鸡鸣狗吠之声不绝于耳。村外,是一块块农田。三三两两的农夫,身着短褐,头戴草笠,正在田间忙碌。好一派优美的田园风光。
  顺着土黄的道路一直往前,便是村口。村口左侧不远处有一桑树,树身数人合抱粗细,高约五丈有余。端的是枝繁叶茂,树大根深。楼桑里便由此得名。离桑树不远处有一宅院,时维五月,夏日炎炎,此时院中却站满了男女老少,脸上神色焦虑,伤感,惋惜等等各不相同。
  东边正屋里,医师在铜盆中净了手,然后擦了擦,起身道:“刘夫人,尊夫此病,已入膏肓,已非药石可救。唉,老夫医术不精,实在惭愧,便先告退了。”
  一旁面带悲苦,神色忐忑的刘夫人闻言,脚下一个踉跄,却又强稳悲痛,相送医师至门口。再回到屋子里,看着躺在榻上已有半年,现在消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的丈夫,眼泪便再也止不住,如雨般滴落下来。
  虽然之前早有心理准备,可事到临头,刘夫人仍然避免不了那痛彻心肝的伤痛。十几年前她嫁入夫家,夫妇两人相敬相爱,孝顺舅姑,生儿育女……从前种种美好历历在目,如今良人却要先行一步,离她而去。自此便要天人两隔,再也无相见之日。刘夫人心如刀绞,一边掉泪一边哀怨:“冤家,你就怎么舍得丢下我们苦命的娘儿俩啊!”
  榻前,跪着一个约莫十来岁的童儿,长得眉清目秀,看着娘亲泪如雨下,也把嘴一撇,嘤嘤哭了起来。
  院中,几个老者聚在一起,悄然叹息:“天可见怜,我陆城亭侯一脉,自先祖扎根涿县起,数百年风云到如今,好不容易有几分起色。可惜大哥数年前卒于范县,幸赖弘儿入了郡中为书佐,眼见着正受太守赏识,却又不小心落水受惊,一病不起。眼见着就不行了,唉,怎会如此?”
  “是啊,弘儿一病便是大半年,可怜他媳妇里里外外的,为了弘儿,一点家底儿花得精光,到如今却还是留不住人,真是作孽啊!”
  “弘儿要是走了,可怜这对孤儿寡母哟!”
  “还好有恭儿,有什么事这个亲叔父也能够帮衬一二。”
  “刘子敬这个浑人又能够帮得上什么?一天到晚四处游荡,尽交些狐朋狗友,自个儿妻儿都填不饱肚子,往日里还要弘儿接济,以后弘儿走了,且看他怎么过!”
  说到刘弘的胞弟刘恭刘子敬,众老者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捶胸跺脚的叹息了好一阵。
  墙角一处满布青苔的石阶上,坐着一条雄壮大汉。一身玄衣短褐。平日里刚毅的脸庞上,充满了哀伤。炯炯有神的眼睛,此时也黯淡无光。此人正是刘恭刘子敬。病人刘弘的胞弟。
  他是家中幼子,父亲刘雄常年在外为官,祖父祖母和娘亲又早早离世,可以说是被胞兄刘弘一手带大。后来父亲病卒于东郡范县,又是兄长刘弘操持丧事,而后为他举行冠礼,替他说亲,让他成家。真真是长兄如父。
  他从小就和兄长不一样,兄长爱读经书,他却惯好拳脚。每次父亲训斥的时候,总是兄长为他开解。哪怕是成家后,自己四处以武会友,家中无以为继,也是兄长一直在照顾。
  兄长病了大半年,从前那个温润如玉的人儿,如今肌肤腊黄,双目无神,命在旦夕。想着兄长以前的淳淳教诲,又让他如何不心乱如麻?
  日头渐渐偏西,最后一抹霞光消失的时候,天,黑了。人们开始渐渐散去,留下来的只是几个至亲。屋里,一盏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灯光微微跳动,屋里一片朦胧。病榻上,刘弘缓缓睁开眼,鼓足全身气力咳嗽二声。轻微的咳嗽声,惊动了一旁的刘氏,她忙转头看去,只见刘弘面色潮红,双目不再一片混沌,刘氏不知此乃回光返照,以为夫君沉疴得去,躯体好转,脸上便有了几分喜色,正欲说话,便见刘弘微弱的声音传来:“娘子,时间无多,我儿何在?”
  刘氏心中一个咯噔,反应过来,却来不及悲伤,忙一把拉起旁边的儿子,悲声道:“夫君,五郎在这呢!”又推了把儿子:“快上前,你阿父有话吩咐。”
  刘弘借着微弱的灯光,打量着跪伏于榻旁的儿子。看着这张肖似自己幼年的脸,刘弘心中柔情万种。自家娘子嫁入门来,为他诞下三子一女,可惜,成长到现在的,就只有眼前这一个。其余皆是自小就夭折了。这唯一血脉,又如何不爱。只是往日里他为了避免太过溺爱,往往维护着严父的形象,多有苛责,少有赞许。如今自己一病不起,眼见着即将撒手而去,以后,想疼爱却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刘弘心中激荡不已,强行按捺住千头万绪,开口道:“备儿,为父不行啦。你以后,要多读书,要敬亲朋,睦邻里……咳咳咳,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你阿娘,她跟了我,没享福,这辈子吃了太多的苦……”话音未落,旁边刘氏再也忍不住,号啕大哭。
  屋外,听见哭声的刘恭忙闯了进来,见得嫂嫂和侄儿围在榻前,便知不好,这时刘弘又喘声道:“咳咳,可是子敬?”
  刘恭跪伏于榻前,鼻子一酸,哑声道:“阿兄,子敬来了!”
  刘弘道:“子敬,咳,咳,以后多多看顾你那苦命的侄儿。”
  刘恭虎目中豆大的眼泪扑簌簌的掉落下来:“阿兄放心,以后有我一口吃的,便有……”声音哑哑,心中痛苦,却是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
  刘弘胸膛剧烈起伏,额头上汗水如油,滚滚而下,又勉力把手一指榻尾书箱:“娘子,其余诸事,俱在信中。”又带着无限怜爱,看了眼刘备,喃喃道:“可惜吾不能亲见吾儿之长成……”胸膛便突然平静下来,整个人再无声息。
  刘夫人撕心裂肺的大喊一声:“夫君!”却是无法忍受这锥心之痛,昏吅厥于地。刘备双目泪水涟涟,刚哭着喊了声阿父,又看见娘亲倒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刘恭热泪盈眶,悲声大作,却不得不先扶了嫂嫂起来。正忙乱间,院子外面一阵哐哐锣响,有人带着哭腔高呼:“弘儿殁喽!”
  楼桑里,户数百,口数千,其中刘姓便占了一多半。自从陆城亭侯刘贞被他那雄材大略的叔父汉武帝找了个酌金成色不足的借口夺了侯位,他便带着一大家子在这里安了家,舒舒服服的当了个富家翁。如今的楼桑里,不是刘贞的子孙,便是他昔年的奴仆和家将的后人。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刘氏传承了几百年,子子孙孙无数,这祖上传下来的田地早就不够分的了。还好历代不乏精英子弟,可以反哺家族。饶是如此,到得如今,当代族长刘太公也是在左支右绌,勉力维持而已。心力衰竭之余,只盼得族中子弟多有出息,早日光大门楣,不堕先祖之名。
  刘弘一脉,算是楼桑刘氏这数十年来最杰出的一支。昔年刘雄被举为孝廉,后为兖州东郡范县令,政绩斐然,素有能吏之称。可惜病卒于任上。有子刘弘,刘恭,一文一武,也算是后继有人了。谁曾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刘弘出仕不久,与友出游时不慎惊了马,跌落河中。虽然救了回来,却从此缠绵病榻。半年之后,撒手人寰。留下孤儿寡母,好不凄凉。
  刘太公乃刘雄从兄,可谓亲眼看见刘弘长大的。如今闻得刘弘离世,不由得老泪纵横。即心痛白发人送黑发人,又叹息刘家精英子弟之殇。忙忙着人扶了,往那可怜的堂侄家而去。
  这一晚,大半个楼桑里都惊动了。刘弘出自嫡支,曾为郡吏,生前又待人和善有礼。是以刘弘一殁,无数人为之垂泪。
  刘弘的丧事,在族中管事和刘恭的主持下,风光大葬于祖坟。丧事期间,刘夫人茶饭不思,哭得昏厥数次,还是无数妯娌劝了又劝,让她以后多照顾自己身体,把五郎给拉扯大,让他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否则只怕是早已随刘弘于九泉之下了。
  可怜的刘备,年方十一。作为唯一的嫡子,每日跪伏于灵前,哀哀切切。等一切迎来送往结束,竟已是快要熬不住了。他又年幼懵懂,不知如何表达。待得强撑着从山上送葬下来,还没到自家门前,便眼前一黑,栽倒于地。
  唬得族人又一阵鸡飞狗跳,飞速请来大夫。大夫把过脉,沉吟半天,才捊须道:“童儿年幼,又忧思过甚,伤了身体。无妨,老夫开个补本固元的方子,按方煎药,且在家多多休养,可保无恙!”
  一日后,刘备醒来,调养月余,身体便渐渐复原,只是性格大变,不再似从前般活泼机灵,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族人也只是以为他还在沉浸在父亲逝世的伤痛中不可自拨。又数日,刘备禀明娘亲和叔父,要在父亲墓前结庐守孝三年。大汉以孝治天下,刘夫人与刘恭闻言,虽然舍不得,却也只得允了。
  是年,大汉建宁四年,辛亥岁。
上一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