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心情不好,周末忙完后许飞找张千吃饭喝酒。
张千当年去了北京硕博连读,又在那儿跟一个上海姑娘谈恋爱,后来拒绝了出国工作的机会,跟着未婚妻回上海找了个研究所开发新技术,日子清闲得很,所以一叫就出来了。
他们就在当年常聚的大学边小饭馆碰的头,东北菜馆子,老板娘是个和蔼的中年大妈,侄子掌勺女儿端盘,老公管进货,一家人就守着这个小馆子,整天其乐融融。
店堂很小,才五六张桌子,他们俩走进去的时候里面全都坐满了,每桌都吃得热气腾腾,就剩下角落里的一张小桌子,刚够两个人坐下。
张千一直来,菜单都不用看,坐下就直着嗓子点菜,“老板娘,孜然羊肉,地三鲜,小鸡炖蘑菇,对,再来两瓶啤酒。”
老板娘正热火朝天地厨房帐台两头跑,听见他的声音一脸笑地跑到桌边,一口纯正东北话,“哎哟是你啊,今天跟朋友来的?你家姑娘呢?”
“老板娘,好好看看是谁回来了再说话行不行?”张千也是北方人,这地方来得太熟了,自己站起来到玻璃橱里拿了两个杯子边说边坐下。
不用他说老板娘就已经盯着许飞不放,看完又揉了揉眼睛,语气里都是不敢相信,“唉呀,这不是当年那个小飞人吗?多少年没见着了,去哪儿转过一圈了呀?现在变得这么光闪闪的。”
许飞呵呵笑,他跟张千读书的时候交好,学校食堂吃腻了,这地方东北菜地道,张千和几个朋友都特别喜欢,所以老来,跟这位老板娘也是很熟的。但今天下班直接过来的,身上穿得很正式,西装笔挺,这地方人人都着装随意,有点别扭,他索性先脱下西装往椅背上一搁,松了松扣子才说话,“出去工作了几年,刚回来,想这儿啦。”
老板娘眉开眼笑,“是想咱的小鸡炖蘑菇了吧,这就给你们催去啊,别着急。”
老板娘一转身张千就叹气,“还是你小子行,她一眼就认出来了,还记得你叫小飞人,我回来的时候在她眼前启发回忆了半天,她才想起我是谁来。”
旧地重游,身边一桌桌还有很多一看就知道从旁边大学出来聚餐的学弟学妹,许飞禁不住有时光倒流的感觉,伸手先两个杯子里倒满啤酒,然后跟张千碰了碰杯,“小飞人?这称呼我自己都忘了。”
“少来,当年你操场上一起跑,那是多少姑娘在旁边晕的晕是叫的叫啊,哥哥我死也忘不了。”张千嘿嘿笑,许飞擅长运动,尤其是跑步,姿势迎风舒展,的确让人看得热血沸腾兼心旷神怡。
“有吗?别开玩笑了。”啤酒冰凉,他已经很久没有在这样轻松的环境里跟老朋友畅谈聊天了,工作后前两年都是这个国家飞到那个,倒是没辜负小飞人这个玩笑称号。只是这个会议室出来走进另一个,这个酒店睡完再睡下一个,UVL偏爱凯悦,因此定的酒店都是同一个,套房豪华,装修雷同,恍惚觉得全世界都是一模一样的地方。
后来到了日本,公寓就在公司边,东京市中心,彻夜繁华,日本人习惯埋头工作到很晚,然后结伴喝酒至深夜,他工作很忙,但有时也跟同事朋友们到处去,大小餐厅,各国风味,pub酒吧,唯独这样的小馆子,再也没有寻到过。
四年多了,回来上海变了个天翻地覆,没想到这熟悉的小据点还在,就连张千也跟过去差不多,说话的调子都没怎么改,又喝了一口啤酒,觉得爽快,许飞忍不住跟当年一样杯子一放,转身站起来冲着厨房催菜,“老板娘,什么时候上菜啊,我们都饿死几回了。”
这张桌子就靠着厨房,他说话的时候正好老板娘的女儿端着盘子出来,看到他低头一笑,“是你啊,来啦来啦,我妈刚才还在里面说起你呢。”说着把菜一盘一盘往桌上叠。
放完她转身,张千瞪着桌子奇怪,一把拉住她问,“这盘拔丝地瓜上错了吧,我们没叫这个。”
她笑着补了一句,“我妈说好久每见你们一起来了,送的。”
不知道多久没吃上这几道菜了,老板娘女儿走后许飞拿起筷子就往拔丝地瓜上去,没想到半空中被张千拦截,抬头看到他眼睛瞪得老大。
“干吗?”
“我怎么觉得不该跟你多出来啊,每次别人一见着你,我就当场透明了,还多送一个菜,我都来了多少回了,从来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说什么哪,没听到她说是好久没看到我们俩一起出现才送的吗?”许飞不理他,继续挟,拔丝地瓜焦黄闪光,挟起来的时候糖丝缕缕,放在旁边盛着水的小碗里蘸一下,瞬间外层结成薄薄的一层脆衣。
“也是,”张千也下筷子,他骨架子瘦,脸架子更是,这些年吃得好养得好肉都撑起来了,笑起来跟粮仓里吃饱喝足的老鼠似的,“老板娘家的女儿看到咱俩脸又红了,跟当年一模一样。”
“人家看上你了,怪不得你不带小尚来,是不是怕她到了这里别的不叫,就让上醋?”
“你小子还真能接着说啊。”张千拍筷子拿酒杯,“老板娘的女儿当年见到你就晕,上菜那量都是双份的,要不我们干吗老拉着你小子来这儿吃饭?”
“原来你们叫上我就为了多出来的那点菜,什么兄弟。”
“承认了吧,”张千拍他肩膀,“别想啦,现在没戏了,老板娘说,她女儿去年结的婚,看看你当年的粉丝,转眼少女成少妇了,你怎么样?什么时候把自己给解决了啊?”
“有什么好解决的。”说到这个话题就觉得没意思,许飞放下筷子,喝酒。
没意识到他的口气不对,张千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什么,啪地拍了下桌子,“钱多多!”
正想起钱多多对自己假笑的脸呢,许飞被这三个字唤回神,抬头就两个字,“干吗?”
“她不是也在UVL吗?据说去了新加坡,你见过她没有?”
张千表情期待,突然想起他当年面对钱多多手足无措的样子,许飞句子变简单,“见过,就在市场部。”
“是嘛!那岂不是就在你眼皮底下。”张千很兴奋,“她现在怎么样?”
“你那么兴奋干什么?”
“她可是当年的风云人物,跟你有得一拼。”
许飞眼神孤疑地看了他一眼,“老张,你不是还惦记着要请她吃饭吧?”
“嘿嘿。”说到当年的暗恋对象,张千擦着鼻子嘿嘿笑,“不是啦,我现在有小尚了嘛,早没那份心思了。”
“我记得那时候你一上来就要请人家吃散伙饭,有你这么跟女人说话的吗?”许飞也笑了,然后叹气。
“我看到她就晕了嘛,喂,说的是我的丑事,你叹什么气啊。”
小饭馆环境熟悉,气氛轻松,聊天对象又是多年好友,喝到后来许飞不知不觉就说多了,“老张,不瞒你说,其实那天我也追上去请她吃饭来着。”
“真的?”张千瞪眼睛,“好你个小子,一声不吭扮猪吃老虎你,结果怎么样?”
许飞继续喝,然后自嘲地笑笑,“你真想知道?”
“废话,要不我再灌你两瓶?”张千酒瓶子都举起来了。
“好好,我说。”许飞笑着举手求饶,“她一口拒绝,一点面子都没给。”
张千大笑,一手勾着他的肩膀举酒杯,“兄弟,你真是给咱哥们长脸,当年我们俩兄弟同一天被同一个女人拒绝,现在呢,风水轮流转,你做了她的上司,她每天都得看你的脸色过日子,痛快啊,就冲这个,来,干一杯。”
的确是,许飞笑,举起杯子跟他干了。
吃得痛快,两个人出门后意犹未尽,又找了路边的大排档继续,喝到后来两个人都有点喝高了,互相拍着肩膀说真心话。
张千回忆过去,“那时候我真的挺喜欢钱多多,可惜没机会。”
“你喜欢她什么?”
“我也不知道,就有天进学生会的时候撞上她,我眼镜掉了,稀里糊涂还是她给捡起来的,戴上看到她对我笑笑,牙齿上面粉红的一道弧,从此以后见到她我就结巴。”
原本笑着听得挺好,不知怎么听完张千这段话有点烦躁,许飞酒杯一放,“行了,说点别的。”
“有什么不好说的,我认识小尚以后就觉得那些也没啥,以前怎么都说不出来,现在想想,你哥哥我还真是一纯情少男,喜欢人家一年多,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上来,不过要有机会真想再看一次,她笑起来明晃晃的,你觉得不?”
明晃晃的?许飞摇头,啤酒喝多了,怎么没有放松的感觉,觉得心里有只毛虫,蠕蠕啃着边沿,讲话的时候都觉得不舒服,“别惦记了,她现在笑起来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张千奇怪,“她结婚没有?钱多多比我还大一届,快30了吧?”
“说点别的不行吗?老是谈她你腻不腻。”许飞皱眉头。
张千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做恍然大悟状,“老弟,我知道了,你还在惦记钱多多。”
“笑话,今天老在说她的是谁?”
“是我,不过我以前暗恋她的时候,看到她就哆嗦,说话都不利落,你见我跟谁谈起过她吗?”
“所以现在更别谈了,喝酒。”说完许飞又开了一瓶啤酒,堵住张千的嘴。
~~~~~~~
海:国庆快乐
飞:国庆快乐
多多:国庆快乐
钱爸爸:国庆快乐
钱妈妈:你们有完没完。。。。。。。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