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眨眼再眨眼,那个幻象居然还驱之不去,怒气直冲头顶,就是这个男人,让她数年的辛苦功亏一篑,仗着酒意,钱多多站起来伸手指戳过去,“走开,别来烦我。”
手指被一把抓住,钱多多皱眉挣扎,旁边酒保先生看到走过来说话,“这位先生你——”
钱多多看到的当然不是幻象,出现在她身后的正是今天在酒会中大出风头的许飞本人。但是他这个时候的脸色跟之前台上相比差了许多,板着脸,两只手抓紧她之后才开口,全不管她在怀里的挣扎,“她认识我。”
钱多多还在挣扎中,只是动作越大头越晕,连带着四肢无力,那挣扎就变得仿佛小动物撒娇,又是陷在男人臂弯里进行的,脚一软就被他挟得更紧,暧昧得可以。
“我不认识他,放开我。”
醉成这样了还嘴硬,许飞是行动派,伸手抓过她的包找名片,又拿出自己的一起拍在酒保手里,“我是她上司,还有什么问题吗?”
“——”两张名片都是雪白簇新的,漂亮的公司logo叠在一起,酒保先生只扫了一眼就无语了。
钱多多原本想把包抢回来,但是未遂,后来又眼睁睁看着他扔出名片,还没结疤的伤口正正被撒了一把盐,心里好像有座火山轰的一下就爆发了,她尖叫,“姓许的,你到底想干吗?”
原来还有一点点不确定的酒保先生终于可以肯定这两个人绝对是认识的,退开一步任许飞挟着几乎完全失去行动自由的钱多多大步离开。
钱多多自然是一路挣扎,但是两个人的力量天壤之别,她又喝多了,完全是徒劳无功。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看热闹的人已经不少,这时一同目送,看得津津有味,没走出几步钱多多又一把抓住路边的围栏不放,对她的不合作终于怒了,许飞双手一抄就把她抱了起来,钱多多尖叫,他充耳不闻。
到了车边许飞双手一松放她下地,但是钱多多根本站不稳,顺着他的手臂就往下溜。
站不稳还要骂,“谁要你管我?走开,我不要看到你。”
此时此刻的钱多多自以为是的质问在别人眼里完全是赌气撒娇,双手搂着她防止她滑到地上,许飞好气又好笑。
心里庆幸,刚才那种情况如果不是被他凑巧看到,天知道后来会发生些什么事。
其实之前在台上发言的时候也有注意她,但是下台后走到市场部桌前她已经离开,问大家钱经理呢?正遇到从盥洗室回来的伊丽莎白铁青着脸坐下来,看到他问倒是挤出笑容来回答,“钱经理走了,刚出门。”
他简单跟桌上的人讲了几句之后还追出去了,追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坐进出租车,来不及阻止那车已经发动开走,自己的助理跟出来叫他,不得已才转身回去。
没想到钱多多跑到这儿来了,还喝得稀里糊涂,差点就被人当街拉走。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他还心有余悸。
在车里看到她跟人当街拉扯的样子他当时脑子里就嗡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双手抓住她才慢慢冷静下来。
无论如何平安就好,不生气了,许飞两手扶稳她帮她穿好大衣,一边还要哄,“刚才要不是我你就惨了,一个人跑到酒吧喝成这样,你都几岁了啊,这点常识都没有。”
几岁?提到年龄就是她的终极打击,钱多多憋了一整晚的情绪终告崩溃,她想在大街上尖叫,多年的循规蹈矩生活又实在让她叫不出来,最后悲愤全都化作陌生的液体,从双眼里肆意横流出来,双手去掩都来不及,瞬间布满了整张脸。
“谁让你来找我的?关你什么事?走开,你给我走开。”
用手去拍身边的男人,但是那双温暖有力的大手抓得紧,哪里拍得开。疲惫和酒意随着泪水一起弥漫开来,意识渐渐模糊软弱,钱多多开始嚎啕。
被她哭了个措手不及,没什么应付酒醉哭泣女人的经验,许飞立在大街上不知是哄是劝。
想先带她上车再说,可是脚步一动胸前原来推拒的力量突然变成了反方向,西服的前襟被死死楸在,他一时不察,第一步居然没迈出去。
————————海说———————————
为何门前冷落票票稀。。。。。滚动。。。。。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