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二天钱多多难得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准点往外走,经过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正遇到任志强的助手伊丽莎白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她眼神一闪,也不打招呼,径直与她擦肩而过。
伊丽莎白进公司后就跟着任志强,后者作为本土员工在公司多年,一路做到市场部高级经理,她一路鞍前马后直到今天,功劳苦劳都占全了,这种敏感时分两边壁垒分明,看到她自然没什么可多说的。
钱多多眼睛不好,但走廊狭小,两个人离得近了就瞥见伊丽莎白的耳廓隐约泛着可疑的红色,驻足一秒钟,又看了一眼合上的总经理办公室大门,耳边好像有总监的声音,北极圈都到过了,到哪里都是一个人去的,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管他呢,钱多多不再停留,继续大步往前走。
昨晚她睡得不错,今天起了一个大早,一整天情绪都很高昂,好像变回了很久以前的自己,老师把她叫进办公室说恭喜她有一个直升大学的名额,她却笑着拒绝,老师,这不是我的目标。
那一次,她如愿考上了自己的第一志愿,这一次,她也对自己有信心。
上车时钱多多把前镜翻下来看着镜中的自己握拳头,谁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就是今年,就是这一周,她钱多多,要把鱼和熊掌一起吃下去。
见面地点定在市中心,钱多多老习惯了,把车停在离公司最近的地铁站,然后搭乘了最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
为了表示对这次相亲的重视,她不但时间上掐分扣秒,选择了最有保证的交通工具,就连衣着都花了一番心思。中规中矩的黑色长大衣下面是暖色的羊绒两件套和及膝裙,鞋跟纤细,女人味十足。
知名的粤式餐馆,钱多多一报名字小姐就笑,“叶先生已经到了,请跟我来。”
走在小姐身后的时候多多看表,时间正好,守时是美德,但如果男人能够比女伴提早十分钟到,那更值得加分。
包厢在走廊尽头右手边,很清静的一个角落,旁边一从翠竹,灯光里风雅得很,小姐推门,叶明申独自坐在里面,正在低头看菜单,闻声抬起头来一笑,“你来了?”
他语气自然平常,也没有站起来殷勤一下的举动,笑容儒雅,与那张照片一无二致。
钱多多回报微笑,坐下简单认识之后两个人开始边吃边聊,依依的介绍果然靠谱,叶明申言语斯文幽默,见识广博,且全不提相亲两字,天南地北都讲得精彩,钱多多听得津津有味。
全部菜色撤下,小姐最后端上香片,喝茶的时候钱多多才发现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叶明申为她倒茶,开口前先微笑,“多多,你是否知道我的择偶条件?”
钱多多是知道的,但是第一次见面就讲到择偶这两个字,相亲路上现在也算见多识广的钱多多也有点适应不良,“大概知道一点。”
“很好,你的条件呢?”
他问得那么直白,钱多多倒有点不好意思,“依依没有提起过吗?”
“有,说你想找一个合作伙伴,挺有意思的,我印象很深。”
钱多多大窘,这个依依,怎么上来就把她的底牌全部泻光,回头看她怎么修理她。
窘完了又觉得松口气,再讲话就少了点顾虑,“你觉得呢?”
“我觉得很好啊。”他说话的时候弯着眼角,心情愉快的样子,“既然大家目标一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们俩能够按部就班把任务完成,然后在互相尊重理解彼此的基础上继续自己想要的生活,你看如何?”
虽然目标的确一致,但他说得那么顺畅自然,好像一切都已经十拿九稳,往后五十年都已经计划完毕,就那么笃定她会答应?他这决定也下得太早了吧?
钱多多当场有点下不来面子,质疑一句,“听上去你也不是那么需要婚姻,真的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何必结婚呢?”
叶明申继续微笑,“多多,你也不是一样?”
钱多多无语,其实他们两个的想法的确是一样的,完美对象乍然出现眼前,志同道合,心意相通,但她心里却一丝愉快的感觉都没有,隐约觉得哪里出了问题,但是一时之间又说不出反驳的理由,钱多多沉默。
他也不催促她回答,两个人静静喝完茶走出餐馆已近九点,外面照样是车流滚滚。
叶明申是开车来的,多多不想他送了,说坐地铁很方便,但他坚持开车把她送到了她的车边。
钱多多的车停在露天的停车场里,叶明申把车靠在街沿陪她走进去,停车场很简陋,路面高低不平,多多鞋跟细巧,走起来小心翼翼踮着脚,叶明申就走在她的并肩,也没有伸手扶,维持一个很有礼貌的微笑,什么话都不说。
上车后叶明申很绅士地替她合上车门,然后退开一步站在一边看着她发动。多多把窗按下来挥手说再见,他笑笑点头。
踩油门的时候钱多多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看那个男人,他身材修长,笑容斯文儒雅,月光下的确赏心悦目。
只是叶明申的身影一消失在视线里她就伤心了,其实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伤心,那个男人跟她明明很合适,不但合适,根本就是她达成今年年度目标的最佳人选,但她就是伤心。
然后开始怀疑叶明申的性取向,难道他是GAY?急于找一个女人解决世俗眼光的问题,然后才可以自由自在与自己的同性爱人天长地久?
一路胡思乱想到家以后钱多多停好车往自家楼里走,走了几步包里电话铃响,是短信,这么晚了是谁?多多打开看了一眼,上面寥寥数语,“多多,下次别开车了,我送你到家。”
是叶明申,多多不想回,握着电话继续走,虽是清冷冬夜,但月光很好,她看着自己的鞋尖一步步踏在光影了,突然很想笑一下,但笑容还没有展开就收敛了,最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海说————————————
剧烈忙碌中的海,苟延残喘中。。。。。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