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二天有原则的钱多多照常上班,她手下负责的某个两年期的新产品项目已经快接近尾声,投入市场前最后一轮调查,各地汇总过来的报告厚厚的一大叠,整个工作小组都忙得人仰马翻。
从早到晚的埋头苦干,钱多多就恨自己没有三头六臂,可以把眼前堆积如山的工作同时做完,不过也又好处,一忙就把男人的事情全忘了,果然是何以解忧,惟有工作。
快到下班的时候还没有做完,钱多多把新来的助理叫进办公室。
“简妮,等下日本那边会有一个电话会议,通知整个小组准备一下。”
“经理,今天我不能加班。”简妮说得斩钉截铁。
“为什么?”钱多多露出奇怪的表情。
“今天我男友生日,我们要一起吃晚餐,为他庆生。”
“哦,结束以后再去,顺便帮我说声生日快乐。”简妮的男友多多是记得的,明明是街头卖艺款的脸偏要次次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地出现在大楼下等待女友,偶尔还看到他手捧鲜花作痴情小生状,每一次都让她无语地掩面而过。
“不行,餐厅早就定好了,如果我加班,他一定会不高兴。”
那就让他去不高兴好了,真想就这么一句话送给她,但是钱多多开口之前看到这位面前这位小姐脸上的坚毅表情,想了想还是忍了。
婚姻幸福与恋爱甜蜜的女人自然有种底气,这种底气无法形容,就是从里到外地透出来,无论她们的性格如何,谦恭忍让或者彪悍强硬,总给人一种我有人撑腰,我什么都不怕,全世界不把我当回事我照样是某人的宝的那种感觉。
搁在过去,钱多多一定会跟自己之前的那位顶头上司那样对这种感觉嗤之以鼻,然后摆事实讲道理地跟小助理好好谈谈女人应该以什么为重的人生哲理,但是一路跌跌撞撞直到今天,尤其是经历过三次惨痛的相亲经历之后,多多决定三缄其口。
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就像她跟依依,大家求仁得仁,多说无益。
幸好其他同事都跟多多一样,一色的工作永动机,能够进入UVL不容易,每个人都很珍惜机会。
电话会议开得很顺利,最后结束工作的时候已经接近七点,拒绝了同事们找她一起火锅的提议,多多在办公室整理材料。
走出电梯的时候正遇见市场部总监,一身套装,看到她满脸笑,“多多啊,这么晚才走?”
的确是晚了,不过也只有像她们这样的单身女主管才会这么卖命,有家有室的谁不是到点就飞奔而走,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个人惺惺相惜,一起去了街角的酒吧。市场部总监是个澳大利亚人,今年已经三十八岁,再怎么掩饰眼角都有了皱纹,这时端着酒杯支头问多多,“怎么搞的?一晃就到了今天。”
多多跟总监私交甚好,知道她任期将满,感慨万千,温言安慰她,“下一步到欧洲吗?巴黎还是伦敦,都是好地方。”
“到哪里不都是一样?公司早有安排。”总监叹口气,“刚进UVL的时候才二十出头,转眼已经十多年,世界各地都跑过了,以前那种跺跺脚就能出发的劲头全都散光,只想休息。”
“真的累就趁这次放松一段时间,旅行好了。”
“旅行?”总监看着多多笑,酒吧墙角有个仿古的地球仪,她指着它转了转手指,“北极圈都到过了,到哪里都是一个人去的,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说的也是,世上最好地方,不过是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去的地方,多多想起记忆里淋着雨的苏州,心下恻然,不过脸上半点都没有流露出来,“不是很快又要升职了吗?还没有恭喜你。”
还有一周就要离开上海,不知道为什么,总监今晚特别伤感,“多多,我离开澳大利亚到上海来的时候跟你一样大,前男友在机场质问我,你真的要走吗?事业比我们在一起更重要吗?”
都是一样的,多多低头看杯里的酒。
“我就回答了一句,再见,事实上从此之后我们再也没见。”
太后悔了,钱多多觉得今天晚上绝对不是一个喝一杯的好日子。
“总会遇到合适的人的,公司里的主管们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啊?”虚弱地讲了一句,多多的声音低得好像是讲给自己听的。
她没有乱说,UVL对有潜力的员工自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养成计划,通常是在本土工作三到五年之后派驻亚非欧美中的某个国家,如果被看好,三五年后接着又是另一个国家,三两个国家之后就能升到独当一面的位置。
“可其他主管都是男人啊。”总监苦笑,“能够升到这个位置,起码三十五了,正是男人的好时候,我们呢?”
她说的是我们,钱多多如遭雷击,虽然后来总监亡羊补牢,又一次暗示了多多继任她的位置的可能性,但是多多回家的路上半点愉快的心情都没有,突然想起昨晚依依的保证,到家就拨电话给她。
“你说的靠谱的男人呢?”
依依正在敷面膜,害怕动作太大嘴角长细纹,接电话的时候呜呜呜,半天才把话说清楚,“已经搞定了,你排个时间吧,保证没问题。”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