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血影 (书号206482)

第1058章 冥冥之中

有些事,能够预料得到结果,东方岳始终没有选择,因为他根本就选择不了。
咖啡屋异常安静,那清幽之感虽飘逸在空气之中,可东方岳心中却是阴雨绵绵。独子一人沉默着,那凝望窗外繁华街道的双眸,此刻也是渐渐迷离起来。
明天究竟会发生什么,东方岳虽然能够预料到一点,可明天之后,他肯定会提前离开华海的。
而今的华海,真正值得东方岳留念的,已经不多了!除了焰军,就是XV集团的安排。想到XV,东方岳慎重的思索之后,摸出电话给杭语蓉拨打了过去,如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有些事东方岳是需要给杭语蓉说清楚的。
电话很快接通了,只是在电话的那头,有点儿吵,似乎是在商场。
“喂,语蓉,你们现在在哪里?”
“逛街呢!”
“那你们今晚回焰军总部吗?”
“现在还不确定,有事吗?”
有事,当然有事了!不过在听到语蓉她们在逛街之后,东方岳只是做了几秒的犹豫,边说:“没什么事,你们玩得开心一点。”
“行,那先这样了啊!挂了。”
切断通话,东方岳的心开始乱了起来!起身去买单之后,出了咖啡屋,站在喧嚣的街头,望着那潮水般的街道,他长长谈了口气,旋即拦下一辆的士。
“先生你要到什么地方?”
“随便。”
这个时候,东方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虽说在华海的时间很短,可这一瞬间,他的心却是盲目的。
的士司机有些弄不明白坐在后座上的青年究竟什么什么意思,哪有打的随便去什么地方的!
“师傅你随便开,我就是想四处逛逛。”
似乎看出了的士司机的疑惑,东方岳补充了一句,便沉默了下来!片刻之后,他终于掏出了沈飞瑶留给自己的信,这封信他到这个时候才想着打开,并不是他忘记,而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路灯的乏黄灯光斜射了进来,东方岳仔仔细细的阅读着沈飞瑶给自己的信,信中没有特意的文字,只是告诉东方岳她已经回来家了,如何有机会,她回来找东方岳,助东方岳一臂之力。
信笺上的这句话虽然短暂,可东方岳还是看出了一点问题,从沈飞瑶留给自己的这句话来看,不难看出他肯定知道自己离开华海之后所发生的事。
可是,沈飞瑶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教师,自己发生的事虽不是什么秘密,可也不会是一名普通教师完全清楚的,她是如何得知自己发生的事?她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身份背景。
难道…
难道她沈飞瑶真的是伢姬师姐口中的沈家后代?否则这一切的发生完全没有道理!
这个疑问,不管东方岳怎么分析,怎么去想,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他现在的疑惑和怀疑,也没有一丝的证据来证明沈飞瑶就是沈家后代。
收起信笺,不由自主的拿出当初退学时沈飞瑶送给他的短笛,这笛子看似普通,却是有冰玉打造而成,入手的一瞬,冰凉的寒气清晰涌进血液之中。
除此之外,再无别的!
呼…
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刚欲收起玉笛,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声拉回了东方岳的思绪。
摸出手机,瞧见屏幕上现实的号码很是陌生,是南方那边打过来,他那密浓的剑眉不由一皱,旋即滑动屏幕将手机凑到耳边。
“喂,大公子,我是古翎汐。”
冰冰女?我说谁会知道自己的这个号码呢,原来古族的翎女!“嗯,听见的,你说。”
“是这样的大公子,我已经与蒙老他们说过了,小刀会今日下午召开了会议,关于并入焰军一事,小刀会之中是有人反对,可蒙老与他所有心腹完全同意,只不过他们说这不叫并入,而是投降。”
“哦,蒙老真的这么说?”
电话那头的古翎汐抿嘴一笑,道:“蒙老是我古族的人,小刀会中八成以上的高层都是我的人,我说过,我的人是绝对不会反对。”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威望,那那些反对的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大公子你是知道的,我古翎汐不是嗜血之人,那些人既然反对我想也有他们的道理,毕竟在此之前小刀会是被焰军逼离华海的。这一次他们反对了,我已经让他们离开了小刀会,让他们自身自灭去吧。”
闻言,东方岳沉思了好一会儿,抬眼望着车外闪烁的霓虹灯,幽幽的说:“我能够理解,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我离开焰军之后,那焰军中的大事就不是我说了算,以后那些人妄想针对焰军,我想明逸轩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些人以后真的对焰军不利,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公子,你看蒙老他们什么时候来华海跟你见上一面,毕竟小刀会投降焰军,势必要跟明逸轩和恒丰他们见面的。”
“这样吧,你们明早就动身,上午我在焰军总部等你们,有些话要见面才说得清楚。”
“好,我知道了!”
的士司机听到东方岳的这番话,虽然他不知道后座上的青年是什么人,却是听到焰军这两个字,还谈及到了焰军总部。当下,他心头一紧,生怕后座上的人是焰军高层,自己有什么让别人不满意的。
可司机转眼一想,焰军非常的有钱,后座的上青年要真是焰军高层,那他身边怎没一个人跟着,甚至连连车没有,这不合道理呀。
在市中心绕了一大圈,最后在浦区这边堵上了车,而东方岳在不经意间扭头时,瞧见那一侧大楼,瞧见那执勤站岗的特警,心中不免一颤。心想自己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难道真的缘分,非要自己来找她吗!
叹了口气,东方岳迟疑之后,对司机说:“靠边,我在这里下了!”
的士司机靠边之后,东方岳看了一眼计程表,掏了四百张大红钞票给司机,旋即推门走了下来。
夜中,清凉的微风徐徐吹着,凌乱的长发荡起一道道弧度,站在人行道上的东方岳,望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市民,他想了一想,还是抬脚了,朝浦区刑侦分队而去。
执勤的特警拦下那埋着头的东方岳。“同志,你找谁?”
抬眼,望着这神色严肃、带着面罩的特警,东方岳不由偏头看了一眼大楼之上那间属于慕容夕影的办公室,略微思索之后,伸手摸出了自己的证件,递给特警。
这种地方,在这个时候,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意闯入的,东方岳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候,也没有时间跟特警废话,所以便是拿出军魂的证件。
那特警打开证件,目光当即便是怔然了起来,旋即,对照证件上的照片和东方岳相貌是否一样之后,先把证件还给东方岳,经历道:“总指挥好!总指挥请进!”
踏入这座院子,东方岳的步子显得有些迟缓!今晚本来是想在华海到处走走逛逛的,谁知那司机会将车开到这个地方,然后自己又不经意间看到了这里。
想到慕容夕影,东方岳不由想到自己从燕京来华海之后发生的事,慕容夕影这个女人虽然强硬了一点,可她还是很温柔的,至少她公私分明,敢作敢当。
如今回想起来,慕容夕影在当初确实帮了自己不少的忙,而自己,在那个时候也真是不应该跟她打那样的赌。
自己离开之后,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年前自己离开华海时,似乎也没有给她说什么!
当东方岳慢慢朝大楼走去,他在想,或许这是老天爷希望自己来看看这个女人,因为自己这一走,还不知道有机会再回华海没有。如果没有了,那自己是否会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