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才家族 (书号206475)

第746章 求人

堂堂一国之君的伊丽莎白女王、竟也只能在一旁赔笑。
萧铭麟微微一愣,顿时拍拍脑袋,“唉!瞧我这糊涂,把各国元首都给忘了。到时,我会派人、把世界各国的元首接到皇城之中。毕竟,如今世界各地、最安全之处也只有我华夏京城了。”
诸葛勤眼神一凝。
他怎会不知萧铭麟的目的。趁如今混乱之际,将世界各地元首聚集到京城,那相当于变向的控制了整个世界政权。这虽是枭雄做法,但令诸葛勤不耻。
“如今天下大乱,世界百姓遭受殃及。甚至全球人类覆灭都完全有可能,在此之下、天子这等想法,让我实在佩服。”诸葛勤不咸不淡的说。
萧铭麟尴尬笑笑,赶忙转移话题,“来人,将伊丽莎白女王和英国大臣们恭送到沛宁宫。好生照顾。伊丽莎白女王,你若有什么要求之类、尽管和下面的人提。”
伊丽莎白女王连连点头,跟随下人离去。
萧铭麟重回龙位之上,笑道,“既然诸葛家各位爱卿都来了,那我们就好好谈谈这次大灾难该如何渡过?勤爱卿如果有什么好的建议,尽管提。”
“不急。”诸葛勤摆手,“等先找到我家封儿再说。至于其他,以后再说也不迟。”
本来稍稍安心的群臣、脸色顿时大变。天子也是为之色变。
“勤家主,诸葛封如今下落不明。你让天子如何去找。”
“是啊!勤家主,先等暂时稳定华夏局势再说吧!”
“勤家主,当以大局为重啊!”
群臣纷纷急忙劝谏。诸葛封如今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皇家护卫都找不到古武那群人的影子。等找到诸葛封,怕是地球都要覆灭了。这不是开玩笑吗?
萧铭麟脸色也不好了,“勤爱卿,如今华夏陷入最为危机时刻,你我当保住性命。才能再议找人之事。”
诸葛勤等上百位天才家族族员,站于原地不为所动。好似根本没听到群臣和天子的话似得。
诸葛勤仅回了一句,“不找到封儿,诸葛家不会行动。”
诸葛勤可不像父亲诸葛龙宇。诸葛龙宇那都是参加过抗战,为国效力多年的人。而诸葛勤这一代,基本出生就在英国安家。比起华夏和家族成员之安危,华夏不值一提。
何况,诸葛封那是父亲、大哥和自己都重视的孩子。
一时间,朝堂陷入僵持。偏偏萧铭麟也不能把诸葛家怎样。
“我来找诸葛封他们。”沙哑的声音从殿外响起,带着猫妖面具的男子走了进来,“参见天子。”五灵队队长、禽来了。
萧铭麟仿佛抓到救命稻草,“禽爱卿可有法子找到诸葛封等人?”
“有。但是需要很多时间。”禽淡淡说,“古武众人一时间消失,定然不会是魔兽屠杀。否则最起码骸骨之类也能找到。我想,他们是进入福地洞天之中,在那里暂避危机。”
“福地洞天?”诸葛勤微微一怔,“能开辟福地洞天的人,都是超越仙路的人。古武还有这等高手?”
“不是只有诸葛家才有这样的高手,不是吗?”禽看向诸葛勤。
诸葛勤哈哈而笑,“禽,你高抬了,我们家族可没这样的高手。”
禽不再争论,而是继续说,“福地洞天,乃是超越六道之外的道术;寻找起来,要从时空裂缝之中慢慢搜寻。天子给我五天时间,我定能找到他们。将他们带回来。”
“好。”思量一下,京城撑过五天还是绰绰有余;天界圣罩可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正好趁这五天时间里,将各个国家的元首都带回京城。想必,现在全世界都在遭受磨难。”
“是!”群臣应道。
“为什么一定要等诸葛家、才能一起做决策!”突然,一位年轻气盛的官员站了出来;看样子刚刚入朝不久的新人,“我华夏地大物博,完全可以抵挡魔兽,又何必等诸葛家的人一起商量对策?”
之前,他听诸葛勤压制天子的口气、感觉不爽。
然而,此话一出;大殿彻底寂静无声。
“放肆!”萧铭麟一拍龙椅,愤怒站起,“将此人拉出去斩了!退朝!”甩袖离去。
“天子,我也是为了国家啊!天子!”新任官员被拖出,高声哭喊。诸葛家族员与其擦肩而过;到了新任官员身边、诸葛勤停了下来,“我让你死的明白。没有为什么,只因我们是天才家族。”
一群人消失在群臣的视线中。群臣目送诸葛家远去。
……
看着四周有山、有水、有房屋数间,古武众人都不知自己来到哪里。
“这里是……”天赐环视四周,不明所以。
诸葛封看到这里面一切,顿时想到当初盖聂前辈所居之处,不确定说,“该不会是福地洞天吧!当初盖聂前辈的残识召我,便是与这差不多的地方。”
“呵,小子。确实聪明。”酒仙喝着酒,“这是天明道祖所开辟的福地洞天。这里很安全,你们放心吧!”
古武众人不由看向天明道祖,震惊不已。天明道祖的实力,一直在古武都是一个谜;但如今,着实让众人都大开眼界。没理会他人眼神,天明道祖坐在远处石凳上,观赏起花来。
晓组和邪修,再度围在****身边。紫邪坐在地上,抱着****、满脸悲伤,“不要离开我……不要。”从一开始到现在、嘴里一直念叨着。像是疯了。
而****,因为已经九十五岁的缘故。老人多眠,已经沉沉的睡去。
古武众人看到悲痛的晓组还有邪修们,也是忍不住叹气。没人想看到、一位为邪修开创新世纪、使得邪修与古武结好的历史性人物。竟是以这样悲惨的方式死去。
“真的……没救了吗?”张萌擦着眼泪。
刘洋哽咽道,“老大,求你想想办法。你平常最有办法的,你一定有法子的。老大,求你救救林子……”到后面,说的已是有气无力。
诸葛封强忍着泪水,把头撇到一边。
他不想看到自己兄弟如此结局;更是不想面对兄弟将死、自己无能为力的局面。让他身心憔悴。早知道会这样,他当初就不该让******一个人面对邪林。哪怕以后他会怪他。
看向远处痛饮酒的酒仙。诸葛封走了过去。
“酒仙前辈……真的没有法子救林子吗?”诸葛封眼眶红红的。在兄弟面前或许能忍耐;但在酒仙面前、自己师父面前,诸葛封也无法忍耐这份打击了。
他知道,问酒仙也没用。
****,根本没法子救。不是生病、不是受伤;****是衰老死亡。人老而死,这是上天都无法改变的一切。
谁想,酒仙竟是摇头,“谁说的?可以救啊!”
诸葛封身子一怔,连忙央求道,“求酒仙前辈救救我兄弟,就算我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或者,让我以命抵命;你说,酒仙前辈你说,让我做什么都成。”央求的话语,都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本是绝望,突然来的希望。怎能让诸葛封不激动?
酒仙看着诸葛封那焦急的样子,和那满脸忧伤而惨白的面容;不由苦笑摇头,“你个傻小子,先听我把话说完。”心中也多少有些心疼。毕竟是自己徒儿。
“你说!”诸葛封停住,瞪大眼睛盯着酒仙。生怕漏掉一句话。
酒仙放下酒葫芦,指了指不远处、坐在花坛边的天明道祖,“这件事,不仅要我出手。还需一人。如果你能求动那人。不仅你兄弟有救,而且他武修还能更上一层楼。不过,你要想好,天明那老家伙、就算我求情也不会办事。”
“他说不做的事,从来不做。几十年都未变过那臭性子。”
诸葛封看向不远处天明道祖,毫不犹豫的走向他,鞠躬,“恳请天明道祖救救林子,付出什么代价我诸葛封都愿意!求求你!救救林子!你让我做什么都成。”
为了兄弟,诸葛封可以不要脸。
不能看着兄弟就这么死去。
天明道祖背对诸葛封,不发一言。只是默默拿着水壶浇花。
诸葛封的声音,引来众人目光。刘洋和张萌相视一眼,也走了过去,恭敬的弯腰,“求天明道祖,救救林子。晓组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两人高声吼道。
然而,天明道祖还是一动不动。
噗嗵!
三人,竟直接给天明道祖跪了下来,“求天明道祖,救救林子。我晓组以后做牛做马都愿意!”晓组恨自己无能为力、恨自己没有法子救****,才只能在此求人。
但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能救了****,低声下气又如何?
三人跪着,迟迟不起。天明道祖总算将花坛里的所有花、都浇过了水。伸了个懒腰,站起身转过来。淡淡的看着跪地三人,“人世间,因果轮回,为之根本;他之死,并不可强行扭转。”
“我早已不理古武之事多年,此事与我无关。你们还请起来。”
“若道祖您不答应,我诸葛封长跪不起!”
“我刘洋,长跪不起!”
“我张萌,长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