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才家族 (书号206475)

第726章 若来生,仍为晓

****紧紧的握住双拳,他恨自己此刻的无用。若这份痛苦可以让他来承担,****愿意。
呀。
诸葛封歇斯底里的咆哮一声,全身骨头发出断裂的响声;地上,已经流满一地的鲜血。诸葛封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白骨开始晃动;邪神的神识、竟有些对抗不住诸葛封强大的意志。
众人都看愣了。
看着疯子般的诸葛封,与白骨做着对抗。
“我……一定要杀了你!不许动我兄弟!”诸葛封愤怒的咆哮,苍天之上、带满了诸葛封的回音。这是对邪神的挑战!是情对冷血的战斗!
轰!
剧烈的爆炸声,诸葛封身遭白骨竟直接爆炸四散;邪神的神识,最终也抵抗不过这份意志。哈达盯着浑身是血、头脑都有些略微萎缩的诸葛封,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挣脱了!诸葛兄竟然挣脱了。”白子韬难以置信。
紫邪也是露出震惊,“太不可思议了。”
南蛮众将士更是觉得这一切不真实,仿佛玄幻。而在场,只有张萌和****不惊讶。换做任何一位晓组的人,都能做到。为了晓组的兄弟,世间又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这些热血青年?
诸葛封充血的眼睛,宛若一头野兽,“兄弟,挚情之剑!”判天之刃散发着盎然的战意,通亮的蓝光像是要把一切都收入剑下。诸葛封带着浑身断裂的经脉、带着心中的怒火、带着兄弟的羁绊……再次向哈达杀来!
他可以容忍战败,但绝不容忍兄弟为自己受伤。
那是他最亲近、最想要去保护的人吶!
挚情之剑,随着诸葛封对情的愤怒;力量何止增加的百倍千倍。这是早已超脱雪域和藤清大陆所能承受的消耗范围内。两大大陆,在这一击之中,变得枯萎。
诸葛封压榨光了所有的雪灵,最终透支了自己身体的极限。而爆发出,最终的挚情之剑。
“挚情,兄弟!”
哈达也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力量,更是体会到了为情而喷发出的火焰。这种力量是无法阻挡的,它本身源于战斗、却早已高出战斗。
轰啦。
毁天灭地的爆炸声,正面轰击哈达。而哈达都没来得及阻挡。众人无言的看着这一幕;这次可以肯定,诸葛封胜了。
硝烟过去,看见的便是判天之刃刺穿了哈达的头颅。天地之间仿佛都安静了,所有人静静的说不出话来。他们早已从一开始震惊到了现在。没人知道,诸葛封是怎样做到、在雪灵全空、经脉齐断、浑身鲜血的情况下做到这最强一击。
以至于这一击,竟将超出自己一个大境界、实力还未损耗半分的哈达秒杀掉。
“他……他是怎么做到的。”白子韬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见过的战斗也有很多,而今天这一场、却完全颠覆了他的世界观。那些观战的古武弟子们,一个个也是感到匪夷所思。这一击,是如何爆发出来的?
“任何人都可以做到,当有一天、你最在乎的羁绊、受到伤害;任何人都可以爆发出这样超越世间的力量。”张萌淡淡的说。
众人都默然了。
是啊!能让世间一切化为腐朽的,只能是情的力量。
诸葛封拔出判天之刃,踉跄的后退两步。跌倒在地上。看着漆黑的夜空、点点繁星似乎在闪烁着。不由露出一抹微笑,沾满鲜血的牙齿显得倒是滑稽。
“赢了,终于赢了。”****哭笑道,“老大!你好样的!”对着峡谷下方高声吼道。久久的回荡声,在峡谷里不断重复着所喊的话。
张萌也大声吼了起来,“老大,好样的!”
“诸葛兄,好样的!”
“真神呐!接受我们南蛮将士们的膜拜吧!”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队伍,峡谷两侧的众人、齐齐向峡谷弯下了腰;给予躺在峡谷之中、几乎奄奄一息的勇士、最真挚的敬意。所有人都五体投地,敬仰着这位年轻人。
“邪神,神愤怒!”
忽然,只听天空之中一声沙哑而又苍老的声音响起;声音覆盖了整个南蛮,好似天在说话。随之而来,夜空黑暗涌动、阵阵乌云凝结而起,聚成漆黑一团的黑色乌云球。
****和紫邪当即神色大变。
“上古大能邪修武技,神愤怒。”****震惊的看着天空涌动的乌云。面色陷入绝望之中。
紫邪叹息的摇头,“完了完了。”
哗!
黑色乌云团骤降而下,直接没入死去的哈达身体之内。哈达身体被黑雾笼罩,呈现朦胧之态。众人惊愣的看着这一幕幕,哈达不是死了吗?这是谁在施展武技。
诸葛封连看的力气都没有。他都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能看到天空乌云涌动、天地之间似乎散发着某种吟唱。而关于哈达的变化,却什么也看不到。
哈达身体急速的吸收着环绕他的黑色乌云,直至将黑色乌云全部吸收干净;一抹金光从哈达头部顺应到脚部消失,哈达竟然睁开了双眼!
而额头上的剑伤、竟然消失不见!
哈达再次站了起来!
“什么!怎么会?”张萌和白子韬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头颅被神剑刺穿、竟然还能复原?
哈卜尔鹿害怕的后退,“哈达可能真的是神,哈达真的是神……竟然复生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们只能陪葬了。”木朵耳也陷入绝望之中。
众南蛮将士全都露出惊恐的神色,人死还能复生、这简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微微愣了一眼哈卜尔鹿和木朵耳,“狗屁神!这是邪修之中的究极武技,用百人为祭祀、换自己一条性命。名为神愤怒!邪神之愤怒。”
“一人一生,只能用一次的究极武技!”
“那该怎么办?老大已经失去一切行动力了。”张萌焦急而担忧的看着下方。
****想要强行站起,“我们一起下去救老大。”
“你别去了,我和张姐他们一起去。”紫邪将****交在别人手中,“若再把你性命丢了,你让我怎么活?”在众人再三劝阻下,****方才作罢,“你们小心!”
哈达缓缓站了起来,看向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诸葛封;眼中带着不屑和狂妄,“诸葛封,我承认你是个不可一世的天才;但你我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了。”
“想一招秒杀我,你还差的远呢!”
哈达缓步向诸葛封走去,“游戏该结束了,诸葛封。”俯视着失去战斗能力的诸葛封。
诸葛封绝望的笑了笑,“我不怕死,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把你杀死。不过你这样的人,终归是活不远的。”
“去死吧!”
“就是现在!”张萌大声吼道。
张萌、紫邪和白子韬三人同时冲下。施展自身最强武技,简直以光速向哈达杀来。哈达抬头看了眼空中俯冲而来的三人,扬起嘴角的笑容,“无知!”
“不动冥王盾,不动冥王震!”就在三人快攻击到哈达之时,哈达瞬开不动冥王盾。三人被自身强力一击,直接反弹到两面的山体壁中。身负重伤。
他们三人,甚至连哈达的不动冥王盾都无法破除。自身就已经伤痕累累了。
众人无助而又绝望的看着哈达向诸葛封缓步走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诸葛封死、却毫无办法。
“要死,我陪你,老大!”****突然挣扎开南蛮将士的搀扶。直接跃下峡谷之间。
诸葛封看着坠落而来的****,眼中带着释然的微笑,“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旧会去华夏,依旧会去龙市一中。来找你们哥几个。依旧会成立晓组……”
“一辈子的好兄弟。”诸葛封颤抖而又缓慢的举起手臂。用尽浑身力气施展最后一丝力量,将坠落而来的****又返送到山体之上。他不会让****陪他死的。
虽说,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但诸葛封又怎么忍心、让兄弟陪葬?
哈达不敢再耽搁了,两次想慢慢折磨死诸葛封;最后都发生了大变故。他可没有第二次使用‘神愤怒’的机会。
“我就给你个痛快,诸葛封。”哈达冷酷笑道,“秒天!屠神!”
哈达大神胸膛一挺,骤然膨胀;从胸膛之中,猛然迸发出一条紫雾黑龙;黑龙呈龙跃长江之势、向诸葛封猛然袭来。诸葛封倒在地上,闭着眼,带着释然的笑。
“哈达,希望你放了我那些兄弟。我求你。”这是临终前,诸葛封最后一句话。
“不要!老大,不要啊!”****悲愤的吼道,胸前的伤口再次裂开,流出鲜红的血。比起这种痛苦来说,更多是内心的痛苦。
张萌在山体墙壁之中,虚弱喃喃自语,“不要,哈达、我求你……不要杀了我老大。”
他是晓组的信仰,是晓组成员的兄弟啊!
轰!
紫雾黑龙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之上。大地裂开,地面飞石溅起、浓尘滚滚扩散。人们无助的跪在地上,双手抱头。已成绝望。
“一切都结束了。”哈达张狂的笑道。
这是峡谷中,唯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