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才家族 (书号206475)

第722章 南蛮神战!

良久未说话的诸葛封,从人群中缓缓走出来。
他并没有否认哈达大神的话,他说的是对的;这一切事情的走向、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他一个人造成的。是他,利用了南蛮两大战神,帮助他除掉哈达。
诸葛封笑看着有些疯狂的哈达,“你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我早就想好的。可哈达,你知道么?若不是你给了我这么多机会,我是绝对不可能推翻你的政权。”
“若你的律法中,没有用人祭祀这一条;哈卜尔鹿将军的儿子就不会死,他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抱怨;木朵耳将军的儿子就不会下监牢,也就不会被你逼得清伪神。”
“若你不欺骗哈卜尔鹿将军,当初给他礼花弹做召天令,他就不会傻兮兮的、在救小鹿的时候使用它,我也就不会有认识哈卜尔鹿将军的机会。”
“若你,不那么的任人唯亲,能好好珍惜这些为你保江山的战士;而不是庇佑那些无用的哈达神仆;木子鼻就不会杀了他们,他也就不会进监牢,木朵耳将军也就不会造反。”
“若你,能在狩猎大赛的时候,放下你所谓高贵的身份、救一救小鹿。哈卜尔鹿将军今天也就不会站在我身后,也就没有拥立我之说。”
诸葛封淡淡的将这些告诉哈达。
平静的话语,却针针刺痛着哈达的心。可现在他后悔,已经晚了。他失去了南蛮军人对他的信仰、也就失去了南蛮的江山。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而诸葛封,不过是借这些漏洞,从而加速了他的灭亡。
哈达的灭亡是迟早的。
就算没有诸葛封的出现,他相信终会有一个人推翻他的政权。
哈达不甘心的看着诸葛封,眼中带着喷火的愤怒,“若不是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诸葛封,我要和你决一死战。你敢不敢应战!我向你发动南蛮神战!”
全场顿时都惊讶了。
哈卜尔鹿和木朵耳急忙说道,“诸葛先生,千万不要答应他。”
所谓的南蛮神战,是南蛮上古流传下来的习俗。南蛮将最高的统治者称之为神,统治者以百姓的信仰作为他们掌政的根基。新的统治者上台,有异议的南蛮人,可以发动南蛮神战。
当然也不是谁都可以发动,必须是曾经或如今在南蛮有至高地位的人才可以。
不过,新神可以有权拒绝神战。
诸葛封倒是也听老李提过南蛮神战。他不由笑了,环视一眼四周,“哈达,现在整个南蛮之军,都是我的。你有什么资格发动南蛮神战?我又何必应战?”
诸葛封不是傻子,如今他胜券在握。何必在与哈达拼死拼活?
哈达愤怒,却又无可奈何。脸色憋得通红,突然想到什么,哈达放声大笑起来,“诸葛封,你的意思、你能比我更好的对待南蛮那些贱民?”
诸葛封摇摇手指,“他们不是贱民,是南蛮公民。”
“好!”哈达哈哈大笑,像是疯了,“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对待这些南蛮贱民的。”哈达大手一挥,虚空之中、气流逆转,似有一面巨大虚空之镜在空中凝结而成。
众人看到镜中一切,不由愣住了。
只见,在镜子之中;是一幽暗漆黑的囚牢。囚牢里面全是南蛮的百姓。他们瑟瑟发抖的聚集在一起、大约有数千人之多。而地上的,竟是满地的粉红骷髅。
不时,从地上有一只深渊之手、将一位百姓瞬息抓走;然后吐出、便成了一堆骨头。
“这……太残忍了。”墨古闭眼,不忍心再看到这幕。
哈卜尔鹿愤怒了,“快将这些百姓放出来!哈达你这个畜牲,你他吗还觉得自己害死的南蛮百姓不多么?”
“哈达,放了这些南蛮百姓!”木朵耳的声音不容置疑。每一位将士都愤怒了,终于看清哈达真面目。
****低声在诸葛封身边说,“是邪功,这是真正的祭祀之术。将人祭祀给远古邪神、来获取邪神赠予的力量。这种邪功能永久的提升修为、但是会让人渐渐沉迷于杀戮、血腥与暴力。”
这就不奇怪,为什么哈达曾经制定的律法那么血腥残忍了。
诸葛封皱皱眉,“你看他现在修炼到什么境界了?”若是哈达太强,诸葛封还真觉得麻烦;毕竟南蛮神战,那是一对一的比试。哈达从未显露过真实实力。
“能在黑暗祭祀台中,一次关押数千名祭祀品……”****思量着,“哈达的实力,绝对在天霸之上。甚至……超越了天霸都说不定。”****很是担忧,“老大,别应战了。”
诸葛封如今实力,已到天霸巅峰。但哈达若真是超越巅峰的存在、加之修炼的是可怕的邪功。那诸葛封很难有胜算。
诸葛封微微思考了一下,看向哈达,“好,我应战。”斩钉截铁的说。
南蛮群臣都震惊了,没想到诸葛封答应的这么爽快。
他本已达到他的计谋,完全不需再去理会这些南蛮贫民;可他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要去拯救这些人。那些本还对诸葛封心中有意见的人,顿时动容。
诸葛封往出走的时候,木朵耳摁住了诸葛封的肩膀,“别去送死。别管这些人了。”
“我是南蛮的什么?”诸葛封突然问道。
“啊?”木朵耳一愣。
“我是南蛮的什么?”
“您是我们南蛮的真神。”木朵耳微微鞠躬,答道。
诸葛封轻轻拍开木朵耳的手,嘴角含着笑意,“既然我是南蛮的真神,我就该去肩负这份责任。南蛮的百姓若出事,你让我怎能安心?作为真神,不就该保护那些、南蛮的百姓吗?”
诸葛封绝不是用完算计,就不去管这些无辜的人了。
他承认,他最初的目的只是想要推倒哈达大神,然后实现中原与南蛮的大一统;完成自己在三盟中立下的豪言。可他也决不允许,南蛮百姓因为他的出现、而陷入困境。
既然尊称自己为神,就该履行神的义务。
木朵耳惊讶的看着诸葛封远去的背影,顿时觉得那高瘦的背影是那么的宽大而又结实。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神的职责、便是保护南蛮万民。
若说一开始是为了自己的儿子,现在木朵耳彻底服了这位年轻人。或许,他带领下的南蛮、能够走向别的一番天地。
诛神台!
这是南蛮封存已久的巨大台子。自从四百年前、南蛮马赫大神与休斯大统帅一战后,便再也没人敢向神发起南蛮神战。因为,毫无胜算。
当年,休斯大统帅不服新晋大神马赫;毅然决然的发动神战;在台子之上,马赫却是在半个呼吸之间便将休斯大统帅打的飞灰湮灭。一招过后,人已成尘埃。
在那之后,神便冠以南蛮无敌的象征。没人敢去侵犯。
可今天,站在台上的诸葛封和哈达不同。
哈达为南蛮先前的大神;而诸葛封为哈卜尔鹿将军和木朵耳统帅拥立的新神。这可谓是两大神之间的战斗,是真正意义上的神战!鹿死谁手,还不好说。
诛神台在南蛮莫咖啦大山之中的峡谷内。偌大的峡谷之中,方圆数里没有一个人。****等晓组成员、哈卜尔鹿率领的南蛮象骑军、木朵耳统帅率领的南蛮大军,站在峡谷两侧的大山上。
他们不敢站在下面。
知道这很有可能引发天地浩劫,他们岂敢靠近去看?
“南蛮神战不能有人帮忙吗?”张萌显得很是担忧,看着下面对立二人,“如果帮忙会怎样?”
木朵耳摇头,“不可以帮忙,南蛮神战只允许挑战者与被挑战者战斗。帮忙的话,算被帮助那一方输。输的人以及帮忙的人不允许再出现在南蛮。”
****有点儿不高兴,“哈达若是真赢了,你们不会还拥立他为南蛮真神吧?”若真是那样,老大之前所有的计谋、不都白用了吗?
哈卜尔鹿叹口气,“我们只能拥立胜利的一方。”
“如果哈达赢了,就算赐死我们整个家族,也没有办法。”木朵耳也是沉重的叹了口气,“这是南蛮千古流传下来的习俗。老祖宗的东西,不能坏了。”
南蛮人对自己的习俗很是重视。
所以,诸葛封与哈达这场战斗,不仅关系到南蛮之主是谁;更是关系到这些造反将士们的身家性命。若哈达赢了,后果不堪设想。南蛮怕是会有一场大镇压、大屠杀……
围观的数万将士,个个都很紧张。甚至要比参战的诸葛封还紧张。诸葛封若是战死,死的是他一个;他们这些将士、可就得搭上全家老小的性命了。
峡谷挂起了冷风。深夜的天空,在峡谷之间显得更加幽暗起来。诸葛封和哈达百米之外、对立而站。两人都负手而后,静若雕塑、只能见微风吹动两人的衣角。
“听说,晓组的封组长是中原难得一见的旷世天才。曾经中原古武比武、更是让众多老祖争抢。今日,我碰上一个大对手。”哈达淡淡而笑,好似胜券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