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才家族 (书号206475)

第707章 舌战群儒

这人,便是南蛮至高哈达大神。
比起他来说,更让诸葛封注意到是大殿正中那口烧着滚烫热油的九鼎。热油散发着炙热的气味,让诸葛封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到。心中不由一笑,这倒是华夏古时、说客经常面对的场景。
“古武晓组,出没于华夏古武不过短短数载年岁,却可将华夏古武局势颠倒,实在不简单。今日,有幸见到晓组头目,也是我哈达之幸。”大殿之上,哈达沙哑的声音缓缓道。
诸葛封淡淡一笑,“哈达大神坐拥南蛮天下,朝廷千年岁月无法收服。这等能耐才叫人觉得不简单;我那些在哈达大神眼中还真算不了什么。”
“既然你知我南蛮如此,还侵入我南蛮?”哈达一拍椅子,瞬间把手变成粉末,“是想着替朝廷来收服我南蛮,还是想着来南蛮分一杯羹?”
“哈达大神说笑了。”诸葛封摇头笑道,“我只是想与南蛮结好,使南蛮与华夏一条心。如今你也看到了,古武遍地洪荒猛兽、南蛮也是如此。否则哈达大神也不会派魔骨将军进入中原。”
“当今天下大乱,过不了多时那些魔兽便会入侵世俗华夏。如今,不是我们内乱之时,南蛮与华夏,本就一家人。与其说平南蛮,不如说带南蛮回到华夏的大家庭里。”
“一派胡言!”武将之中,走出一位带有鼻环、手拿巨大铜锤的魁梧男子,“我南蛮,自食其力,不用华夏人的帮助。”
这武将,乃是南蛮两大战神之一:木朵耳。
哈卜尔鹿掌握南蛮七万象骑军;而此人,掌握的却是南蛮其余所有兵力。也就是南蛮的大统帅。只是南蛮象骑军,为特殊兵种,不归其管。
“自食其力?”诸葛封呵呵一笑,“自食其力,你们南蛮军又何至于开先锋、进中原。想要攻占青州城?”
诸葛封一句话,便呛得木朵耳说不出话来。
哈达大神笑了起来,“看来,封头目来南蛮也是为了正义啊!那么今天就和我下面文官数百说说。你若是真为了正义,我哈达秉持天道,可以答应你一个请求。”
“但若你居心叵测,这口油锅,就是你最好的归宿。”
武将中,哈卜尔鹿略带担忧的看着诸葛封。这些南蛮文官,平常就长了一张嘴,一个人怕是都能说死整个象骑军的人;何况这两百多位文官?诸葛封怕是凶多吉少。
再看文官那边,一个个都轻视的看着诸葛封。
论起打仗、冲锋陷阵,或许不如眼前这位封头目;但若论起嘴皮子,这些文官可是谁都不放在眼里。平常,他们就将这些武官教训的一句话也说不出,何况个诸葛封?
算个什么东西!
哈达大神一说完,一位年迈文官便踏了出来。众武将看见此人不由都哆嗦了一下,这人乃是南蛮尚书九黎老人。他一人之嘴,曾经说的南蛮全军、有一千多人竟能晕倒过去。
这张嘴,比大统帅的铜锤还要厉害。
“今备一油锅,若为朋友,放南蛮鲜嫩牛羊,同吃同喝;若为敌人,放敌人,祭祀我哈达大神。”九黎老人指着油锅,风轻云淡的说道。
“厉害吶!一上来就咄咄逼人。”文官群中,大家也议论纷纷。
“这可是九黎老人,不知多少文武官员,死在他的嘴里。”
众文官都觉得自己不用再出手了。
诸葛封淡淡而笑,不卑不亢,也指着一油锅,“今有一油锅,古时烹人宰鸡、为美食为荣誉;今再来南蛮,尝自己人肉,不知该喜,不知该悲?”
议论的声音瞬息没有了。大殿静悄悄的。
这一段话,不仅回应了九黎老人迎客之话;更是嘲笑了南蛮拿人祭祀的礼节。哈达大神面色也瞬间不好了。
九黎老人涨红着脸,强忍愤怒继续道:“率三千人,入南蛮,说与其结为同好、为家人、为朋友。着实可笑。”
文官们再次点头,这句话也不好接。之前已经输了一局,这次应该稳了。
“率三千入南蛮,进南蛮边界夷陵,面见南蛮之主、却让南蛮之主率三万象骑,喜迎我晓组入漠城。南蛮好客,果真如此,感谢感谢。”诸葛封笑着道。
啪!
众人就感觉狠狠的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若不是带着面具,怕是都能看到哈达大神脸红。这一段话,令南蛮众人觉得抹不开脸。三万大军迎三千,分明是在嘲笑南蛮胆小怕事。
这对于尚武的民族来说,可谓打脸。
九黎老人气的牙痒痒,“说与其结好,古武大乱,无非想用我南蛮之力、平你古武之事。”
“是啊!不过那样也就不用你南蛮回归。毕竟南蛮未回归之时,哈达大神就令魔骨将军来扫荡中原魔兽,魔骨将军倒是为中原杀了不少魔兽,在此还要感谢哈达大神。”诸葛封鞠躬笑道。
全场顿时哑口无言。
九黎老人指着诸葛封气的说不出话来,“你!你!啊!”
年老的九黎,承受不住这般话语讽刺,吐出一口鲜血,竟晕倒在地。众人震惊的看着地上晕倒的九黎老人,那些武将一脸懵逼。只见过这位老人说死别人,还没见过他说不过人的时候。
“九黎前辈!”文官们失声叫道。
哈达大神面无表情,“将九黎老人抬进九鼎油锅,没用的废人!”
几位南蛮侍卫,直接将九黎老人架起,丢进油锅。不过一会儿,一股肉香就飘散出来。文官们不由咽咽口水,刚才还轻视诸葛封的他们、现在已经怕了。
说不过,死的就是他们。
这诸葛封,嘴皮子竟然这么厉害!没人敢轻视了。
“封头目也见识了,南蛮从来不欢迎废人;九黎老人一旦无用,便进油锅。此乃南蛮生存法则,使得南蛮人越来越强。否则,你们华夏为何仅能镇压三面,唯独我南蛮千年不倒?”一位文官又站出。
哈达大神赞许的点点头,这话说的他爱听。
“华夏上通人和,有九州之风范。崇尚武力,为华夏所不耻。”诸葛封淡淡道,“正因你南蛮崇尚蛮力,华夏才舍不得动自家人。知道如果想要镇压南蛮,就必动武;动武,便伤害南蛮良民。”
“朝廷奉天子,乃仁义之心。一切为民,怎可仅用蛮力?”
“你们却将蛮力当作资本,朝廷痛心、痛心哉!”
那名站出的官员说不出话来了。又一位文官紧接站出,“说到底,就是华夏自觉打不过南蛮,不敢派兵来镇压。”
“呵!无知小儿。”诸葛封冷笑,“朝廷仅是心怀仁慈,不愿让南蛮万民陷入水生火热之中;反观你南蛮,尚武、不将百姓的性命放在眼中。实属可笑!”
哈达气的都已握紧拳头。那些武将个个气的不清。
诸葛封这一上来,便是否定南蛮千年的制度。能让这些南蛮人不气么?可气有什么用?你听人家的话完全在理。根本无法辩解。
这名文官又败下阵来。
一连数位文官,任凭口舌多厉害,都过不了诸葛封一句话;统统败下阵。刚才九黎已经算是能和诸葛封对垒时间最长的了。他都下了油锅,何况这些文官?
过了一会儿,整个大殿已经悄悄的了。
竟然没有一位文官再能站出来,应对诸葛封的口舌。已经有十数位文官下了油锅,没人敢再拿自己性命开玩笑。而诸葛封的话,却也使得一些文臣武将动摇了心思。
不再像之前那般厌恶中原人;不再像之前那样忠诚于哈达大神。诸葛封对于用人祭祀,崇尚武力、将人分为三六九等进行了彻底否定;以理辨明。让一些文臣武将心中不由肯定。
文官们额头上全是汗水,武官们个个握紧拳头。但他们却都奈何不了眼前这位中原人。只能干看着。
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墨古。作为南蛮第一智障,没有人认为他会败;就连九黎老人每次都说不过他。谁能捍卫南蛮大旗,众人也只能想到墨古了。
哈达大神都看向了墨古;墨古位列文官之首。是最为突出的位置。而他现在并没有出手,只是一直静静的听诸葛封说;他这样让哈达大神对此也有些不满。
墨古从人群中缓缓走出,向哈达大神微微鞠躬,尖锐的眼神看向诸葛封。
“千年前,南蛮以南疆为界、自成一国,百姓富庶、堪称盛世。后有秦帝通南疆,打通南蛮国门,屠戮南蛮百姓。将南蛮百姓调至中原,为奴。”
“自此,展开了四千年岁月南蛮与华夏的斗争。延续至今,仍未平息。”
“南蛮人,不是不爱和平;南蛮人,不是野蛮的民族。一切给南蛮的恶劣标签,都是来自你们华夏人;你们华夏,将南蛮塑造成这样,到头来、又说南蛮没有开教化、又说南蛮人野蛮到自相残杀。”
“是你们中原,将我们南蛮人逼成了野兽;是你们中原人,让我们懂得、如果不成为尚武的民族、无法自保;是你们中原人,令我南蛮不敢踏出自己国土半步、觉得外面的世界就是坏的。”
“然后,如今又可笑的、说要我们回家。”
“我们,哪还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