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才家族 (书号206475)

第704章 转机

哈卜尔鹿将军,竟然被踹倒了?
南蛮均宁愿相信这是哈卜尔鹿将军自己没站稳;也不信这是来自诸葛封之脚。哈卜尔鹿将军、作为南蛮两大战神之一,在南蛮堪称具有神力。
而诸葛封,竟然踹倒了南蛮军神!
哈卜尔鹿自己都懵了一下。诸葛封这几天的安静、抓捕他时他的毫无反抗,本让哈卜尔鹿觉得这人就是个废人、哪有军营里传的那么邪乎?
可在南蛮,能把自己踹倒的人,真的没有几个!
诸葛封瞥了眼哈卜尔鹿,赶忙转身再次忙了起来。而哈卜尔鹿也学乖了,乖乖的站在一旁看着;神色紧张而又担忧。若小鹿真能起死回生、诸葛封就是把他踹死他都高兴。
“老大真的能救了这头母象?”囚笼里的张萌愣了,“我咋觉得他这不像是计策。看看老大刚才发怒的样子、好似小鹿真的能在老大手上起死回生一样。”
“不好说,毕竟老大姓诸葛。来自天才家族。”****凝视着外面情况,“记得他在世俗的时候,就是个百事通。”
诸葛封的每一个举动,不仅关系晓组数千人性命、更是关系到南蛮三万大军。所有人,都紧张的注视着诸葛封,都在默默的希望他能成功。
在经过阵阵哀嚎之后,母象突然发出极为响亮的嚎叫声。诸葛封赶忙将小木针扎进象的经脉周遭、转头对身后看楞的众人吼道,“还他吗不搭把手、等什么呢。”
哈卜尔鹿亲自跑了过来,将布子搭在母象生孩子的口边,激动而又紧张的看着。诸葛封一手点在母象粗糙的皮肉上,一手将木针狠狠插到其体内。
母象发出惨痛的嚎叫声,只见肚皮一阵翻滚、不知有什么东西从体内落出。
“出来了,小象出来了!”哈卜尔鹿兴奋的大声嚷嚷,布子赶忙包裹住掉落下来的小象。看着眯着眼、粉嘟嘟的小象,就像看待自己的孩子,乐得合不拢嘴。
“小鹿呢?”哈卜尔鹿焦急跑到累虚脱的诸葛封身边,看着还很虚弱的小鹿、焦急问道,“小鹿不会有事吧!”
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诸葛封摇摇头,“只是身体虚,过不了几分钟就好了。猛犸象、可没有那么脆弱,你是南蛮人,应该比我这个中原人懂得多。”
“啊!对!对!我家小鹿才没有那么脆弱。哈哈!”哈卜尔鹿露出两颗大獠牙,傻憨憨的笑着。
不一会儿,小鹿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很快恢复。仰天吼了一声,虽听不懂她在吼什么、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小鹿的兴奋。它先是用长鼻摸了摸哈卜尔鹿的脸,而后将诸葛封卷了起来。扔向天空。
“卧槽,老子可是把你救了。”诸葛封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飞在空中就有种绝望的感觉。
谁知,等快坠落在地;小鹿长长的鼻子又牢牢的卷住了诸葛封,随后又将诸葛封抛弃、又是牢牢卷住诸葛封。一来一回,玩的不亦乐乎。
而南蛮象骑军也开始欢呼了,做着他们特有的欢呼动作、欢呼着诸葛封的名字;众人的狂欢、不仅是南蛮军和晓组,这样的氛围,也感染了猛犸象群。
将众多南蛮人卷在空中抛起,然后接住;夜晚的深林空中,成了人海。猛犸象玩的不亦乐乎,南蛮军和晓组也开心的大笑。
很难再想象,这是彼此之间囚禁与被囚禁的关系。
诸葛封却是笑不出来,等小鹿把他放在地上、整个人直接瘫倒在地上。所有人瞬间安静了,都看向诸葛封的方向;晓组众人神色紧张,老大怎么了?
“你……怎么了?”犹豫再三,哈卜尔鹿关切问道。
诸葛封捂着肚子,都快哭出来了,“老子他吗饿了,畜生啊!三天三夜不给老子吃东西,还把我当气球抛在空中玩。你们要不就地处死我吧!我不想活了。”
“快快!赶紧给诸葛先生准备上好的牛羊肉!好酒!水灵的水果!”哈卜尔鹿赶忙对下面的人吼道。
南蛮象骑军不一会儿就将这些美食准备好了,点起了篝火、将晓组数千人放了出来,众人坐在一起吃着烤肉、喝着大腕香辣的南蛮烈酒。本是敌人,却完全看不出来。
他们也丝毫不怕晓组的人逃跑,连脚链那些都没有弄。
哈卜尔鹿坐在狼吞虎咽的诸葛封身边,抱着怀里的小象、逗着它玩,“诸葛先生,我没啥文化;这是我家小鹿第一个孩子,您看您能不能给小鹿起个好点儿的名字。”
诸葛封嘴里塞满烤肉,抬起头想了想后,含糊说道,“如果不嫌弃,就叫夏蛮吧!”
“夏蛮?”
“对,它本是南蛮猛犸象,最后被华夏人救了。它的出现,不是象征着武力、不是象征着残暴与杀害;而是承载着华夏百姓和南蛮百姓共同的夙愿。”
“愿我们的生活、永远和平而美好;不再有战争,有的只是民族团结,有的只是安康圣态!”
本是数万人欢闹的场面霎时间安静下来,当诸葛封的声音扩散到深林四面八方、所有的南蛮人站起来、抬头看向诸葛封的方位。眼中充满着震惊与明亮。
诸葛封站起身来,手拿一碗酒,高声道。
九州华夏,五六民族,血脉相通。
七八百里,共守国疆,喜结同好。
多少恩怨,几多繁争,本为同根。
我诸葛不才,但愿做南蛮第一位朋友,饮下此杯。
喝掉碗中的酒,南蛮军依旧寂静的没有一丝反应。哈卜尔鹿愤然站起,“诸葛先生,您不要再说了。你这是亵渎侮辱我们的真神。南蛮的教义不是这样!请你住口!”
但哈卜尔鹿略微犹豫一下,还是喝掉碗中的酒,同时说道,“我这碗酒,不是为你说的那段话所喝,我是仅以我个人的身份、感谢你对小鹿的救命之恩。”
这时,就算五大三粗的哈卜尔鹿,说话都很严谨。
诸葛封盯着哈卜尔鹿,淡然而笑,“好,那我不说了。我们继续喝酒。”
诸葛封自然的坐下,而哈卜尔鹿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异样。这丝异样、也早早被诸葛封所察觉。
酒足饭饱,南蛮象骑军继续上路。
见诸葛封自觉上到囚笼里,哈卜尔鹿犹豫一下说道,“诸葛先生,您身子骨不好、还是不要进囚笼里了,就坐在猛犸象上吧。不过您的其他弟兄,我还是要按照规矩关起来。”
“多谢哈卜尔鹿将军。”诸葛封也不客气,直接躺在猛犸象宽厚的身子上。****和张萌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着点头,他们也算看出老大的意图。看来时机来了。
一路上,哈卜尔鹿时不时提醒下面人给诸葛封上酒上肉。还把自己最爱吃的香蕉拿出来分享给诸葛封;路途上若是闷了,就和诸葛封坐在一头猛犸象上,听诸葛封聊起中原的人和事。
渐渐的,哈卜尔鹿眼中也透露出对中原的向往。
南疆,是华夏最为偏远也最荒凉的地方。但这里却是南蛮的大本营,是南蛮连接各国的经济要道。虽看外界荒凉,但里面却是南蛮最为繁盛之地;不过自然与中原比不了。
南蛮,漠城,南蛮首府。
在快到南蛮漠城之时,哈卜尔鹿还是让诸葛封进了囚笼。这里是南蛮朝圣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真神居住地。哈达大神安寝之地。在这里的教规,要比南蛮其他地方更为严苛。
像哈卜尔鹿这样,押送犯人时不把犯人关在囚笼里的,都是死罪;敢在外面将诸葛封放出来,其实也就哈卜尔鹿这样的南蛮战神有这个胆量。已经算是与真神叫板。
到了漠城,就连哈卜尔鹿都要乖乖听话。
漠城城门外,数万南蛮百姓出来迎接。城门外表演着南蛮的民族舞;南蛮壮士百姓,指着牢笼里的诸葛封等人议论纷纷,有的时不时敲打自己健壮的胸脯、想向中原人展现他们的强大。
晓组众人选择闭目养神。
“哈达大神没有来么?”进了漠城,哈卜尔鹿下象问道。每一次两大战神出征回来、哈达大神都会亲自来迎接。但今天却没有看到哈达大神的身影。
为首来迎接的,被成为南蛮智囊的、墨古淡笑道,“不迎接自然是有理由,哈卜尔鹿将军还是自己亲自问问才好。”说着,有意无意的抬头看了眼囚笼里的诸葛封。露出浅浅笑意。
哈卜尔鹿一把将墨古推开,“吗的,说话再这么咬文嚼字,以后别和老子””。草泥马。”
在南蛮,敢这么动南蛮第一智囊的没几个。但哈卜尔鹿向来是直性子人,他才不管那么多繁琐礼节。带着‘犯人们’去了漠城监牢。关押诸葛封的时候,拍了拍牢头的肩膀,“这个人给我照顾好了。”
牢头赶忙点头,平常哈卜尔鹿都不理他们这些小人物。
和诸葛封对视一眼,哈卜尔鹿走了出去。向莫塔拉宫的方向走去,那里便是哈达大神的寝宫。
到了宫殿门口,哈卜尔鹿不由擦了擦额头上汗水。
上一章第703章 救象
下一章第705章 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