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才家族 (书号206475)

第699章 征南蛮

左苏等人都没反应过来,不知诸葛封话里的意思。
三盟之人,呆愣的看着诸葛封。觉得他笑容着实怪渗人的。只见诸葛封随着众人目光,缓步走到轩辕老祖面前。轩辕老祖当即下意识的握紧拳头。
“轩辕前辈,您一直是晚辈所欣赏的古武前辈。晚辈尽你一杯。”诸葛封端起酒杯,对坐在那里的轩辕老祖含笑说道,“还请轩辕前辈赏脸。”
众人吃了不小一惊。
就在白天,诸葛封这小子、可是给了轩辕老祖那般下马威;令轩辕老祖在众弟子面前颜面扫地。晚宴敬酒,倒不像是诸葛封的做事风格。
轩辕老祖未曾坐起,端杯冷哼一声,“你小子倒还有些见识。”
和诸葛封略微一碰,也不管诸葛封喝不喝,自顾自的饮下此杯。可就在这时,令人膛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诸葛封扬起嘴角,一杯酒未下自己肚中,竟直接倒在轩辕老祖头上!直接给轩辕老祖洗了头!
嚯!
这一下彻底乱了套了。
诸葛封疯了?
草飞盟的人霎时间站了起来,晓组的人很快补在诸葛封身前,呈保护之势。然而,诸葛封并没想就此结束,一脚踏下轩辕老祖身前小桌、化为粉尘;杯盘美酒、佳肴等散落一地。
轩辕老祖怒声而起,轩辕剑握于手中,“诸葛封!你他吗想死了么!”
顿时间,晚宴死寂无声。
左青盟和梅花盟的人静静看着草飞盟和晓组的对峙。左苏坐于首座、手烤炭火,一言不语。
“我给你敬酒,意思让你站起来滚开这个位置。”诸葛封淡笑道,“你还以为老子真会给你敬酒,赔礼道歉不成?抱歉,在我们晓组,没有道歉之说。”
身后轩辕苍直接冲来,“那你就是想死!”
“老实呆着!”****身体一震,直接挡住轩辕苍来路。
在座众人,也算听明白诸葛封的话。左苏缓缓开口,“看来封组长,对于自己所处之位不满。我没想到,封组长倒是这么计较地位之人。”
“不不。”诸葛封淡然摇头,“若是在和平之时,你就是把我安排在茅厕吃饭,我诸葛封也不说一句。但如今战乱可就不同了。地位低的人,便是炮灰,自古以来都是。”
“我晓组来这儿,不是当炮灰的。若三盟拉我晓组入伙,不过是想让我晓组当炮灰;那我明确告诉你,晓组没那么傻。你们也别想打这个如意算盘。”
可怕!
天赐眼睛闪过一抹异样,“这小子,真是聪明得厉害。他的座位,就是轩辕老祖安排的。没想竟直接看出轩辕老祖之意。”
“轩辕老祖会为此妥协么?”长眉道长低声问道。
“两者都不会妥协。但也没那么简单。”
自从晓组进入仙灵山,剑灵剑祖一直憋着一肚子火;如今晓组再次放肆,杀他徒儿不说、还侮辱轩辕老祖,剑灵剑祖实在不能忍,直接从人群中站出来,“说实在的,三盟让你晓组加入、已是给了极大的面子。”
“百年来,我们三盟为古武贡献多少?又岂是你晓组能比?”
“左青盟,平夷族而匡正东祸;先天子赐字:左青平夷。”
“梅花盟,下南越而扫降头;还南越百姓正常生活,天子赐字:南越梅花。”
“我草飞盟,上通西凉,曾为丝绸之路打通要道;先天子赐字:丝绸草飞。”
“你们晓组不过成立数年,不管比什么,居于下位实属再正常不过,你诸葛封,又哪来嚣张的资本?你诸葛封,又有什么脸面来侮辱轩辕老祖。”
“诸葛封,你没资格。”
没有人说的出口了。剑灵剑祖很聪明,他没说三盟对古武的贡献、因为那样晓组其实也有很多;他说的是平外患,保卫华夏边疆的功绩。而这些,是晓组没有的。
这些平外患的功绩,又要比治古武的功绩大的多。毕竟保卫的是华夏的江山社稷;非古武之功所能及。剑灵剑祖的话,当然是有底气、且有压迫力的。
甚至让诸葛封久久无言。
沉默良久,是长久的对峙。诸葛封方才缓缓开口,“剑灵剑祖所言极是,但有个地方,剑灵剑祖并未提起。怕是三盟都无法扫荡之地,华夏边疆,四面之乱。仅三面安定。在座各位也都知道吧?”
剑灵剑祖冷声笑道,“封组长说的是南蛮吧?”
“呵!我就问问在座的四大组织,谁敢请令去扫荡南蛮?”剑灵剑祖大声质问着,“当年,先天子率皇家护卫五大队前去,铩羽而归。从此南蛮之乱,只有协议签订;从未平反。我就问问左苏盟主,你敢率人平反南蛮之乱么?”
左苏沉默的笑笑,不言语。
“我敢。”
空旷的大殿,传来刺耳的声音,众人把所有目光聚集在诸葛封身上。虽然是轻吐‘二字’,但众人听的都很真切。大家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南蛮,自古华夏江山多事之地。
崇尚武力的南蛮人,从来没有被征服之说。历史唯一一次,便是三国时、诸葛亮七擒孟获、折服南蛮大小数百部落。在蜀国时期仅存的年限里,南蛮没有发生过暴乱。
之后,再无一位大帝能制服南蛮。
华夏天子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更别说古武盟会。这种伤兵而且几乎不可能的差事,没人会去做。
所以,诸葛封说出这二字,让人觉得听到天大的笑话。
在场众人都被雷住了。就连白子韬等人也都傻了眼。
“三盟可以做到的,我晓组一样可以做到。”诸葛封环视众人,“南蛮之乱,由我晓组平反。”
“我当你是在开玩笑。”左苏拧着眉头,“封组长,凡事不要冲动。席位之事,我现在便可让人调整。”
张萌摇头拒绝,“我们晓组,从来要的不是施舍;我们自己可以证明,晓组配得上古武之王。”
轩辕老祖哈哈大笑,嘲笑不已,再次端起酒杯,“那我就预祝晓组、南蛮之争顺利。”
“酒给我留着,待我晓组而归,与你同席,同饮。”诸葛封摆手,潇洒离去。对于这场酒席没有丝毫的留恋。晓组众人也跟着离开,对酒席不曾多看一眼。
晓组,从来不会喝窝囊酒。
三盟就这样傻愣着眼看着晓组远去。左苏不由握紧苍白的手,叹了口气,眼中的担忧明眼可见。
晓组众人,连夜离开仙灵山。
“真的要去南蛮?”白子韬忍不住问道,“你可知道,南蛮就连三大盟都无法扫荡。我们去了又有什么用?到时候做不到,便是让三大盟看笑话。铩羽而归的话,地位可要比现在还低。”
****撇撇嘴,“难不成,我们还坐以待毙,在那里当炮灰?”
“可是……”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诸葛封摇头,看着龙头之下、茫茫夜色,“虽剑灵剑祖言语有意为之,但也说的确实。他们认为,我们晓组占领资源,不过是偷鸡摸狗、并不能反应真正实力。”
“我们需要打一场硬仗,才能让那些人明白。晓组不比任何一盟差。南蛮之战虽难,但也并不是没有机会胜利。当年先祖,率区区几万兵力、便可七擒孟获。”
“我想,我作为后人,也应有此自信。”
白子韬一愣,他再看向身后晓组众人。每个人眼中都不曾有害怕和懦弱;都是带有满满的自信。不知他们的自信是哪来,让人误以为、那是与生俱来的狂傲与嚣张。
一夜之行,便是黄沙满布;如同沙漠。
每隔几里之远,才能见一户人家。南蛮之人,以捕猎为生居多。在沙漠之中,很奇怪的倒是遍布绿洲。倒不知该如何形容,这里的环境是好是坏。
俯瞰之下,虎豹豺狼随处可见。在绿洲之内追逐。
时不时,看见成群的魔兽,在寻找落单的南蛮人。南蛮尚武,百姓皆习武。落单的魔兽,见到成群的南蛮部落人,也一般会吓得逃跑。对死的恐惧,是每种生物都具备的。
来到南蛮边境夷陵,诸葛封等人步行入城,寻找补给,顺便吃午饭。
看到大批中原人,街道上的南蛮百姓不禁露出疑惑的神色。中原人很少会来此地。古武商人都觉得南蛮没有油水,危险却是极多,没有人愿意来。
这也导致数百年,南蛮一直以半原始的状态生活着。
与中原格格不入,有摩擦便成了常事。
“店家,给每一桌弟兄,上两壶南蛮好酒;兄弟们随便点菜。”****扯着嗓子大声嚷嚷着。
店家古怪的看了****一眼,走过来,“先把账结了。”
“嚯!哪有先结账的,还怕我们不掏钱不成?”****不满嘟囔着,从口袋里掏出银两,“给你,不用找了。”大气的扣在桌子上。
店家摇摇头,语气甚是古怪,“这在我们蛮族不通行。”
“那你们蛮族通行什么货币?”想想也是,这里很少和中原联系;诸葛封耐性问道。
“哈达大神最新圣令,为中原人的手指或牙齿。”店家缓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