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才家族 (书号206475)

第686章 隐世老祖

当初,张萌和****在逐鹿之上、凭借仙丹突破,步天明等人是不知道的。
他们没资格知道。
****和张萌对战的是轩辕老祖、天赐;两位仙路之上人物。这个级别的战斗,本身就不是步天明能掺合的。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以随意灭杀诸葛封的人了。
武跃实力?在诸葛封眼中屁也不是。
“我说了,我今天要灭了步家满门。”诸葛封冷漠的看着惊恐的步天明。他早已没有之前的风轻云淡;一切的淡定,都是在有实力的基础上。
轰!
气流在诸葛封周遭逆转,身上一层金光浮现。之后,赤金的羽翼展开,在空中回荡。眼眶,成了白染;头发、化成白色。宛若仙人踏入世间。让人想要去膜拜。
天霸巅峰!
半只脚,踏入仙人的境界!
剑圣之体!
若说之前步家是惊恐,那么现在彻底成了害怕!诸葛封是剑圣之体,在古武已成公开的秘密;但诸葛封已经到了天霸巅峰的实力,步家还是古武第一个知道的。
没来的及让步家惊恐,也完全不给步天明反应的时间。
唰!
诸葛封身影骤然消失。当再一次出现时,已到了地面。判天之刃耀眼的蓝光之上,还插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尸体还是新鲜的,眼珠子还在惊恐的旋转。
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死了。
步争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会结束的这么快。前几个小时,他还在想今天的春宵;前几个小时,他还在想用何种方式来折磨冷月。而现在,他却成为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争儿!”步天明歇斯底里的吼道。
作为步家独子,古武佼楚。当年和诸葛封能够打得难解难分的步争,如今却被诸葛封一招秒杀。没用任何多余的招式、没用任何浮夸的动作。
很简单,刺进去,人就死了。
这不光是努力、不光是机遇;更是天赋、天才!
“这一剑,是步争还的债。当年欺辱冷家,我说过,我不会放了你步家;而今日,步争还想再次欺辱冷月,我不能忍。因此,我赐步争死。”诸葛封淡淡道。
“诸葛封!老夫今天就是拼了命也要杀你!”步天明愤怒到极点。武跃大圆满的实力也爆发出来。
诸葛封不屑笑笑。
身影再次一晃而过,消失在虚空之中。
等再次出现,诸葛封的判天之刃上、又多了一具新鲜的尸体。还是同样的招式、还是没给步凡任何喘息的机会。招式依旧简单,一刺、便是一条新鲜的人命。
步家,步天明的二弟,步凡死!
“步凡……凡!”步天明彻底崩溃了。他想要阻拦诸葛封,但他根本看不清诸葛封的身影。步凡和他一起生活四十余年,如今却眼睁睁的死在他面前。没来得及说一句话。
“这剑,是步凡还的债,送给我不在的兄弟华子。当年,动我兄弟,逼我下跪。这是步凡欠我晓组的。我赐步凡死。”诸葛封淡然道。
步天明狰狞的笑了起来,他忘记了恐惧,“诸葛封,今日,你是当真不会放过我步家?”现在,步天明终于相信,晓组有灭步家满门的实力。
“当年,无秋爷爷问你,你又何曾放过冷家?”
诸葛封不是记仇的人。但兄弟的仇、爱人的仇、亲人的仇他都会放在眼中。不管过去多少年,他说出的话,总归会去实现。不是他记性好,是他忍受不了。
忍受不了,别人动他在意的人。
所以,有些仇,会一直刻在心里。
步天明疯了似的大笑,眼神陡然变得魔怔,“好!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诸葛封的能耐到底有多大!”
“杀神!”步天明咆哮而来,整个人如同一只怪兽。速度比起武跃巅峰来快了许多;招式也变得极为凛冽。明显,是超出武跃,甚至到了天霸中期的强大杀招。
****眼神一凝,不由提醒道,“老大,是禁术。杀神禁术!”
“好,我知道了。”诸葛封平静的回应道。手中判天之刃倒立、化作一道虹光注入背后的判天之剑纹路中。剑圣血脉被唤醒,血脉喷张!
“天霸、化剑。”诸葛封身子与剑一同。化作一道凌烈的虹光、划开天空。猛然袭击到步天明身前。速度、爆发、力量都不是步天明可以比拟的。
这是盖聂前辈在福地洞天传授他的。
诸葛封一直没施展,是一直没有练到稳固状态。与剑一同、与剑一道、心中有剑、剑中有心。这本身就是剑圣所具备的资质。快如流星的剑术,是因人而施展、同时,也是因剑而绚丽。
陡然间,在两者的撞击下爆发出强烈的光芒。
所有人的眼睛,在那一瞬间都睁不开了。只感觉是星球大爆炸产生的眩晕光芒;这样的光芒,甚至能穿透眼皮,让人觉得眼珠一阵刺痛。有些步家的人,直接失明。
转瞬即逝的光芒消失,再睁开眼,判天之刃已经架在步天明的脖子上。步天明眼中流露的绝望与恐惧、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旁观者不知道,只有真正参与战斗的人,才知道自己输的有多么彻底。
只有一招,在光芒闪过的那刻、脖子上便架着一把剑。
一把足以要他命的剑!
“我曾经在古武比武上说过:有一天,我会灭了你步家。当时,你不过是笑笑,现在呢?”诸葛封带着淡然的面容。仿佛只是在做一件波澜不惊的事。
“放了步家老少,他们是无辜的。我求求你。”步天明竟老泪纵横的哭了起来。作为家主,当然不想看到步家就这样毁在自己手里。步天明后悔当初为什么招惹诸葛封,后悔为什么没在诸葛封弱的时候、杀了他。
现在,一切都晚了。
剩下的,只有求情,只有求饶,只有跪下。
当初,步凡让诸葛封跪下;如今,步家家主,却亲自给诸葛封跪了下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当初,冷家向步家求情,你步家又可曾放过?当初,你欺辱冷家的时候,又可曾想过你步天明也有今天?”诸葛封大吼着,“步天明,你要为你当初所做的买单。去死吧!”
“年轻人,杀心太重可不好。”
一声苍老穹劲的声音,如雷霆般在苍穹之间响起;洪钟似得击打在地面与天空各处、好似天际传来的奏鸣曲。所有人,不自觉的抬头看向天空。
一位老者,穿着古朴白衣、带着古道仙风从天际缓缓落下。
步家人看到这位老者,立刻露出开心笑颜。众人急忙跪了下来,“参加老祖!”一起喊道。
步丰微微摆手,略带微笑算是对步家弟子的回应。
步家唯一一位老祖。闭关已有二十余载。今日,步家有难,提前出关。他的身份,不是步天明能够比的。说起辈份,还是步天明的爷爷。步家的超然存在。
步天明见老祖归来,眼泪俱下,跪在他面前,“孙儿无力保护步家老小,请爷爷责罚。”
“起来,我不在这些年月,一直是你撑着步家。若说怪罪,也是爷爷我太追求仙人之道了。苦了孩子你了。”步丰挥挥衣袖,步天明便不自觉的站了起来。
等和步家老小寒暄良久之后,步丰才看向诸葛封。眼中没有丝毫的怒意,只能看到波澜不惊,“冷家的事,我已听说。虽孙儿做法欠妥,但年轻人也不必动这么大肝火。”
“你是龙宇的孩子吧?论起辈份来,就算你诸葛青云曾爷爷,那也是我的老友。今日之事,你血溅我步家两条人命,我暂且就不和你提了。也算扯平。”
诸葛封微微一笑,“论起辈分,我也不低。”
步丰疑惑的看着诸葛封,并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
“我是你步家上下,所有人的爷爷。”诸葛封说。
步丰一怔,哈哈大笑,“年少就是好啊!各种狂妄自在。可年少总归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年轻人,我看你还是收回你那一套。和平结束此事。”
“如今古武大战,并不是内哄之时。”
诸葛封淡淡一笑,“总要试试才知道。我说了,灭你步家,就是一子不剩。你这个老东西既然来了,我也算在其中。”
话语间,诸葛封挥动判天之刃再度冲来。
“狂妄!”步丰身子微微一震,强大的气流便从其身体周遭扩散出来。天地都随之微微一颤。诸葛封杀来的招式,直接被强行的弹开。诸葛封疾步倒退数十米之远,在****的帮助下才勉强站稳身子。
仙路巅峰!
诸葛封这才意识到,步丰强大的实力。他和仙路巅峰的人物可是毫无打斗的悬念。明摆着自己必输无疑。
剑圣之体!仙流剑术!挚情之剑!
诸葛封一下开出自己最强的杀招,冲步丰再度杀来。今日,他哪怕赔了性命,也要灭了步家满门。否则,积压在诸葛封心头的这块大石头,无法挪开。
“不错,怕是古武最强的妖孽了。”步丰竟还满意的笑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