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才家族 (书号206475)

第684章 追爱

遇见你,是最美的故事。
对我而言,确实如此。
当年,无秋爷爷和龙宇爷爷的一句玩笑话,让我们的关系变得惟妙惟肖。我成了你指腹为婚的妻;你做了我指腹为婚的丈夫。五岁的时候,我不知妻子究竟是什么。
但听大人开玩笑说,做了妻子和丈夫,你们就可以一辈子快快乐乐的在一起玩耍了。我小时候,就黏在你身边、和你一起玩,我最想和你玩了。
所以,我想做你的妻。五岁就想……
我知道,命运总是喜欢造化弄人。你不喜欢我,哪怕我死缠烂打也总归不能拥有你。所以,你悔婚、我愿帮你;我不是同情姜文舒,我只是不想让你爱的艰难。
你爱的艰难,我是痛苦的。
所以,你悔婚那刻;转身离去的背影,虽让我掉泪、却更让我高兴。因为我知道,你过得会很幸福、比和我在一起兴奋。如果,我们之间只有一人能幸福。我想,我会让你去幸福。
这不是说,我的幸福就不值钱。
这不是说,我爱你就爱的不够多。
只是单纯的想让你快乐;我知道,你已经不是五岁的小封,你和我在一起玩耍、已经不快乐了;那就放你去找一个能让你快乐的人,我想我做的就够了。
你是个好人,我一直都知道。
就算你离开我,你却依旧选择保护我。那次古武比武,你带着满身的伤出现、我永远不会忘记。后来,我骗你、我喜欢上了孟魂,你傻的竟然真的当真了。
可能,我不会忘记孟魂的出现;但我早已将你的出现刻在心里。
感动,永远不是喜欢。不是么?
你不必为我的处境而担心。陆家也是个大家族呢,应该足够保护冷家了吧!我是家族的牺牲品,但同样我也是心甘情愿的,每个人、活在世上,不是都可以随心所欲、任性妄为的。
我也有我的使命,就算这个使命会让我失去你,我也必须要完成。生在冷家,命该如此,你不必为我而感到自责、愧疚。你在我眼中,对我、从未错过。
我希望,我们再也不见。
若再见,就是下辈子。
那时,我做你的妻,可好?
愿君安好。
……
凝视着这份书信,诸葛封良久的发呆。毫无征兆的、滴答、一滴眼泪掉落在书信上。打湿了书信中‘愿君安好’四字。
“小舒,对不起。”
“傻瓜,我是支持你的。”姜文舒捧住诸葛封的脸,“我们一起去把冷月追回来好不好?我也希望你这样做。”
“谢谢你。”诸葛封紧紧抱住姜文舒。他本是犹豫的、本是不知该如何对待一份多余的爱;但当读完这封信、诸葛封彻底明白自己内心一直逃避的想法。
对冷月,他是爱的。
群山之巅,洛阳南境。千年古城、繁荣昌盛;不知孕育多少大世家、大家族崛起在此。它没长安那般独领风骚、却自有其底蕴。作为华夏四大古城之一,排名第二。
若说,在洛阳有无数世家林立、那是没错;但说其洛阳世家最强的为谁,那定为洛阳步家。自三国吴国步鸷起,步家北迁晋朝洛阳。从此开始洛阳千年大世家的统治。
今日洛阳,格外热闹。
张灯结彩,礼炮在城墙摆设无数;就等天黑时、鸣响整个洛阳城。
“今日洛阳怎么这么繁华?”新来洛阳的人,不知为何。
“呵!一看就是新来的吧!今天可是古武步家和古武冷家喜结连理的日子。冷家绝顶的美人要下嫁给步家步争少爷做妾。”
“冷家大小姐给步大少爷做妾?还是步家强大啊!”
“可不是?当今古武大乱。冷家若想寻求保护伞,只能如此。这可是我们洛阳的家族呢!”
步家府邸,车水马龙。
达官显贵、古武各大门派世家络绎不绝。
步天明站在府邸门口,喜笑颜开,“欢迎胡家主,您能来,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
“哈哈!步家主这就明显客套了。你这若是寒舍,我那不就成了茅草屋了?”客套之间,把客人迎进府中。
冷无秋在内厅,也和古武老友寒暄着。他的笑容就比较勉强了。其实,冷无秋在古武人缘要比步天明强得多;但毕竟,在实力上和步天明差很多,多数世家、还是愿意找步天明寒暄几句。
实力,才是王道。到那儿都是如此。
步争早已穿上喜庆的新郎大褂,坐在梳妆镜前哼着小曲,“冷月那小妮子准备的怎么样了?马上就要被本少爷干,是不是露出很激动的神色啊?哈哈!”猥琐的笑着。
“少爷,就算她不愿意又能怎样?今天少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一旁女仆嘻笑道,“不过,反倒便宜了冷家。只不过失去一个女的,就得到大世家步家保护,不知多少小世家羡慕呢。”
“哼,谁说步家会保护冷家?”步争冷声笑着,“等本少爷把冷月那小美人玩够了,就把她打赏给下人;到时,随便给冷月安一个不守妇道的罪名。她冷家,还不得在我步家的掌控中?”
“步少爷真是英明。”女仆媚笑着,手在步争身上不老实的游动。
步争下面立刻被点燃了,直接将女仆摁在床上,“小浪货,步少爷我还有更英明的呢,想不想见识见识?”
“哎呀,步少爷,今天可是你大婚的日子。”女仆扭动着身子。
“没事儿,步少爷我有的是精力。”
“啊!步少爷,你轻点儿!”
冷月坐在梳妆镜前,呆呆的看着自己。两眼无神。
“小姐,时辰已到了,该出去了。要不老爷他们该等着急了。各大世家、皇家的人都来了。”外面女婢叹了口气,无奈说道。冷家上下,没有人愿意让小姐下嫁给步争那个人渣。
可又有什么办法?
门随之被推开,冷月缓步走了出来。勉强笑道,“大喜的日子,你反倒愁眉苦脸的。这是做什么呢?”
“小姐,别说我了。你笑比哭还难堪。”女婢无奈苦笑。
“走吧!不说这些了。”
步家的婚礼,甚是隆重。全洛阳城所有的客栈、酒楼今日免费,全部由步家来买单。这对于财大气粗的步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图的就是个乐呵。
全洛阳,与步家同庆。才是步家想要的架势。
新娘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中,缓缓登场。步争的眼睛直勾勾的打量着冷月的全身上下;好似冷月在他眼中已经变得赤果一样。步家众人,洋洋得意、高兴鼓掌;冷家个个却神色不那么好了。
“冷家主,我一直盼望我们两家可以结为亲家。今日真是我两家同喜的日子啊!”步天明握着冷无秋的手,低声笑道,“从今往后,还是希望冷家众人多多听话才是。”
冷无秋皮笑肉不笑,“月儿要是在你步家受到半分委屈,别说听话,我冷家不闹事就算好啦!”
步天明哈哈一笑,小声阴狠道,“就怕你冷家没有这个实力。”
拜堂成亲、敬酒众人。
婚礼在司仪的主持下,很快结束了。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将新人推进了洞房。
“别碰我!”在步争正准备掀开红盖头之时,一直默默不说话的冷月、突然将步争的手打开。蜷缩在角落。
步争冷声笑着,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杯酒,倒也不着急,“怎么?冷大小姐,是还想着有哪位英雄来救你?还是说在等你心上人,诸葛封?我实话告诉你,诸葛封现在自身难保。本来可以进入大结盟,他偏偏自找麻烦。他活该!”
“我今晚累了,不想做那种事。步少爷,请你自重。”冷月实在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步争大声笑道,“你是老子的女人,今天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说着,拍拍手,又走进来几位身穿同样新娘装饰的妩媚女子,“大喜的日子,多点儿乐子才有趣,你说是不是,娘子?”淫笑着。
冷月眼泪啪啪的掉落下来。
“步争,你就是个禽兽。”冷月站起身,便要跑出去。
步争一把抓住冷月手腕,“呵!想去哪?找诸葛封?别痴人做梦了,今日,你不过就是我的玩物。”
“玩物?步争,你在我眼里,不过也是玩物。”
“谁?”步争一惊,下意识看了看四周。但声音却来自外面。
步家,顿时大乱。护卫、步家请来的客人们,都到了庭院中来。步天明和步凡也疾步走了出来。冷无秋听到这声音,却不禁会心一笑。
这小子,还是来了。
步家众人都到了庭院中,顿时整个步家灯火通明。众人抬头向空中看去,不由心惊!
只见,原本黑暗的天空、被黑压压的人群覆盖住了。
有邪修、古武者、晓组……
步争慌张的跑出来,抬头看见为首的诸葛封时,不由揉了揉自己眼睛。这不是梦吧?自身难保的诸葛封竟然真的来了!
冷月也看向天空。
老天说,当你总是在想一个人时,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老天说的是真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