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才家族 (书号206475)

第675章 骨肉之情

“小封……能和你死在一起,我真的很高兴。”姜文舒虚弱的躺在诸葛封怀里,稀薄的空气,让大罗仙阵里所有人的身子骨都弱了下来。
诸葛封本想着再一次站起,可他已经没了力气。
之前,全部的力量想要击破大罗仙阵的禁锢;但牢不可破的大罗仙阵、任诸葛封施展十八般武艺、也无法打破。所有人都尝试了,最后的强力攻击也不起作用。
只能,抱着心爱的人,等待死亡……
诸葛封苍白的脸色,微微一笑;摸着姜文舒同样苍白的脸,“是我没用,连……这也要让你陪着,是我没用……”
“是我乐意。”姜文舒开心的笑了。
兄弟们互相靠在一起。这时的邪修和古武弟子也不再分你我。当死亡悄然来临,他们不是害怕,而是选择微笑的面对。不是这些人有多么多么坚强;而是死亡本身对他们、就是一种解脱。
若死是迟早要来的事,我们大可不必为此焦虑。
突兀的,姜文舒抹起了泪水。想到什么伤心事。
“怎么了?”
“有一件事,我本是想给你惊喜。但现在,我若不告诉你,怕是再没机会了。”姜文舒莲花带雨的抬起头,歉意的看着诸葛封,“我怀了你的孩子。”
咯噔!
所有人都看向姜文舒,大家瞪大了眼。诸葛封惊讶的半张着嘴,下意识的看向姜文舒的小腹,“真……真的?”诸葛封结巴道。
姜文舒哭泣的点点头。
她本是准备等着诸葛封这次忙完,然后再告诉他、给他惊喜;没想到,如今却成了离别的遗言了。
“我要当爸爸了!哈哈!”诸葛封张狂的笑了起来,“林子,我要当爸爸了;白兄,我要当爸爸了;张姐,我要当爸爸了!兄弟们,我要当爸爸了!哈哈!”
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初为人父的诸葛封,恨不得把这个消息诏告世界所有人。激动的诸葛封在原地蹦蹦跳跳,哈哈大笑。完全忘了,这里其实是战场。
“那个……老大。”****拍拍诸葛封肩膀,示意他冷静,“咱还没出去呢……”
诸葛封一下又石化在那里。
兴奋过度的他,把这回事倒是给忘了。
对啊!我还没出去呢!
若不出去,孩子也活不下来。
诸葛封一下急红了眼,跑到大罗仙阵边界、拼命敲打着大罗仙阵内壁,“泽天叔叔!放小舒出去好不好?她怀了我的孩子。我求你了,放她出去行么?”
“泽天叔叔,我求你了。我只求你把小舒放出去……”噗嗵,诸葛封竟真的给泽天跪了下来,“求你,只要你让小舒出去,你怎么杀我都成。”
泽天痛苦的看着跪下的诸葛封。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做不到。守卫者如果心软、就不配再做守卫者。而对于守卫者来说,只有两种死法:为诸葛家而死亦或是不做守卫者、自杀而死。
敲打了半天,始终不见守卫者动弹的身影。
诸葛封明白了,哪怕自己跪死在这里,也不会得到守卫者的同情;对于他们来说,眼中只有命令。
诸葛封本是脆弱的眼神,骤然间变得血红无比!
他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手中的判天之刃又再次出现。这时的诸葛封,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让小舒活下去。
“人,还得靠自己。”
背对身子,诸葛封对身后众人道,“你们都离我远些。我就不信,我打破不了这个禁锢。”
外面的守卫者感受不到,但里面的****等人、感受到诸葛封气势的变化。完全不一样的变化,和以往完全不同。
众人听话的退后。
“这是什么力量?感觉有东西注入到藤清大陆和雪域之中。”小青密切关注着诸葛封体内雪灵的变幻。
“是情。”雪霄坚定答道,“是情的力量!”
“不会吧!主人已经为友情、爱情突破过了。为情突破,人生就此一次,怎么会还能突破?”小青不信。以情突破实力,一生最多一次;雪域和藤清大陆的蝉鸣,明显是要爆发突破的节奏。
“这次……是亲情。是主人和肚子里孩子的亲情。”雪霄淡淡答道,“这是不亚于兄弟、爱人的情感;这是骨肉之情!”
雪域和藤清两块大陆掀起了阵阵狂风。天地间,混沌一片,漆黑无边。只见,从天际打开一道光束,光束投影到雪域的雪地上,一个婴儿的模糊映像、在光束下出现。
便听到阵阵哭声。
哭声惊动了盘踞在此的玄嚣。玄嚣兴奋的高吼一声,到孩子面前、用它巨大的头颅轻轻的抚摸着孩子。似在盼孩子赶快醒来。孩子在玄嚣的呼唤下,渐渐睁开眼。
一眼见到玄嚣,竟然‘呵哈’的笑了一声。
“去吧!小主人。你是在由你父亲的信念降临在此。他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来突破,帮他完成这次突破吧。”玄嚣浑厚的嗓音,对孩子说道。
孩子骑上玄嚣,到了后羿神弓旁。孩子盯了两眼神弓,细小的手竟将神弓举起、对准苍天!对准那刻,有一根无形的箭架在上面。那是用雪灵凝结而成的箭。
“爸爸。”孩子奶声奶气的说了两字后,箭猛然的发出。射向天空。
轰啦!
天地宛若引发大爆炸!欲想成仙,先破后立!两块大陆被彻底破坏后,又以光速在快速重建。重建后的雪域和藤清大陆像是被洗过似得。崭新无比、明亮透彻。
“这是……”凤进微微一愣。
“这小子,突破了呢。天霸巅峰。”泽天笑着。
“而且,他好像感悟到新的东西了。我怎么感觉突破的方式不一样?”凤进两眼紧盯。他本是小看这小子,现在却很是关注他。因为在他身上、有太多的不可思议!
“为情突破,爆发自己绝对的极限。自然有很高的感悟。”泽天缓缓道,“世俗不是有这么一则事:一个孩子被压在车底,老迈的父亲便将几吨重的车给掀翻。”
“现在,这小子,便是那位老迈的父亲!”
啊!啊!
诸葛封突然爆发痛苦的叫声。身后羽翼骤然展开,原本白色的羽翼、竟成了赤金色!背后的那把判天之剑的纹身、悬挂在身后,呈现幻影。
“我可以死,但孩子是无辜的。”
天籁情剑!
我一生,纵生于情,万物皆为刍狗;我一生,愿为情死,愿为情困!
如婴儿的嚎啕、如母亲的博大、如父亲的伟岸。剑法如此的实在,剑剑表达对家人的渴望。婴儿对母亲的渴望、母亲对丈夫的渴望、丈夫对孩子的渴望……每位家人,对每位家人存在的渴望。
都表现在这剑意之中。
这剑意,就是对家的渴望。是数亿家庭,凝结其中、博大精深的爱!
剑法干净明澈,剑剑打在大罗仙阵之中。大罗仙内壁轰隆作响,响声雷雷。再看上方大罗仙,已经不再加强禁锢,竟似有眼泪流出。打在他身,痛在他心!感动上苍,感动神仙!
大罗仙彻底被剑法所征服感动。浓浓的剑意、散发的不是威力,而是亲情!大罗仙的面色竟然悲伤、眼眶也渐渐红润了……
“再不进行加固,怕是要被打破了。”凤进询问天泽。他是守卫者的领导者。
天泽叹了口气,“你去吧!我做不出来,也不想去做。因为,我也被这个剑法感动了。”
“呵!笑话。我第一次听说,队长你还会被感动。”凤进苦笑不已。跃起身,到了大罗仙阵的上方,“我说大罗仙,你个神仙,不是抛弃七情六欲了么?哭个蛋!”
若不是大罗仙悲伤、放弃加固;诸葛封是不可能打破大罗仙阵的。凤进自然而然把这怪在大罗仙的头上。
轰!
空气的气息突然倒流起来,就算在大罗仙阵内部的人,也能感受到外面强烈的强者气息。强大的不可思议。
“这是……”****抬头看向凤进,本是看到希望;但顿然间脸色又绝望起来。
是仙路中期!
一位守卫者的副队长,便有仙路中期实力。恐怖如斯!
“补天!”
“大重法印!”
两大仙路武技,同时施展。天空好似被凤进挖去一块。形成七彩女娲石的幻影。幻影包裹大罗仙阵,滋润着它。而落下的大重法印,又将大罗仙牢牢禁锢住。
强行使得大罗仙,加固大罗仙阵!
扭转仙人的力量!
诸葛封的攻击手段,立刻在两大仙路武技下显得渺小起来。只能发出闷哼的响声。不再起作用。
“放过我的孩子,他是无辜的……放过他……”
诸葛封依旧疯狂的攻击着,直到全身力气枯竭。噗嗵,终于支撑不住,单膝跪在地上,判天之刃撑着地面。
想要站起,却又是跪下。
再站起,还是跪下。
他已经没了力气。雪灵和力气已经彻底的用完了。
最后剩下的,便是绝望。
“小舒,对不起……”诸葛封半睁着眼,虚弱道,“我不能给你完整的人生。对不起。”
姜文舒抱着诸葛封,淡然而笑,“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