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54章

阅读是白云白宣布独身后,最正当的打发多余时间的事情了。
古人认为读书是万能的,“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而读之以当金石琴瑟也”。白云白觉得这后两句更为准确。也许是因为她不缺肉不缺裘,就是缺友朋吧。自打她向几个女友宣布要独身后,心境还真的平静下来。她给自己造了计划,读一批书,写一批散文——实际上是为了解决一大批空闲。
此刻她正在读章赭寄给她的《西方文明的另类历史》。当然,读这本书,潜意识里是因为无法摆脱对章赭的思念,只是没人问她,她自己就装作不知道,是典型的“孤寂读之以当友朋”。
不过白云白一边读一边有些心不在焉,那是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
因为生日,白云白心里多少有些期盼,有些奢望。也许会有人记得,会有人表示,或者会有人给她一个意外。她从早上醒来时就想到了这个。不说爱情,也应该是个有些温情的日子啊。为此她把手机也打开了。
但一直没有。什么也没有。无论是男同志还是女同志,新同志还是老同志,都像约好了似的沉默着。她只好读书,只好假装自己也忘了。
读着读着,她心里发紧起来:
……王子在舞厅外面铺下一层沥青,灰姑娘的一只鞋刚好就沾上了。王子就拿着这只鞋在全国寻找灰姑娘,让每个女人试这只鞋,到最后找到了灰姑娘她们家。
灰姑娘的继母先让大女儿悄悄进卧室去试鞋,可怎么也穿不上。她母亲就找来一把刀,说你把脚指头砍下来穿,如果成了王后,你也不用再在地下走路了。大女儿照办了,把脚挤了进去。
王子幸福地将她扛上了马背。这对新人就骑马远走,准备去结婚。可是当他们经过灰姑娘亲生母亲的坟头时,突然有两只鸟儿唱起歌来:
回头看,回头看,鞋子在滴血,鞋子太小了,身后的新娘可不是你要找的。
王子回头一看,果真鞋子在滴血。王子又回到灰姑娘家,让继母带另外一个姐姐来试,可还是穿不进去。继母又建议她削掉后脚跟,二女儿忍痛削掉穿了进去,又跟着王子骑上了马。
走到那里,鸟又唱起了“回头歌”,王子回头一看,血都从鞋里渗出来了,袜子都染红了。王子又回头去找,终于找到了亲爱的灰姑娘,并娶了她。而她的两个姐姐,却因为嫉妒而双目失明……
白云白不寒而栗。
从小她看到的关于灰姑娘的童话,都不过是鞋小了挤脚而已,是一种可以接受的痛苦。没想到在最早的原版格林童话中,却是血淋淋的砍脚。还有别的那些童话,像白雪公主、小红帽、睡美人,从白云白家阳台望出去,是一片香樟树的树云,有着一种斑斓多姿的美,亦或叫沧桑美。
最早的版本都是残忍恐怖的。睡美人是在睡着的时候被国王强奸的,生下一对双胞胎,被王后知道后把双胞胎烤来吃了……太可怕了。
难道我们从小喜欢的向往的童话世界,真实面目是这样的吗?
白云白丢开书,站到阳台上去透气。
从她家阳台望出去,是一片香樟树的树云,这片树云一年四季都让她着迷。眼下是秋天,树冠没有春夏那么年轻茂盛,却有着一种斑斓多姿的美,亦或叫沧桑美。沧桑美正吻合了白云白眼下的心境。她想起了章赭的话。章赭说,我发现你这个人追求完美,恨不能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其实童话世界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最早的童话都是血淋淋的。不信我寄本书给你看看。她当时还不相信,说,好啊,那你就让我看看。反正我也过了多愁善感的年龄。
没想到她还是多愁善感了。不是其中的恐怖情节让她受不了,而是女人的命运让她受不了。几乎所有童话故事中的女主人公,都是为了嫁一个好男人而幸福着或痛苦着,为嫁一个好男人而不惜一切。上下五千年都如此。女人似乎从开天辟地起就软弱依赖,什么时候才能了呢?难不成这是无法逆转的?
眼前的香樟树无法回答她。
儿子的房间传来流行音乐的声音,让她还了些阳。儿子的确比原来懂事了,周末早上起来也知道先学习后玩儿,尽管学习的时候,他总是捎带着听流行歌曲。白云白想,还好家里有这么个生机勃勃的小伙子,不然她可能会整日活在阴惨惨的心境里。好好抚养儿子,好好工作,就这样吧。白云白再次想,自己决定不再结婚是明智的,不然永远都逃不脱被动的、不知所终的命运。
忽然出来嘀嘀两声响,白云白敏感地听出,是手机短信息。她满怀希望地进屋去看,猜测,是章赭?叶博文?还是哪个女友?
拿起手机,果然有一条新信息。打开,一个陌生的号码:我处有~批走私汽车和手机,价格合理,如需要请与张先生联系,号码是139U×××××××。
白云白又失望又生气,真恨不能上哪儿去举报他们。
心烦。不看书了,做家务吧。她打开电视,让歌舞升平的氛围充斥在房间里,然后开始干活。洗床单被单,拖地抹桌子,整理报纸杂志,整理衣柜。换季了,她得把夏天的衣服收起来,秋冬的衣服拿出来。在所有的家务里,白云白最喜欢的就是收拾屋子。一个清爽的家总能让她有个好心情。
临近中午时,儿子从房间出来了,一副劳苦功高的样子,说,所有作业都做完了,还预习了数学和语文,听了半小时英语。
白云白连忙说,好,乖。
儿子说,你给我点儿钱嘛,我中午和同学出去玩儿,在外面吃饭,下午就直接上补习班。晚上再回来。
白云白想说不同意,但知道说了也没用,忍下,老老实实地给了儿子二十元钱,嘱咐说,别太晚,啊,别让妈担心。
儿子接过钱,有些诡秘地笑笑说,我敢肯定有件事你忘了。等会儿我走了你看看你邮箱。
白云白心里嘀咕,这小子又搞什么鬼?有一次他拿什么病毒去炸他同学的邮箱,结果把白云白的电脑给炸了,整个儿程序乱套,所有文件丢失,气得白云白像泼妇一样跳起脚来和他发火。白云白见儿子走了,连忙进屋开电脑,上网,进邮箱。
有一封新邮件。打开,上面写着:肥大侠给您发来生日贺卡。
肥大侠是儿子的网名,因为胖。哦,还是儿子记住了她的生日。
儿子以为她忘了。她打开贺卡,是儿子自己设计的,儿子设计时她见到过。先是一个红点儿,随着音乐红点儿渐渐开放成一朵花。下面是儿子那手臭字:祝老妈生日快乐!儿臣敬上。
还儿臣昵。白云白乐了,心里一下好过了许多。看来自己宣称独身是不准确的,有儿子的女人不能算独身,儿子会给你爱,给你温暖,给你作伴儿。白云白给儿子回了封邮件:谢谢你,儿子,你是妈妈最大的安慰。
白云白心情好转,决定自己给自己过生日,干吗在家里作苦命状?下去就去逛街,买几件新衣服,买几盘新CD,再去美容院洗个脸。
她打开冰箱,拿出剩饭剩菜烩到一起,对付午饭。儿子走了倒是有一点好处,吃饭可以对付。她打开炉子刚把饭放上,电话就响了。
屋里很安静,令电话铃声显得格外刺耳。白云白连忙冲进屋去接,心里又升起了希望:会不会是章赭?他决定不去美国了?或者是叶博文,他想起自己生日了?管他呢,是谁都行。她冲到电话前,又停下了,看着电话,一直等到它响第七声,才拿起话筒来。 喂!
一个陌生女人。
自云自想,是不是给他们赞助的老板?最近她在版面上搞了一次征文,因为设了奖,所以得拉赞助做奖金,她已经和好几个老板做了意向性的谈判,其中就有两个女老板。
女人一开口就说,你是白云白吗?
白云白说,我是。
她想她怎么不叫她白主编?或者自老师?
女人顿了一下,以很快的语速说,我知道你离了婚,但别以为离了婚就可以破坏别人的家庭。希望你自重,以后少找我们家叶博文,不然我就闹到你们报社去,叫你没脸见人!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