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42章

一出苏新茶家的门,王晶的脸就拉下来。
其实她一直都不高兴的,只是忍到现在。
王树林看出来了,说,还生气呢?王晶说,你怎么能那样说呢?
王树林说,开个玩笑嘛。王晶说,怎么能当着大家开这种玩笑呢?
王树林说,好好,我以后不这样说就是了。
但说完这话他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夭很热,街上不止是热,还乱哄哄的,弄得王晶心里更烦了。
儿子在身边,她不想再和王树林冲突。她说,打个的赶紧回去吧,太热了。儿子说,我想坐三轮。王树林虎着脸说,别闹!儿子不敢吭气了。王晶知道王树林舍不得坐出租,总爱坐公共汽车。她趁着没走到车站,看见出租就招了一辆。王树林没办法,只好跟上来。
王晶想坐到前面,免得付钱时王树林又拉个脸。可儿子非要坐,她没办法,只好和王树林坐后面了。坐进去时她觉得很不情愿,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坐前面不仅仅是为了付钱,而是想离王树林远点儿。
咳,这才开始啊。她心里有些烦躁。
车开了一会儿,车内响起嘀嘀两声。王晶没在意。王树林说,是你的手机吧,是不是有短消息?王晶说,不会吧?没有动。她想即使是,她也不想现在看。她怕陈挚突发其想地给她发什么短消息过来,惹麻烦。但王树林老盯着她,她只好拿出来看。
一个陌生号码,王晶松了口气。可内容很奇怪:如果你觉得委屈,如果你觉得没人理解,如果你渴望倾诉,别忘了我,我随时为你敞开着大门。即使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忘了你,我也不会忘,会永远等待你。
王晶觉得很奇怪,也没敢多看,就把手机关了。
但王树林已经注意到了,说,写的什么呀?
王晶只好给他看。
王树林看了说,这是谁啊?这么情深意长的。王晶说,不知道,可能是发错的。王树林说,怎么会发错呢?王晶说,常有的事。我春节还收到一个呢,祝我新年这个那个的一大堆。我也不认识,还落了个全名,叫张什么国。我只好给他回了一个,同喜同福。王树林说,可这种话不像是发错的呀。王晶有些不快了,说,那你打一个过去问问他是谁好了。王树林说,你的朋友,我干吗打过去?王晶说,跟你说不认识,怎么又成我的朋友了?
坐在前面的儿子转过头来,担忧地看着火药昧儿渐浓的父母。
王树林不说话了。
回到家,两个人都不说话。王晶照料儿子睡觉后,看王树林仍是一付吃了什么亏的不高兴样子,心里也很别扭。要说现在的王树林和过去有多大的变化,那就是爱生气了。不是一般的爱,而是很爱。动不动就拉个脸,有话又不说出来,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王晶想,过去他不这样。是自己出错,才造成他这个样子的,只有忍让了。她打开手机,把那个号码抄下来,再把自己的通讯录翻开,一个号码一个号码地对照,确定这个号码的确不是自己认识的人的。她就当着王树林的面,照着号码打过去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置身于一个很嘈杂的环境里。王晶迅速把手机递给王树林,说,你问他是谁吧。王树林接过去“喂”了一声,刚说“请问你是哪位?”对方就说,打错了。然后把电话关了。王树林手一摊,说,他一听见我的声音就关机了。
那表情,就好像他已经把委屈吃进肚子里了。
王晶说,你别那样好不好?我跟你说我不知道他是谁,我真的不认识他。
王树林说,我又没怎么样,我说什么了吗?
王晶没好气地,又把电话打过去,可对方不接了,任铃声一直响断都不接。王晶心里窝的火没处发,看看王树林那个冷眼旁观的样子,恨不能把电话扔了。她想了想,打开手机的信箱,给对方写了一条短消息:你是谁?为什么给我发那条短消息?是弄错了还是我的朋友?请回复我。
短消息发出后,许久都没有回音。王晶折腾累了,只好关机。
可她又不想看王树林那张脸,就声称还有篇稿子要写,让他先睡,自己进了书房。
王晶打开电脑,什么也写不出来。怎么可能写嘛,忧伤时可以写,心烦时只能心烦。她喝了口茶,发现上午泡的茶已经寡淡得不行了,就索性倒掉,喝杯白开水。她想,她和王树林的感情大概就像这泡淡的茶吧,寡淡得让人难受。人喝自开水时因为没有任何期待,反倒能喝出点甜昧来,可喝再淡的茶也因为是茶而有所期待,对其寡淡就特别不能容忍。
越想越心烦,她索性上网玩儿起扑克来。没想到游戏室里依然拥挤,可见夜里睡不着的大有人在。他们都是为了什么?
她给自己取的网名是男性化的,叫“黑马王子636”,加上她的胜率颇高,所以每次一上去,总有些女网友愿意和她搭档。她也就充当起英雄好汉来。
今天这个与她搭档的叫“粉嘟嘟80512”。王晶趁发牌的功夫对她说,对家,你怎么取这么个名字?有点儿恶心。“粉嘟嘟80512”
一点儿不生气,说,那是因为你黑啊!我们互补。王晶一下对她改变印象了。女人幽默是很难得的。王晶拿到一手好牌,心情愉快起来,她朝“粉嘟嘟80512”眨眨眼。两人配合默契,上来就把对方打了个光头。对方十分小气,输了就跑。王晶继续和“粉嘟嘟80512”一家,与另两个家伙战斗,仍是赢少输多。不一会儿就挣了七分。
王晶忍不住跟“粉嘟嘟80512”聊天道,那句老话说的真对,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我今天跟我们那位吵了架所以老赢牌。“粉嘟嘟80512”说,我们这不算赌,又没赢钱。王晶说,你是八零年生的吗?“粉嘟嘟80512”说,问这干吗?想和我谈朋友?王晶说,不是,我在猜想80512是你的生日。“粉嘟嘟80512”说,那636是你的生日吗?王晶说,算是吧。“粉嘟嘟80512”说,那我也算是吧。看来你是老大哥了。王晶说,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粉嘟嘟80512”说,和你一样,失恋了。王晶吃了一惊,在她的感觉里,八十年代生的人还是孩子,怎么也失恋了?再一想,哦,一九八零年生的人也有二十出头了。
王晶忽然觉得自己很无聊,竟然和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人在这儿玩牌。八零年生,八零年自己已经上高三了。几乎是两代人了。
又赢了一把后,她退出了。
回到卧室,王树林已经睡着了。王晶端详了一下他的脸,似乎还没消气,大概带进梦里去了。王晶叹口气,也关灯躺下。
其实他们的矛盾是从去海南岛开始的。在从海口到三亚的长途汽车上,王晶因为晕车,就一个人坐到了前面靠窗的座位。中途停车方便时,她发现王树林已经和他同座的女孩儿聊得很熟了。王树林跟她解释说,那女孩子失恋了,所以一个人出来玩儿。他正在开导她呢。王晶也不好说什么。心里多少有些别扭。余下的路程虽然晕得厉害,还是忍不住回头观察,发现那女孩儿竟把头靠在王树林的肩上睡着了。王树林一付小心呵护的样子。王晶心里别扭得厉害了。到达目的地后,王树林还遨她和他们一起玩儿,女孩子看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看到了王晶的脸色,总算知趣,和他们分手了。
分手后王树林一如既往地照顾着王晶,很体贴的样子。王晶不想因为这事别扭下去,但不说心里又堵得慌,就开玩笑说,行啊你,有点儿绅士风度嘛。王树林说,当然。我们这些人光明正大,要照顾女士也当着老婆照顾。王晶听出了他话里的话,有点儿生气,可回不出合适的话来,想来想去,忍了。
但王晶明显感觉到,王树林心里有疙瘩,有阴影。两个人不闹矛盾则罢,一但发生矛盾,那段往事就成了一把双刃剑,把两个人都刺得鲜血淋淋。这让王晶对复婚感到有些害怕。她真的要回到王树林身边去吗?从海南回来后,她很郑重地对王树林说,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事吧,不要轻易决定。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可能会有较多的摩擦。但王树林说,摩擦是难免的,热恋的人都还有摩擦呢。慢慢会好的。
王树林还是坚持复婚。
王晶内心总觉得有愧于王树林,所以看到他坚持复婚,也就同意了。在王树林心情好的时候,王晶跟他说,你能不能别那么小气?
你不知道,男人小气起来,一点魅力都没有了,一付小媳妇受气的样子,可招人嫌呢。王树林说,好,我尽量注意。不过你也得注意,不能太计较。王晶说,我能计较什么呀。你还不了解我。
但没想到住到一起的第一天,就冲突了。
王树林洗澡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王晶觉得不便接。就走到卫生间门口喊了一声,说,你的电话——倘若是过去,她会毫不犹豫地接了。王树林开了个门缝,把电话拿了进去——倘若是过去,他会说,你帮我接一下。
想到与过去的不同,王晶心里还是黯然神伤。她听见王树林说,我一会儿给你打过去。
洗完澡出来,他催王晶去洗,自己就拿着手机去了阳台。王晶不想自寻烦恼,就进去去洗。可等她洗完出来,见王树林还站在阳台上打电话。她心里不对劲儿,又无计可施,以前她什么时候在意过王树林的电话啊。
王树林终于讲完电话,进了卧室,也没作任何解释。王晶就忍着不问。但脸上的不快是明显的。王树林上来一下子抱住她,想和她亲热。她起先别扭着,身体有些僵硬。但经不住王树林的反复搓揉,终于也热起来。两个人做爱之后,王晶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她直截了当地问,刚才你跟谁讲电话呢,那么长时间?王树林含糊说,单位上的人。王晶半开玩笑地说,不是女的吧?王树林说,哪有什么女人啊。哪个女人会喜欢我啊?王晶说,我看海南岛那个女孩子就挺喜欢你。
王晶这句话本想开个玩笑,她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她丝毫没想到王树林会发火。王树林突然就发火了,说,你什么意思?还怀疑我?王晶连忙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开个玩笑。王树林说,开玩笑?说老实话,我要也像你这样,那早就再婚了,我们根本不可能再和好的。
这下王晶也来气了。王晶说,如果你觉得很委屈,我们就分开。
我可不想让别人那么委屈地接受我。王树林缓和了一些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不是那种人。王晶说,我已经说过了,过去的事是我错,如果你愿意原谅我,那我们就一起过,如果觉得无法原谅,那就索性分开。我可不想老听你话里有话地说这些。王树林说,这么说还是我错了?还是你委屈了?
王树林说完,气呼呼地穿上衣服去了客厅,把电视打开,王晶忽然觉得无望,这是个永远都吵不清楚的事情。她觉得委屈,王树林也觉得委屈,她想与其这样总被往事的阴影纠缠,那还不如彻底分开。可王树林又想和好,她若坚持分开必会再次伤害他。
她又不忍。想着想着,眼泪就流出来,止不住地流。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