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40章

郭亮回头嘻嘻一笑,说,我们于老师不爱听这些。于丽丽说,谁说的?我爱听。好听话哪个女人不爱听?只怕你不说。郭亮拿一个卒子往前走了一步,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看啊,我就是你的马前卒,为了你宁可前进一步死,绝不后退半步生……
于丽丽连连摆手,说,打住打住,别让我当场晕倒。王晶大笑说,丽丽,没想到你也有怕的时候。尹湘兰回头看,发现刘同学和黎美丽竟然聊起来。她想,看来她是真的活过来了。不用再担心了。
见人越来越多了,老古董和郭亮就收了棋盘。
老古董对于丽丽说,你们小郭下棋很厉害。不愧是警察。
于丽丽听了笑眯眯的。不过心里对这个“小郭”的叫法有些敏感。郭亮本来就小自己四岁,人又长得精神,于丽丽当初犹豫时这是一个重要原因。为了让自己与郭亮看上去相当,她现在已经很注意形象了,甚至开始悄悄节食,不想让自己太胖。在穿着上也比原来讲究些。尽管郭亮本人一再说,他不觉得于丽丽年龄大,他觉得于丽丽就像他妹妹。可别人就不一定这么看了。于丽丽希望别人觉得他们很般配,尤其希望姐妹觉得他们很般配。
苏新茶指挥着老古董把家里所有的凳子都调动出来了,还是不够。只好让几个孩子跟着丹丹,在另一问屋子里摆了个小桌子。
最后进门的是白云白。苏新茶说,你怎么才来呀?就差你了。
白云白抱怨说,塞车塞得一塌糊涂。我四点多就出门了。
王晶说,四点还早啊。我们可是三点就来了。
于丽丽说,我最早,被这个当兵的催的,没办法。你儿子呢?
白云白说,人家不跟我了,宁可在家吃方便面。她一边说,一边被苏新茶拉上了饭桌,还完全来不及打量各位来宾。等她坐下,定了神,四下一扫,才发现她们这个团伙竞多了那么多人。再仔细一看,竟然有了三对!她顿时有种眼晕的感觉,好像原先的五朵金花忽然开成一片花海了,整个世界都变了样。
白云白忽然之间涌出眼泪来。
王晶紧张地说,云姐你怎么啦?
白云白说,我高兴。
王晶说,是不是看到这世界又少了三个怨妇?
白云白说,应该说少了六颗寂寞的心。
苏新茶说,高兴就好。来,举杯,这第一杯酒,是我和老董谢大家的!谢谢大家帮我找丹丹,也谢谢大家光临我们家!
王晶有意逗她说,你们家是谁家呀?你和哪个们啊?
苏新茶说,肯定是我和老古董呗,这么说吧,我已经决定入老古董的虎穴了。
大家笑,纷纷举杯。老古董不菩开玩笑,老实巴交地说,危难之时见真情啊。我跟新茶说,你真是幸运,有这样一帮好朋友。
于丽丽调侃说,新茶这也是养兵干日用兵一时,她平时老请我们吃吃喝喝的。我们也不能白吃。
大家又乐了。
白云白看着苏新茶笑眯眯的样子,再看看于丽丽脸上的红润,还有王晶那付无所用心的表情,就知道她们的感情都靠岸了。即使是尹湘兰,脸庞上的光泽也明显是爱情滋润的结果。只有自己还在这儿飘着,找不到港湾。尽管说起来有三有四。
苏新茶在一旁碰碰她,说,你发什么愣呢?
白云白赶紧回过神来,说,我在想,你以后有了老古董,不会忘了我们吧?
一句话说得苏新茶心里发酸,她说,怎么会呢?我还害怕姐妹忘了我呢。
老古董说,你放心,她就是忘了我也不会忘了你们。
尹湘兰说,看来红花还是要有绿叶配啊,你看你们三个今天气色多好。
白云白说,我提议,这第二杯,就由我和湘兰这两个苦瓜,敬你们三对相亲相爱的甜瓜。尹湘兰立即举杯响应,说,好,我赞成。
黎美丽在一边嗲声嗲气地说,还有我呢。
白云白有些意外地看看她,但还是接过话说,那就三个苦瓜,三对三,正好。
坐在黎美丽旁边的刘同学说,既然黎小姐都算一个,那我也算一个。
苏新茶看了他一眼说,你瞎凑什么呀,你不止是甜瓜,你都快成糖精了。她转而对众人说,那天我看见他带着老婆孩子购物,开着宝马,抱着北京犬,买了七七八八个袋子,像那个歌里唱的,我们的生活比呀比蜜甜。
苏新茶说这话时,是下了决心把他推开了。
刘同学说,那说明她们娘俩是糖精,我不是。
黎美丽身子一扭,送出去一个媚眼儿,说,刘经理这样的男人是现在最吃香的男人,又有钱又顾家,还风度翩翩。让我们好受伤害噢。
刘同学满脸是笑地说,黎小姐过奖了。其实我们这种人最苦,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
黎美丽说,得了吧,一看你身上这件华伦天奴,就知道你吃的不是草了。
刘同学说,我这算什么,也就是你那根丝巾的价吧。别欺负我们不认识名牌噢。
苏新茶吃惊道,至于吗?
黎美丽说,哪里,他夸张了,我这丝巾虽然是爱马仕的,可也赶不上他那件衬衣贵啊。不过刘经理,那么好的衬衣怎么不配双好鞋啊?我看你的鞋很一般噢。
刘同学说,黎小姐可真是好眼力。
白云白听着心烦,赶紧打断他们的肉麻比赛,说,看来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幸福。那就我们五个敬五个吧。平均主义。
王树林说,白姐说得对,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幸福。刚才王晶还说,资本主义终于复辟了,她要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了。
尹湘兰说,她那是反话。她心里是想说,白雪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大家乐了。白云白问,哎,你们三家一起操办婚礼怎么样?
于丽丽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郭亮,说,我们已经办了。
哇。大家发出一片惊诧声。于丽丽越发不好意思了。还是老古董解围说,人家郭亮是解放军,不能像我们这样拖拖拉拉的。郭亮笑眯眯地说,我是想,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要赶紧把这些年造成的损失补回来。白云白没想到这郭亮还挺幽默的,调侃说,那已经补上多少日子了?于丽丽说,六月十六日办的。一个月多点儿吧。白云白说,我说呢,你气色那么好,爱情真是滋润人。于丽丽脸大红,说,别拿我开心了。
她低下头,别的话一句也说不出了。原来的于丽丽可是伶牙利齿的。而现在,白云白觉得她就像爆米花,因为爆开而变轻了。也许女人就该如此?美丽而轻盈,而不是尖锐而厚重?白云白一时又走神了。
郭亮大声武气地说,这杯酒,我代表于丽丽敬大家,在我没出现之前,一直是大家在关照于丽丽。谢谢了!苏新茶说,别于丽丽于丽丽的,要叫丽丽,或者丽。郭亮有点儿不好意思,看了于丽丽一眼。于丽丽解围说,人家解放军不兴那么黏糊,没加同志就不错了。王晶说,哎,解放军叔叔,既然你把她收编了,就要负责到底啊。不许半途而废。郭亮说,是!一饮而尽,喝掉了那杯酒。大家也跟着喝了。
忽然传来手机的铃声,白云白敏感地听出是自己的,并敏感地意识到是章赭。那天他们喝到尽兴处就去了章赭的房间。白云白已经打算豁出去了,酒在身体里作怪,燃烧,令她非常渴望得到异性的爱抚,渴望疯狂一回。而章赭更是醉得厉害,进房间就把她抱了起来,一张满是酒气的嘴在她脸上乱吻,身体也歪歪倒倒的,可以确定他都不知道自己抱的是谁。于是在最后的时刻白云白推开了他。
她想她不能这样,章赭是喝醉了,自己并没有醉,如果这个时候两人发生关系,她便是故意杀人,章赭最多是过失杀人。她可不想趁人之醉,让人负疚。她承担不起这个心理责任。
但即使如此,毕竟已有了肌肤之亲。对白云白来说,和过去就完全不一样了。章赭走后,她心里的那种不舍超出了她的想象,思念的野草疯长。好在章赭每天都给她发一封邮件,从信息高速公路上源源不断地为她送来爱意,让她感到温暖和欣慰。她越来越希望听到他表白了,也愿意和他谈自己的心事。可以说,章赭眼下与她的密切程度已超过了叶博文。是不是因为感情危机,她把他当成了救命稻草?还是她把她和叶博文之间的感情危机转嫁到了他身上?
她知道无论是哪种,对章赭都是不公平的,可她没办法。
章赭要她暑假到北京去玩儿几天,意思是明显的,她有点儿动心。可是儿子这次期末考得不好,从班上的十多名降到了三十多名,二十个同学插了他的队。儿子的成绩总是这样不稳定,白云白说他是波澜壮阔,一会儿飞上浪尖,在前五名之内,一会跌人低谷,在三十多名之外,让白云白的心跟着他上下忽悠。所以这个假期白云白打算哪儿也不去,在家里抓儿子的学习,给他报上五个补习班,不然初三怎么办?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第4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