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34章

于丽丽说,我本来就无意做官儿,当个老师多单纯。要不是校长动员我,我哪会去竞争那个教务主任?校长我都不爱当。一天听那些流言蜚语,霉得很。
郭亮说,不,绝不能退。你说过不让我干涉你的生活小事,我答应了。但现在这件事不是生活小事,是原则问题。面对歪风邪气你要作斗争,不能妥协。
于丽丽说,怎么做斗争?我根本不知道对手在哪儿。就算心里明白是谁,人家又没跳出来,我跑到学校操场上去发表演讲啊。
郭亮说,那就不理睬他们。听喇喇蛄叫还不种地了?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生气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于丽丽没有说话,还是情绪不高。
郭亮说,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有一天馒头和面条打架,馒头打输了,就跑去搬救兵,找来了包子和饺子,路上碰到方便面,冲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方便面大叫,说干什么呀,我又没惹你们!
馒头说,别以为你烫了头我就不认识你了!
于丽丽扑哧一声,笑得差点儿呛住,说,你从哪儿听来的这种笑话?
郭亮得意地说,杂志上看的。怎么样,消气没有?
于丽丽笑而未答,心里还是很感激。过去自己心烦,哪有人关心呢。
郭亮说,其实,你这事有一个解决办法,很简单。
于丽丽说,什么办法?
郭亮说,咱们马上结婚。
于丽丽一愣。虽说她心里已经接受了郭亮,可结婚这回事她还没想过。而且,马上?怎么个马上法?她迟疑道,可我们才认识两个月。
郭亮说,你觉得时间是问题吗?
于丽丽说,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我们都还没有见过双方的家人。
郭亮说,这容易。明天我先带你去见我父母,他们肯定喜欢你,我敢保证。我已经跟他们提起过你了,他们一听说是老师就很高兴,还指望我跟你多认识两个字呢。后天你再带我去见你父母。我想他们也会接受我的。我是最可爱的人啊,虽然转业了,但本质上没变,对不对?见完之后,咱们就去登记结婚,也别操办什么仪式了,等暑假的时候,我再带你和茵茵出去玩儿。
于丽丽说,什么事到了你嘴里就那么简单。
郭亮说,本来就简单嘛,你们女人有时候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于丽丽说,你们男人才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呢,本来竞争上岗凭本事嘛,写什么匿名信嘛,我最讨厌写匿名信的人了。
郭亮说,好好。咱们别扩展到所有男人女人那儿,太复杂。咱们就谈咱们两个人。
于丽丽说,我总觉得太仓促了。就为了堵别人的嘴?
郭亮说,当然不是,我只是利用一下战机。你和我都是四十的人了,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浪费了。再说从我的角度来说,我也想尽快把这个事情了结了,好踏踏实实上班。
于丽丽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其实还在她和郭亮有了第一次之后,她就在心里明白她离不开他了,她需要他。他让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和做一个女人的幸福。她没好意思告诉他她有多快乐,但她知道只要郭亮开口,她就会跟他走的。但冷静下来想,一个单身女人要再婚,哪儿会那么简单呢?她不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了啊。
对了,还有她的一帮女友呢?她们还没见过他。她们要是知道她现在正在和一个她们从未见过面的男人讨论婚姻大事,肯定会张大嘴巴合不拢的。她们中只有自云自知道郭亮的存在。
郭亮见她还不点头,又说,我认为认准的事情就要马上去做。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于丽丽笑,王顾左右而言他,我的那帮女友要知道我打算结婚,肯定会大呼小叫的。
郭亮知道她有一帮子女友,很要好,甚至比父母还能左右她。
但他不想让她们品头论足,别三说两说把他们说散了。他说,我就喜欢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我希望见到她们的时候,我已经是你丈夫了。那多好!
于丽丽没再说话,她不知道她还能说什么。郭亮的固执她早已领教过。有一次她曾在电话里跟白云白聊起。白云白说,男人有主见好啊。于丽丽说,可事事作主,就让人有点受不了了。什么都要听他的。白云白笑,说,是不是他在部队指挥人指挥惯了?于丽丽说,可不是吗?他还很自豪呢,说自己从来没当过副职,排长,连长,营长,官不大,但都是说话算数的。白云白说,听上去挺有意思的嘛,像个孩子。于丽丽说,不发生矛盾的时候,觉得他这样挺好,自信总比自卑好啊。但发生矛盾的时候就有点儿烦了。
郭亮见她一直不说话,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低声说,嫁给我吧。
于丽丽的脸霎时通红,把手抽出来说,让人看见了笑话。郭亮说,笑话什么,正大光明的事。于丽丽说,我看过一篇文章,上面说再婚家庭只有百分之五是幸福的。我有点儿害怕。郭亮说,我保证,一定让你呆在那百分之五里面,撵都撵不走。
于丽丽笑了,说,我喜欢你这句话。
郭亮说,应该先喜欢说这话的人。
于丽丽终于说,好,我答应。不过,真要结婚的话,我们先约法三章,免得婚后老吵架。
郭亮说,真是个当老师的,什么都是三点。你说吧,哪三章?
于丽丽说,比如,不能所有事情都你说了算。我会觉得压抑。
郭亮说,好,谁对就听谁的。
于丽丽说,不,不能这样说。那你会认为都是你对。像穿衣服这样的事,梳短发还是长发的事,本来就没有什么对错啊。
郭亮说,当然,这些问题是没有绝对的对与错的。不过我也是为你好啊。
于丽丽说,是否为我好要看我自己的感觉。我需要自主,像需要空气一样需要自主。
郭亮笑了,说,到底是老师啊,一套一套的。好吧,生活小事我不干涉,但发表意见总可以吧。还有呢?
于丽丽说,我脾气有些急躁,发生争执的时候你得让着我。如果的确是我错了,冷静下来以后我可以检讨。但冲突的时候你不能迎着炮火冲上来,那肯定两败俱伤。
郭亮说,好,我迂回到外面去,等你冷静了再回来。还有没有?
于丽丽其实也没有很好地想过,事情来得太突然。她只好说,我没了,该你说了。
郭亮说,我没什么条件,我补充你刚才说的,如果发生冲突,我们两个谁都不许说离婚二字,要说也冷静下来时再说。
于丽丽说,我完全同意。
郭亮说,没了。反正我会对你和茵茵好的,除了烟钱,所有工资上交。
一说到工资,于丽丽想起来了,说,你的那笔转业费你最好另外存起来,或者孝敬你父母。咱们在一起过日子你只要每月给我生活费就行了。郭亮说,那怎么行?只要结婚,那就是我们的共同财产了。于丽丽说,可是数目太大了,我会有心理负担的。郭亮说,真是书读多了穷讲究。你就这样想嘛,房子和家都是你的,我要拿那笔钱来买房子还不够呢。于丽丽这么一想,觉得能接受了,不好意思地笑笑。
郭亮说,还有吗,于老师?
于丽丽说,最后一条,茵茵在家时你尽量少抽烟。
郭亮一口答应,说,没问题,我能做到,只要别让我戒就行。
于丽丽再也没话说了,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两个月前他们还很陌生,现在却已经谈婚论嫁了。原来一见钟情的不仅是年轻人的专利。她笑说,你让我完全放弃了原来制定的再婚原则。郭亮说,你的原则是什么?于丽丽说,找一个年龄大的、文凭高的、脾气好的。郭亮说,我会让你觉得值得放弃。
于丽丽笑,他倒是不乏自信。
走出饭店时,于丽丽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想,我竟然就在这样一个地方,把自己的婚姻大事给决定了。再抬头看走在前面的郭亮,年轻,充满朝气,对她和女儿那么好,就像是上天派来关心她们母女的。她心里终于生出一种快乐的感觉。
好吧,那就把自己嫁出去。
接下来的一切都是照郭亮计划的那样进行的。先是郭亮率于丽丽母女去了他家。郭家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善良朴实热情,对于丽丽母女很好,让于丽丽有一种温暖和踏实的感觉。于丽丽甚至觉得,以后他们真要是吵了嘴,两位老人都会护着她的。
然后于丽丽再带郭亮去了自己父母的家。于丽丽没想到,郭亮一个军礼,就让她父母笑得合不拢嘴了。他们忙前忙后地张罗着,言行中甚至有些讨好郭亮的意味。这让于丽丽有些不快。郭亮不在跟前的时候,于丽丽对母亲说,妈,你们千吗好像我高攀了他似的?
他又不是什么达官显贵,就一个转业军人,文凭还不如我高呢。于丽丽母亲说,不许你那么骄傲,茵茵她爸就是因为觉得压抑才走的,你要接受教训。于丽丽说,茵茵她爸和他是两回事,他才不会压抑呢,他不骄傲自大就不错了。于丽丽母亲也听出了女儿话里的满足,还是说,反正你要改改你的脾气,学会做个温顺的女人。于丽丽知道母亲一直在担心她的再婚问题,现在终于解决了,对方还是个她十分信任的解放军,自然又高兴又担心。她只好安慰母亲说,好好,我改。我做个温顺的绵羊。
两边的父母一认可,他们就去街道办理结婚登记。登记的日子是于丽丽选的,六月十六日,她希望他们的日子能过得顺顺利利。
走在路上郭亮对于丽丽说,知道吗,我现在有点儿激动,不,有点儿幸福。
于丽丽说,你不用这样安慰我,反正咱们的情况一样。
郭亮说,不一样。我这是第一次和一个女人一起办理结婚登记。
于丽丽打趣说,那上次是和一个男人?
郭亮认真地说,上次结婚时我人在部队,她来信说单位上要分房子,单身职工不能排名,让我赶紧开张介绍信寄给她。我就让文书办了。后来她来队探亲,人家说连长你家属来了,我才知道我已经是个结了婚的人了。整个儿糊里糊涂的。也难怪人家要跟我离婚。
于丽丽听了有些同情他,说,那这次要不要举行个仪式?郭亮说,我跟你一起去办理登记,这就已经是个郑重的仪式了。我已经很满意了。于丽丽说,那完了咱们好好照几张照片,挂在家里吧。
郭亮大惊,说,你要让我到照相馆去摆那种姿势?于丽丽乐了,说不会的,我也怕那个。我是说找个朋友,上郊外拍几张自然的。郭亮一把握住她的手说,我越来越觉得咱俩合适了。我不喜欢的你也不喜欢。
于丽丽脸一红,放开他的手,身子却靠近他,悄声说,今晚就住我那儿吧。
第二天早上,于丽丽给白云白打了个电话,故意用非常平和的语气说,我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
白云白愣了一秒钟,说,太好了。
又过了一会儿说,你知道吗,我的眼泪都出来了。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