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33章

天气一下热了。刚进六月就好像三伏天似的。学校里的知了大张旗鼓地叫着,生怕人们不知道它们已经金蝉脱壳了。
办公室没有空调,一个老式吊扇在屋顶上卖力地转着。于丽丽一边擦汗一边伏案改着卷子,因为胖,她比别人更爱出汗。她心里时不时地开小差,寻思着,倘若以后自己当了教务主任,一定要想办法改善一下老师们的教学条件。
校长不知何时走进来,走到她的桌边,轻轻拍了一下她,示意她出去。
于丽丽就跟校长来到校办公室。校长的办公室也没空调,只有一把台式电扇。校长请她坐下,给她倒水。一个月前于丽丽参加竞选教务主任后,学校进行了民意测验,她的票数竞比他们教研室主任略高一些。后来学校把两个人都报到了市教育局,之后就没有消息了。现在见校长找她,于丽丽心里有些不自在。她寒喧道,这天真是热得难受。
校长说,可不是,不光热还闷,出不出汗来。
于丽丽接过校长递给她的纸杯,烫手,连忙放下,这时候有杯凉凉的矿泉水多好。她又有些想入非非了,等以后自己当了教务主任,起码要让大家夏天能喝上矿泉水。
校长笑眯眯地开口说,于老师,照说我是个校长,应当关心你这个教师的生活。但因为我是一个男同志,有点顾忌,所以,你离婚好些年了,我也没有在这方面关心过你。真是很抱歉。
校长是个温和的文化人,在于丽丽眼里还像个大叔,尽管他比她也就是大了那么六七岁。她不明白他怎么会一下讲到这个问题上?
就体谅地说,这种事别人的确不好关心,我知道的。说实话,我还害怕你们过问呢。你们不问我很感谢。
校长说,我也是觉得私生活最好不过问,应该尊重隐私。可是……现在不是牵扯到一个竞争上岗的问题吗?上次把你的材料报上去后,我一直觉得希望很大。不想今天教育局打电话来,要我特意了解一下你的婚姻状况。
于丽丽一听很不高兴,说,我的婚姻状况大家都知道的嘛,我又没隐瞒什么。我在会上向大家阐述自己的利弊时,不是专门讲了这个问题吗?我是个单身母亲,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校长说,是这样的。我们都清楚。但是有人可能挺在意这些,教育局说他们收到一封匿名信,反映你的情况……校长停下来劝了句,你可别急啊,我跟你谈,并不是说我同意这个说法。于丽丽说,我不急,你说吧,反映我什么?
校长说,反映你在生活上,这个,这个……我干脆直说吧,说你和一个男人同居。
于丽丽的脸刷一下红了,一股血直冲脑门,她差点想说,什么人那么缺德?!但话出口的一瞬间她忍住了。她想起郭亮曾跟她说,发火的时候先数到十,如果数到十还克制不住,再发。她倒是没数十,她只是忽然想,自己一定得学会忍耐。无论是为了工作,还是为了第二次婚姻。她把脸转向一边,长出一口气,然后回过头来。
她冷静地跟校长说,我最近的确交往了一位男友。我是单身,他也是单身,我想我们的交往不妨碍谁,也不违反法律吧?如果相处得好,我们会考虑再婚的。至于是否同居,领导上可以去调查。
我这样答复可以吗?
校长说,好的好的。我就这样给上面汇报。我就说嘛,你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同志。这么多年了,我多少还是了解的。
于丽丽说,老实说,我并不在乎是否当这个教务主任,但我讨厌这样不择手段地竞争。
校长笑笑说,这事你也别往心里去。哪儿没小人呢。以后真的走到领导岗位上,你恐怕更得有思想准备。
于丽丽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加上天热,整个脑袋发涨。真想一头扎到游泳池里去。
电话响了。于丽丽抓起来,没好气地“喂”了一声,竟是郭亮。
一听见郭亮的声音,于丽丽更觉得委屈了,嗓子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郭亮却没有察觉,兴奋地说,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的工作安排好了。
于丽丽一听,还是为他感到高兴,就说,终于当上处长了?郭亮说,不是处长,是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于丽丽说,咦,你上次不是说,安排你去机关事务管理局当副处长吗?郭亮说,一个机关的处长有什么意思?尽千些婆婆妈妈的事。他们让我选,我就选了公安局刑警队。不然我这一身的功夫不是白练了?于丽丽说,副队长是个什么职?郭亮说,大概是个科级,我不太清楚。
于丽丽心里略有些不快,放着副处级不要要个科级,而且也不和她商量一下。但她说不出口,她说过她不在乎当不当官,可他毕竟是个男人呀。于丽丽就说,你不是说不喜欢当副职吗?郭亮说,这不一样。这个工作太合我意了。不过这可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这是我的实力所致。你还记得上次我出麻烦时遇见的那个老警官吗?
就是他推荐的,他是公安局副局长,看中了我那两下子,调了我的档案去看。我一直怕没把握,没告诉你。今天算是正式通知了,要我明天就去报到。
于丽丽说,原来是这样。那祝贺你了。
郭亮终于听出来点儿问题了,说你怎么啦?好像情绪不高嘛?
于丽丽坦言道,你遇上贵人相助,我遇上小人破坏了。
郭亮说,怎么回事?告诉我。
于丽丽不想说,电话里怎么说啊。她说,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为你庆祝一下,就在我们上次那家小饭店好不好?
郭亮响亮地说,是,于老师!我准时在那儿等你。
于丽丽放下电话,心里好过一点。现在终于有人可说说话了。
不像以前,遇到生气的事总是自己闷着。不管说了顶不顶用,总比没人诉苦好。这就叫分担。
于丽丽和郭亮自那次派出所事件后,又见过几次。都是郭亮积极主动来约的。于丽丽的感觉时好时坏。好的时候,想马上嫁给他,坏的时候,恨不能从来就不认识。倒是郭亮很稳定,始终表现出对于丽丽的喜欢和追求,甚至还情意绵绵的,时不时地买把花,或者下雨天送个伞。于丽丽笑他,说,你哪像个营长?哪像个三十八岁的人?简直就像十八岁。郭亮振振有辞地说,我十八岁的时候没机会追女孩子,人家一介绍就结婚了,现在正好补上这一课。婚姻法也没规定中年人谈恋爱就不可以浪漫。郭亮还说,我喜欢积极主动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不喜欢接到夭上掉下的馅饼。于丽丽说,有天上掉下的馅饼也很好啊。郭亮说,那肯定是老天爷觉得不好吃才扔下来的。
于丽丽觉得和郭亮在一起的最大好处就是充满活力。他老让你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还可以干很多事。就是在他的鼓动下,于丽丽写出了学校教改的方案,参加了竞争演说。他甚至帮她设计了那天穿的衣服和发型。于丽丽说,没想到你一个兵营出来的,还蛮懂生活。郭亮说,咳,离婚后一个人很孤单,尤其是到了周末,没事千就想孩子,心烦。我就去买一堆杂志来看。于丽丽关心地说,那现在你还能见到孩子吗?郭亮说,寒暑假可以见。
上个星期天,郭亮带着于丽丽和女儿去游乐场玩儿,他几乎是强迫地要于丽丽和他一起坐了一次翻滚列车。尽管于丽丽下来后脸色苍白,但还是承认很刺激很痛快,她还是生平第一次玩儿得那么开心呢。让她高兴的是,女儿茵茵也很喜欢他,一见到他就扑上去,郭叔叔郭叔叔地叫个不停。还说,郭叔叔身上有个烟花爆竹的味道。
其实是烟昧儿。郭亮的烟瘾挺大。他跟于丽丽解释说,到部队后工作太累,就学会了抽烟,后来因为离婚,心里苦闷,烟瘾越来越大。等以后生活安定了,他会慢慢戒的。还说,我知道你们知识妇女都不喜欢抽烟。于丽丽说,我倒没那么在乎,主要是怕对茵茵不好。郭亮一听连连点头。
郭亮对茵茵表现出一种由衷的父爱,甚至比于丽丽还宠茵茵。
一会儿冰激凌,一会可乐,一会儿芭比娃娃。于丽丽嘴上说,你别把她宠坏了。心里却很感激他,女儿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父爱了?看到女儿心满意足地坐在郭亮腿上,于丽丽就想,嫁给他吧,他是一棵树。是自己和女儿都需要的树。
现在听到郭亮的工作终于定了,尽管不那么如意,但于丽丽觉得心里更踏实了。有一瞬间甚至想,自己当不当教务主任都无所谓,只要他们一家人能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就行。
于丽丽到达餐厅时,郭亮已经在那儿了。放眼一看,整个餐厅里的男人就属他显得精神,腰板笔直,神采奕奕,眼睛发亮。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惟一的遗憾是,他又在那儿吞云吐雾。不过看见于丽丽走过来,他迅速把烟灭了。
于丽丽心里有几分满足,走过去由衷地夸道,你今天很帅哟!
郭亮像个孩子似的咧嘴一笑,真的吗?我今天心情大好,不是小好。不过你也很漂亮。
于丽丽说,你这话就有点儿牵强了。刚才我们有个同事还说我脸色不好呢。
郭亮说,怎么是牵强呢?不是说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吗?就不兴有一千个于丽丽?我眼里的于丽丽就是漂亮的,永远漂亮。
于丽丽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他有他的一套表达方式。而且很固执。这就是于丽丽和他在一起感觉不好的一面。有时候无论于丽丽怎么说,他都要按他的方式来,他要决定一切主宰一切。可于丽丽也是个独立惯了的女人哪。他们之间发生矛盾,多半是因为这个。
郭亮有句口头禅,听我的,没错。很像某个影星为洗发水打的广告:相信我,没错的。
郭亮说,刚才等你的时候,我已经把菜点好了,节省时间。于丽丽说,好,我最讨厌点菜了。不过先生,你多少应该征求一下女士的意见。这是礼貌。郭亮说,我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蔬菜,对不对?你怕长胖。我呢,最喜欢吃肉,我简直不能没有肉。所以我给你点了酸辣白菜,我点了一份回锅肉。咱们各吃各。于丽丽说,哪有你那么绝对的?郭亮笑了,说,逗你呢。我看你皱个眉头走进来,就想让你笑。说吧,遇到什么心烦事了。
于丽丽就把校长找她谈话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末了生气地说,我还没上任呢,就来坏我。以后还不知怎么来和我作对。所以我想,我退出算了。只要以后……
于丽丽看了郭亮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能一起好好过日子,我不在乎那些。
郭亮说,后面这句话我爱听,但前面的话我坚决反对。仗还没开始打呢,就宣布投降,这叫什么?我可不收留逃兵。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