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29章

白云白接到王晶的电话,忍不住叫起来,这么些日子你跑哪儿去了?一点音信都没有?王晶说,生病了,住在我妈那儿。白云白责备说,那你也该说一声啊。王晶搪塞说,我想你们都忙,又在放假……怎么,想我啦?白云白说,想,怎么不想,连我们家白二娃都想你。王晶大笑起来。有多少天没这么大笑了?王晶忽然很想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诉白云白。她说,你现在有空没有?我想跟你聊聊。
白云白想了想,说,行。王晶就说了“双燕咖啡屋”的地址。她想,正好可以把咖啡屋女主人的伞还了。王晶已经知道她叫林飞燕了。
王晶走出门。她有多少天没出门了?没见天日了?整个人走在路上都是轻飘飘的。不过,抬起头来看看五月里郁郁葱葱的树,看看淡蓝色的天空,薄薄的云层,她还是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所有的树都是绿的,只是深浅不同,就如同所有的女人都渴望爱情,只是遭遇不同。她想自己还年轻,还有机会把日子过好。这样一想,心里就舒畅多了。她要和王树林一起去三亚,她一定要珍惜失而复得的爱情。
王晶边走边把手机打开。她已经好些天没开手机了。
不料手机一开铃就响了,好像那铃声早就等在里面了。王晶一看,是苏新茶。
苏新茶也和白云白一样,上来就说,你怎么了,那么多天没音信?王晶照旧说,我病了,回我妈那儿去住了几天。苏新茶似乎有些不信,王晶怕她追问下去,连忙说,你怎么样?苏新茶似乎就等着她问这话呢,说,我糟糕透了。王晶说,怎么啦?苏新茶说,丹丹她爸破产了,以后不能再给我们钱了。是吗?王晶想,这事对苏新茶来说的确是个打击,她已经依赖惯了,不像她们几个一直就靠不上前夫,也就不靠了。
苏新茶叹气说,我心里烦得很,丹丹马上要中考了,一旦考得不好,就得交钱。
王晶说,还有老古董呢?
苏新茶说,人家这段时间也不理我了。
王晶说,那你出来聊聊天吧,我和白云白刚好约了喝茶。
苏新茶停顿了~会儿说,算了,我不想去。
王晶说,你不是说你的原则是心情不好绝不呆在家里吗?
苏新茶还是说,那是过去,现在我要改变生活方式,过穷人的日子了。
王晶不再勉强她,关了电话。老实说,如果苏新茶来,她就不打算说她和王树林的事了。尽管她迟早要告诉她,但不能那么早。
她怕苏新茶又说出些让她泄气的话来。
到了“双燕咖啡屋”,林飞燕却不在。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坐在靠门口的一张桌前和几个人在打牌,听见王晶问话转过头来说,你找她有事吗?王晶说,我还她伞。男人说,伞就放那儿吧。她今天不舒服,在家歇着呢。王晶说,我可以给她打个电话吗?男人看了王晶一眼,说了号码。
王晶就打了过去。林飞燕在电话那头声音很低沉。王晶说,你怎么啦?病了?林飞燕说,她走了。王晶说,谁?林飞燕说,赵燕,她出国了,她终于嫁给她爱的男人了。
王晶一下感觉出林飞燕的心情很不好,就说,能出来坐坐吗?
我现在就在你咖啡屋呢。林飞燕沉默着。王晶动员说,来吧来吧,别闷在家里,就算为我。
林飞燕终于答应出来了。
王晶放下电话,想找个僻静的座位。四下一看,到处都僻静,就没什么客人。也许是白天的原因?上两次王晶来,可是座无虚席。
看来林飞燕找的这个管家不行。
王晶在最里面找了张桌子坐下。一眼看见白云白过来了。白云白见到她就说,看来你真是生病了,脸色苍白。王晶说,这样是不是显得温柔一些了?白云白说,我还是宁可看你红光满面吵吵闹闹的。充满活力。
王晶喊服务生倒茶,喊了几声都没人答应。那个男人仍在专心打牌。王晶只好走过去叫。男人叼着烟抬起头说,你们是燕子的朋友,随便喝点什么吧,我请客。王晶想,燕子怎么找这么个人替她打理生意?非赔不可。
回到座位上,王晶见白云白正独自发呆,说,你怎么啦?又为叶同志心烦?
白云白说,不是,为生存。我自给那个单主任献殷勤了,他自己都没着落,这次副刊部主任不是他。王晶说,那怎么办,你还是找找叶同志吧。白云白说,找他合适吗?王晶说,有什么不合适的?
即使是普通朋友,也可以帮忙啊。白云白说,我从来没求过他什么事,开不了口。王晶说,你开不了口,我帮你说。白云白连忙说,不,还是我自己跟他说吧,他会生气的。
王晶说,看来大家最近都不顺心。刚才苏新茶打电话,也说心烦,我叫她一起出来喝茶,她不来。白云白说,她有什么心烦的?
即使没工作,也不愁吃不愁穿。王晶说,你不知道吗?她前夫破产了,以后不再给她钱了。而且,老古董这段时间也开始冷淡她了。
大概受不了她的长期犹豫。
白云白一听,连连说糟糕。王晶问怎么啦。白云白说,上午她给我打电话来着,说想约我喝茶,我正心烦呢,就拒绝了。王晶道,怪不得她听说你和我一起,就不来了。白云白说,是我的错,我的错。我主动给她打一个。
自云自打过去,家里没人接。再打手机,苏新茶说她正在美容院洗脸呢。白云白松口气。苏新茶到底还是想得开的人。白云白抱歉地说,新茶,我不知道你家里的事,要是知道的话,我今天说什么也陪你喝茶了。苏新茶说,没关系的。反正知道不知道最终都得自己承受。白云白想,话虽不中听,倒是很正确。她还是诚恳地说,咱们哪天好好聚一下,我来做东。苏新茶见她如此诚恳,说,好啊。
我经济再萧条,AA制还是能承受的。白云白又问,老古董怎么啦?
他不是对你一直很忠心的吗?苏新茶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态度总是暧昧,他失去耐心了。他昨天告诉我,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丈夫去世的女人,比我还年轻呢。白云白说,他告诉你这事说明他还没放弃你,他是想将你的军。苏新茶说,随他去吧,我现在也是懒心无肠的。白云白说,我觉得你和老古董很合适,千万别一时赌气放弃了。老古董可是个靠得住的男人。苏新茶说,难道还要我向他求婚?白云白说,我有个主意,你好好烧一桌菜,把我们请去,顺便请上老古董,他一吃你的菜,保证非你不娶。苏新茶笑了,说,你要我巴结他啊。白云白说,这不是巴结。努力对一个人好,自己也会快乐的。苏新茶没再说什么,忽然问,哎,你知不知道湘兰上哪儿去了?她妈打电话上我这儿来找她,火急火燎的。白云白犹豫了一下,说,好像是到上海去了吧。
白云白关了电话对王晶说,看来古人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真是那么回事。你看苏新茶现在说话越来越着调了,连“暧昧”这样的词都用得挺准确。这都是跟老古董交朋友以后发生的变化。王晶说,就是,我觉得老古董跟她真是挺合适的。年龄不应该成为障碍。
白云白忽然说,什么能成为障碍?告诉你吧,湘兰还真的和一个网上认识的老外好上了,叫什么罗伯特。那个罗伯特还上这儿来了。王晶瞪大了眼睛,说,真的?!咱们姐妹里也有跨国之恋了?白云白说,我亲眼所见。不过我对那家伙印象不好,担心得很。湘兰已经完全陷进去了,两眼放光,跟那家伙去上海了。也不跟她妈说一声,你看把她妈急得。王晶说,恋爱总是让女人昏头。不过我还是挺高兴的,湘兰终于又有爱情了。
两人正说着开心,林飞燕来了。
王晶连忙招呼她坐,同时把她介绍给白云白,自云自并不知道王晶还安排了这一出,有些回不过神来,她以为只是她们两个聊天,聊得正起劲儿呢,怎么出来个陌生女人来?她死盯着林飞燕看,忽然发现,这个女人的眼睛那么冷,就像死鱼的眼睛一样。她的心突然被刺了一下。
说实话,王晶看到林飞燕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只燕子那么老?
原来几次见都是在晚上。咖啡屋的灯光又暗,所以王晶一直把她当成那种比较年轻的女人了,甚至以为比自己还年轻。今天大白天一见,才发现她满脸的憔悴和沧桑,显然比自己要大得多。
林飞燕感觉到了王晶和白云白的目光,说,我是不是老了很多?
王晶连忙安慰道,等你心情好了就会恢复的。我们这个年龄的女人都这样,好一阵坏一阵。我这些天生病,也老了一大截。
林飞燕笑笑,说,我和你可不是一个年龄段,我四十九了。
这话把王晶吓了一跳,白云白也意外地看了她一眼。说四十九的话那可真不像。王晶以为她最多和白云白一般大。王晶连连说,那你可真看不出,我以为你最多四十出头。你是不是经常去做美容啊?林飞燕说,现在不做了。
林飞燕讲话细声细气,慢条斯理的,与她们几个都大不一样。
说温柔也不是,说妩媚也不是。白云白还真形容不出来。
王晶见白云白始终是疑惑的表情,就跟她解释说,我那天晚上心情不好,一个人在这儿喝咖啡,后来下雨了。是林姐借我伞我才回去的。王晶没提陈挚的事,即便是对最好的女友,她也不想说令她丢脸和伤心的事。
林飞燕似乎明白王晶,没有替她补充,她几乎是自言自语地说,男人都没有靠得住的,还是女人好。女人靠得住。
这时那个男人走过来殷勤地说,燕子,身体好点儿没有?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