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26章

于丽丽听见电话响的时候,正在给女儿讲作文。女儿最不喜欢写作文,无论于丽丽怎么启发,她都干巴巴地没话说。当然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有多少心情需要倾诉呢?在于丽丽看来,写作文就是倾诉。没有倾诉欲自然写不出东西来。于丽丽听见电话响,还是把最后一点给女儿讲完,才拖拉着鞋进客厅。
于丽丽想,这么晚了,会是谁的电话呢?肯定不会是前夫,前夫因为孩子学费的事正躲她呢。该不会又是申医生吧?自从上次见面后,于丽丽就彻底打消了做医生夫人的念头。她这样生性开朗随意的人,要她天天在申医生的规范下生活,不出半年就会窒息而死的。她可不想英年早逝,她还得抚养女儿呢。但申医生不想放弃,又打来过两次电话。第二次来电话时,于丽丽一听见他的声音,马上灵机一动,学着录音电话的声音说,这里是于丽丽家,有事请留言。申医生就对着话筒说,于老师,希望在你方便的时候和我再见一次面,我认为我们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详谈。再见。于丽丽忍不住想笑,轻轻放了话筒。第二天于丽丽估计着他上班去了,特意打过电话去,在申医生真正的录音电话里留话说,对不起申医生,我想我们不要再见面了。祝你幸福。
这是上星期的事了。但愿他不要再找她了。他是个好人,但他肯定也很累人。
至于那个关处长,于丽丽再也没理他。他不至于还要来电话吧?
于丽丽拿起话筒,是个陌生的声音。对方说,你是于丽丽吗?
于丽丽说我是。对方说,请问你认识一个叫郭亮的人吗?于丽丽条件反射地说,不认识。对方说,他怎么说认识你?还说你是他表妹?
于丽丽脑子里一闪,脱口说,是不是郭营长呀?对方顿了一下,说,他真是营长?这样吧,你来一下,我们是中山西路派出所,郭亮他有点麻烦。来的时候带上你的身份证。
于丽丽还懵着呢,连声“哎哎哎”地想再问问明白,对方却啪地一声搁了电话。
这个郭营长,怎么说我是他表妹呢?八竿子打不着的,连面都没见过,只是通过两次电话嘛。再说要是也该是表姐呀,我还比他大四岁呢。在放弃申医生和关处长之后,于丽丽还没想好下一个是见他呢还是见工程师,没想到他倒好,先把自己当自家人闯进来了。
于丽丽有点儿生气。莫名其妙的,跑出来这么个麻烦。她这么奉公守法的,可从来没和警察打过交道。如果真是她弟弟她也认了,根本没关系嘛。她看看墙上的钟,已经十点多了。十点多还呆在外面干什么?莫非他也去了那种不该去的地方?要知道晚上出麻烦,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不去。于丽丽想,凭什么要去呀?认都不认识他。再说把女儿一个人丢家里也不行。
于丽丽这么一想,就决定不去了。她走进卧室,发现女儿竟然睡着了。伟大的作文还是只有一个题目:记一件难忘的事。
于丽丽不忍喊醒女儿,把女儿抱上床,脱掉衣服,盖好被子。
她坐在床边发了一分钟的呆,就猛地站起来,穿上外套,拿上钥匙,匆忙出了门。
于丽丽到达中山西路派出所时,见里面人来人往很是热闹。男男女女都有。她不知该找谁,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她的“表弟”。幸好一个警官主动过来问她,你找谁?她说我找郭营长。警官说,什么郭营长?我们这儿只有警长。于丽丽反应过来,连忙说,我找郭亮,是你们打电话叫我来的。那警官打量了她一下说,你是他表妹?
于丽丽只好说,是。警官说,跟我来吧。于丽丽跟在警官后面问,他怎么啦?警官说,怎么啦?在那种场合被我们碰上,居然还敢动手。于丽丽一听,果然是这种事,真烦人!
警官把她带进一间屋子,叫了一声郭亮。一个男人应声嚯地一下站了起来,身板笔直。于丽丽吓了一跳,那警官眼里也流露出一丝佩服。于丽丽想,原来这个男人就是郭营长啊!你别说,还真像个营长呢。
郭亮一看见于丽丽,眼里就闪出惊喜来,说,你总算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看他那说话的口气和表情,就好像于丽丽真是他什么表妹似的。
事到眼前,于丽丽也只好配合,责备说你千吗,晚上不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郭亮说,我心烦,出来喝酒,谁知道那个酒吧是有问题的?就遇到他们来突击检查。于丽丽说,那你就跟他们解释清楚嘛,干吗打人?郭亮说,我没有打,我就轻轻推了一下。
年轻警官正在旁边登记于丽丽的身份证,听见他的话说,你那叫轻轻推了一下?人都出去了三丈远。郭亮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这时又进来一个警官,比刚才那个要年长些。他问,听说还抓了个营长?
年轻警官马上直起身子报告说,他自己说他是刚从部队转业的营长。但没带证件。
郭亮说,我当然是,不但是营长,还是侦察营的营长。不信把你的人叫来咱们比试比试。郭亮的言语里充满了自豪。年长的警官笑说,我现在没空,一会儿你把你的联系电话留下来,有空我会通知你。年轻的警官看郭亮还威风不倒,就说,你到酒吧去侦察什么?
郭亮一下泄了气,说,心烦,找酒喝。年长的警官笑笑,走掉了。
登记完了,年轻警官让于丽丽签了个字,然后对郭亮说,你可以走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以后少到那种地方去。我看你呢,的确不像那种男人,但下次再遇上我们,就没那么简单了。郭亮说,谢谢。
但他说谢谢时,眼睛并没有看着警官,而是看着于丽丽的。
从派出所出来,于丽丽噔噔噔地往前奔,一付要甩掉郭亮的样子。但郭亮像她的影子一样紧跟着,只差没重叠了。郭亮说,谢谢你了于老师,真的谢谢你。于丽丽不说话。郭亮说,我很抱歉和你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这种地方。但他们一定要我找个人来证明,他们不相信我是刚从部队回来的。我呢,什么证件都没有,什么人也找不到,这么晚了,我又不想吓着我父母。幸好还记着你的电话……
说到这儿于丽丽才接火,于丽丽说,你怕吓着你父母你就不怕吓着我?郭亮说,我想你是老师,见的世面比较多。那天通电话,你给我的感觉很好,热情开朗。于丽丽说,你少给我戴高帽子。还表妹,谁是你表妹?我就是冒充,也该冒充你表姐。郭亮说,我想我在部队晒得黑不溜秋的,一定很显老,所以就把你说成表妹了。
幸好是说的表妹,你看着就是比我年轻,还漂亮。于丽丽说,你倒挺会说话。
说这话时,她的语气已经软下来了。郭亮拦了辆出租车,让于丽丽上。于丽丽不想打车,她舍不得。她知道再走两步就到3路汽车站了。但郭亮已经拉开了车门作出请的样子,于丽丽只好上了。
没想到他跟着上了,说,我先送你回去。
一上车郭亮就摇下窗户说,我抽支烟行吗?刚才在里面他们不让我抽,把我憋得够戗。于丽丽没好气地说,你爱抽就抽。
于丽丽马上闻到了烟昧儿,还有一股酒气。她有些心烦,就说,我最讨厌酗酒的人了。郭亮说,我没有酗酒,我只喝了五瓶啤酒。
于丽丽说,五瓶还少吗?郭亮沉默了一会儿说,对不起,我确实是心情不好。于丽丽说,为什么?于丽丽想,总不至于是因为我没答应和他见面吧?郭亮叹息说,回来两个月了,工作的事还没落实。
于丽丽说,你上次不是说叫你到市政府机关报到吗?郭亮说,咳,几个单位推来推去的,都不想要。我怕我父母担心,只好每天都出门。我在街上走啊走啊,想想那么大个城市,生我养我的城市,为什么就不接纳我呢?我离开这儿二十年并不是去干什么坏事去了,我是去为国家效力呀。我从十八岁干到三十八岁,整整二十年呐。
我不要求补偿,只要求和普通人一样有份工作,为什么要对我另眼看待?为什么要轻视我?为什么要拒绝我?
于丽丽听出他的话里有些醉意,没有接话。不过,心里面还是生出了几分同情。在此之前,她从没有和军人打过交道,她不知道原来军人也一样有那么多苦恼。
于丽丽下车时,有几分不放心地问郭亮,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郭亮摆摆手,说没事。于丽丽在关上车门的一刻,忽然说了句,到家后给我打个电话。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