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站在机场出口处,尹湘兰心里仍是七上八下的,有一瞬间她甚至想逃走。
从小到大,她还没干过这样心里没底的事。今天早上离家之前,她给那位交往了很久、直觉很可靠的网友“天外来客”发了封邮件。
信上说,今天她要去做一件有些冒险的事,如果她三天都没回来和他联系,就请他把这件事告诉她的女友白云白。她把白云白的电话和联系方式告诉了他。
之所以告诉网友而不告诉几个好朋友,是害怕她们阻拦,不让她去。而网友找不到她,是无法阻拦的。
机场出口处,大型电子广告屏幕上一次次地翻滚出罗伯特的航班号,后面写着已经到达。尹湘兰的心开始不规则地跳动。她不好意思跑到最前面,就在接站人群的后面翘首等待。因为“五?一”大假临近,所以客流量很大,每一个航班都是满的,出站口源源不断地往外吐着从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游人。尹湘兰注意到一个接站的男人时不时地瞟着她,难道她脸上写了是来接一个外国男人的吗?她就走到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瓶矿泉水。
又一批客人出站了,行李、招呼、问候和疲惫乱成了一片。
尹湘兰最初的犹豫和尴尬在突然之间就被担心取代了。她焦急地拦住一个女人问,请问这是从上海来的航班吗?被问者匆匆点头。
尹湘兰立即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罗伯特。她毕竟只看过他的照片。
罗伯特出现时,尹湘兰才知道担心是多余的,他那么大个个子,那么独特的长相,想错过都难。尹湘兰先看见了他,看见罗伯特焦急地在人群中寻找着,并且只顾伸长了脖子往远处望,根本不看跟前。
尹湘兰走过去,一直走到他跟前,轻轻地“嘿”了一声。罗伯特寻声一低头,立即喜出望外,丢掉手上的箱子拉杆,把她拥入怀中。尹湘兰着急地要推开他,却推不开。起先注意她的那个男人,又扫过来几眼,眼神的内容已十分明确,有些鄙夷。
尹湘兰小声说,别这样,别这样。
罗伯特总算松了手,但还是一往情深地看着她,让尹湘兰又满足又不自在。
罗伯特说,你比照片上还要漂亮。
尹湘兰说,你比照片上还要高。
两人一起走出机场,坐上出租车。车上,尹湘兰仍有一种恍如梦中的感觉。罗伯特却兴奋地说这说那。毕竟是外国人,他说话语速一快,尹湘兰听起来就觉得吃力。所以只要他不要她的态度时,她就懒得去费劲儿听他在说些什么。任他去说。
后来罗伯特察觉了,说,你听明白我讲话了吗?
尹湘兰不好意思地说,听明白一部分。
一进酒店的房间,罗伯特就热切地将尹湘兰拥人怀中。可尹湘兰却回应不出同样的热情来。尽管有了大半年的网上相处,一旦和真人在一起,感觉上还是陌生。罗伯特在她的耳边一遍遍热切地说,I love you!尹湘兰只是朝他笑,并且努力躲开他的嘴唇。
罗伯特感觉到了她的不适应,没有勉强。他说,不要紧,我有三天时间呢,你会慢慢了解我接受我的。我这次来两个目的,一个是为了做我的课题,了解中国人和国情,另一个就是来看你。你知道吗,我非常想你。希望我们能愉快相处,增进了解。
尹湘兰笑道,你说话就像个外交官。
晚上,尹湘兰按自己的计划,把罗伯特带到了本市最繁华的商业街,去坐酒吧。那里的灯红酒绿让罗伯特有些意外,他说这里比他家乡的那个小镇还要繁华热闹。尹湘兰有些得意地说,那是,我们这是大城市,是省会。罗伯特坦率地说,我不喜欢。尹湘兰听了一点儿没生气,她想,这说明他不是个喜欢热闹喜欢享受的人。
第二天,罗伯特对尹湘兰说,别再带我到人多的地方去了,我想去僻静的地方。
尹湘兰说,你想了解中国人的生活?
罗伯特说,对,我想了解中国人的真实生活。我想酒吧那种地方,看不到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只有少数中国人能过上那样的生活。
尹湘兰不能不承认罗伯特说的是对的。于是她带他坐上三轮,来到了本市硕果仅存的保持了解放前民居旧貌的一条街。由于这条街是市政府的示范街,所以很干净,人也少。尹湘兰潜意识里想着,不能丢自家的脸。罗伯特果然赞口不绝,不停地拍照。
但这条街毕竟有限,很快就走到头了。尹湘兰要拉他上车,他不肯,一定要顺着路再走。尹湘兰知道出了这条街,其他的小巷小街就难说了。可拗不过他,只好随他走。果然,走出去没多远,就进入了一个以街为市的菜场。热闹非凡。罗伯特无比兴奋。东瞧瞧西看看,还不停地问问题。
亲爱的兰,他们为什么站在街边上卖菜?
亲爱的兰,这是什么东西?它可以吃吗?
亲爱的兰,为什么火炉也放在街上?这样不危险吗?
尹湘兰尽可能地回答他。但有些问题尹湘兰也只能是支支吾吾。
一个戴红袖套的老头正声色俱厉地让一个菜农交摊位费。罗伯特看了一会儿问,他是干什么的?警察吗?尹湘兰说不是警察,但也回答不出“市场管理员”这个词,在那里“he is……”(他是……)了半天也没“黑”出来。罗伯特说,亲爱的兰,你还要继续好好学英语。尹湘兰只好点头。
好在罗伯特对外部的一切并不是很在意,他最在意的还是身边的尹湘兰。在他不断问问题的同时,他也没忘了爱的表达,几乎每走两步他就要俯在尹湘兰的耳边说一句:我爱你。或者,兰,你太美了!尹湘兰有意逗他说,你就是看我新鲜,在中国没人说我美丽的。罗伯特立即瞪大了眼睛,说,他们太没有眼力了,你是我见到的最美丽的女人。而且,你的声音,就像天使。尹湘兰说,声音和漂亮又没关系。罗伯特认真地说,有关系,怎么没关系?一个美丽的女人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美的。我不喜欢那种像画片一样的女人。
尹湘兰笑了,心里很满足。
不过罗伯特无所顾忌的示爱还是让她很不习惯,不管在哪儿,他总喜欢揽着她的肩膀走路,并随时俯下身来亲一下。尹湘兰察觉到不少中国人看她的眼神里有一种不以为然,尤其是老人,他们一定把她想成了那样的女孩子。尹湘兰不愿意,就叫罗伯特不要那样。
罗伯特不解,他说我们是相爱的,正大光明的。尹湘兰说,可是我们中国人不习惯在大街上表达感情,你要人乡随俗。罗伯特不懂“人乡随俗“是什么意思,他用那双迷惑的蓝眼睛看着尹湘兰,尹湘兰忍不住笑了。罗伯特一见她笑,又俯在她耳边深情地说,我爱你!
每次他听不懂尹湘兰说什么的时候,或者感到尹湘兰有些不高兴的时候,他就说这三个字,好像它们万能。一说出来,他总能看见尹湘兰幸福而又羞怯的笑容。的确,这三个字和呼在尹湘兰耳边的热气,渐渐把她的心融化了。尹湘兰整个人都像沐浴在三月的春风里,暖暖的,晴朗的,又有些迷乱和骚动。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样温暖的感觉了。所以吃过晚饭,尹湘兰就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罗伯特听说去她家,高兴得像个孩子,他知道这意味着尹湘兰初步接受了他。
在尹湘兰那个小家里,罗伯特再次热切地拥抱住尹湘兰。这一次,尹湘兰没再把他推开,而是热切地回应着他。两人久久地拥抱着,亲吻着。她忽然在大立柜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一张通红的脸,眼睛发亮。她忽然觉得很害羞,埋头钻进了罗伯特的怀里。罗伯特感觉到了她的变化,兴奋无比,一把将她抱到了床上。
尹湘兰在他火一般的热吻中想,今天就任他去吧。
没想到就在尹湘兰也渐渐兴奋起来时,罗伯特忽然说,亲爱的,也许你不介意我用工具吧?尹湘兰一下有些尴尬,也有些扫兴,说随你便。罗伯特说,我想这样对你对我都比较负责。尹湘兰想,你倒是老实。
这一打岔,尹湘兰的情绪又受了影响,无论罗伯特怎么努力,她都有些应付。罗伯特感到不安,不断地问,你好吗,你快乐吗?
告诉我,你希望我怎么做。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