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王晶走进双燕咖啡屋,在靠窗的位置找了张桌子坐下。据说这家咖啡屋是两个女人联手搞的,而两个女人的名字里都个“燕”字,于是就取名为“双燕”。刚才她进来的时候,看见其中一只“燕子”坐在吧台上发呆,令她想到了“手托香腮”这个词。可惜她的打扮俗气了些,妆也过于浓,不然还是挺可爱的。
不知另一只燕子飞哪儿去了?
王晶喜欢来这儿,她虽然生性活泼,却喜欢雅致的地方。当然,这里的雅致不光是名字,还有装修和灯光。尤其桌上那轻飘在一碗水中的矮蜡烛,有说不出的情调。王晶自从来过一次后,就再也忘不了了。
那次是和陈挚一起来的。
一般来说,女人喜欢一个地方多半是因为爱情。尽管王晶不愿意承认她忘不了这儿是因为陈挚。但当她再次坐在这里等陈挚时,心里涌起的伤感却明白无误地告诉她,她还没能摆脱过去那段感情。
今天的约会是她提出来的,虽然是为了一件具体的事,并且带着许多不快。但一想到要见陈挚,不知怎么,心里依然有一种情感上的期待。女人在爱情上的愚蠢随处闪现,见人有份儿,连王晶这样自认为什么都明白的女人也一样。
陈挚从三个月前借走她的五千元钱后,就黄鹤一去不复返,泥牛人海无消息。这让王晶深受伤害。这种伤害显然不是因为损失了钱而造成的,而是让王晶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借钱,陈挚永远不会想到她。不,不,也不是因为这个,而是让王晶觉得,自己当初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男人?这么一个有些无赖的男人?还爱得如火如荼、倾家荡产?
王晶不止一次地认真评估过自己和陈挚的“爱情”,也不止一次地认定陈挚对她的感情含金量很低,可就是不肯全盘否定。也许这样否定对她来说又会是新一轮的伤害。她总是安慰自己说,至少在当时陈挚是真爱她的。爱能装吗?不能。只不过像陈挚那样的男人,他的感情不能持久,他就是个喜欢移情别恋的人。水性扬花又不是女人的专利。
她拿出口红盒子,打开,从里面的小镜子里看着自己。一个没出息的女人。一个貌似开朗的女人。一个看上去没心没肺却活得痛心痛肺的女人。在人前她总是嘻嘻哈哈、伶牙利齿的。可只要是一个人独处,她就无声无息恨不能不存在。
今天是她的生日。去年这一天是她最快乐的一天,陈挚把所有生日里可以搞的名堂都搞完了,不但给她送了花,还在电视台点了歌,还请她和她的所有女友吃了饭。接下来的“五-一节”他们去黄山玩了几天。王晶终于相信,任何事情一旦上了颠峰必然下滑。在黄山的那两天,王晶曾感慨地想,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谁能像他们这样相爱了。可从黄山一回来,他们的爱情就开始下滑,速度之快令王晶毫无防备。可以说一瞬间就从珠峰跌入太平洋,垂直高度一万米。致使王晶半天也回不过神来,她扑腾,挣扎,最终也没能挽救回失败的命运。
她的爱情财富转眼成了垃圾。对女人来说,爱情的财富和垃圾原本没有质的区别,此一时彼一时而已。
如今的王晶一千个知道一万个知道,不能再对陈挚抱任何幻想了。但一千一万之外,总还有个愚蠢的念头在悄悄地动:也许陈挚这么长时间没有音讯,是要给她一个意外呢。是想借生日向她表示歉意呢?为了不错过陈挚的“意外”,她婉言谢绝了女友们为她过生日的建议,整整一天都一个人守在家里,守在电话边上,也守在电视机前,只要是点歌节目她都一个不拉,期待出现自己的名字,不,出现陈挚的名字。傻女人啊。
整整一天,陈挚没有来电话。他一定是把她的生日忘得千干净净。不要说生日,把她这个人都忘得干干净净了。王晶越想越气,她气的不是陈挚,而是自己。
她给陈挚打了传呼,说有重要事情,约陈挚见面。陈挚竞然说,我正要找你呢,看来咱们还是有心灵感应的。王晶听到这么厚颜无耻的话不但不生气,还得到了一些安慰。她说你找我干吗?陈挚说,见面再说。王晶心里那点星星之火又被他燃了起来。于是收拾打扮了一番,坐到了这里。
王晶对着镜子骂了一番自己没出息后,还是往嘴上抹了点口红。
这么暗淡的灯光,口红就很重要了。
一个男人走过来,看了王晶一眼,说,小姐你是一个人吗?王晶摇摇头说,不,我等人。男人走开了。王晶想,难道我像个小姐吗?很多时候,王晶拿不准被人称做小姐是好还是不好。说不好理由很明确,小姐似乎都是在娱乐业做事的,甚至是干特殊职业的。
说好也有理由,说明自己还年轻,至少看上去还年轻。
王晶正胡思乱想着,手机突然响了,把她吓了一个激灵,也把旁人的目光引了过来。
王晶很不好意思。刚才进来时,忘了把铃声调整到震动。公共场合这么闹响真是不好意思。她忙不迭地掏手机。
电话是白云白打来的。因为想入非非,所以王晶在接电话时有些不好意思,轻言细语的,让白云白觉得奇怪。白云白说,你在哪儿呢?王晶撒谎说,我在报社,加班。白云白说,干吗那么小声说话?王晶说,大家都在看稿子。白云白说,今天可是你生日啊,还加班?王晶说,没办法,临时撤换稿子。白云白说,本来想晚上请你喝咖啡的,我还给你买了条丝巾呢,很漂亮。王晶说,谢谢你想着我。
王晶说这话时有些动感情,还是女友好啊。她问,你呢?“五?一节”你打算怎么过的?白云白说,还能怎么过?人家是有家的,肯定要和家人在一起。王晶说,你呀,还说我呢,还不是一样不切实际。白云白笑笑,说,不说这个,希望你能快乐。王晶说,好的,我明天再给你打电话吧。
白云白犹豫了一下又说,他……没给你打电话?
王晶说,哪个他?
白云白说,我当然不是说陈挚,我是说王树林。
王晶说,我都把他伤透了,他怎么可能还惦记我?
白云白说,难说,我总觉得你们缘分未尽。
王晶说,你又想劝我吃回头草啊。
白云白笑笑,放了电话。
王晶不敢告诉白云白她此刻正在等陈挚,更不敢说陈挚借了她五千块钱至今不还。那白云白不臭骂她才怪。就是不骂,光是看你的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也够她受的了。她只想自己把这份窝囊消化掉,当初白云白是坚决反对她离婚的,她说不会再有人像王树林那样爱她了。尤其是为陈挚而离婚,她对他印象一直不好,更是件离谱的事。但王晶当时已被陈挚的迷魂汤灌得人事不醒,谁的话也听不见。
王晶刚把手机关上,还没来得及调整到震动,电话又响了。王晶像扑火一样赶紧接听。
是陈挚。
王晶说,你走到哪儿了?怎么还没到?
陈挚说,对不起王晶,我今晚上有事不能来了。
王晶一时有些发懵。她想过陈挚可能会来得很晚,想过陈挚可能会空手来,但却没想到陈挚索性不来。王晶镇定了一下说,陈挚,我不是催你还钱的。如果你一时还不了没关系,我们就聊聊天好了。
此刻的王晶,真想有个人能和她聊聊天。陈挚曾是一个多么好的聊天朋友啊。她顿了一下又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说这句话时王晶显得很可怜,语气里已有了乞求的意思。
陈挚“哦”了一声,显然他已忘得一干二净。陈挚犹豫了一下说,好吧,那你再稍稍等一下,我赶过来。
王晶多少得到一些心理安慰。实际上他忘得一干二净是正常的,记着才不正常呢,可王晶此刻的思维又乱了,还指望他记着。她想,看来陈挚还不是那么绝情。
一刻钟后,陈挚来了。手上还拿了一把花。这花让王晶的所有等待都有了报帐的地方,她心里好过了许多。陈挚竟然戴了顶鸭舌帽。以前他从来不戴帽子的,因为他的发型很帅,是那种略有些长,微微弯曲的黑发。在他们热恋的时候,王晶最喜欢把手插进他的头发里。
此刻的陈挚,头发已被帽子压得扁扁的。王晶忍不住伸过手去,想帮他把头发弄蓬松,陈挚偏了一下头躲开她的手,自己理了理。
王晶不自然地笑笑,说,喝点儿什么?
陈挚说,随便吧,我不能呆太久。他看看表又补充说,我呆半个小时。
这令王晶意识到,陈挚永远不可能是原来那个陈挚了。她的情绪又低落了,不再说话。
陈挚察觉了,说,我是真的有事,很麻烦的事。
王晶冷笑一声,心想,就你那个德行,没麻烦才怪。
陈挚说,本来我该主动和你联系的,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催我还钱。但是……
王晶突然打断他的话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催你还钱?今天我找你就是为了钱的事,我现在有急用,你最好马上还我。我连过生日请朋友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做个绝情的女人谁不会?!
陈挚一点儿也不生气,说,钱的事,我是这样想的。我现在确实有困难,一时很难还你。等我经济情况好了,明年吧,我会加倍还你的。
一听这话王晶更生气了,她说,陈挚,如果你还是个男人,要么痛痛快快地把钱还了,要么就直说不打算还了。我认了。别这么拖!
陈挚说王晶你别那么凶,当初我和你在一起时,可没少花钱,光是给你买那个真皮手袋就两干,还有羊绒围巾,还有皮鞋和衣服,化妆品,早不止五千了。我什么时候计较过?
王晶气得手发抖。陈挚这样算钱让她感到了耻辱,好像当初她和他在一起,是有偿服务似的。她把杯子往桌上用力一顿,陈挚,算我瞎了眼,算我那五千块钱被小偷偷了,算我送给你看病了!我不要了!
陈挚说,别那么刻薄好不好?我又没说不还,我不过是……
陈挚话还没说完,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年轻女人。陈挚一看,马上站起来就往外走。王晶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年轻女人一眼看见了桌上的花,拿起来砸在王晶的脸上,之后也转身追出去。王晶傻坐在那儿,片刻后,才拿出纸巾机械地擦着脸。
花是玫瑰花,玫瑰花是有刺的,刺划破了她的脸,她感到脸上有好几处针扎般地痛……
还好,这一切都是在无声中进行的,还好,咖啡屋的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
一张温热的湿毛巾递到了她的面前。王晶不用抬头,就知道是女老板,是那只手托香腮的燕子。显然她看见了那一幕。
王晶用最大的毅力克制着自己,说出两个字:埋单。
女老板说,你没事吧?王晶摇摇头。女老板说,要不,再坐一会儿?我陪你聊聊。王晶还是摇摇头,然后站起来,要往外走。女老板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说,我觉得你现在最好不走。如果你相信我,就和我聊聊。都是女人,我能体会。
女老板的手好像是个开关似的,一触到她的胳臂,她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了出来。
王晶努力挣脱掉女老板的手。她不能留下来,留下来她会把一切都告诉这只陌生的燕子的,那样的话她会在一种倾诉中放松自己宽容自己,让今天的痛变得平庸而没有自尊。她不想这样。她要让自己痛,她要惩罚自己。女老板见拉不住她,就塞给她一把伞。她稀里糊涂地拿着伞出了门。出门后才知道,原来老夭也在和她一起落泪。
王晶没有把伞撑开,不管不顾地走在雨地里。她有一种自虐的心情。为什么她竟会被这样的男人迷住?为什么至今还执迷不悟?
为什么她今天会来自取其辱?今天的生日过得好啊!
愤怒和寒冷一起压向她,浑身不停地哆嗦。
她真渴望大病一场。
王晶没有把伞撑开,不管不顾地走在雨地里。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