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18章

申医师咳嗽完毕,将用过的纸巾叠好,放进一旁的盘子里。然后说,我喜欢上这里来,这里干净,而且实行分餐制。我想问问,你一般喜欢上什么地方吃饭?
于丽丽说,我喜欢上我家吃饭。
申医师严肃地说,我是说,除了家里,你平时是去什么样的饭馆吃饭?
于丽丽原以为她的幽默会博得申医师一笑,但申医师不笑,她也只好严肃地说,我很少在外面吃饭。我的经济不宽裕。
申医9币说,哦,是这样。当然,在家吃饭是最理想的,我因为一直单身,除了偶尔去我妈妈那里吃饭,主要是在外面了。平时我就在离我们家比较近的一家小店,我在那里有一付专门的碗筷。请朋友才来这里。
于丽丽做出善解人意的样子说,你是医生,肯定很注意卫生了。
申医师说,注意有什么用,脏啊,环境脏啊。他一边说,一边皱着眉头伸出一个手指头四下点了点。
五星上将上来了,原来是一份饭,上面浇了一块大牛排及其汤汁。于丽丽还是头一次吃这种东西。申医师却很熟练,他拿起刀叉开始切割。于丽丽后悔了,早知道用刀又,她就要一碗面条了。她只好不动声色地摹仿着他的样子。但肉很难切,简直就是在锯。她锯了半天,才锯下一小块牛排。申医师看着她,她讪笑说,刀太钝了。
申医师吃得非常仔细,而且每吃一小口,必放下刀叉擦擦嘴。
于丽丽也学着他,吃一块,擦擦嘴。
申医9币咀嚼的时候,嘴包裹得很紧很紧,只看见腮帮在动。
于丽丽也只好尽可能地把嘴闭上。
累啊。因为累,于丽丽一句话也顾不上说了。好在申医师也专心地吃,没有说话。于丽丽似乎从哪本书上看到过,吃西餐就是要这样。可是多滑稽呀。她想,是谁规定吃饭的模样要以西方人的习惯为准则?真是憋气。如果不是因为第一次见面,于丽丽肯定要大张旗鼓地嚼,并且不分左右手地干活,以此作对。
大概申医师对于丽丽的吃饭姿态基本满意,没有说话。但到了喝汤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于丽丽俯下身舀起一勺汤刚要送进嘴里,就听申医师说,您不能把头低下来喝,而应该坐直,用勺子送到嘴里。于丽丽只好照此办理,身子僵硬着,还提着心,总觉得汤会滴到身上。她只好放弃喝汤。也许这就是西方人吃饭必须系个围嘴的原因,他们肯定经常把汤滴到衣襟上。
总算吃完了。
于丽丽看到,对面的申医生吃得千千净净,连片洋葱都没剩。
她想,这一定是吃西餐的要求,遂又低头,把自己盘子里剩的几片洋葱吃掉。
于丽丽坦率地对申医生说,我很少吃西餐,所以不太习惯。申医师说,没关系的,学起来很快的。于丽丽拿起桌上一张纸巾正想擦擦嘴,申医生伸出手一把给她扯掉,吓了于丽丽一跳。申医生严肃地说,餐馆里的纸巾不能用,很不卫生,他们总是在荷花池买批发的便宜货。于丽丽很想说,我也是从荷花池买批发的便宜货呢。
但终没开口。申医生招呼小姐来收拾桌子,然后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包湿纸巾,递给于丽丽一张,自己一张,仔仔细细地把手擦干净。
擦干净手的申医生,再从包里取出一小包牙签,撕开,拿出一支,示意于丽丽,于丽丽摇头,他将纸袋裹好,放回包里。于丽丽看得目不转睛。她还没遇见过这样的男人呢。真是开眼界。
申医生一手掩护着一手,认真剃完了牙齿,这才将身子坐直,拿出一个本子来。他翻开一页,对于丽丽说,现在我们可以谈正事了。
于丽丽受了影响,也坐直了身子。
我是这样计划的,征求一下您的意见。申医生说,我今年已经四十六岁了,实际上是四十六岁零八个月,也就是说,再过四个月我就四十七岁了。我还工作十三年半就要退休了;而你是四十一岁零九个月,也是十三年半以后退休,女同志是五十五岁吧?这样我们就是同时退休。在退休前,我们可以有十三年的时间来安排晚年生活。很充足。
于丽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同时觉得背部僵硬。
申医师马上说,当然,我说的这些计划,有个前提,就是如果我们成为一家人的话。
于丽丽说,我知道,我知道。实际上她糊涂着呢。安排好晚年生活是什么意思?十四年以后是世界末日吗?
申医师说,我们把生活安排好以后,就可以周游世界。经济上你一点也不用担心,我有相当数量的存款。而且足够把你的女儿送到国外去读书。但这涉及到一个问题,你的女儿必须成绩好。
于丽丽说,她现在才读小学六年级。
申医9币沉吟了一下,可能是在心算,说,很合适,六年中学,四年本科,三年硕士,十三年以后她刚好读完硕士。我们要从小抓起。我建议从现在开始给她请家教,语文数学都要请,同时学习英语。除了学习之外,要让她学一门特长,外国人也很看重这个,学钢琴怎么样?
于丽丽说,她喜欢跳舞。正在上舞蹈班。
申医师说,跳舞不好,艺术生命很短暂。弹钢琴可以弹到老。
我想她现在六年级,我们用六年的时间,也就是高中毕业前,让她达到钢琴九级,没问题吧?
于丽丽说,学钢琴是不是太晚了?
申医生说,不会的,又不要她做钢琴家,只是一门技艺。当然,不学钢琴也可以让她出去读大学。等她硕士毕业工作的时候,我五十五,你接近五十,那时我们已退休,可以利用假期先把国内的一些值得去的地方都去一下,然后……可惜他的嗓子痒痒了,他不得不中断演说,拿出一张纸巾捂着嘴咳嗽两声,接着说,然后我们就去国外定居。关于定居的国家,我想了一下还是澳大利亚比较好。
那里人口不太多,比较辽阔,空气新鲜,牛奶充足。并且没有核实验基地。
不知为何,这样的伟大理想,让于丽丽听得心里发毛。
申医师说,在出去之前,我想我们不必买太好的房子,我母亲那里有一处房产,她已说好留给我。我知道你的经济不宽裕,所以这一切都不用你操心。你只要愿意和我共同度过下半生。
于丽丽嗫嗫地说,你说的这些我比较突然,还没有心理准备,你让我想想。
申医师说,当然,这是大事,需要好好考虑。三天怎么样?
于丽丽想,怎么什么都量化呀。
申医师看她没说话,马上又说,那就五天?
于丽丽赶紧说,行,三天就三天。
申医师说,今天是星期二,三天后正好是周末。如果你考虑好了,基本同意我的想法的话,周末我就上你家去吃饭,正好与你的女儿见见面。怎么样?你放心,我也会烧一两个菜的。如果一切顺利,再下一个周,我就带你去见我的母亲。
于丽丽说,好的好的,我们星期五再联系吧。
起身的时候,申医生看着她,忽然又说,我还有个建议,你能不能在我们结婚前把体重减掉一些?这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健康。肥胖人将会有许多疾病,比如糖尿病、高血压等等。于丽丽说,瘦人也会生病的。申医生没听清,问,你说什么?于丽丽赶忙说,我是说,减肥对我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申医生难得笑了一下,宽容地说,当然这不是主要问题,可以忽略。我不过是提个建议。
走出五星上将牛排馆,申医师叫住一辆出租车,要送于丽丽回去,说他们可以同五分之三的路。于丽丽忙说自己不回家,要去看母亲。申医师很惊讶地说,他不知道她还有母亲,如果知道的话,他会把她考虑到计划里的。于丽丽连忙说,我还有父亲,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你不用管他们。
于丽丽边说边上了车,申医生忽然又俯身下来,于丽丽想,难道分手的时候他会说点儿有情意的话?申医生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地洗手,洗两遍,出租车很脏很脏的,什么人都坐。于丽丽失望而又严肃地点点头。
车开了,于丽丽终于把一口气长长地出了出来,并且忍俊不禁地笑了。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