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17章

于丽丽下班回到家,才进门,电话就响了。
她拿起来,是那个“九三年”。因为有了苏新茶的告诫,于丽丽不愿和他多说。他却像老朋友似的责问,你这两天上哪儿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打传呼你也不回。于丽丽有意说,忙得很,白天上班,晚上约会。“九三年”说,不可能。于丽丽说,为什么不可能?
“九三年”说,我在家里,你跟谁约会呀。于丽丽有些烦他了,真是油嘴滑舌,自作多情。她冷冷地说,对不起,我得做饭了,女儿一会儿放学。“九三年”就说,那你先忙,我一会儿再给你打。
于丽丽迅速地想,他再打来怎么办?只有让电话占线。她拿出那张单子看了一下,还有两个人要联系,一个是申医生,一个是关处长。她先找到申医生的。也是因为苏新茶的话,她这两天一直没和申医生联系。今天在学校开办公会时,她思想开小差,忽然决定见他一面,她想,无论如何还是等见一次再决定他的去留。免得留下遗憾。
于丽丽拨通了申医生的电话,对面却响起一个电话录音,一听就是申医生,江南普通话:你好,这里是申医生家,请您在听见嘀声后留言。于丽丽很不习惯,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对着话筒说了一句,申医生,我是师专的老师于丽丽,如果有时间请来电话。
之后,于丽丽又给那个五十岁的关处长打电话。
关处长很有些不快地说,你怎么现在才给我回电话?我前两次应征,人家都争着找我。于丽丽觉得有趣,说,后来呢?关处长说,后来当然是我不同意了。于丽丽听了偷偷地乐,有意说,我就是听人家说你条件很高,所以不想自找没趣。关处长语重心长地说,你是第一次征婚吧,看来对这方面还缺乏了解。告诉你吧,像我这个年龄段的男人是最紧缺的。十比一。而且他们大都找比自己小十岁的。
像我这样主动找一个只比自己小八岁的,太少了,真的,我还没满五十呢,我是年底的生日,你应该把握住机会才是。
于丽丽觉得这话怎么耳熟?忽然想起上次那个五十九岁的男人也这么教育过她。她想,怎么搞的,是个男人就可以骄傲自满?
关处长见她不说话,以为她听进去了,又说,咱们都是中年人了,不必像年轻人那样搞名堂,直截了当比较好。我想这样,你的情况我基本知道了,我的情况你还不太清楚,现在我发一份传真给你,你就一目了然了。于丽丽半天没反应。关处长说,你家有传真机吗?于丽丽连忙说,没有。关处长说,那只好发到你单位上了。
于丽丽还来不及说不太好,关处长就作指示一般道,星期一上班你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你们学校的传真号,我就给你把简历发过来。
于丽丽只好说,好吧。她急于放电话。关处长满怀责任感地说,我刚才说的话你明白了吧?人生其实就是个机遇问题。抓住机遇一切都顺,抓不住就倒霉。我这是为你好,知道吗?于丽丽有些不耐烦了,说,谢谢你了。可我也不能委屈了你呀。
于丽丽放下电话后冲着电话机忿忿地说,我就是一辈子孤单,穷到沿街乞讨,也不找你这样的男人到我跟前来摆谱。哼!
她没兴趣再打电话了,进厨房做饭。饭也简单,路上买的馒头卤肉,再烧一碗青菜汤就行了。想着关处长的话,心里又气又好笑。
也许就是因为有了关处长的“教育”,到晚上申医生来电话时,于丽丽的态度要诚恳多了。她想,人家申医生毕竟没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自以为是的德行来。人家不比他们差,是个知识分子,而且还不到五十岁。
申医师说,我正在考虑我们的事。我认为我们已经通过两次电话,并且也经过了两天的考虑,可以见面谈一谈了。
于丽丽正不知怎么开口说呢,见他主动提出见面,就很爽快地说,好的,你看什么时候合适?
申医师说,明天晚上怎么样?
于丽丽又爽快地说,好的,就明天晚上。
第二天一早于丽丽就开始考虑穿什么衣服,毕竟这是她离婚后的第一次相亲。可一直到黄昏出发前,她也没想好穿什么。实在是没什么象样的衣服可穿。问苏新茶吧,她肯定会反对她去。她不想跟她费口舌谈理由。
她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一张圆圆的脸,因为面部饱满,不太能看清皱纹,但一望而知是上了年纪的。于丽丽一惯认为,人在世上多活一年和少活一年就是不一样,不管你怎么保养也能看出来。
有地球吸引力啊。所以她从来不上美容院,也从来不用高级化妆品。
(当然,用不起也是原因之一,但因为有了这样的观念,用不起也不难过。)她们学校有个女老师,丈夫是做生意的,经济条件很好,在保养上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一周去做一次脸部按摩,两周去做一次全身按摩;用的化妆品从来不低于干元;每天早上喝一小勺蜂王浆,晚上吃一把保健药,什么羊胎素,芦荟,维生素,钙片,还随时抱着一杯参茶。结果呢?有一天有个同事问,你们两个谁大?她问的是于丽丽和这个女老师。于丽丽高兴得简直就像赢了什么大奖一样,因为她们俩是同年生人。这再一次证明了于丽丽的观点。
于丽丽有一头年轻的黑发。这头黑发一直是她的骄傲,到目前为止,还一根白的都没有呢。白云白和苏新茶可都是有了,连王晶都发现了。白云白说过一句她很喜欢的话。白云白说,如果你是一首诗的话,你的黑发就是诗眼。所以于丽丽对她的头发格外爱护,从来没烫过,没染过,保持着娘胎里带出来的样子。于丽丽把头发梳直,一如既往地披在肩上。
再看看,眼睛还是很有神采的。皮肤也还不错。就是胖了点儿。
可这胖是没办法的。想了想,于丽丽把头发束起来,这样精神些。
最后她开始穿衣服,上身穿一件暗红色的毛衣,她喜欢红色。
下面穿黑呢长裙,长裙也许能把人显得苗条些。然后披上她惟一的一件风衣。反正到了吃饭的地方可以脱掉。
晚上六点,于丽丽准时来到申医师指定的地点:花园酒店的五星上将牛排馆。
一见面,于丽丽觉得申医师和自己想象的模样基本符合,甚至与他的江南普通话也很吻合,瘦瘦的,干干净净的,戴个眼镜。在于丽丽看来,讲那样的话,就该是这样的长相。
申医师打量了于丽丽一番,说,你比我想得要年轻些,而且不太像老师。
于丽丽说,那像什么?申医师想了一下,说,像运动员。
于丽丽想,看来自己白穿裙子了,还是不够斯文,或者,不够苗条。申医师说,不过这样好,我们可以互补,我不太有活力,你有活力。于丽丽坦率地说,我这个人性子很直,脾气有些急躁。申医师说,这个不怕,我永远都不会发火的。从我生下来到现在,还没发过脾气。于丽丽听他这么说很高兴,心想,说不定自己跟他很合适呢——尽管她看见他,什么感觉也没有,既不激动,也不羞涩。
服务小姐过来了,申医师说,我要一份五星上将,黑胡椒的。
这位女士的她自己点。
于丽丽有些懵,她从没到这种地方吃过饭。她不知道自己该点什么。她看着菜单,有些不知所措。还好,申医师在一旁为她参谋。
申医生说,如果你不怕辣,可以和我一样,来一份五星上将;如果怕辣的话,就要没有胡椒的;如果你不喜欢吃牛排,也可以要一份海鲜拉面;如果你不喜欢吃面,可以要一份扬州炒饭,如果你对炒饭也不接受,可以要鸡汤馄饨。他们这里品种很多。
申医师说完这串“如果”,于丽丽更加地发蒙了,服务小姐抿着嘴忍不住想笑。于丽丽说,随便吧。申医师说,怎么能随便呢?说罢用纸巾掩上嘴,扭到一边咳嗽了两声。
服务小姐对于丽丽说,我看您也来一份五星上将吧,这是我们的特色。于丽丽说好的,我不怕辣。服务小姐朝于丽丽笑笑,俨然和她是一拨的,扭身走了。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