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15章

白云白走进办公室,看到桌上放了一叠信。每天都如此。她随手翻检,大多是来稿。忽然有一封信跳进眼睑,是省作家协会的。
她略略有些兴奋,打开一看,果然是个好消息,说她的散文集《一个人的远行》在这次省里的文学评奖中获得了新秀奖。
白云白不禁喜滋滋的。尽管四十多岁的人做新秀有些好笑,却也说明了她在写作上的实力。是一种肯定。信上还说,她申请加入省作协的事也批了,让她抽空去办手续交会费。
白云白很想对谁说说这事,欢乐共享。但办公室这些小姑娘她是不想说的,她们会露出那种似笑非笑不以为然的样子。打电话给叶博文吧,电话被占着。坐在她对面的年轻编辑小甄正黏黏糊糊地和谁在聊天。白云白知道她的对象还没确定,正处于到处害人也害己的阶段。本来她在报社有个挺好的对象,是记者部的一个小伙子,叫于哲,人很本分,文章也写得漂亮。可她就不给人家一个准信儿,若即若离的,弄得小伙子挺苦恼。有一回白云白和她说起这事,她说小甄我真不理解,你和于记者不是挺好吗?干吗那么犹豫不定?
小心人家等不急跑了。小甄说,白老师,我知道于哲是个老实人,我那是为他好,我太了解我自己了,没有定性,架不住男人的花言巧语。我若是和于哲结了婚,以后碰上个花言巧语的男人,我准跟他跑,那不害了于哲?我就干脆先把花言巧语听够,把花花肠子的男人接触够,等腻歪了,再找个老实人结婚,这样就有免疫力了。
听听,还有这样的婚姻观!仅从这点看,白云白真觉得自己和她们已经是两代人了。白云白当即说,TNND!小甄大笑,说,白老师,你思想解放得很快啊,与时俱进啊!白云白常想,小甄她们那代女孩子和自己的最大不同在于,她们更多一些自我,自恋,和自信。而自己这一代,则更多地看重自立和责任。相比之下当然要累得多。但谁也影响不了谁。
小甄终于和对方黏糊完了,放下电话盯着白云白看了一会儿,然后说,自老师,遇上什么好事儿了呀,笑眯眯的?
白云白想,怎么,自己这么没城府啊?让人一眼就看出喜怒了?
她尽量若无其事地回答说,我能有什么好事儿呀,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喽。
白云白这话是故意说给小甄的,因为这个小姑娘总爱有意无意地在白云白面前展示自己的青春。别看她说话声音甜甜的,内里厉害着呢。属于“美不死你嗲死你”的那种。有时候白云白穿得像样一点,她就会说,我一看见白老师,就知道“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这话是怎么来的了,就是为白老师这样的女人造出来的。白云白没好气地说,我不是徐娘我是白娘。小甄笑说,呀,还是个有文凭的白娘子呢。白云白离婚时她又嗲着声音说,哎呀白老师,我要是到了你这个年龄,随便什么男人都守到底了,我可没你这种自信哦。
听听,多刺耳。
本来自云自完全可以在她面前炫耀一下的,她从来不因为自己的年龄自卑,她的身边不光有叶博文,她还有别的许多男人,明恋暗恋都不缺,比如报社的老许,单主任,还有新近冒出来的章赭。
但白云白不想这样,何必跟她一般见识?那也太浅薄了。所以每每小姑娘问她有没有情况时,她都作出苦瓜样说,能有什么情况?我们这样的大妈哪能和你比?真是饿的饿死,饱的饱死。
小甄就咯咯略地笑,说,你哪里是大妈哦,你是白娘子。
白云白也笑了。自打那次她曾还嘴说自己不是徐娘是白娘,便落下个“白娘子”的雅号。白云白知道,在小甄眼里,自己这个年龄的女人应该是没人问津的,男人们应该连看她们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她们只能坐以待老。男人应该只喜欢她那个年龄的。美不死你嗲死你。
白云白敷衍了“美不死你嗲死你”,打开自己的电脑,习惯性地先看邮箱。邮箱里只有~封新邮件,又是章赭的。章赭已经给他发过好几封邮件了,可她不想和他走得太近,麻烦。她打开章赭的邮件,是张贺卡,祝她“三.八节”快乐。她没有回复。叶博文为什么那么久没有消息了呢?她给他连发了两封伊妹儿也不见他回,干什么呢?
白云白索性走到洗手间去,给叶博文打电话。他的手机没开,办公室也没人接。也许是在开会?白云白很失望,就给王晶打了一个。
王晶一听她得了奖,当然高兴,嚷嚷说要她请客。白云白说没问题。王晶说,我看你是双喜临门呢。白云白奇怪地说,还有什么事?王晶鬼鬼地一笑,你还瞒我?他都告诉我了。白云白越发地奇怪,说,他是谁?王晶说,媒人哪。白云白说,章赭?他说什么了?
王晶说,他说他对你印象很好,有相见恨晚之感。白云白想,他倒来得个坦率,就说,这算哪门子喜事?王晶说,世上又多了一个喜欢你的男人呀。白云白说,王晶,你可别和我开这种玩笑。王晶说,这怎么是玩笑呢?云姐,我给你一句忠告:珍惜喜欢你的人。因为并不是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会喜欢你的。白云白说,得得,这话好像是我当初对你说的嘛。王晶说,那就让我们共勉。张爱玲姐姐说,女人保持青春的秘诀有三:一是好的身体,二是安宁的生活,三是不安宁的心。你现在就是缺不安宁的心。
白云白说了旬死丫头,就收了电话回办公室。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毕竟是头一回得奖。再想想章赭,居然对自己一见钟情,也很受用。可惜他是王晶的同学,年龄也太小了。让她有了障碍。否则交往一下也挺好,应该说他是个不错的男人。
进了办公室,见另一个年轻女编辑小丁正和小甄热烈讨论着做美容的事。瘦如竹竿的小丁想去割双眼皮,动员小甄也去。小甄照照镜子,说太麻烦了。小丁说,不麻烦的,几天就拆线,一个月就能恢复正常。小甄说,我不是说做手术麻烦,我是说弄漂亮了麻烦。
小丁不解,小甄说,你想现在单眼皮都到处惹事儿,双眼皮还不忙死了。多影响男人奔事业啊。
白云白忍不住笑了,现在的小姑娘多自负。
小丁说,看把你美的。小甄说,我哪有你美啊,人家说就是你这样的瘦骨美人才是现今的爱情杀手呢。小丁说,我杀谁呀,我往哪儿杀啊?小甄说,你就一头朝男人堆里撞过去,保准一剑穿起好几个人来,个个都捧着受伤的心。小丁扑过去打她。
一个从郊县到他们部来学习的通讯员,有些讨好地跟两个女孩子说,就像你们两位小姐这样的条件,不找个“未本名房车”,也得找个“硕离外首代”。
通讯员叫闵志强,虽然生在郊县,但很有进取心,嘴里常冒出些最时尚的词汇,并且时不时地展示他的名牌衣裤鞋袜。他一般不和白云白这样的老编辑说话,而是和小丁她们这样的姑娘聊天。虽然二十大几靠近三十了,嘴里还常挂着谢霆锋王菲孙燕姿,并且追韩星看日剧玩儿在线游戏,所有的时尚都没拉下。
小丁说,你在说什么呀?什么是“未本名房车”啊?
闵志强说,这都不懂?征婚广告嘛,“未本名房车”就是未婚,本科,名校,有房有车;“硕离外首代”就是硕士,离婚,外企,首席代表。
小甄说,太有意思了。那我们白老师要打广告,就可以写“离本资丰白苗显年轻”,离婚,本科,有钱,白净,苗条,看着很年轻。保证男人们蜂拥而至。
小丁捂着嘴做羞涩状说,你好好笑噢。
白云白也笑,心里却恶狠狠地想,让男人甩你们两次你们就没那么得意了。
这时主任走进来,说,哎哎,下午三点开会,传达报社调整的事。
白云白心里咯噔一下,情绪迅速从刚才的女人斗气转入了忧心忡忡。这事已说了好些日子了,听说要成立报业集团,各部门都动得比较厉害,被大家称之为“大洗牌”。不知这一来她的命运会被洗到哪里去?是更好还是更坏?
白云白一直在专刊部做科技版。她在他们专刊部算是比较年长的了,又因为抱着与世无争的态度,也没当个什么主任,所以年轻的编辑虽然也叫她老师,却并不把她当回事。她希望能通过这次调整换到副刊部去,当然不是为了当什么主任,是因为那里离文学近点。她想,也许这次散文集得奖,能有助于她换到副刊部去,她恐怕是他们报社为数不多的得文学奖的编辑吧。但还是有一点顾忌,副刊部的单主任对她一直热情有余,她怕自己调过去后……会自找麻烦。
白云白心事重重地坐下,听见小甄说,哎呀,如果按这个标准的话,那我们部不是要减掉一半的人?好残酷噢!
闵志强又讨好说,小甄老师你根本不用担心啊,我觉得再减也减不到你头上,你这么年轻,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听说主要是减四十五岁以上的。
这家伙已经在他们这儿“学习”三个月了,很油,本来早该回去了,也不知有什么背景,一直没走,所以说话的时候总是以报社人的口气,小甄虽不喜欢他这个人,但却喜欢他的马屁。她表情夸张地说,哎呀,那她们不就惨了?说老实话,减掉我们都好说,我们好找工作呀,她们怎么找?总不能去做钟点工吧。
另一个男编辑说,不至于那么惨吧,报社会考虑的。
小甄说,现在哪个单位还要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呀。你没看咱们报社登的招聘启事,一般都是三十五岁以下,三十五岁是女人的门槛。
闵志强说,就是,连我们那些小地方都不要三十五岁以上的。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