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11章

尹湘兰完全是被吓醒的。梦里她被一个高大的男人穷追不舍,她不得不逃入一个大楼里,那大楼似乎是她上大学时的教学楼,但楼层怎么那么复杂呢?上去了又要下去,还有很多弯道。但无论她从哪个通道跑出来,都会被男人堵住……男人是谁?好像是她的前夫,但怎么是金发碧眼呢?眼睛里还发出狼一样的光芒。她无处可逃,只好登上一个木梯,眼看要爬到顶时,木梯朝后倒去……她一身冷汗,从梦中醒来。
天已经大亮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头顶上的吊灯,那是当初她自己选中的日式木盒灯,眼下看上去,怎么有点吓人呢?她盯着灯,开始回忆梦境。梦中那个男人到底是谁?难道是罗伯特?如果真是他,预示着什么?还有,那个复杂的大楼,那个倒下的楼梯,是不是对她的警告呢?尹湘兰此刻恨不能有个算命先生,帮她分析分析。
显然,这个梦是被昨天晚上罗伯特的电话催生出来的。
这段时间的尹湘兰一直为此苦恼着,尽管这苦恼中也含着些许甜蜜。
正如姐姐们担心的那样,她真的在网上认识了一个“GG”(哥哥),或者说,恋上了一个GG,而且还是个洋GG。她和这个洋GG在网上谈情说爱,持续了半年,感觉很好,可现在这个洋GG说要到中国来看她,她又吓着了,跟叶公一样没出息。本来尹湘兰的最初目的,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提高一下自己的英文水平,以便将来找个机会出去。谁知人家洋GG并不是为了提高中文水平,人家就是为了找一个温良贤淑的东方女性。所以经过一个时期的网恋后,他已认定尹湘兰就是他要找的女朋友,不,是他想娶的东方妻子。
我们还是从头来说这个事情。首先,洋GG叫罗伯特,是美国一家公司的职员,大学毕业,身高一米八零,爱好运动。当初尹湘兰就是看上他这些条件的,尽管尹湘兰是为了学英语,跟一个帅哥学肯定比跟一个老头学有动力。罗伯特还在网上贴了张很酷的照片,他手拿网球拍,穿着自短裤,脸上浮着健康的笑容和红晕。
尹湘兰最初和他聊天,写一封E—mail(电子信件)需要两个小时,后来提高到一小时,再后来提高到半小时。现在经过半年的交往,她只用十多分钟,就能写一封颇像样的英文信了。她的英文水平的确提高很大。难怪有人说学外语有两种最佳方式,一是坐牢,二是恋爱。尹湘兰虽然还不承认自己是在恋爱,但毕竟不能否认他们的关系搀杂着男女之情,假如她是和一个女人或者和一个老人通信,假如罗伯特对她毫不动情,她不可能有那么高的积极性。
没想到烦恼也随之而来。当然是愉快的烦恼。
首先是罗伯特的猛烈进攻。罗伯特从一开始就称她为“亲爱的兰”,尹湘兰虽然也知道人家美国就是这样的,见谁都是亲爱的,但每天看到罗伯特这么叫,心里还是挺温馨的。后来罗伯特对她的温度渐渐升高,从亲爱的兰,到我亲爱的,到我的甜心,等等。除了称呼之外,表达也更加明确。尹湘兰在交往中曾应他的要求,发过一张彩色照片给他,她还特意选了张朴实的接近生活的。哪知他看后大呼她就是他梦想中的东方妻子。
尹湘兰最初还事不关己的样子,只是得意,觉得自己竟然征服了一个老外。可后来她发现自己也对这个老外动了真感情,就得意不起来了。她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自己也过了玩儿的年龄。
尹湘兰开始惦记这个远在异国他乡的罗伯特了。每天早上她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网看有没有罗伯特的信,如果有,她一天的心情都好,如果没有,一天都无精打采,觉得无比孤单。后来发展到每天临睡前他们也要互相问候一下,互道晚安。罗伯特常常说,让我亲亲你,让我抱着你入睡。
每当看到这样的话时,尹湘兰不但不生气,反而会滚过一阵颤栗,之后便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体内涌动的渴望。她很羞愧,一个没见过的男人,怎么也能引发她的性;中动呢?是不是寂寞太久了?
她这样正常吗?她很想和谁探讨一下。可这样的事情,在几个姐姐那里是绝对不能提的,她们会大呼小叫地要她停止,然后给她介绍一个咱自己祖国的男人。用王晶的话说,再怎么说,吵架总不用翻字典。
没人给指路,尹湘兰只好自己在黑暗中摸索。当她意识到罗伯特开始进入她的生活,并继续往心里深入时,开始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她批评自己说,你并没有打算嫁给老外,干吗陷那么深?而且你怎么能对~个没见过面的男人,而且是外国男人动感情呢,这岂不是太乌托邦了吗?再说本国男人你都觉得沟通困难,外国男人恐怕连家常话都说不清。你可千万别干傻事。
为了打消罗伯特的念头,也是为了扭转自己的感情,尹湘兰克制着自己,五天没给罗伯特写一个字,把早请示晚汇报都取消了。
罗伯特急了,先是每天两封三封地给她发“伊妹儿”,后来索性发来一张他眼下的照片,照片上的罗伯特愁眉紧锁,嘴角上起了泡,他两手摊开,好像很无奈的样子。照片下写着,亲爱的兰,别再折磨我了。难道你不知道我会很惦记吗?你不知道我会失眠吗?你不知道我的嘴角会起泡吗?
尹湘兰一见之下有些歉意和感动。原来外国男人和中国男人在很多地方如此相像,他们着急了也会嘴角起泡。
尹湘兰只好换个手法,把每一封信的字数控制在一百以内,并且行文像公司业务一样刻板,对他的“亲吻”、“拥抱”视而不见,更不回应。罗伯特当然有感觉,他说亲爱的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请不要隐瞒,我要知道真相。尹湘兰想来想去,为了不伤害罗伯特,只好编了个谎话,她说,最近我前夫提出复婚,为了孩子我有些动摇。如果那样的话,我可能就不再和你交往下去了。
这封伊妹儿发出后,罗伯特连续三天没有回音。尹湘兰一方面觉为自己的招数有效了而得意,一方面又挺难过,这进攻怎么这么容易就打退了?
没想到第四天,也就是昨天晚上,罗伯特再次打来了长途电话,说他已办好了签证,将在本周内抵达北京,办完公司业务后马上飞到南方来看她。
这就是尹湘兰又苦恼又快乐的原因。
这就是她从梦中惊醒的原因。
尹湘兰没想到这个罗伯特会这样,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这是一种什么精神?罗伯特在电话中说,我要面对面地亲口告诉你我爱你,我也要你当面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愿嫁给我,否则我不会放弃的。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和你的前夫谈谈。尹湘兰手拿话筒脑袋发蒙,一时说不出话来,等放下电话,她又觉得自己有责任再次提醒罗伯特。
于是她马上上网给罗伯特发信。她说,如果你仅是为了公司业务来中国我没话说,但如果你是为我来的我恐怕会让你失望,我和你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我有前夫,有孩子,总之有很多麻烦,你要慎重,等等。
罗伯特打完电话心安理得地睡觉去了。尹湘兰在这头焦急不安。
其实尹湘兰并没有孩子。她和丈夫离婚的时候,他们还来不及生产爱情的结晶。
尹湘兰在电台做主持人,主持一档深夜谈话节目,其实主要是给那些飘在这个城市的打工一族提供一个说话、诉苦的空间。每天午夜十一点至十二点,一个小时。那么白天的大部分时间她都是呆在家里的。两年前她还有丈夫时,白天她很充实地做贤惠的妻子:收拾屋子,然后去市场买来好吃的菜,精心烧好,等丈夫下班回来共进晚餐。
不想她贤惠了不到一年,丈夫就跟人跑了,具体说,是跟她女友跑了。
尹湘兰在和王晶她们几个姐妹认识之前,有一个要好的女同事,和她一样在广播电台当主持人,姓黎,叫黎美丽。人也确实比较美丽,而且还有点儿嗲。后来她离了婚,心情不好,总在尹湘兰这儿哭哭啼啼的,弄得尹湘兰觉得自己这么幸福是一种罪过,百般地安慰。
有人说女人结婚后是否贤惠善良,与她婚前的家庭有很大关系。
一般来说,能被父母疼爱的女孩子长大了都比较贤惠。尹湘兰就属于这一种,她的父亲虽是普通国家干部,现在叫公务员,但很有文化素养,对母亲很好,对几个孩子也很慈祥,父亲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对人好总是没错的。这对尹湘兰影响很大,所以尹湘兰为人是出了名的善良。像黎美丽这样对周遭总是保持着警惕的女人,在单位上谁也不信任,就信任尹湘兰。所以离婚后,尹湘兰成了她的主要哭诉对象。尹湘兰也就尽量地安慰她,帮她。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