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于丽丽简直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男人给她打电话,或者说,会有那么多男人来应征。难道在她的周围,在这个熙熙攘攘社会里,真有那么多男人单着吗?她甚至后悔没早些做这件事,说不定她的另一半已经等了很久了呢。
于丽丽在征婚启示上没留电话,留的是传呼号码。所以从早上八点起,她的传呼就开始“滴滴滴”地响个不停,她一个还没回过去,另一个又响了。一个号码还没抄下来,下一个新的又来了。很快,于丽丽的手就有些僵了。她房间里没有空调,今天又特别冷,是所谓的倒春寒吧。她只能喝两口热茶暖和暖和。这时候她有些后悔自己保密了,该和几个女友说一声的,也好让她们帮帮忙。
现在只能孤军奋战了。
于丽丽一手拿着本子一手拿着笔,话筒夹在脸颊下。每一个电话打来,她都把对方的情况做个简单的记录,然后就再见,没有心情多说。三个小时里,她已经记录下三十多个了。每一个来电话的人,不管是干什么的,于丽丽都抱着尊重的态度,将他们记录下来。当然,大部分一看就是要淘汰的,他们距于丽丽的征婚要求很远。
于丽丽的征婚启示是这样写的:
一位人到中年的女性,大学本科毕业,中专教师,有较强的事业心,系市级优秀教师。性格开朗,热爱生活。离异。有一上六年级的女儿,有一处住房。欲寻一位宽容大度,读过书,有教养,性情随和,职业和收入不限,年龄在四十五至五十五之间的男士为伴。
她没有通过白云白和王晶,而是自己找到了报社。那位生活版的女编辑知道她和白云白王晶她们是好朋友,完全是一付对自己人的态度,把她的启事认真看了一遍,说,我给你改改吧。她先删掉了“有较强的事业心,系市级优秀教师”,说,“男人怕这个”,然后又在她的“性格开朗”之后加了一句“风采依旧”,“身高一米六零”;在一处住房前面加了“两室一厅”。女编辑这么一改,于丽丽觉得有点儿那个,媚俗,但想想人家是为她好。女编辑又在对男方的要求里,删掉了“职业和收入不限”。她说,范围别太宽了。于丽丽不以为然地说,没关系的,只要人好就行了。但女编辑说,一个没有职业和收入的男人,不会宽容大度的,也不会性情随和的。于丽丽一想,正确。
而且女编辑还看出,于丽丽并不富裕,只是因为和她不熟,没说出来。于丽丽那天是因为去报社,还特意换了一下衣服,一件套头黑毛衣,一条小碎花的灯心绒裙子。这样的穿着放在二十岁女孩子身上是青春,放在四十岁的她身上就是寒碜了。
的确,于丽丽是她们几个人里最贫困的。用贫困这个词丝毫也不夸张。这次开学,女儿的学费都是用春节亲戚们给的压岁钱交的。
她是个中专老师,一个月满打满算一千元,一千元母女两个用,可是够戗,虽然不至于饿肚子,但绝不富裕。女儿上六年级了,今年夏天就面临上初中,这是于丽丽下决心再婚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初离婚时,于丽丽考虑到自己的经济情况,要求丈夫抚养女儿,丈夫同意了,把女儿划到了他名下。由于丽丽每月付给女儿两百元抚养费。但很快丈夫,准确地说是前夫就再婚了,对方带来一个更小的女儿。于丽丽的女儿就时常被前夫打发到她这边来。于丽丽怕孩子伤心,所以每次来都不敢有任何不欢迎的表示。前夫掌握了她这种心态,就更加频繁地打发女儿过来,有时候一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都住在于丽丽这儿。时间长了,于丽丽就提出和前夫重新协议,让女儿跟她算了。前夫痛快地说,那就跟你嘛,我没意见,你以后不再给我抚养费就是了。于丽丽一时没转过弯来,就答应了。
后来一想,自己怎么那么笨哪,女儿到她这儿来了,就该他付给自己抚养费了嘛。
于丽丽硬着头皮打电话过去,前夫不耐烦地说,你真是斤斤计较,还是个知识女性呢。把于丽丽气得差点儿在电话里和他吵起来。
她忍住火气说,不管你说我什么,斤斤计较就斤斤计较,反正你每月要拿两百元钱拿过来,不然咱们就再上一次法院。前夫这才答应拿,但每个月都拿得不爽快,嘟嘟囔囔的。
于丽丽简直想不通,她当初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男人。你不爱我可以,自己的女儿总该有点儿感情嘛。
真是生活所迫啊。于丽丽觉得自己早已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了。前夫只要拖付抚养费一周,于丽丽就毫不客气地打电话到他的单位去找他要,而且经常让他的同事带话。前夫很恼火,只好按时给。虽说只是两百元,至少可以交女儿舞蹈班的学费呀。
最初离婚的日子,是于丽丽最艰难的日子。她把每月的工资分成几个信封装好,不敢乱用。有时候女儿到她这儿来,正赶上过节,她不能不给女儿买身衣服吃一次麦当劳。这一超支,后半个月她的日子就非常难过,连着几天都吃清水挂面。她这个年龄本来是最该保养皮肤的,但她从来不敢用好的化妆品,总是几十块钱一瓶的东西。有一次她看见苏新茶买了一瓶六百多元的护肤霜,吃惊得以为是看错了,在心里硌了好几天。后来她知道,就是白云白和王晶她们,也会一个月去两次美容院的。
但即使如此困难,于丽丽也不想再婚。第一次婚姻的失败让她心寒。她不敢再冒险了。离婚时她才三十五岁,现在已经四十一了,眼看着人到中年,她想就坚持到女儿上大学吧。不想仅仅是女儿上中学就把她难住了。白云白告诉她,上中学和小学可是两个概念,重点中学要一万多,一般中学也得六七千。她没有一点儿存款。当初离婚时,她不知道他们家有多少存款,前夫说只有一万她就相信了,于是分到五千。这五千也旱已在离婚后的五年中融化得无影无踪了,连个分币也没留下。女儿一旦上中学,她拿什么交学费?
考虑再三,于丽丽决定再婚,用“不为爱情为生活”“不为自己为女儿”的想法来调整自己的心态。但促使她真正下决心的原因,或者说登出征婚启事的原因,却是一件非常具体的事,说出来都辛酸。
那天天气骤然降温,于丽丽和女儿两个在家里冻得不行,女儿穿上棉袄毛裤还是叫冷,于丽丽只好给她灌个热水袋。女儿抱着热水袋问她,妈妈我们家为什么不安空调?爸爸家都有,我想去爸爸家。于丽丽心里一酸,硬着头皮把女儿送到了前夫那儿,谎称自己要加班。送走女儿后她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新华书店,那里的空调很暖和。她坐在那儿吃着面包看书,一直捱到晚上睡觉才回家。
后来女儿在前夫那儿说漏了嘴,她说妈妈没加班,她过来是因为家里太冷了。前夫得知真相后毫不同情地说,你妈混得那么孬,还瞧不起我。
于丽丽听到这句话后,马上就坐下来写征婚启事。但真的到了写条件时,她还是把她最看重的那几条放在了前面,即宽容、有教养,性情随和。因为她的第一次婚姻,就是两人脾气不投合而破裂的。
说起来他们谁也没有婚外情,完全是因为吵架吵得太多伤了感最初离婚的日子,是于丽丽最艰难的日子。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