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8章

王晶马上给他打了个传呼,他还是很快来了。
在陈挚到来之前,王晶还抱着一线希望,她想也许陈挚会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哪怕是有几分勉强,她也会放过他的,就算敲敲警钟。她实在是离不开他,实在是爱他。
哪知当王晶质问他时,他竞一脸无辜地说,我不想解释,感情的事情我无法解释,你愿意相信我你就信,你要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反正有一点,我是爱你的。王晶说,你爱我为什么还向别的女人表达感情?王晶实在没有勇气说出尹湘兰的名字。她只是说,难道你可以同时爱两个女人吗?陈挚说,那是不一样的。你不能说我爱你我就对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没感情了,我还爱我妈昵。
王晶觉得如此荒唐的人和事竟然让她给碰着了,颤抖着声音说,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陈挚一看她那么气,连忙站起来说,你先冷静冷静吧,我们下次再谈。说罢就丢下王晶走掉了。他吃得住王晶,知道她还会主动找他的。
果然,两天后王晶又忍不住给他打电话了。
王晶揣着一颗千疮百孔的自尊心说,我知道你对我好,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和对别人是不一样的。我们能不能再冷静地谈谈?陈挚说,我没问题,主要是你得冷静。王晶说,你知道我们的今天来之不易。本来她想说,我为了你把婚都离了,可实在是说不出口,那样的话感觉好像是在扼他。她早已想过,绝不让他来承担自己离婚的责任。陈挚说,其实我也没别的想法,我就是不喜欢别人限制我的自由。感情这东西本来就不好控制,这你也知道,你想如果当初你能控制,就不会离婚了,对不对?
听到这样的话,王晶终于死心了。她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死死地盯着陈挚。陈挚就埋下头去仔细喝水,好像水里有什么他需要防备的东西。王晶终于说,你走吧,我们已经没什么可谈的了。
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陈挚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站起来拉开门就走。
扬长而去。
接下来一个星期,没有任何消息。王晶揪心揪肺地等着。她总以为陈挚至少会向她表示个歉意,表示个内疚。回想当初他们之间那火热的爱,惊心动魄的爱,神魂颠倒的爱,怎么就一瞬间无影无踪了呢?难道那个每天以各种方式向她表达爱情的人不是陈挚?难道那个说爱她一万年也不够的人不是陈挚?
王晶终于忍不住了,给白云白打电话时,竞在电话那头哭出声来。
白云白不忍心看她那么难受,虽然她恨王晶这么没出息,这么丢不下陈挚,但她还是出面去找陈挚了。她以女方家长的身份,和陈挚作了一次长谈。她打算即使不能把他劝回头,也要好好说他几旬。
可她也不想想,陈挚既然能把聪明的王晶迷得神魂颠倒,其功力肯定是很深厚的。果然,陈挚三说两说,就把白云白蒙住了,让白云白搞不清他说的有几分是真的几分是假的。他作出悲痛状说,他也没想到他和王晶的关系会闹成这样,他还是很在乎她的,这些天他也很难受。他们之间的问题,是在于王晶太小心眼儿了,老是监督他。这不行,他是个生性热爱自由的人,“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尽管白云白渐渐听出了这小子的意思,但还真找不出什么话来教育他。王晶到底迷上他什么了?她想起那句老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到底是男人不可理喻还是女人不可理喻?白云白打断他的慷慨陈述说,我也不想听你们之间那些陈年往事了,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和王晶的关系到底还有没有可能继续?
陈挚低头不语。
白云白明白了,也只好扬长而去。
白云白不敢把陈挚的话全部转达给王晶,她怕她受不了。她只是笼统地说,这家伙靠不住,我看还是早断为好,你把他当垃圾清除了吧。王晶不甘心地问,他没有让你带话给我?白云白摇摇头。
王晶彻底死心了,赌咒发誓说,如果我以后再相信他的话,我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傻瓜。
可现在,她又做了傻瓜。
王晶给自己找理由说,他受了伤,你不能和一个出车祸的人计较。你在灾难面前要有怜悯心。但赶到医院后她才知道,不是陈挚受伤,是他开车把别人撞了,撞到了一个还不算太老的老头。他把老头送到了医院,就给王晶打了电话。
王晶的到来让他无比感动,他连连说,我知道你会来的,还是你对我最好。
王晶心烦地说,别说这些空劳劳的话了,你要多少钱?
陈挚说,五千吧。我给你打借条。
王晶吃了一惊,说怎么要那么多,是哪儿伤了?
陈挚说,好像是小腿髌骨骨折吧,正在检查。
王晶说,那也用不了那么多钱啊?
陈挚把王晶拉到一边,悄声说,我没驾照,我怕他要我去交通大队。那样我就惨了。
王晶这才明白,有些生气。但来都来了,她只好帮到底。她又去取了两干元。其实她是没多少家底的,这一取,卡上只有几千块钱了。白云白她们知道了,非臭骂她不可。
老头检查完了,打上石膏,看看那叠钱,答应不再追究。
陈挚回过头来谢王晶,说还是打个借条吧。王晶说,感情上我信不过你,钱上我还是相信你的,免了吧。王晶说这个话,是因为在他们热恋的时候,陈挚还是很舍得为她花钱的,曾给她买过手机,还买过一个两千元的名牌手袋,以及化妆品之类。陈挚说,其实咱们之间好多事情是误会。王晶说,你别解释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就算有误会,也很难重新开始了。陈挚说,可我还是常常想起你,忘不了你。你这段时间过得好吗?
王晶心里有些发酸,有一瞬间她甚至希望他能解释下去,把过去的事情说清楚,然后他们重新开始。她最听不得陈挚那种温存的话语。但她忽然想到,陈挚就在春节期间还给尹湘兰打了电话的,并没有给她打。而她还犹豫了好几次,差点儿在年三十晚上打给他。
她不能再犯傻了。于是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心软。
王晶岔开话题说,你也是,没驾照怎么敢开车?
陈挚说,我学了几次,觉得很简单,没想到今天一上路就出了问题。
两人说着话出了医院。陈挚表示要请她吃饭,王晶看出他完全是顺嘴说说而已,就说自己有事,要去报社。陈挚就很体贴地说,要不要我送你去?
王晶还未不及说不用,斜次里忽然冲出一个女人来,中着陈挚大喊大叫:你干吗,不让你开你非开,把我车撞坏了你赔啊?!
女人看上去四十岁左右,很有钱的样子,脸上放着高级化妆品的光芒。
陈挚忙冲女人陪笑脸说,车没事儿,就是把一个老头撞了。
女人还是凶巴巴地说,你尽给我惹麻烦!老头死了没有?要是残疾了,你就一辈子养他吧,我绝对不管!
陈挚陪着笑,连说对不起对不起。不过我已经把事情摆平了。
你放心。
女人哼了一声,这才注意到王晶,毫不客气地问,她是谁?
陈挚说,我一个朋友。
女人说,她来干吗?
陈挚犹豫了一下说,她在这家医院工作,我请她帮个忙。
女人斜乜了一眼王晶,说,上当的人还不少嘛。然后自顾自走了。
陈挚小声对王晶说,你别生气啊,她就这样。
王晶说,她是谁,是你老娘吗?
陈挚说,你别那么刻薄,她是我前妻。再见啊,以后再联系啊。
钱我过一段时间还你。说完一路小跑追了上去。
王晶那个气啊,气得脑袋直发蒙。她在原地足足站了十分钟,然后大叫一声:王晶你活该!把旁边一个路过的护士吓了一跳。
离婚后,王晶以为陈挚会马上把她接住,毕竟她是为他从悬崖上跳下来的啊。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