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6章

章赭的脸一下红了。白云白过意不去,解围说,你同学这张嘴啊,快得吓人,多少人在她的刀下鲜血直流。章赭说,我知道,要不为什么我当初没敢娶她?不是怕死吗?白云白说,那你绝对做对了,否则你早成刀下鬼了。王晶叫起来,好啊,你们两个合伙欺负我!
三个人大笑。
中间上卫生间的时候王晶说,喂,你该不会是对媒人有兴趣吧?
白云白答非所问地说,你应该知道我对谁有兴趣。王晶说,如果你对他有兴趣,我也不反对。反正我没兴趣。我要是有兴趣,大学里就把他搞定了。白云白说,为什么没兴趣?我感觉他还不错嘛,风度谈吐都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王晶说,谁知道。大概我们俩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起不了化学反应吧。不过说老实话,他在大学里可没现在的气质好,那个时候他是个瘦书生,远不如王树林帅。现在好像出落了。王树林是王晶的前夫。白云白说,这么长时间了,你这个没兴趣那个也没兴趣,该不会还是姓陈的那个家伙在作怪吧?王晶说,别提他。
白云白说的那个姓陈的家伙,是王晶原来爱过的一个男人。王晶为他吃尽苦头,甚至可以说,王晶就是为他把婚离掉的,就是为他把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王树林气得发昏的。但没想到这家伙是个情场老手,在征服了王晶之后,马上就开始寻找新的战场,进攻起别的女人来,尤其让王晶不能容忍的是,他甚至打起了尹湘兰的主意。不仅王晶气坏了,王晶的几个姐妹也气坏了,姐妹们同仇敌忾,很快就让王晶知道了他的真相。王晶伤心致极,曾发誓不再和他来往,可心里并没有真正忘掉他。因为一年多了,她始终没对别的男人动过心,这说明那个家伙还在她心里占着位置。照说王晶刚满三十八岁,那么年轻——当然是相对于她们几个来说的,找个像样点的男人还是应该没问题的。但她只是一个劲儿的替别人介绍,好像自己不着急似的。
白云白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尽管你现在比我们年轻几岁,可一转眼就会上四十的。王晶说,怎么说呢,我最爱的人背叛了我,最爱我的人我被我背叛,你说我这个人还有什么资格再结婚呢?白云白说,那就复婚。我一直希望你们复婚。王晶说,你想让我吃回头草?这需要充足的理由。白云白说,理由还不好找,你要的话我能一下说出十条来,其中还包括你张爱玲姐姐的话。张爱玲说,对大多数女人来说,爱的意思就是被爱。你和王树林在一起,就是更多地处于被爱的位置。
王晶笑,不再接这个话题。
两人刚回到座位上,王晶的手机响了,王晶看了一眼号码,站起来走到一边去接。
章赭笑眯眯地说,你们点评我的时间是不是长了一些?
白云白不好意思地说,真对不起,我们俩也不是常有聊天的机会,所以一碰上就老有话说。让你久等了。
章赭说,你们的关系很有意思,你说你们是同盟会的关系呢,还是互助会的关系?
白云白笑了,说,也许两者兼而有之。同时还是病友的关系,同病相怜。
章赭说,我忽然觉得我这事情好像没做对。像你们这样喜欢文学的女人,一定喜欢浪漫的爱情,不喜欢这样刻板的介绍吧。
白云白说,一般来说是这样,但我已经不是一般的时候了,只能实际些。
章赭说,怎么讲?
白云白说,你知道三岛由纪夫吧?那个日本作家,写了那么多浪漫凄婉的爱情故事。可轮到自己找老婆时,还是通过媒人介绍的,并且提的全是些很实际的条件。
章赭好奇地说,什么条件?白云白说,大概就是温柔贤惠,年轻貌美之类。但其中有两点很特别,让我过目不忘。一是她必须是对文学没有丝毫兴趣的,完全不介入他的工作;二是她即使穿上高跟鞋也得比他矮才行。
章赭说,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啊。
白云白说,这我倒没想过,我只是越来越觉得,生活和文学是两回事。
她忽然想到了前夫,离婚前他们曾谈过一次,她劝他振作起来,去竞争党校校长。白云白说,人家邓小平这样的伟人都三起三落,你不该那么悲观。他说,人间能有几个邓小平啊。我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我对做官已完全失去了兴趣。其实是因为他已沉迷于麻将中。自云自听人说他赌得厉害,也输得厉害。白云白说,我不是想让你当官,只是为了让你活得像个男人。前夫说,没想到你这个喜欢文学的女人还那么俗。只有做官才能活得像个男人吗?白云白说,我看对你来说就是如此。前夫说,瞧不起我你就直说,何必这样拐弯抹角?
白云白一想到和前夫的争执就觉得人生无趣。在大学里他曾把一个学生干部当得那么有声有色,怎么刚过三十就不行了?就萎了?
比女人的青春还短暂?而且革命斗志衰退的前夫在性能力上也迅速衰退,白云白有时感到需要不好意思说,就作些暗示,他完全不理会。偶尔做那么一次,也是懒懒的,让她感到形式主义害死人。后来她和叶博文在一起时,才获得了真正的快乐。
如果前夫在性生活上一直能满足她,她会不会将就下去呢?
可惜生活没有如果。
章赭见白云白沉默,一时找不到话题,就转头去看窗外。窗外的景色可真是美,让所有无意中与它相见的人都难以忘怀。早春的阳光下,湖水轻漾,一层雾蒙蒙的春色铺开在眼前,让心里生出了无限的向往。
白云白也感觉到了这种向往,她努力在这向往里把沮丧的往事排除掉。她主动向章赭介绍说,等到了三四月份的时候,这堤上的一株柳一株桃都鲜活了,粉红夹着嫩绿,很艳。章赭说,那多美。
白云白说,是。不过我更喜欢现在,喜欢二月。章赭说,为什么?
二月还看不出多少春色呢?白云白说,二月最让人心动。一切都在朦胧之中,一切都含着希望。我曾经写过一篇《亲亲的二月》。章赭说,你这个说法有趣。不知能不能让我看看那篇文章?白云白说,还没发表呢。
章赭忽然问,你上网吗?白云白说,上。怎么啦?章赭说,你可以把你的文章从网上发给我。一会儿我给你我的电子信箱。白云白说,好吧。章赭又说,你上网聊天吗?白云白说,聊过两次,后来觉得太无聊了,就不去了。章赭说,我也是,很少找到一个好的谈话对手。你在网上叫什么?我下次来找你。白云白说,叫黄脸婆。
章赭笑,怎么取这么个名字?白云白说,免得那些毛头小伙子来纠缠。网上叫这个名字的人很多,我已经是黄脸婆第1128号了。章赭说是吗?不过我敢肯定,这么取名子的女人一定不是黄脸婆。白云白说,谁知道。你别说,黄脸婆这个词还挺准的,女人年龄大了就是脸黄。章赭说,那你也是例外,你是属于那种对岁月不敏感的女人。白云白说,怎么讲?章赭说,好像不知道日子已过去了那么久,自己始终停留在年轻时代。
白云白笑,尽管他恭维很得法,她还是有些尴尬。她继续发表自己的议论说,你说,为什么女人年龄大了就那么多难听的说法,除了黄脸婆之外,还有人老珠黄,年老色衰,徐娘半老,美人迟暮,女人四十豆腐渣等等,而男人老了就是精神矍铄,鹤发童颜,老当益壮,几乎没什么贬词。
章赭一想,还真那么回事,有些替男人们感到抱歉。
白云白忽然说,哎,我终于想出来一个,糟老头。
章赭大笑。白云白也忍不住乐了。
正在这时王晶回到了座位上,神色有些焦急。
自云自说,怎么啦?王晶说,对不起二位,我有事得先走一步。
白云白以为她故意的,想让他们单独聊天,就瞪了她一眼,意思是你可别来这一套。王晶说,我真有事,刚刚接的电话。章赭也笑说,你这样走,我可不承你的情哟。王晶说,你得了吧,你以为我是替你着想啊?我是真有事。
白云白有些遗憾,他们正聊得开心。但她还是跟着站起来,说,我们也差不多了,要不就先这样吧?王晶说,别呀,我看你们说得挺投机的,要不你们再聊会儿?白云白说,算了,我也得去办点事。
章先生已经把我看清楚了吧?
章赭似乎很不情愿,但还是作出无所谓的样子说,你看,本来我还想请你们吃午饭呢。王晶说,是吗?那我们可太亏了。下次吧,下次你来我们好好聚一聚。章赭说,得了吧,从和我认识,你就没打算和我好好聚聚。王晶说,现在不同了,现在我有责任感了。
王晶一边说一边拿包,似乎真有急事。
章赭也就一起站了起来。
白云白忽然有些不忍,想留下来陪陪他,再和他说说话。而且手上的这杯茶,也正喝到惬意的时候。她可以和他一起聊聊二月,聊聊散文,聊聊男人和女人。你?陕乐我也快乐。回去做什么呢?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但最终她没能说出口,她怕自己显得过于热情。她和他,毕竟是那么远的关系,甚至扯不上关系。尽管她知道只要她一开口,他肯定会非常高兴。
走到门口,章赭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白云白,说,上面有我的电话和电子信箱。记着把你的文章发给我。白云白接过去点点头。
章赭看她没有互换的意思,只好直说,你的呢?白云白说,我没带。
你找到王晶就找到我了。王晶说,我看你还是给他留一个电话吧,我的任务到此结束了。
王晶显然没心思管他们了,扬手打了个车就走。留下两个刚刚认识的男女,有些不知所措。白云白拿出张纸,蹲在地下写了电话和电子信箱,递给章赭,说了句套话,有事电话联系吧。章赭说,和你聊天真的很愉快,希望今后还能有机会。白云白不置可否,说,再见。
白云白没把手伸给章赭握。章赭也就只好朝她点点头,看着她从自己眼前消失,上了一辆出租车。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