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到处都是寂寞的心 - 诺哈网

第5章

就在王晶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白云白到了。
王晶站在望湖茶楼门口,眯缝着一双眼睛四下张望。她眼睛近视,又坚持不戴眼镜,说眼镜让女人生硬,人不到跟前看不见。白云自走过去拍了她一下,她立即咋呼道,怎么才来,我正想给你打手机呢。白云白说,干吗搞那么紧张,又不是考试。王晶说,我怕你迟到太多人家对你印象不好。白云白笑说,不好就不好呗,反正你已经尽到责任了。王晶说,讨厌,老是这么不求上进。出门前也不化个妆。白云白说,你说我,你呢?我至少还有行动嘛。
王晶一看话题转到了她身上,连忙打住,把白云白推进了茶楼里。
茶楼装修得很漂亮,木地板,木灯,宽大的藤椅,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这些都让白云白喜欢。王晶算是了解她,在这种地方相亲,不成功也成仁。白云白跟在王晶后面,一直走到最里面的一张桌,看到有个男人坐在桌前吸烟,很年轻。男人见她们走近,连忙灭掉烟站起来,面带微笑,显得颇有教养。白云白走近时,感觉他个子很高。
王晶介绍说,这是我同学章赭。这是我的同事白云白。
白云白就和章赭握手。章赭的手很大很热,握得也很有力。这让白云白对他的第二印象也好了——第一印象是他的高个子。白云白不喜欢那种握手只握几个手指的男人,冰冷冰冷的,假情假意的,好像他不近女色似的。要么你就继承祖宗传统行跪拜大礼,要么你就学西方传统亲吻手背或额头,两样都不行你就好好握手,握住。
至于身高,那一直是白云白心里的疙瘩。因为前夫个子矮,当然说矮,也有一米六八,比白云白还是要高上五公分的。但为了维护前夫的自尊心,在他们做夫妻的若干年时间里,白云白就没穿过高跟鞋。前夫虽没有明说,但暗示过几次。白云白只好放弃这个女人的爱好。离婚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口气买了五双高跟鞋。
今天她就是蹬着一双高而秀的皮靴来的,本来个子就不低,靴子一蹬,更挺拔了。
章赭松开她的手说,自云自?好别致的名字。
白云白感觉到章赭在打量她,有些不自在,也不知道他是以媒人的目光还是男人的目光?她故意大咧咧地问,你是哪个张?弓长张吗?章赭说,不,是立早章。白云白漫不经心的说,应该说音十章更准确。章赭不惊不诧地说,我知道,但一般人都说立早章,我怕说音十章别人糊涂。王晶说,你跟她就尽可以表现你的文化了,她是个作家。白云白说,千万别说我是作家,我是个编辑。章赭说,编辑更厉害呀,要给作家改文章呢。
反应很快嘛。白云白想。
章赭一边说话,一边拿出自己的名片来递给自云自。白云白看了一眼说,哦,是这个赭,赭石色的赭。章赭又有些意外地说,看来你学过绘画?白云白说,我儿子学过。王晶大笑,白云白说,你笑什么,是真的。小时候他经常说一些绘画术语,比如,妈妈你给我买一个赭石色的冰激凌吧。开始我不明白,后来我懂了,他是要一个巧克力冰激凌。慢慢的我也会说一些他的术语了,比如他的作业本很乱,我就说,你今天这个卷面很饱满。儿子就叫起来,妈你讽刺我!
章赭也笑了,说,你儿子多大了?白云白说,上初二了。章赭说,学习成绩很好吧?白云白说,还行。主要是性格可爱。章赭说,那一定是像他妈妈了?王晶夸张地叫道,章赭,你太过份了吧?坐下才五分钟哟,就开始献殷勤。章赭说,那应该坐下多少分钟才能献殷勤?有明文规定吗?
白云白和王晶都笑了。
章赭说,请允许我再说一句奉承话,你实在是太年轻了,王晶告诉我你四十了,我简直不能相信。白云白小有得意地说,四十已是两年前的事了,我现在四十二。章赭说,你看上去真的就是三十五岁左右。王晶大笑。白云白微笑。章赭有些不好意思,看看两位女士说,我是不是显得太俗了?王晶说,不俗不俗,很幼稚,很可爱。章赭说,完了,我在两位女士面前露怯了。王晶说没关系,我保证我们不会根据你的表现来判断你们教授的。
此话一说,让白云白和章赭都想起今天见面的目的来,不免有些尴尬。
章赭没话找话地说,你小时候学过画画吗?白云白说,我们小时候哪有条件学什么画画?不过是学校里的图画课罢了。不过我倒是很喜欢画画,经常得优。章赭问,怎么没往这方面发展?白云白说,说来好笑,有一次我在家画了一张画,非常可怕,把我自己给吓哭了,从此就不画了。章赭说,太有意思了,是张什么画?白云白说,大概是妖怪吧?我记不得了,还是听我妈说的。王晶说,你还有这种事?我都不知道。白云白心想,是啊,怎么想起说这事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说到画画嘛,我就想起来了。章赭说,那张画要是留下来就太有意思了。白云白说,就是那幅画,生生把我的画家前程给断送了。章赭说,这事可以写成文章啊,会很有意思的。
白云白点头。章赭又说,听王晶说你已经出了一本散文集,能送我看看吗?白云白还来不及表态,王晶就抢过话说,你不知道自己去买?章赭老实地说,好的,我去买。白云白说,你别为难他了,我那个书北京哪里会有卖的?只印了那么一点点。章赭说,你看,还是人家菩解人意。王晶你也学学人家。王晶说,下辈子再说吧,人过三十不学艺,我都是快四十的人了,云姐你说是不是?
白云白笑。她喜欢王晶的厉害,那也是智慧。她喝茶,发觉章赭在看自己,心里有了一种感觉,这个男人对自己有兴趣。通常她的这种感觉都很准。只是她不知道这是好是坏。尤其这个男人是王晶的同学,还是个媒人,还比她小。似乎不该如此。她忽然想到了叶博文,不知叶博文知道她今天来“相亲”会是什么态度?反对,还是赞同?下次见面就告诉他,看看他反应。
从离婚到现在,说得坦率些,从和叶博文相好到现在,她也曾相过几次亲。但每次都没成,甚至见一面就完结,从来没有过第二次。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们,不要说走进她的心,连走进她眼的都没有。王晶说她有障碍,她不否认。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母亲成天唠叨,她不想再结婚。甚至连叶博文她也不想嫁。第一次婚姻的失败让白云白觉得婚姻实在太没意思了。丈夫带给她了什么?除了心烦,除了约束,除了更多的家务,几乎没有任何快乐。就连他们的恋爱,也没有像别人那样神魂颠倒。一场糊涂婚姻。她早就下了断论。离婚之初,她自在得不知所措,自己想上哪儿就上哪儿,不用再向丈夫请假解释了;丈夫通宵打麻将不归她也无所谓了;周末也不用定期去婆婆家:教育孩子也不用和谁商量了;穿高跟鞋穿短裙穿什么都不用看谁的脸色了。所以头一两年,女友们谁说给她介绍对象她就和谁急,嚷嚷说,我好不容易被释放了,你们还想把我重新投进大牢?
可这一年多,她的心境慢慢改变了。是不是年纪大了?还是孤独得太久了?
章赭并没有回避自己的任务,他详细介绍了周德明的情况,其中不乏溢美之词。同时还拿出了照片。白云白看了一眼,一个没什么特点的中年男人,抱着他的胖胳膊坐在湖边的长椅上,衣服整整齐齐的,头发也整整齐齐的,一看就是一辈子在校园里辛勤耕耘的教书匠,让她想起自己的大学老师。白云白微笑着没有说话,只是把照片递给王晶。
王晶如同她的代言人一般,仔细看了照片之后说,我看可以见见。
章赭转头问她,你呢?白云白心不在焉,没听见。王晶推推她,说,问你呢。白云白敷衍说,见就见吧。不过说清楚,我可不去北京,要见他到这儿来。
章赭收起照片说,好的。我把你的话带到。迟疑了一下他又说,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给我一张你的照片?王晶笑道,没想到你这个媒婆做事很规范嘛。章赭说,那,那我怎么跟他说?王晶说,就照你的感觉说嘛。要是看照片,何必你亲自来?我寄过去不就得了?
章赭说,不知道自小姐喜欢什么样的男人?白云白说,能不能别叫小姐?我首先就不喜欢叫我小姐的男人。章赭说,那叫白编辑?王晶说,什么自编辑,还不如叫白同志呢。
章赭就一本正经地说,自同志,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同志?
白云白也就一本正经地回答说,我喜欢聪明的有幽默感的男同志。
章赭想了想说,聪明周德明同志肯定具备,幽默感可能差一些。白云自说,没有幽默感宽容大度也行。章赭说,那没问题。他就是那种宽厚的长者。
白云白看章赭认真介绍的样子,笑说,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千这个?章赭说,千什么?白云白说,媒婆啊。章赭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他是我顶头上司,而且读硕士时还是我的导师。王晶说,还有个“而且”呢,他可能会当院长。章赭说,我也是很偶然说起,我有个女同学在南方工作。周主任就说,我一直想找个南方女人呢,不知有没有合适的?我就自告奋勇接了这个任务。一问王晶,王晶马上就把你给隆重推出了。她把你夸得,简直跟仙女似的。王晶说,仙女也不能和云姐比,仙女会写文章吗?章赭说,不过说心里话,我现在挺高兴,能认识你这样的朋友。王晶说,哟哟,听这口气,你不会捷足先登吧?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