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坐起来,慢吞吞地说,真要我去?王晶说,当然了,我已经替你答应了。白云白说,你怎么也不先问问我。王晶说,问你你肯定一口回绝。你不能这样。我知道你心气高,可心气再高也得找个男人接地气啊。人家张爱玲那么有才气,也没拒绝爱情啊。白云白笑了,王晶是个张迷,言必称张爱玲。有时肉麻起来还叫一声张爱玲姐姐。白云白说你干脆改名叫张氏王晶得了,她居然没反对。
王晶说,十点半,在望湖亭茶室,我请客。白云白说,干吗你请客?该他请嘛。王晶说,算了,我们也是好多年没见了。白云白奇怪地说,怎么,你们认识?王晶说,是呀,我们是大学同学。白云白更加糊涂了,你们还是同学?你不是说他五十二了吗?王晶忽然反应过来,说,哦,我们今天去见的这个是媒人,我同学,他要介绍的才是周德明同志。
这下白云白又犹豫了。搞了半天是去见媒人。白云白说,我不想去,这算什么?要见就见他本人。王晶说,本人在北京呢,是我这位同学的系主任。该主任老伴去世后,一心想找个南方女人。我同学这次来出差就是想替他找一个看看,算是拍马屁吧。白云白说人家拍马屁,你算什么?王晶说,我也拍马屁呀,我拍你的马屁。
白云白被她逗乐了,可还是不想去。太没面子了,让一个小伙子来见自己,替一个老头相亲。王晶说,别老头老头的,现在五十岁的男人,也就是中年人的模样,如果事业成功就更显年轻了。白云自说,你这是给我,要是给自己,保证嫌老。王晶笑嘻疃地说,我这个人不是心理不成熟吗?就喜欢青少年。别犹豫了,你要是不去,我就没面子了,我把你吹得天花乱坠。白云白说,那我就更不敢去了。王晶说,求求你了,去一下吧。等以后你给我介绍男人的时候,我保证积极配合,十八岁到八十八岁的全见。
白云白笑,看来是非去不可了。王晶哪里容她要面子?
白云白就爬起来收拾。也该起来了,十点了。只不过一想到周末起来也没什么事可做,所以就假装没醒,赖在梦里。儿子去了外婆家,昨天一放学就去了。母亲一片好心,把外孙叫过去,好让女儿周末有所安排。她哪里知道她女儿无处可去,一个人无比寂寞地呆到深夜。不要说人,连一个期盼的电话都没有。白云白一个人守着电视,差不多凌晨两点才睡。睡那么晚并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做,也不是有什么放不下的书,就是不想睡,睡觉也是要有心情的。她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拿了两本杂志,《三联生活周刊》和《时尚》,这个翻两页那个翻两页,从十一点多一直持续到两点,困得不行了,才睡下。
从理性上说,白云白知道自己应该在事业上更加努力,好为儿子创造一个好的生活条件,也让年迈的守寡的母亲不再为自己操心,或者说让人生有意义,可就是提不起劲儿来。有时候她很空,却坐在电脑前玩儿游戏,玩儿得腰酸背痛老眼昏花,却一个字也不想写。
白云白曾经出过一本散文集,出版社一个朋友帮忙,在女人散文最热火的时候,把她搭进一套女作者丛书里,说好给她五百本书,但不给稿费。她痛快地答应了。那时侯她刚离婚,很想找个支撑点。
她把自己这些年来做编辑做记者的种种经历和感受一一写出来,文笔自然朴实,还有些机智和幽默。集子出来后居然反响不错,不亚于那几个正式作者。出版社的朋友就鼓励她再写,她也乘着东风写了几篇。可是这一年半载,她却懒起来了。不想写,也没有写的欲望。大概写散文是需要心情配合的吧。
这个春节她的前夫来他们家过的年,其言行让她母亲和全家人彻底放弃了希望他们复婚的念头,这令白云白轻松了许多,也失落很多。过分的自由,让她的生活更加没有方向了。
儿子养的小狗贝贝也醒了,摇摇摆摆地从儿子的床上跳下来,直立着朝她张着两个小爪子撒娇。她没心思理它,它就一直围着她转,她只好把它抱起来,轻轻抚摩它的头。这么一抱一摸,觉得自己更像个孤独的老妇人了。她把它带到厕所去撒了尿,然后拌了一碗猪肝给它,这才开始收拾自己。
打开衣柜,觉得很茫然。没有一件衣服能调动起情绪。她懒心无肠的关上柜门,又把昨天上班的那套衣服将就着穿上了。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白的皮肤,秀气的五官,眼角纹吗,只要别凑得太近是看不见的。昨天在超市还有个人叫她小姐呢。可就是整个人没什么光彩。没光彩的原因她知道。如果今天是去见叶博文,那她一定不是这个样子,浑身的美丽细胞都会集合,展现给叶博文看。
想见的见不着,不想见的必须见。这就是她的生活。白云白看了一眼电话,有几分犹豫,最后决定不打。对她来说,那个电话的主要功能就是和他通话。今天是星期六,她不想给他惹麻烦。尽管她离婚的很大原因是因为他,但她还是想保全住他的婚姻生活。因为她知道他对妻子不错,妻子也很依赖他,他们还有个可爱的女儿。
自己的家已经散了,何必再把别人家拆散?何况当初离婚时叶博文也曾明确对她表态他无法离婚,要她自己慎重。白云白大义凛然地说,我不是为别人离婚。我是为自己。
但他和她心里都明白,如果没有他们之间的感情发生,白云白的婚姻也会和许多人的婚姻那样,一直将就下去。因为有了这段感情,白云白才觉得她的婚姻难以容忍。前夫那种受挫之后一蹶不起萎靡不振的生活态度,被叶博文的进取心事业心比得没了一点魅力。
后来更让她心烦的是,前夫迷上了麻将,八小时之后也不回家,躲在外面赌,本来就不多的工资还被他拿去贡献给了赌友。他还振振有辞地说,我们这种人情场失意只好在赌场上找补了。
前夫对叶博文的存在是有感觉的,尽管他什么也没发现,但他感觉到白云白瞧不起他,肯定是因为有个瞧得起的男人在心里放着。
所以他在离婚时,提出了许多的不平等条约,即儿子的名分归他,不准改姓,但由白云白抚养,并且他不付抚养费。白云白竟然答应了。这更让前夫生气,说明她是多么迫切地要离开他。他又加了一条,存款也归他。白云白也不知道他存了多少钱,他们的经济大权一直在他手上。归就归吧。王晶生气说,你怎么会这么容忍?这个条约比什么马关条约、南京条约、反正所有不平等的条约还要不平等。白云白说,那不一样,那些条约一签定就失去了主权,而我是获得了主权,我愿意。
白云白就这么离了婚。离得母亲直叹气。因此现在无论怎么难受,白云白在母亲面前是绝不吭声的,回到家总是强作欢颜。母亲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但母亲还是希望她再婚。白云白的父亲比较早就病逝了,母亲深知一个女人过日子的苦楚,总在白云白耳边唠叨。
白云白也是因了母亲的唠叨,强迫自己去相过两次亲。当然都未果。
她这个年龄,她这个身份,最是高不成低不就的。
白云白简单收拾了一下刚要出门,电话又响了。白云白;中回去接,心想会不会是叶博文呢?有时候他也会给她一个惊喜,星期天把她叫出去喝茶。
接起来却是苏新茶。白云白掩饰住失望说,你好。
苏新茶是她的另一个女友,也是个离婚女人。她知道她找她肯定是心里没着落了,来谋划聚会。果然苏新茶说,今天上我家喝茶吧,我有今年的新茶,明前龙井。白云白说,恐怕不行,我正要出门呢。苏新茶说,怎么,有安排了?白云白说,也不是什么安排。
王晶发神经呗,大清早起来非要我去见个人。苏新茶马上明白这个“见个人”是什么意思,兴奋地说,那好呀,快去吧。你穿哪身衣服?白云白说,没情绪,还是昨天那一身。苏新茶急了,说你怎么能这样呢?赶快换!
白云白不想动。苏新茶批评说,平时我们买那么些时装是干什么的?就是为了关键时刻披挂上阵的嘛。古人不是说女为悦己者容吗?
苏新茶经常爱说点儿自认为有文化的话,本来在她们几个女友中她是文化最浅的,但却最喜欢咬文嚼字,因此常常出错。比如把含情脉脉说成含情“卖卖”,把潸然泪下说成“消然”泪下,把风流倜傥说成风流“周堂”。照说中国字那么多,博士也认不完的,说点错别字情有可原,问题在于她太喜欢说那些她自己拿不准的生僻字了,哪能不出错?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尽管她们也常在一起玩儿,白云白内心还是有些看不上她,不喜欢她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在苏新茶面前,她还是有些优越感的。
白云白不客气地说,什么容不容的,谁知道他是个什么男人?
他看不看得上我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我看不看得上他。
苏新茶并不在意她的态度,依然执著地说,那你说你那些时装是千什么的?上班不穿,见人也不穿,何必花那么些钱买回来?物尽其用才对。
白云白没话说了。她的衣服的确买了不少,却最不爱穿。她嫌穿时装麻烦,不如穿休闲装自在。苏新茶就不是这样,不管有没有高兴的事儿,有没有想见的人,她总是不嫌麻烦地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当然,她也有条件打扮,她是她们几个里面经济条件最好的。总是隔三岔五地添置衣服。白云白想,这大概才算是热爱生活吧。
苏新茶在电话中给她作出具体指示:你换上那条我们一起买的巧帛长裙,深灰色带帽子的那个,最有味道了。白云白说,今天穿裙子?你想冻死我呀。苏新茶说,冻不死的,外面套件风衣好了。
宾馆里都有暖气的。记住,裙子里面别穿棉毛衫,不然皱皱巴巴的显不出效果来。听见没有?
苏新茶基本上是她们的时装顾问。白云白嘴上说听见了,心里还是不想折腾。一方面她怕冷,一方面的确觉得没有必要。她放下电话,在镜子面前照了照:职业装的效果也不差嘛。反正是去见媒人,打扮那么漂亮千什么?
贝贝显然知道她要出门了,早早地在门边蹲着,眼巴巴地望着她,尾巴轻轻摇着。它似乎知道女主人这~走,就得大半天,它该寂寞了。白云白走过去,把它抱到沙发上,拍拍它的头说,好好看家,我给你带好吃的回来。
然后她往嘴唇上抹了一点淡淡的口红,套上件风衣,带着一付敷衍了事的表情出了门。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